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封印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手中黄符,毫无预兆的突然动了动,庄玉茹忍不住小小惊讶了一下,也让众多宾客的视线回到了她手中。黄sè的符纸在众人目光中突然爆发出一阵耀眼的光芒,就像璀璨的明星一般,一道光晕以符纸为中心漾开去。光晕所到之处,无人不觉心神安宁,烦躁的内心似乎也随之平复一般。这道光晕之后,符纸静静躺在庄玉茹的手心里,一层淡淡的黄sè光芒引而不发,内敛其中,原本粗糙的外表似乎也变得光润异常,就仿佛一颗宝石似乎的,璀璨夺目。光晕隐隐而现,映照在庄玉茹吹弹得破的笑脸上,就像观音坐下童子,圣洁无匹。周上下随着光晕的吞吐,一层犹如佛光似的光轮在庄玉茹边显现。如此异常变化,让所有嘉宾都目瞪口呆。

    “符门诛地印,诸天镇魂符!”

    临慈和尚眼中爆出一阵jing光,看着眼前散发着淡淡光晕的符纸,忍不住轻声叫了出来。

    符门诛地印,可是说是符门一脉的镇门之宝,传说是符门一脉自祖师而起代代传承之物,得自仙人所授,出于天地开启时那一丝浊气。普通符箓,只要盖上其印,功效自然翻倍,同时对妖物更有威慑作用,是秘传道门大名鼎鼎的一件法宝。盖有诛地印的符箓,流传于世的不足一手之数,众多门派猜测其用印必极耗灵力,不然也不会流传不多,也显得其越发珍贵。

    而诸天镇魂符,也是符门流传已久的符箓。其形成于东汉末年,据传传承与天师道,经过符门诸多先辈取长补短,才成就了这方符箓。诸天镇魂符主用镇魂凝魄,对于道门中人来说,其作用更是巨大,对修行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不过符门中人难遇,诸天镇魂符则更加难见。

    临慈虽说是佛门中人,但对道家一系也有诸多涉及。对于道门中鼎鼎有名的东西,在黄符出现之始他便有所感知,现在则越发肯定了。看着秋宇翔淡然的脸庞,望着其手中折扇散发出的淡淡威压,结合刚才众人所言,对于这个年轻人的份,他已经肯定了。

    “守圣一脉,果然与众不同。”

    场中嘉宾虽然不知道这些,但是并不妨碍他们对这个符咒的评价。能够自然发光的东西,已经是个稀罕物件了,更不论哪种让人心神安宁的感觉,一些宾客甚至已经在暗自思量能否下来求购此物。唐雄有点难堪地望着秋宇翔,之前无疑他已经得罪了这个年轻人,而现在看来,这个年轻人似乎不似普通人。他也见识过一些奇人异事,对于这种神秘异常的东西,作为一个普通商人,也是心有切切,忌惮不已。他已经在考虑是不是找个机会缓和下双方关系了。

    诸天镇魂符的出现,自然盖过了之前所有礼物的光华。张家人眼中都流露出了一股笑意,老爷子更是白了已经目瞪口呆的庄建国一眼,什么话也没说,但是那种得志的感觉却让庄建国愤愤不已。

    庄玉茹的第一支舞,毫无疑问的是和自己哥哥一起的。虽说秋宇翔对这东西仅仅练习了几次,但是也算没有太大瑕疵。借此机会,张家人也将他正式介绍给了众人。对于其他人,秋宇翔不能说,但也不冷漠,彬彬有礼,给人温文尔雅的感觉。尤其是本那种淡然的气质,更是让一些少女暗自留意。其中也不乏诸天镇魂符的功效,那种神奇东西的所有人,没有人不想认识一番。

    在母亲带领下在场中走了一圈,秋宇翔觉得异常无聊。这些人中也有之前认识他的,在这些人的口口相传下,秋宇翔的影也更加神秘、高深起来。

    “宇翔,想不到你还认识那么多人。”张晓霞对今天的成果很是满意,当初她还生怕因为庄建国的打压,一些人会给儿子难堪。但想不到一个诸天镇魂符的出现,和儿子之前积累的人脉,还是让众人接受了他。不过这也和来人多为商场中人有关,如果是在政坛上,那结果可就不好说了。

    对母亲的话语秋宇翔不置可否,看了看觥筹交错的宴会大厅,他给母亲说了一声,便径直上楼去了。一会要帮助妹妹封印yin阳眼,现在他需要宁心静气一番,以免发生什么意外。

    在青山疗养院张忠诚小院大厅里,几个人静静坐着。不过每人脸上却是闪现着不同的神sè。几个老爷子好奇的看着秋宇翔,一脸的玩味。而临慈则一脸淡然,正在闭目养神。张晓霞满脸的忐忑,目光不时在庄玉茹和秋宇翔上摇摆,心中更是有点不安和惶恐。众人里倒是庄玉茹更加坦然,对于哥哥的本领,她是毫无怀疑,根本就没想到过有何风险。张家其他小字辈都被老爷子赶了出去,庄建国也是仅仅和临慈聊了几句便告辞离开。原本闹的小院,现在一下安静了起来。

    秋宇翔对于封印yin阳眼还是很有把握的,但大衍之数,四十有九,世上没有绝对之事,出于对妹妹的宠,他不希望出一点岔子。故而思考良久,他站起来,对着临慈恭敬地说道:

    “大师,请助我宁神定魄。”

    临慈猛然睁开了双眼,闪过一丝赞扬。守圣一脉自有其傲气,能够如此恭谦礼下,可见秋宇翔心开阔,如此人物,难怪年纪轻轻便已修到道家化神境,确实有其理由。

    在看见诸天镇魂符时他便有所猜测,虽说不像秋宇翔一般具有天眼神通,能够直视人之魂魄,但是小乘佛法修为到他这种地步,快证得阿罗汉果位,自有其感应。后来听说了这个年轻人将封印庄玉茹上yin阳眼,他也有所好奇,这才跟着过来,很想见识一下秋宇翔用何种神通行如此事

    看着一向淡然、高傲的哥哥为了自己的事竟然躬请求,庄玉茹心中顿感温馨。她也听哥哥说了可能在封印过程中有点疼痛,但是为了哥哥,为了家人,她一定会坚持下去。

    “固所愿也。”

    临慈并未推辞,手中禅杖平放在腿上,双手合十。

    “阿利亚哇罗吉帖梭啦……”

    随着临慈的念诵,虽然是一种大家都不知道的语言,但是一股恢弘却安详的意境随之展开,弥漫在整个房间。几位老爷子在临慈出口之际,便端坐姿,当话音入耳,体微微一震。他们均是在沙场上鏖战过来的人,杀伐之气几乎凝聚全。而佛教的经文恰巧能够洗涤这些杀戮之气,让人心灵沉淀,洗涮罪孽。临慈大师诵经,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平时除了一些较大的法事或场合,几乎难以预见,所以三人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屏气凝神起来,不一会便陷入了佛法的洗礼当中。而庄玉茹在这片经文声中,却觉得有点昏昏yu睡,但是和平时不同,她觉得自己的心灵似乎异常的干净,有种清新的感觉。

    秋宇翔佩服的看了看临慈。想不到这老和尚竟然是用梵文诵心经,这在现在这个时代已经很是少见了,果然是高僧大德。有了临慈的帮助,他对封印yin阳眼更是有了把握。

    天眼开启,妹妹三魂七魄正安稳得待在体里。魂魄在天眼中并无颜sè,有点类似一种水汽似的,凝而不散,盘踞在体的各个部分。在秋宇翔看来,妹妹的魂魄和他人也并无不同,但是在眉心的灵慧魄,却有点异常。

    人共有七魄,天冲、灵慧、气、力、中枢、jing、英。其中天冲、灵慧两魄同为天魄。气魄、力魄、中枢魄为人魄。天魄、人魄同属yin。jing、英二魄为地魄,xing属阳。七魄yin阳相应,汇集形成命魂,也就是人之根本。可是庄玉茹的灵慧魄明显异于常人,yin气极重,几乎在眉心部分形成了一团黑sè雾气,加之今天正是妹妹生辰,魂魄动,灵慧魄原本有点躁动不安,不过在心经安抚下,倒是还未造成更大的不便。

    秋宇翔眼神严肃,手中混元山轻轻放在了妹妹眉心处。一股冰冷感觉突然刺入庄玉茹脑袋,让其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不过她并没有叫唤出来,看着哥哥郑重的神,她硬生生将已经在喉咙里的呻吟强压了下来。

    秋宇翔也发现了妹妹的异状,但现在他也分不出心来。手中混元真气顺着折扇慢慢侵入妹妹灵慧魄。灵慧本为天魄,主人感知,灵异异常,似乎觉察到了异物入侵,本能般的有点躲避。但是混元真气对yinxing能量天生具有压制作用,在秋宇翔慢慢控制下,渐渐完成了对灵慧的渗透。

    当混元真气完全包裹过灵慧魄后,秋宇翔小小呼了口气。这种事他也是第一次,如果一不小心,就会对妹妹魂魄造成损伤,所以他丝毫不敢大意,所有举动均小心翼翼。

    秋宇翔闭上了眼睛,下面就是最关键的地方了!众人似乎也感觉到了他的凝重,不由压低了呼吸,生怕影响到他。临慈显然也感觉到了秋宇翔要干什么,梵语心经突然增大了音量,一股无形的声浪顿时从其上散发出来。感受到这股佛家力量,灵慧魄本能的收缩了一下。

    “就是现在!”

    秋宇翔手中混元真气突然回撤,原本已经和真气融为一体的灵慧魄也顺势被带了出来!当灵慧仅仅露于混元扇一小节时,秋宇翔手中混元扇猛然哗的一声打开来,一股yin森气息顿时出现在屋内。被yin气所激,临慈口中心经也停止了念诵,几位老爷子更是打了个寒颤。

    “退!”

    秋宇翔对着庄玉茹随手一挥,灵慧魄顺势一下被扇回了眉心之内。当灵慧魄回到体内时,庄玉茹再也忍不住,轻哼了一声便晕了过去。

    手中折扇一合,屋中的那股凉意骤然消退,秋宇翔脸sè有点苍白。灵慧魄yin气已被混元扇吸收了部分,已经回复了正常,看着妹妹体内已经平衡的魂魄,心中的那块石头终于放了下来。这次封印,本省并未耗费多少真气,但是那种细致无误的程度,却是极耗心神的。

    “呵呵,神乎其技。”临慈算是这里除了秋宇翔外对其中凶险最为熟悉的,看着已经呼吸正常的庄玉茹,他赞叹地说着:“看来这里没有老衲什么事了,各位施主请了。”

    看着临慈那淡然离去的影,秋宇翔不由有点佩服,这才是高僧大德的德行。不过临慈离行时那别有深意的眼神,却让他有点奇怪。不过他也不用深究了,看着旁边几位老爷子探究的模样,他苦笑着摇了摇头,今晚不给他们讲述清楚,看来是不得休息了。

    不过当看着妹妹那熟睡的脸庞,秋宇翔顿时觉得心满意足了。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