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浴室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况怎么样?”彭局长站在讯问室门口,叫出了正在审问犯罪嫌疑人的赵斌问道。

    赵斌眼中闪过一丝无奈,顺手掏出了一根烟点上,脸上充满了疲惫。

    “一直没有开口,不论我们采用什么方法,就是一点反应也没,要不我们?”

    “胡闹!上面马上就要派督查组下来,别多事。”彭副局长制止了手下的提议,抓头望向了后面站着的一个女人。

    “我进去看看。”

    医院里躺着的几个少女去除魂魄中沾染的yin气后已经苏醒过来,但是从她们口中几乎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几乎都是莫名其妙的便晕了过去,几人所在地域、人际关系似乎也没有任何相联的地方。

    “彭局,这个人就是技术后备组的?”赵斌并没有去阻拦这个材高挑的女人,看着再次关闭的房门,好奇地问道。

    彭副局长点了点头,走到房门前,通过门上那小小的玻璃窗,一脸严肃的望着里面的况。

    这间小小的房屋,并不像某些电影里演的那样黑黑的,一桌一椅一个亮光闪闪的shè灯。在墙壁上方有一排透亮的窗户,窗外灼眼的阳光倾泻而下,阵阵流肆无忌惮地在大地上涌动。房间里反倒有点yin冷,在正中位置放着一个铁椅,旁边站着两个jing察。椅子上坐着一个中年男人,穿着一件豹纹衬衫,脖子上戴着一条一指粗的金项链,双眼呆滞,愣愣地望着前方坐着的两位jing官,整个人一动不动,赫然就是和秋宇翔有过一面之缘的刀疤。

    在刀疤前面,两个jing察坐在长桌后面,一个正在埋头写着什么,一个双手放在桌子上,一只圆珠笔一下一下敲打着桌子,发出咚咚的声音,看着前面呆滞的嫌疑人,眼中充满了无奈。这时,常寻枝走了进来。正要说什么的jing察看着跟着进来的队长,赵斌摇了摇头,示意他们别说话,两人略带奇怪的看着这个女人,不知道她要干什么。

    常寻枝径直走到了刀疤面前,微蹙着眉头,一动不动地望着眼前这个面容僵硬的男人。

    “咦?”虽然心中早已有了准备,但是当看见这个男人的时候,常寻枝心中还是闪过一丝惊讶。

    这个男人自散发出一股浓厚的yin气,目光呆滞,脸sè木然,浑不可抑制地微微颤抖着,很明显是yin气入侵所造成的。仅仅看了一眼,常寻枝便知道这个人已经没救了。

    他上散发的yin气在一点点减弱,当yin气完全消失,这个人应该也会变得神智不轻jing神错乱了。但是对于这种况,神肖宗并不是很擅长,常寻枝脑子里第一时间便闪过了秋宇翔的影,但是思考许久后还是摇了摇头。这件事是秘传道盟的任务,而这个人显然是整个案件的关键,让一个外人插手,显然不是很合适。

    “那家伙似乎也在锦城,看来得联系一下了。”常寻枝没有理会满脸疑惑的彭副局长,心中暗自思量着离开了讯问室。

    一团团的乌云就像巨大的章鱼似的缠绕住了整个夜空。夜sè浓的就仿佛化不开的墨汁,一点光亮也没有。yin冷的风吹过空旷的厂房,带着丝丝微小的呜呜声在无人的厂区里肆虐着。

    脚步声啪啪地回在无人的夜sè之中,张红梅一手拿着小盆,一手紧紧握着散发着微弱光线的手电,那昏黄的光柱就仿佛被黑暗吞没了一般,仅仅能够照亮脚前几米的距离,让她不由抱怨自己早该换两节电池了。

    工厂宿舍条件比较简陋,浴室并没有在那栋老旧的住房里,而是在厂房旁边,距离宿舍有几百米的距离。远远的,就看见浴室那闪亮的招牌一闪一闪的在前方晃动着,就好象里面的灯管接触不良一样。看着这老旧的招牌上几乎脱落的快看不清的“澡堂”两个油漆大字,那在闪烁着的灯光下映照出的字体更像是爬在招牌上的yin影一般,不熟悉的人根本猜不出那到底写得是什么。张红梅心里暗自嘀咕着要让工头向厂里提一提,宿舍和浴室分开实在太不方便了。

    哗哗的水声从澡堂里面传了出来,想不到这么晚了竟然还有人在洗澡,原本还有点怕的张红梅提起的心也放下了不少。在更衣室换好了衣服,仅穿着贴内衣裤的她抱着盆子便冲进了澡堂,夜晚的风凉飕飕的,迟一点都会觉得刺骨。

    工厂的浴室分为了三个大房间,每个房间的墙壁上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固定的喷头,而每个喷头都配有两个手柄,分别控制水和凉水的大小。可能是在晚上,工厂关闭了其他两个浴室的门,只留有一个较大的房间供给晚间洗澡的工人使用。

    在房间角落的一个喷头下,一个人正背对着进来的她冲洗着。黑sè的长发湿漉漉的搭在雪白的背肩处,脑袋微微地低垂着,几丝碎发遮挡住了张红梅的视线,让她看不分明这个夜间也在洗澡的女孩到底长什么样。她的双手就这样自然的下垂着,贴在瘦削的大腿两侧。冒着气的水从上自下的落下,顺着她紧闭着手掌成一条线似的滴下。水流垂直落到她后颈处,接触的地方可能因为洗刷的时间太久皮肤都已经有点发白了,可是那个女孩却连移动的微小迹象也没有,就仿佛睡着了一般,那样一动不动的任凭水流动着。

    “……你好。”虽然觉得这个冲澡的女孩有点怪异,不过因为诺大一个澡堂就只有她们两个人,张红梅大着胆子问候了一下。

    水依旧哗哗地流着,那声音在这寂静的空间里显得异常的单调。也许是没有听见,那个女孩并没有搭理她,还是那样姿势不变地站着。

    张红梅没有再打招呼,而是在靠近门口的一个喷头下放下了手中的脸盆,打开水准备洗澡。不知道为什么,她下意识得希望快一点洗完离开这里,周围那不知不觉间莫名凝重了许多的空气让她有点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劳累了一天,冲个水澡放松一下绝对是个不错的选择。张红梅舒服地揉着有点发酸的大腿,任凭水从头顶上倾泻而下,那种畅快淋漓的感觉使得她脑袋都有点昏沉沉的,一股睡意强烈的袭来,让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

    “回去就美美的睡上一觉。”想到那温暖干净的被卧,她心里就一阵舒坦,迅速离开这里的想法也就越发的浓烈起来。

    “不好意思,你能够帮我擦一下背吗?”头上洗发jing已经化成了无数的泡沫沾在头发上,还有一些泡沫顺着水流向了脸颊,闭着眼睛的张红梅实在抽不出手来,只好叫那一位工友帮一个忙。

    也没有听见什么动静,旁边的喷头流水声还是一成不变的响着。就在她撇了撇嘴准备放弃的时候,手上的毛巾一下被拿了开去,接着就在自己的背上轻轻移动了起来,一股冰凉的寒意透过毛巾刺了进来,张红梅有点奇怪,但是也不好多问。

    “谢谢。”她礼貌xing地回答到,双手又忙碌地在头上搓揉了起来。

    感受着背上那力道适中的洗擦,张红梅都几乎要怀疑这个女孩是专业搓背的了,一边用水冲洗着满上泡沫的头发,她一边无聊地说道:“对了,你是部门的,怎么我好象没有见过你呢?呵呵,我是分拣部的,叫张红梅,你呢?”

    又是一阵沉默,回答她的还是那极具规律的拭擦和哗哗的流水声。张红梅心里不有点恼火了,xing格泼辣的她微微转了一下,准备好好教教这个没有一点基本礼貌的女孩。可她的脑袋仅仅转过了一半,便停住了,心脏就仿佛被什么击中了一般,体瞬间僵硬起来,连带着手上的洗发动作也凝固了似的一动不动。

    狠狠咽了一口口水,她尽量保持着体的动作不变,眼珠却使劲地往眼角方向移动,可是印入眼帘的,却依旧是那副不变的画面——

    在屋角一处的喷头下,一个长发及肩的女人正低着头一动不动地冲着澡。水在她已经泛起一层惨白的肌肤上流动着,一切就好象什么都没有改变过一般,静静地伫立在那,仿佛一尊石膏像,没有任何的知觉。

    背后的毛巾依旧有力的上下移动着,原本舒适的拭擦现在却好象在刮着她的皮肤一样疼痛。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淋在上的水她也觉得慢慢变冷起来,最后竟然和冰冷的凉水没有任何的区别,那刺骨的冷意让她大叫了一声便跳了开去!

    毛巾静静地躺在底上,已经被水打湿了大半,就仿佛一直那样似的。喷头里面流出的水也冒着腾腾的雾气,所有的一切就好象自己的幻觉似的,让张红梅也对自己怀疑起来。但是她也不敢再洗下去了,捡起地上的毛巾拿着脸盆便匆匆走了出去。自始自终都没有再看那个一直淋着水却没有任何动作的女人一眼。

    逃避似的跌跌撞撞从浴室出来,张红梅狂跳的心平稳了不少。来到更衣室自己的柜子前,她打开了那关闭着的衣柜门伸手就拿出自己的衣服,同时不安心得又回头看了看毫无动静的浴室门口。心还没有放下去,她全又突然一个激灵,就仿佛有一盆冷水从头淋到了脚一般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伸进衣柜里的手也僵直了似的一动不动,手指尖那硬硬、湿湿的感觉让她又是一阵毛骨悚然。

    存放着衣服的柜子她开始就检查过了的,绝对没有其他的东西,那现在在柜子里的是?

    战战兢兢得慢慢转过头去,在柜子那不大的空间里面,一个人头似隐似现的放在柜子的隔板之上,唯一能够清晰看见的就是头上那瀑布一般的黑sè长发顺着隔板耷拉在上面,就像理发店那些放在桌上只有头的模特一般。而她的手指头正戳着这个人头的下巴,感觉硬硬的,冷冷的,就像一个干冷的面包似的。黑sè的头发长长的,有几缕甚至还延伸出了柜子,同时也把这个人头的面貌遮挡了大半。可是张红梅凭借着那惨白的下巴一下就认出了是那个在浴室中的女人!

    “啊——”她的大脑一下变得空白,惊叫着就捂着嘴连连退后来几步,就连上的浴巾掉在了地上也毫无知觉。

    可是没有等到她有所反应,直退的子突然又撞上了什么冰冷的东西瞬间停了下来,只觉得后脑勺被什么坚硬的东西噗嗤一声刺穿了似的。艰难地将视线往下移动,张红梅发现在喉咙部分似乎有点黑sè的丝线。

    “头发……”

    她脑海里只是闪过这样一个词汇,接着便一阵剧痛从脑子里传来,眼睛一白,子软软的瘫倒在了地上,而在她后,空的,什么东西也没有。

    浴室里面哗哗的水声已经慢慢停息了下来,一滴一滴的水珠敲打着冰冷的地板,清脆的回声在这寂静的空间里似乎昭示着一种诡异的旋律,让人的心脏为之一阵一阵收缩。

    良久,一个穿白sè连衣裙的女人突然出现在了张红梅体旁边。女人周弥漫着一股黑sè的雾气,张牙舞爪地径自撕扯着。这浓密入墨的黑雾分出了一丝慢慢垂下,挤入了张红梅的眉心之中。

    只见张红梅的体一阵颤抖,接着便以眼可见的速度干扁下来。仅仅十几秒,她的躯便像一具风华的千年干尸似的,再也没有一丝水分。连接着两人的黑丝这时缩回了女人体内,一阵夜风吹过,那袭白sè的丝裙消失在黑夜当中。

    在浴室门外,一个人影站在yin影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一个紧握着的拳头在昏暗的招牌映照下尤显诡异。人影伫立良久,在女人消失后也悄悄地离开了这个寂静的工厂。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