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断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琼曲县距离锦城大约几十公里,面积不大,是华夏国六大古城之一,被誉为风水宝地。这里建制距今已经二千多年,曾为江北古国陪都,历史悠久,整个城市都弥漫着一股人文气息。

    秋宇翔站在江边,看着平静的河水缓缓流向远方,感受着空气中的清新与湿润,心一阵舒畅。这是他第一次来到琼曲,这里确实不负风水宝地之称。整个县城临河而建,不论新建还是老房,均统一保持了明清风格,整个城市给人一种古香古sè的感觉。

    不远处,一群人正在闹的搬卸着一些摄影器材,一个风姿卓越的女人正和一个老者模样的人交谈着,不时比划着什么。看着付景芝的专注的样子,秋宇翔微笑着转过了头。这个大嫂一旦工作起来,和平时温婉的xing子完全不同,倒是让他大开眼界。

    这次,锦城电视台要做一档关于风水的探秘类节目,制片和主持都由付景芝担任,第一次自主做一档节目,她也非常重视。经过不断筛选后,首选之地就定在了琼曲。而张自波因为部队集训,自然不能陪着老婆,于是委托秋宇翔代为照看。秋宇翔本人也从未到过这个风水古城,对其也很感兴趣,于是便答应了下来。就从踏入琼曲开始,他便觉得不虚此行。

    “宇翔,这里不错吧。”付景芝显然已经和那个老者讨论完毕,看着整站在河边观景的秋宇翔,走过来微笑着说道。

    对于这个表弟,她也很感兴趣。丈夫在离开时曾经叮嘱过如果有什么事都可以找他商量。张自波的xing格她很清楚,能够如此郑重其事的吩咐,这个表弟一定有过人之处。看着一脸淡然的秋宇翔,一休闲装扮,手中折扇轻轻拍打,河风吹来,颇有仙风道骨的感觉。

    “这里很不错。对了大嫂,你们怎么安排的?”秋宇翔转对着付景芝问道。

    两人都没注意,在不远处摄制组一堆人里,有个略带嫉恨的目光正盯着两人。那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风度翩翩,一副学者派头。

    任泉是锦城文物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学识渊博,对江北省境内各地历史沿革、出土文物尤其了解,年纪轻轻便成为了研究员,可以说风华正茂。当年他也是付景芝的强力追求者之一,不过被张自波博得头衔。他其实一直未婚,心里还对付景芝有着幻想。不过凭借张家权势,他也知道自己没有希望。没成想这次电视台和研究所联合搞一档节目,作为最年轻的研究员,在得知是付景芝主持后,便毛遂自荐参加了这次摄影。可当再次面对付景芝时,她只是礼貌xing的打了招呼,和当年一模一样,让他有点怒火中烧。再看见心中女神和一个年轻人有说有笑,心里更加不忿。

    “咱们走着瞧!”

    恶狠狠盯了两人一眼,他径直走进了宾馆。

    摄制组所订的是一间位于河边的宾馆,就仿佛一个小院客栈一般,极富明、清遗风的宅院。客栈整体布局呈三进四合院,由临街铺面加阁楼,中院、后院及东西厢房组成。特别是院落整体布局十分考究,每间房屋由南至北依次增高,取“步步登高”之意,中院,后院之隔的院门,是木结构、砖碉的院门,二门两侧极穷砖雕之技艺的“土地”、“门神”,显示出保佑下榻于此的客人吉祥,平安。整个宾馆古香古sè,古朴的风格让城市里的人耳目一新。

    在宾馆大堂里,任泉和摄制组一干人等早已收拾妥当,今天大家刚到琼曲,按照安排,准备找一个特sè餐馆饱餐一顿,以便明天干劲十足开工。接到助理的电话后,付景芝叫上秋宇翔,缓缓向大堂走了过来。

    看着两人并排而立,郎才女貌一般,即使知道付景芝早已为人妇,而且旁边那个男人是她表弟,任泉心里还是一阵不舒服,眼中闪过一丝yin翳,转眼即逝,换上一副笑嘻嘻的模样迎着两人走了上去。

    “景芝,休息好了吗?”

    任泉语气温柔,看向付景芝的眼神也异常的暧昧,而对一旁的秋宇翔却视若无睹一般。

    听见任泉的声音,付景芝眉头微微皱了皱。当初知道研究所派出的人员是他时,她也犹豫过,不过不可否认,这人的学识和专业对节目录制也有很好的效果,因此她也就勉强接受了。没成想这个人似乎有点得寸进尺的感觉,一入组便称呼的异常暧昧,让摄制组一些人的目光也怪异起来。虽说她到没觉得什么,但是每次看见这个男人总是让她心里一阵不舒服。

    “大嫂,今晚我们吃什么?”秋宇翔心中暗自一笑,手中折扇一拍,突然插嘴问道。

    眼中闪过一丝感激,付景芝笑了笑,说道:“今晚我们去吃琼曲的特sè,保管让你不虚此行。”

    看着眼前美人笑,任泉一下觉得眼前一亮,心中就像酥了似的,但是心中对秋宇翔也一下记恨起来。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在脸上,反而微微一笑,极有风度地说道:

    “景芝,我看了看组里的摄制安排。有点小意见不知道能不能提?”

    一说道工作,付景芝的注意力成功得被他吸引过来,在她示意下,任泉得意地瞟了瞟秋宇翔,继续说道:

    “其实我们完全可以从一个小处着手,引出这次风水堪舆的主题。比如这间宾馆,其实就暗藏玄机,一看就是经过高人指点过的。”

    摄制组其他工作人员也被任泉所说提起了兴趣,纷纷询问起来。

    看着周围包括付景芝都被自己吊起了兴趣,任泉心中有点飘飘然,转眼却发现秋宇翔一声不响的坐到了一边,点起根烟抽了起来,心中暗哼一声,转头满脸微笑地解释起来。

    “我们先看这个鱼缸,”任泉带着大家走到大厅一角的一个硕大鱼缸旁边,说道:“这里是这间宾馆的东北角,是生气位,属吉,而屋内养鱼,则能够生财,从这个鱼缸的形制、尾数、颜sè来说,都是上上之选,可见应该是有人指点过了。”

    “任老师,养鱼生财我知道,但是还有什么规矩吗?”助理小蔡是个刚刚毕业的年轻人,能够作为付景芝的助理参与这次拍摄她自然高兴无比,而且本人对这些玄学类的东西很感兴趣,听到任泉所说,好奇地问道。

    “呵呵,这是当然了,养鱼生财还是要注意的,鱼缸的形状,养鱼的种类、数目和颜sè,也是必须要注意的,不然会起到相反的作用。”

    “任老师,和我们说说吧。”摄制组里其他年轻人也纷纷叫了起来。付景芝也是一脸的好奇,出于职业习惯,她向摄影师示了示意,似乎在不经意间,此次拍摄已经开始了。

    任泉也注意到了摄影师的举动,微微调整了一下姿,侃侃而谈:“鱼缸以圆形为最好,因为五行属水,可以生旺水。就鱼类来说,我还是建议一般家庭以金鱼为主,这种鱼生命力旺盛,容易打理,当然,也有一些做偏门生意的人,喜欢养一些煞气比较重的鱼。而鱼的尾数,通过河图和洛书配合,我觉得以一、四、六、九尾为宜。在颜sè方面,各种颜sè都有其五行所属,一般只要与水相生相旺便行,比如说金sè或黑sè都可以。”

    秋宇翔无聊的将烟头在烟灰缸里摁熄,站了起来,走到大厅那个木质雕花柱旁,轻轻靠上,手中折扇轻轻敲打着,看着任泉带着一群人左右走动介绍着风水的一些东西,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个任泉在风水堪舆上应该有一定的造诣,说起东西来头头是道,但是就他而言所学不深,因为从一进入大堂,秋宇翔便发现了一些问题。可是他也不会去拆别人的台,或者说他根本不屑和这么一个人纠缠。

    “我们再看这间宾馆的峦头,门为接水局,利财。”走到大门口的任泉,指着门外那条大路,意气风发得说道。

    “任老师,什么叫接水局呢?”小蔡再次好奇的问道。

    似乎就是在等着她发问,任泉说道:“你们注意看门前这条大路车辆方向,由左自右,左水例右局,门向左方,这就是接水局。”

    望着众人连连点头的模样,秋宇翔差点没有一口水喷了出来。从刚来这里他便发现这里风水布局的奇怪,但是一个送水局被任泉说成接水局,还大咧咧的指出来。虽说可能一般的风水师都会这么认为,但最可怕的也正是这种人。

    付景芝并没有像其他小年轻一般用崇拜的眼神看着任泉,作为一个主持人,她必须以一个客观的态度来对待这次摄制。眼角瞥见秋宇翔的淡然,想到张自波的叮嘱,她下意识地走到了他边。

    “怎么,对他说的有什么不同看法?”

    看着大嫂那一双清澈的眼眸,秋宇翔发现自己似乎并不想用谎话来欺骗她,无奈地摇了摇头,轻声说道:“这家宾馆确实是应该找人看过,但是那人不知是什么流派的,也许是学艺不jing,这家宾馆生意兴旺不会超过一百ri。”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