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点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发现付景芝和秋宇翔在一边窃窃私语着,任泉脸sè一阵发黑,他压下心中的不快,面对摄影机,声音略微提高,继续讲了起来:

    “我问大家一个问题,你们知道这间店铺是什么时候营业的吗?”

    几人相互看了看,均摇了摇头。

    “我知道。”这时小蔡却笑嘻嘻地说道。刚才在房间的时候,她闲着无聊,翻看了一下宾馆介绍,随口便报出了宾馆的开张时间。

    “不错,这间宾馆的开张时间如果我猜测没有错也是找人推算过的,合玄空大卦,是个吉时,肯定财源广进。所以,就风水而言,我们不仅需要从地理各方面判断,而且要和时间联系起来,峦头和理气缺一不可,这样才能布得一个好局,得到自己想要的效果。”

    “这位大师,失敬失敬呀。”

    这时,一个穿着青sè大褂的中年男人一脸媚笑地冲着他们一群人走了过来,一双小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线,对着任泉说道:

    “大师,鄙人是这间客栈的主人,鄙姓柳,柳之。”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给每人递上了一张名片。

    “大师,你刚才说的我都听见了,不知道鄙店还有需要改进的地方吗?”

    “已经很好了,老板应该是ri进斗金吧。”任泉将名片随意的塞进了衣兜,一脸淡然地看着柳之,一副高人模样。

    听见任泉的反问,柳之却脸sè却一下垮了下来,支支吾吾地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倒让任泉一下愣在那里,不知该说什么。旁边几位摄制组人员似乎也看出了什么,脸sè有点怪异。

    看着两个大男人尴尬的表,秋宇翔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顿时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秋先生似乎有不同的意见?”

    面对任泉的质问,秋宇翔微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气氛一下变的有点紧张起来。

    “柳老板,我能冒昧的问个问题吗?”付景芝打破了僵局,将话头引向了柳之,得到对方的同意后,她问道:“从开业到现在,你这家店盈利没有超过一百天吗?”

    所有人心中一跳,听见付景芝这样询问,似乎发现了什么,而且反观老板脸sè,一阵yin晴不定,似乎被说中了似的。

    “付姐,你也会看风水?”小蔡一脸好奇地问道,不过看见付景芝瞟向秋宇翔的眼神,心中也明白了什么。

    小蔡心里顿时对这个英俊的年轻人兴趣大增。之前听说他是付景芝的表弟,她原本极其鄙视。付景芝的家世她也听说过,推测这个年轻人肯定也是个纨绔,不然怎么会正事不做却跑进摄制组里。而且这段时间的接触,发现他虽说外貌英俊却是个不易接近的人,以小蔡的xing格自然对其不喜。不成想,似乎这个男人还是有点本事的。

    任泉看着大家饶有兴趣的望着秋宇翔,他心中一阵气闷。没等老板有所表示,便上前一步,指着秋宇翔说道:

    “秋先生,是吧?你也懂得风水堪舆?我俩交流交流?”

    看着任泉似乎想和秋宇翔切磋切磋,众人一下来了兴趣。柳之也是一脸的期许。就像付景芝所说,在开张之时,他确实找人看过店铺风水,生意也着实红火了两个多月,但是之后却连连亏损,入不敷出。这次要不是自己在文化局有点关系,可能连这单生意也拉不过来。他也早想重新找人看看了,但却一直没有合适人选,要不就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看着眼前这个中年男人一脸挑衅的望着自己,秋宇翔心中觉得好笑,眼睛不自觉地眯了一下,一道jing光闪过,让一旁看着的任泉心里涌出了一股寒意。

    “这小子真得懂?应该不会,我学习堪舆已经几年,自认颇有几分心得,这小子才多大?一定是故弄玄虚。”

    秋宇翔没理会任泉心里想着什么,他秉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观念,但是如果有人想要挑衅,他也不会等着让人奚落。既然这个叫任泉的想自讨无趣,他也不介意打打别人的脸。

    秋宇翔手中拍打着折扇,一副仙风道骨模样,和任泉那种故意装出的模样高下立判,一下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他上。付景芝也是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望着自己这个表弟。丝毫没有注意到众人目光一般,秋宇翔慢慢走到宾馆门口,望着川流不息的车流,淡淡说道:

    “门口立向错误。”

    柳之现在最怕的就是风水师说自己宾馆风水不错,一听秋宇翔之言,连忙跟着走过来,心急地问道;

    “门向是否纳错线位之气?”

    秋宇翔诧异地看了看老板,这里果然不亏是风水古城,连一个普通的宾馆老板似乎对堪舆之术也有所涉猎。

    “卦线取得不错,门向卯,得破军天火同人卦。可惜铺头辛山乙向,卦线出煞不清。最大的错误,却是和这位任老师说的相反,这是‘送水格’。”

    众人脸sè一边,这摆明是**的扇了任泉一耳光,不过大家更加感兴趣起来,这种“斗法”可不是寻常能见得。小蔡也顾不得一脸yin暗的任泉,连忙问道:

    “刚才按照任老师说的,这里确实是‘接水局’呀,怎么变成了‘送水局’呢?”

    看着大家都好奇的望着自己,大嫂也是鼓励般向自己眨了眨眼,秋宇翔微微一笑,折扇顺着大路由左自右指点过去,口中平静地说道:

    “如果门前马路是平路,则任老师的判法自然可用。但这间宾馆右方的地势稍高,左方地势较低,如果下雨的话,水流必然由右方留到左方去了,这是右水倒局,门向右方,才是迎水局。老板,我可有说错?”

    柳之对风水堪舆也是略有涉及,此时一听秋宇翔之言,却是心中恍然,眼睛也冒出一阵欣喜之sè,忙不迭地恭敬说道:

    “大师说的没错,大师说的没错。下雨之时确实如此,平实也还未注意。”

    对于老板的恭维,秋宇翔不以为然,这种事他时常遇见,要不是任泉太咄咄人了,他本不想如此,不过他既然选择了以这种方式突出自己,那应该不介意自己再狠狠踩上一脚吧。

    “老板,当初给你看风水的人是什么派的?没有跟随风水大师系统学习过风水吧。”

    秋宇翔走回大堂,一副淡然的模样说道。

    众人目光却一致瞟向了任泉。秋宇翔话中意思大家都明白,虽是指之前之人,但现在矛头似乎指向的正是对此布局也赞不绝口的任泉。任泉一张脸立时涨红,心中一股怒意涌了上来,却被他强制压了下去。

    “这个我也不清楚,但是应该是学过的。”老板眼神中闪过一丝奇怪的光芒,有点不肯定地说道。

    秋宇翔顿了顿,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继续说道:

    “老板,你店铺的鱼缸摆放在东北方,星卦犯五黄及五鬼,这是退财的位,需要换一个方位。”

    “哼,如果鱼缸摆错位是不利财的,但宾馆开张时,应该生意还不错吧。”

    似乎找到了疏漏一般,任泉这时说道,语气也带着不善,眼眸中闪过一丝狠戾,发现老板也认同的点了点头,更加嚣张地说道:

    “小伙子,不懂便不要装,不然害人害己!”

    “我靠,竟然有人还敢说你小子不懂风水?我算又开了次眼界了。”

    这时,一个清朗的声音从大门处传了过来,众人愕然之际转看去,是一个材高大的俊朗青年,背着一个单肩挎包,带着一个黑框眼镜,眼中闪烁着不屑之意地看着任泉,缓缓向中大堂走来。

    “大嫂,你怎么把这家伙叫来了?”秋宇翔一脸无奈地望着付景芝说道。

    “方捷也算是这方面的专家了,而且他的栏目在全国知名度也不小,反正他也是你朋友,大嫂我借借东风可以吧。”付景芝罕见得对着秋宇翔眨了眨眼,狡黠地说道,让他一阵无语。

    “你是谁?”任泉心很不好,非常不好,他都开始怀疑是不是今天出门没看黄历,怎么遇见的人都和自己作对。

    “方捷,一个编辑。”方捷大咧咧地将挎包往一旁沙发上一扔,转对着任泉颇有礼貌地说道。

    众人心中恍然。因为这档节目,摄制组对全国同样类型节目做过对比,方捷的专栏虽说平台不同,但作为一个颇有影响的栏目,也被大家分析过的。听付景芝说过还有一位专家,众人之前还在猜测,不过现在似乎谜底已经揭晓了。任泉显然也听说过方捷的名字,yin沉着一张脸没有再说话,不过看向秋宇翔的眼神却越发yin冷了。

    “柳老板,这位任老师刚才只有一点没说错,你开张的时辰确为吉时。择ri的影响力,是很快见效的,你的宾馆风水和布局为退财局,幸选择吉时开张,所以我才说一百ri内生意兴旺,但ri子一久,宾馆的风水影响力便发挥出来了。”

    “那我要怎么布局呢?”柳之一脸恳切地问道,却没发现一旁方捷玩味的眼神。

    秋宇翔突然觉得有点无聊起来,意兴阑珊地说道:

    “养鱼的方位移往东方,在西南方摆放雾化盆景,收银台搬到北位。好了好了,吃饭吃饭。”

    手中折扇一拍,秋宇翔拉着方捷便向大堂外走去,丝毫没有理会脸sè有点yin晴不定的任泉和满脸感激的柳之。付景芝无奈地摇了摇头,对于这个神秘的表弟,她也毫无办法。连忙招呼摄制组的其他人,收拾收拾,便向外走去。任泉似乎没有了吃饭的心,谢绝了大家的邀请,拿着电话回房去了,看着他一脸yin翳的样子,似乎这件事也还未结束。不过不管他怎么想,秋宇翔却完全没当一回事,对他来说,从头到尾就没把这么一个人放在心上,由得他蹦跶去。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