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办法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宜至县是云省一个偏僻的小县,人口不到十万,主要以农业为主,已经连续几年被评为贫困县了。这里自然不会有什么高档的宾馆,此时,在一家简陋的宾馆,房间里那破旧的电视机闪着麻点不知在放着什么节目,秋宇翔正坐在一个快散架的沙发上,手里点着一根烟,出神地望着窗外。

    这里距离山寨并没有多远,经历了昨晚那惊险一幕后,山寨自然是不能再呆下去了,一大早简单收拾了下便离开,在这个小县城找了间宾馆,已是第二天了。

    回想来到这里后所经历的一切,他心中有了点明了,但是随之而来的却是更多的疑问。

    孔方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来到这里,他显然也是发现了山寨的异常,并且和容果天发生过激斗,从自己一进入树林便遭到它攻击便可推断出。而那节断裂的石像应该就是那时被孔方击碎的。将这节石像寄放后孔方去了哪里现在不得而知,但是那个古怪的阿宁马应该会知道点什么。

    这里的石像为什么会如此灵验,为什么会产生神灵,水彩云元神离体又是怎么一回事,对于秋宇翔来说这些现在还是个迷。山寨阿宁马修为如此高深,对石像神灵看模样也是知之甚深,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指向了这个居大山深处的老人。

    化神六转以上,已是斩断贪、嗔之念的高人,对于秋宇翔来说,凭借混元扇的力量,勉强还是能够斗上一斗的,但是如何通过那片树林,却是他不得不考虑的问题。容果天以植物之位列妖jing之列,对于花草树木的掌控力秋宇翔并无绝对的把握能够避开,这确实是个很伤脑经的问题。

    就在秋宇翔苦苦思索着破解之法时,宾馆那破烂的木门却响起了敲门声。

    “是你?”让秋宇翔诧异的是,进来之人居然是鲁成。

    现在的鲁成比那晚看见时更加憔悴,衣服上沾满了泥土,一双黑眼圈里眼神黯淡无光,充满了疲惫,jing神萎靡,整个人就像被雷劈似的奄了下来。

    给他倒上一杯水,秋宇翔并未说话,就这样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颓废的男人,心中暗叹不已。

    “你……你应该知道什么吧。”

    良久,鲁成终于说话了,那声音就像喉咙里堵着什么似的,低沉沙哑。盯着一头乱蓬蓬头发的脑袋始终埋着,眼睛一动不动盯着那正冒着白雾的茶杯。

    “你想知道什么?”秋宇翔淡淡地反问道。

    “一切,你知道的一切。”鲁成突然抬起了头,死灰般的眼眸里有了一丝光彩,双手死死抓住桌子边沿,水杯里微微起的涟漪显示着他心中的波澜。

    望着这个男人眼中的坚定,秋宇翔口中劝说的话语并未出口。心中暗自叹息了一声,他缓缓说道:

    “我知道的也并不是很多,只能大致推断一下。这两天你遇见的她应该不是活人,而是她的元神,这点你应该有所察觉吧。”

    看着鲁成艰难地点了点头,嘴巴挪了挪正要说话,秋宇翔摆了摆手说道:“那不是人们说的鬼。”

    接着,秋宇翔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元神和yin灵的区别。鲁成也算是受过了高等教育之人,如果之前和他说这些,肯定会嗤之以鼻,但是这两天的遭遇已经让他以前竖立的世界观完全倒塌,对于秋宇翔所说,他不由自主得便相信了。

    “我……我还能再见到她吗?”

    鲁成沉思了许久,突然出口问道。其实那天中午秋宇翔到自己家里他是有所察觉的,之后彩云的反映他也看在眼里,他下意识的觉得这个男人一定知道些什么。心中还是按捺不下对女友的思恋和不舍,他一大早便来到了县城唯一的旅店,果然让他在这里找到了秋宇翔。

    面对鲁成的问题,秋宇翔一时有点犹豫。

    修道之人元神出窍结果**被毁的况也是有的,最有名的就是八仙之中铁拐李的传说。元神孤立于天地,要想重新复活也不是没有办法,需要在消散前找到一具魂魄离体并且去世不久的躯体,附于上。不过因为元神仅仅是三魂七魄中的一部分,附人体后,需要继续苦修,重新凝聚缺失的那一魂五魄,不然躯体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这种方法极其难得,缺失的魂魄也不是容易重修的,其中的艰辛不足为外人所道。同时水彩云的元神似乎并不是自行修炼凝聚而成,反而倒像是被人强行摄出,现在到底是否还存于世也是个未知数,更别说寻找适合的躯体了。

    眼见秋宇翔许久没有回答,鲁成眼中闪过一丝无奈。让死人复活这确实像是天方夜谭,只是前两天的遭遇让他不由地有点憧憬。不过现在看来,似乎也是自己妄想了。

    看着鲁成那落寞的神,秋宇翔实在是狠不下心来,犹豫几许,脑中突然闪过一道灵光。

    “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有些事我必须要确认一下。”

    鲁成闻言激动地看着他,一双手极其迅捷地抓了秋宇翔手臂,颤抖着说道:“真……真的可以?”

    秋宇翔点了点头,将脑中突然冒起的那个想法再次梳理了一边,他郑重地看着鲁成,缓缓说道:

    “这需要你帮一个忙才行。”

    他自己没有把握不被容果天发现而通过那片树林,但是并不代表着其他人不行。鲁成那天对石像许下的愿望可以说已经实现,去还愿也是自然而然的事。如果他能够到达阿宁马所住那个石洞,他就有办法不经过那片树林而到达那里。

    对于秋宇翔的请求,鲁成虽然奇怪,但是也忙不迭地答应了下来。对他来说,如果女友能够复活,为此做任何事他都是愿意的。

    拿着秋宇翔给他的符纸,鲁成欣欣然离开了。看着那个恢复了点神采的男人,秋宇翔有点担心。

    “希望一切顺利吧。”他心中暗自祈祷着。

    山寨后面的小树林出了祈福节那天来过一次,鲁成就再也没有进过这里。心中有点奇怪为什么那条小路不见了,却也挡不住他为复活女友一往无前的信念。秋宇翔交给他的任务很简单,只需要将手中这张符纸放在那天的山峰平台之处就行了。可是他发现,自己已经走了两个小时,却好像还是在树林里打转,抬头看看天上的太阳,却是已快要落山了。

    幽静的树林里除了自己沙沙的脚步声没有一点声响,放眼望去,满目全是参差不齐的高大树木,鲁成的心中不由有点焦急起来。就在这时,寂静的树林里不远处响起了啪的一声,似乎是枯枝被踩断了一般。

    “谁?”

    回头望去,没有任何异常,高大的树木静静地耸立着,似乎正在嘲笑着他的胆怯。心中松了一口气的鲁成转过了头,却猛然发现就在自己不足一米处,突然出现一张枯黄的脸庞!没有一点声息,就像从空气里冒出来似的!

    吓了一跳的鲁成止不住连退了几步,满脸惊骇,却发现原来是一位老人。这位老人带着一顶高帽,手拄着一根白sè拐杖,双眼木然,满脸yin森地直勾勾盯着他,原来是阿宁马。

    “你到这里干什么?”

    阿宁马那沙哑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山林里显得诡异无比,让鲁成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我……我是来还愿的。守护神大人实现了我的愿望,我希望能够祭拜一下。”指了指手中提着的香烛贡品,鲁成略带虔诚地说道。

    阿宁马并没有说什么,一双老眼还是一动不动地盯着心里有点发麻的鲁成,良久这才说道:“跟我来吧。”

    鲁成也不知是不是错觉,跟随在阿宁马后,仅仅几分钟,便走出了树林,那个熟悉的平台出现在了自己眼前。发现已经到了目的地,他趁着阿宁马不注意,将手中紧紧握着的符纸扔到了一旁的草丛中,一直提起的心也算落回了原位。

    “你叫鲁成,是吧。”阿宁马突然停了下来,背对着鲁成问道。

    想不到寨子里德高望重的阿宁马也知道自己的名字,鲁成有点忐忑的回了一声。

    “水彩云是你人吧。”阿宁马依旧没有转,语气平淡地问道。

    听见阿宁马提到彩云,鲁成心中突然涌现出一股不好的预感,还没等他回过神来,阿宁马猛地转过了来。

    “孩子,别怕,你是不是想和彩云在一起?我可以帮你。”

    阿宁马原本木讷的眼眸里此时却是异常的温柔,流光溢彩一般散发出淡淡的光晕。望着这双眼睛,鲁成突然觉得好像看见了彩云那温柔的双眸,浑充满了一股暖洋洋的感觉,原本紧张的心也放松下来,满心的疲惫却涌上了心头。此时的他觉得脑袋异常的沉重,双眼使劲地睁了睁,却抵不过那浓浓的倦意,双眼一黑便昏倒了过去。

    看着瘫倒在地的鲁成,阿宁马的双眼又恢复了平时的呆板,淡淡扫了一眼不远的草丛,他慢慢走进了那漆黑一片的石洞。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