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树林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明亮的圆月挂上了树梢,山林里各种虫鸣此起彼伏,阵阵yin冷的夜风在树丛之间肆无忌惮地穿梭着。秋宇翔已经围着整个山林转了两圈,眉头一直没有舒展过。

    虽说并没有强迫水彩云元神说出什么,但是他还是将其元神波动截下一丝在混元扇内。当元神消失之时,他感觉到了这股波动正是向阿宁马所居住山峰而去。可是当他回到昨天进入的林间小路路口时,却诧异的发现那条小路竟然不见了。接连在山林边转悠了几圈,丝毫没有任何踪迹,让他心里疑惑不已。

    回想着昨天进入小路时的景象,秋宇翔仔细打量起眼前这一排排杂乱无章的树林来。果然,前面几竖排树木根部,有着几许深sè的泥土,正散发着一股浓厚的腥味。按捺不住心中的那股猜想,秋宇翔一步跨入了树林。

    “难道这些树木已经成妖能够活动?”

    可还没等他深思下去,体却感觉一股凉意扫过,眼中树林似乎有点不一样,但是具体哪里却说不上来。秋宇翔并未妄动,这股凉意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而且现在的树林,给了他一种危险的感觉。脑中回想着这股凉意,突然一道灵光闪过,他知道这股熟悉的感觉是从何而来了。在琼曲县定江山上,进入落魂阵时就是这种感觉!

    “难道这是一个阵势?”

    幽黑的树林里一点风也没有,甚至于外面喧闹的虫鸣也听不见了。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柔软的泥土踏上去软绵绵的,给人一种不踏实感。深处山林之中,空气似乎也凝固了一般,给人压抑的感觉。四周高大的树木此时正想一个个巨人,凝视着闯入他们领地的陌生人。

    对于奇门遁甲,秋宇翔涉猎不多。面对这么一个陌生的阵势,他心中有点犹豫。可还未等他想出什么办法,异变突生!

    后几棵大树,突然涌现出一股强大力量,繁茂的树枝活过来似乎的张牙舞爪向他伸了过来!秋宇翔来不及多想,手中混元扇对着已经近在咫尺的树枝狠狠挡去。

    咣当一声,一阵金属撞击的声音在树林里响起。感受着手中折扇传递过来的巨大冲击力,秋宇翔顺势子往后一跃。可还没等他落地,地面泥土一阵涌动,一只锋利的树枝直直从下面向着他刺了过来!

    悬在半空中的秋宇翔此时已无法借力,手中折扇涌出一股金光,在黑夜之中爆发出炫目的光彩,对着地面使劲一挥!一道气浪从折扇中冲出,直接劈打在了那根树枝之上。只听见吱呀一声,金sè气浪所过之处,树枝节节断裂。嘭的一声巨响,地面多出了一个深深的巨坑。秋宇翔子顺势站在了这个深坑旁边。后面追击的树枝毫无停留痕迹,追着他直shè而来!

    手中混元折扇金光闪烁,对着后的树枝便再次狠狠挥洒出去!点点金光所向披靡,只要树枝沾染上,便立时爆裂,一时之间,漆黑的山林里闪过一道犹如利剑一般的光芒,一阵阵破裂声此起彼伏。

    暂时解除了危险,秋宇翔并未停留,因为他敏锐得感觉到似乎整个山林都被唤醒了似的,有种躁动的感觉,甚至于在这林间,他感受到了一股愤怒的绪。只是很奇怪的,直到现在,他依旧未感觉到一丝丝的yin气。

    这突如其来的袭击让秋宇翔心中肝火大冒,既然心中对这所谓的阵势毫无了解,那就不妨以力破阵!幽黑的眼眸中闪过一丝青光,紧紧抓住手中的混元折扇,秋宇翔影犹如灵猫一般向着山林深处跃去。

    此时整个山林已经sāo动起来。无数的树木诡异的扭曲着枝干在夜空中挥舞着,无数树叶摩擦的沙沙声此起彼伏,就像在呐喊助威一般。秋宇翔所过之处,这些妖异的树木就像和他有深仇大恨似的不要命般扭曲着枝干向他shè来。手中混元折扇金光闪烁,一道道气浪将袭击而来的树叶震裂开去,一时之间,山林里断裂的树枝漫天飞舞,无数枯黄的树叶碎末充斥着整个空间。

    秋宇翔虽说修为已达化神四转,体内灵气充盈,但也经不住如此长时间的消耗,现在照他判断应该已经深入这片树林深处了,眉心空气一阵扭曲,眼中青光闪过,天眼开启。

    树林之中,大部分树木似乎并无异状,只是靠近他的几棵树,周泛着淡淡的黄sè光芒,这种光芒秋宇翔现在很熟悉,竟然是神庇之力。顺着周围树木充斥着的神庇之力,向着树林深处延伸,似乎没有尽头一般。产生神庇的源头应该就在这条线的远方。

    秋宇翔形顿了顿,眉头微蹙,看了看树林另外一个地方,脑中有了一个想法。反手将源源不断袭击而来的树枝震裂,灵力充斥双脚经脉,对着远处突然激shè而去!

    夜空之中划出一道虚影,秋宇翔形出现在了百米开外,不出所料,周围的原本静立的树木此时却想发了疯似的挥舞着繁茂的枝叶向他shè来。一团黄sè光晕充斥在周围,天眼之中,光晕拉出一条长长的尾巴,与之前的记忆中的那条黄线交集为一点!

    “就是那里!”

    秋宇翔没有丝毫犹豫,全灵气激,对着那一点便飞跃过去,声势比之刚才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是一颗老榕树,盘根错节、根深叶茂,即使时处深秋,这棵榕树却是依旧碧绿昌盛。无数的根系突出地面,就像一个巨大的利爪牢牢抓着黑黑的泥地。地面堆起了一层厚厚的落叶,有些已经枯萎**,混合着泥土的腥味散发出一种怪异的味道。在半空之中,片片绿叶仿佛断根浮萍一般诡异的飞舞着,就像蝴蝶翩翩起舞,带出一道道不规则的轨迹。

    面对如此诡异的一幕,秋宇翔视线却并未集中在这棵老榕树上。眼睛死死盯着距离树根不远处的一堆落叶之上,阵阵猛烈的气息从那里传了出来。

    在这棵老榕树周围,除了那在半空中飞舞着的树叶,一切显得那么安静。一圈高大的树木就像守卫似的静静耸立着,整个树林也恢复了平静,空气中一股诡异的气息在慢慢凝聚。

    秋宇翔思索了一下,手中折扇对着那堆树叶挥了过去。一阵气浪涌过,枯叶纷飞,一个半米高的石像暴露在了夜空之中。

    那个石像和秋宇翔之前见过的几尊极其相似,只是雕刻的是一棵树木,枝繁叶茂,栩栩如生,和背后的那棵老榕树有几分相似。原本拔的树干却微微向着后方弯曲着,像在朝拜一般。

    此时的秋宇翔却是心中一惊,因为他发现,在石像的前段,有一截断裂的痕迹。从兜里掏出那个孔方留给自己的石头,仔细比对了一下两者,他赫然发现,这块石头应该就是眼前这尊石像上掉落下来的!

    孔方来过这里!

    终于找到了胖子失踪的线索,但是秋宇翔心中又涌上了一层疑惑。孔方为什么来这里?现在又在哪里?他发现了什么?

    就在这时,原本静立不动的石像却微微颤抖了一下,一层黄sè的光芒猛然间从石像里迸发出来,就像一盏明灯似的点亮了整个山林。

    “行闻录,现!”

    白脂玉盘出现在边,笼罩其上的雾气一阵涌动,几息之后,一行字出现在了玉盘之上。

    “千年榕树成jing,位列妖jing,名‘容果天’。”

    眼前这棵榕树竟然是神灵!秋宇翔心中大讶,不过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之前的一切他丝毫感觉不到yin邪之气的原因。

    许多动物或者花草树木、山石河川,吸收天地jing华,开启灵智,就会成为jing怪,这些jing怪通过修炼,有些可以和人类一般成仙得道,有些却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散,成为yin灵。一些jing怪可能因为特殊的原因被人类当做供奉的对象,但是此时的jing怪并不能算作神灵。这些jing怪因上聚集了人们的信仰之力,也就是道家所说功德,但因为为异类,必然要经受天地的考验,会降下天雷以锻炼形体。这看似对其惩罚,却也是一大机缘。天雷之下,jing怪如不灰飞烟灭,那经过锻炼的本体就会化全妖力为灵气,在以后的修炼道途与人类无异,同时因具功德之力,天雷过后,位列妖jing一列,神灵之属,可以说是脱胎换骨了。

    但是让秋宇翔疑惑的是,为什么这个榕树妖jing会攻击自己?可是此时已容不得他多想,眼前这尊石像泛起的黄sè力量似乎已经将矛头对准了他。

    眼前这棵榕树虽说已位列神灵,但是和一些**力的天界、地界神不同,属于妖jing一列,对于秋宇翔来说,还是能够应付的。

    “本君以守圣之名,判妖jing容果天,镇!”

    啪的一声,手中混元折扇打了开来,一层耀眼的金sè光芒流光溢彩般笼罩着整个扇,和前面那散发出淡淡黄光的石像形成了鲜明对比。金sè光芒犹如流星一般shè向石像,就在其上附着的容果天即将被吸收进混元折扇之时,一道白光却从远处急shè而来,轰隆一声打断了金sè光芒!

    手中混元折扇被这股反噬之力撞击的急速合拢,秋宇翔形连退两部,心中一股气血直直涌向喉咙,被他硬生生压了下来,眼中不可思议地望着地面上斜斜插着的那根白sè拐杖,视线也顺着拐杖shè来方向望去。

    阿宁马那苍老的形从浓黑的夜幕中慢慢向这里走来。一双木讷的眼睛看不出悲喜,直直盯着秋宇翔。

    现在秋宇翔心里却是犹如狂风骤雨一般,混元扇竟然在镇压的时候被人硬生生打断了!能够和混元折扇硬碰硬,这根看似简陋的拐杖绝对不是凡物!同时阿宁马浑气息内敛,分明是已达到化神六转以上的修为,想不到一个深山中的小小山寨中,竟然隐藏了这么一个高手!

    阿宁马没有理会秋宇翔眼中的惊骇,慢慢白sè拐杖一边,将其拔了起来拄着,从表面上看来和一个老人没有两样。

    被这个老人木然的眼光盯得浑不自在,阿宁马沙哑的声音却传了过来。

    “外来人,离开我的山寨。”

    秋宇翔心中一愣,原本以为还要大战一场的,却不想这个老人说完后便拄着拐杖离开了。看了看已经和普通石头没有任何区别的石像,他皱了皱眉,心中犹豫了几番,还是摇了摇头,向着树林外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