第七十四章 阵内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阿宁马,我向你打听个人,你应该知道吧。”秋宇翔这时直盯着眼前这位老人,他说的话自己不至于不相信,但也不是全信,可是对于孔方,他一定知道什么。

    “你说的是孔方吧,的确,我知道。”阿宁马并没有隐瞒什么,向秋宇翔讲述了孔方的事

    孔方大约是在一个星期前到的山寨,和秋宇翔一样,很快便发现了山寨的异常。在硬闯山林失败后,竟然无视阿宁马的jing告,恬不知耻地一而再再而三踏入树林,虽说不像秋宇翔一般会灵犀咒,但不得不说的是他符箓上的造诣确实不凡,将容果天的苦不堪言。阿宁马也是被这个胖子sāo扰的不厌其烦,这才将其引出了山林,将事的来龙去脉述说了一番。没想到的是这个胖子倒是古道肠,自告奋勇地去了封印之地,要帮助他们彻底解决问题。阿宁马劝说无用,只得告知了封印地方,却是一下杳无音信。这段时间封印也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阿宁马一直全神贯注于加强封印,一时之间也顾及不到孔方,直到秋宇翔到来。

    “古道肠?”秋宇翔全泛起一层鸡皮疙瘩,就孔方那无利不起早的xing子,说他古道肠简直是在侮辱他。秋宇翔猜测应该是那里有什么及其吸引孔方的东西,才会让那个贪婪的胖子不顾危险涉其中。

    得知孔方的消息后,秋宇翔心中有点焦急。距离胖子离开已有一个星期时间了,到现在也不见踪影,说不得就出现什么意外了。向阿宁马打听了封印所在,他忙不迭得便向圣山最高峰走去。

    跃过阿宁马所在的第二高峰,越往上走,植被越来越少。当在距离主峰一半路程时,秋宇翔望着周围的景象,心中升起了一股浓浓的担心。

    这里几乎已经看不见什么植物了,灰白的山石**地暴露在空气之中,一些微小的石块还在不断从山顶滚落袭来。在这条极其崎岖的山路上,只有一些矮小的蕨类植物顽强地立着。阵阵山峰肆无忌惮的,呼啸着犹如刀子般从脸上拂过,入目一片颓败的景sè。

    在一边犹如刀削般的悬崖之上,被人凿出了无数的石洞。石洞洞口都不是很大,仅有脸盆大小,从外向内看,黑漆漆的并不十分清晰,只能看见一点木制棺材的一角。这里应该就是阿宁马一族洞葬的地方了。此时的秋宇翔也顾不得其他,首要任务是找到失踪的孔方。

    从这里往上,他隐隐感觉到了丝丝煞气。想到李琼辉祖坟里遗骸的煞气,秋宇翔不由有点明白了那来源。行走在光秃秃的山路上,煞气越来越凝重,就连那阵阵刮过的山风中,也蕴含了丝丝刺骨的yin冷气息,秋宇翔不得不将来体内灵气外放,在周形成了一层淡淡的金sè光幕。

    一步登顶,眼前却是一个小小的山坳,四周一圈光秃秃的石壁就像围栏似的将中间一块硕大的空地包裹了起来。在山坳里,几个已经残破不堪的巨大石像分四个方位静静耸立着。这四个石像比山下秋宇翔发现的更加诡异,非人非物,倒是很想四个古老的符字,但是他却丝毫不认得。

    四个石像围成一圈,将山坳分割成了一个矩阵。在这个矩阵中心部位,有一个一米左右直径的大坑,从里面不时流露出阵阵已经凝聚为实体的煞气,就像一把把利剑似的,不断挣扎着。山顶没有一丝的风,除了那些不断发出哧哧声的煞气,寂静的可怕。

    如此强烈的煞气秋宇翔生平未见,望着眼前这四尊奇怪的石像,孔方和他在阵势上的造诣可以说不分伯仲,都是半吊子水平,他想不通为什么凭孔方那xing子会义无反顾地冲进去。走到石像旁边,感受着那yin冷刺骨的煞气侵袭,秋宇翔咬咬牙,一步踏入了矩阵之内。

    周围景sè似乎并未变化,只是在上方空气犹如波纹似的不断流动着,就像一个大碗一般倒扣在地面之上将这个诡异的空间与外间分割成了圆形。通过这层薄膜,外面的景sè有点扭曲,就像在照哈哈镜似的。在整个空间内,一股淡黄sè的气流围着四周逆时针缓缓流动着,却不循环,从左手边而进,右手边而出。感受着这股能量流动,秋宇翔微微皱起了眉,这里竟然会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

    下意识的,他跟随着这股气流穿过了一个个不同形制的空间,当到穿过第四个空间时,眼前景sè突然一变。扭曲的空气停止了波动,阵势zhongyāng那个大坑出现在了眼前,那四个巨大的石像犹如守卫般屹立着,给处正中的秋宇翔一种压迫感。

    在石坑旁边,一个人正躺在一边,那肥胖的材让秋宇翔一眼便认出是谁。

    “孔胖子!”

    秋宇翔一个箭步走了过去,一把将孔方子翻转了过来。滚圆的肚子微微颤抖了两下,一根晶亮的水线挂在嘴角一滴一滴落在了泥土里,鼻子富有节奏的一开一合,双眼紧闭,眼皮下眼珠子不时滚动两下,嘴巴还顺带着吧唧几下。

    看着孔方那熟睡的面孔,秋宇翔目瞪口呆,接着便是一股怒火从心中涌了上来。

    “孔方!”

    对着他那肥硕的耳朵使劲吼了一声,秋宇翔随即冷笑着看着渐渐苏醒的孔方。

    孔方揉了揉朦胧的眼睛,刚才正在梦中数着金条呢,突然一阵雷鸣把他惊醒了。

    “难道钱多也会被雷劈?”

    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渐渐清晰的双眼里,一个人影慢慢浮现。

    “竹竿?你怎么会在这?”孔方惊讶地再次张大了嘴巴,脑子里那压手的金条还是不断晃动着,一时有点迷糊。

    看着孔方着模样,秋宇翔实在是哭笑不得,没有理会他的询问,转过头打量起眼前这个石坑。

    这个石坑边缘很规整,就像被刀子修剪过一般。在坑口,四道淡黄sè的光晕在圆心交织成一点,犹如一个米字似的将坑面分成了八份。下面黑气弥漫,不知到底有多深。石坑就像一个瓶子,将这些黑气装入其中,而那四条光晕形成的米字,犹如一个瓶盖,将石坑牢牢堵住了。只是现在这个瓶盖有点松动的痕迹,一丝丝黑气不时从边缘逸了出来。就这点点的黑气,其中蕴含的煞气却是已让秋宇翔脸sè有点难看。

    “你怎么会到这里来?不怕这些煞气弄死你?”

    孔方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从怀中摸出两张照片递给了秋宇翔。这都是两张卫星图片,第一张距离稍远,有点模糊,是一片山脉,在左边位置有一个平地,上面四个白点清晰可见。第二张距离较近,应该是同一个地方,那四个白点已经被放大了无数倍,可以大概看出其中的模样,赫然就是此时他们所在的地方。

    “这是什么东西?”秋宇翔实在没看出这两张照片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好奇地问道。

    “东西?你可看清了这四个石像!那是符字!”孔雀突然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跳了起来,语气激动地辩驳着。看着秋宇翔还是一脸疑惑地看着自己,他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说道:“这可不是一般的符字,你可看清楚了!”

    从照片上是在看不出什么,秋宇翔抬头看了看实物。这四个石像不知在这里屹立了多久,随着时光的流逝原本清晰的表面雕刻痕迹已经有点模糊不清,只能看出一个大概的轮廓。经过孔方提醒,秋宇翔仔细打量起来。这四个符字和现在流行的并不相同,极其简单,但是一笔一划之间却是充满了一股自然流畅的感觉,其中蕴含着点点悠远的味道,确实有异于一般的符字。

    “看出什么了吧。”发现秋宇翔脸sè有点变化,孔方得意洋洋地说道:“胖爷告诉你吧,如果没猜错,这几个符字就是云书里记载的!”

    “云书?”秋宇翔确实一下被震到了,但是马上看白痴似得盯着孔方:“你脑袋没被门夹到吧。”

    云书相传被黄帝感悟云之变化所做,是“符”的起源,不过这只是传说,从古至今从未有人真正看见过,即使古籍中提及也是非常至少。

    “我——”孔方一下张红了脸庞,不过一时之间却找不到什么反驳的语言,急得他直瞪眼。

    “好了好了,说说你怎么在这里吧。”发现孔方似乎真的有点急了,秋宇翔不得不转移话题。

    狠狠呼了几口气,白了秋宇翔一眼,孔方语气生硬得将过程简单叙述了一遍。

    原来孔方在无意之间发现了这两张卫星图片,第一眼他便看出了这几个石像的不同。脑中符门所藏典籍缓缓流过,通过他不懈努力,还真让他找到了点蛛丝马迹。这几个石像所刻画的符字,和符门一本古籍里描绘的残缺云书竟然有点相似!

    云书,对于符门来说意义绝对非凡。如果这本传说中的神物被他找到,那他不仅在符门历史上讲名流千古,即使在整个道教发展史上,也会留下一笔浓墨重彩!

    迫不及待得他立刻收拾行装前往照片显示的地方,也就是这个山寨。后面和阿宁马叙述的没有两样。只是当他来到这里后,虽然心里对于这些煞气也有点心悸,不过想到可能的发现,他还是义无反顾地走进了这个阵势。只是没想到,凭他这半吊子阵法水平,进来容易,出去可就麻烦了。幸好他修为已达化神三转,一两周不吃东西倒没什么。想到自己留下的线索,终于等到了秋宇翔的到来。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