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石洞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在锦城东北方向60多公里有一个三面临河的小县城,叫琼曲县,是一个闻名全国的风水之城。县城不大,但是大街小巷规整统一,给人一种整洁的感觉。这里的人们普遍睡的比较早,大约晚上十一点左右街上便没有了什么人,只在一些酒店附近,一些冷淡杯还在营业,大多是前来这里的旅客。在琼曲县北部有一座片小山脉,琼曲就是背靠此山,三面临水,青龙白虎,招财纳福,人丁兴旺,而且自建县以来,甚少受战火波及,整个县城依旧保持了明清时的建筑风格。

    此时,微弱的月光洒在繁茂的树林里,给略带yin森的山林镶嵌上了几块斑驳的光影。在昏暗的山林间,一行十几人正在丛林中急行着。这群人排成一行,均穿一件黑sè的斗篷笼罩全,除了脚下枯叶的沙沙声,十几人一句话也没说,神秘异常。

    在杂草丛生、枝繁叶茂的山林里,人迹罕至,但领头之人似乎并没有迷失方向,反而认准了一个方向径直而去。月光偶尔在他们上闪过,略微可以看到有一层淡淡的黑雾环绕在每个人的边。这丝黑雾异常怪异,每当与边的树木杂草接触之时,就仿佛被烈ri照shè了一般,迅速干枯下去,随之被夜风轻轻一碰,化为了碎片。十几人上的黑雾连接起来,就好像给这群人罩上了一层黑纱,散发出一股yin深之意。山林中的动物似乎也感觉到了危险,偶尔可以听见不远处一阵阵沙沙声迅速离开原地,远离这群黑衣人。

    在山脉深处,有一块诡异的地方。这里伫立着十几株几人抱的古树,每颗古树枝繁叶茂,根系发达,湿润的土地上铺满了厚厚一层树叶,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霉味。古树一颗接连着一颗,不规则的排列着,但是却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似乎这些古树就像一个个古老的守卫者似的,阻拦着光线的透入。在这些古树后面,一年到头阳光似乎都被他们阻隔着,一丝也投shè不进去,散发出一股yin森的感觉。

    这群人在遇到第一颗古树时停顿了一下,整个队伍就像融为一体似的,一点多余的动作也没有,给人一种怪异的感觉。这群人没有停留多久,只见领头之人并未继续前进,反而围着这颗古树逆时针转了半圈后直接向下一棵古树而去,反复这样奇怪的走动着,却发现不知道是不是角度原因,这群人竟然慢慢消失在这些古树之后。

    在山脉某处,不知距离地面多深的地方,有一处巨大的中空地带。这里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或是用什么工具被开凿成了一个大约足球场大小、十米高度的石洞。在巨大石洞的前端,有一个篮球大小的黑sè石头镶嵌进了坚硬的石壁里。这个半球形石头和旁边粗糙的赤黄石壁不同,光滑异常,乌黑无比,就像一块黑sè水晶似的,仿佛还有点点亮光在其中游弋着。在黑sè石球表面,缠绕着一丝丝如黑衣人一般的黑雾,就好像一条条飞舞的雾带,飘逸而不散。

    一层层阶梯顺着这块石球被向下开凿出来,几百层阶梯密密麻麻,站在最下一层举目向上望去,让人产生一种渺小的感觉。在下面,耸立着两排一人抱粗细的石柱,两排共十八根,在每根石柱中部左右两边都有一个突出的石台,上面摆放着一个火盆,火盆里熊熊烈火肆无忌惮地燃烧着。在左边石柱的外面,有一个巨大的残存石碑,基座大概有三米左右,现在只有半截残壁伫立着,上面布满了划痕,而原本刻画在上面的字迹却早已模糊不清。在距离基座大约十米原处,石碑的上半部分孤零零的躺在地上。

    在两排石柱中间,是一个宽敞的广场。大概两个篮球场大小,和一旁土质地面不同,这里铺设着一层厚厚的方砖,光润似墨玉,在火光的映照下,又散发出一层淡淡青sè光晕,似乎并非平常百姓所用之物。此时,在这个广场上,正整齐的站立着几十人。这几十人都穿着和山林里那行人一样的黑sè斗篷,分为三个纵队,静静站在那里,就仿佛没有生命的物体一般。在每队人之前,都站着一个同样打扮的黑衣人,似乎是领头之人。

    头上火盆里的火焰发出噼啪的燃烧声,整个空间里寂静异常,充斥着一股诡异的气息。

    在石洞后面,有一扇石门,和整个硕大的石洞不匹配的是,这个石门仅仅两人宽,一人高,稍微高一点的人可能必须弯腰才能通过。这时,石门悄无声息的被打开了,之前还在山林里穿梭着的那群黑衣人此时从石门外鱼贯走进,悄无声息的站在了广场上面。

    领头之人在广场站定后,转头看了看早已等候在这里的其他三个头领,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只见四人转对着黑sè石球所在地方,躬说道:

    “恭请大人。”

    随着这声话音,石球前面的空气突然一阵波动。就好像被打开了一扇门似的,一个影从里面跨了出来。

    这是一个同样穿黑sè斗篷的男人。和其他人不同的是,在这个人的腰间,系着一个腰坠。这个腰坠似乎和前面黑sè石头采用的同样用料,雕刻成一个巴掌大小的石牌,上面龙飞凤舞的刻画的两人字,但是字体却仿佛不属于任何已知的文字。

    “开始吧。”

    这个黑衣人声音有点沙哑,似乎年纪不大,应该有三十多岁。只见他看也没看下面广场伫立的这群人,右手一挥,背着手对着黑sè石球站立着,一股孤傲之意从其上散发出来。

    广场上所有人都跪了下来,双手放在地上,额头贴着地砖,突然像念经似的念起了一些东西来。声音低沉,却异常整齐,就好像练习了很多遍一般。

    这些人的发音有点像低喃,却充满了一股神圣的味道。随着他们的念诵,在这个石洞中似乎共鸣般响起了一种嗡嗡声。同时在所有人上,涌出了一层淡淡的黑sè雾气,和前方的石球有点相似。但是这些人上的黑气也有差别,似乎越靠前,雾气越浓烈。石洞里的嗡嗡声越来越大,和念诵声以一种诡异的方式应和起来,当两种声音达到一种诡异的融合时,在最前方的黑sè石球,却突然产生了反应。

    黑sè石头上原本淡淡的黑sè丝雾在石洞里奇怪声音的应和下,就像催化剂似的,丝雾越来越浓。渐渐的,丝雾连成了一片,形成一团黑sè的雾气。雾气没有停止变化,越来越多的黑sè雾气从石球本涌现出来,但这些雾气又仿佛被锢了一般,并不向外扩散,仅仅停留在离石球五公分左右距离。雾气越聚越多,黑sè也越发浓烈,就在这股黑雾已经黑的发亮时,唯一站立着的那个黑衣神秘人左手向上一挥,黑雾就像得到了命令一般,犹如流星似的笔直向广场上的众人shè了过去。

    就在黑雾距离领头四人一米左右时,立刻分化为四股,犹如猛虎一般扑了过去。四个领头之人闷哼一声便没了动静,上原本淡淡的黑雾却翻滚起来,颜sè越发浓烈。而直shè过来的黑雾却并没有停留,从四人后,又分裂出无数的黑sè丝线,涌向后面的人,如此层层传递。

    这时,念诵声已停止,以石球为起点,却形成了一张黑sè丝线构成的黑sè网络。周围一切静悄悄的,不过这种安静就像猛兽猎食之前的寂静似的,锋利的利牙在黑暗中闪烁着yin冷的白光,空气中充斥着一股诡异和危险。

    黑sè石球上的雾气随着网络的构成慢慢变淡。大约十几分钟后,当石球上的黑气浓度降低到异变前一样时,这张黑sè的大网毫无预兆的消失了。所有人却不自觉地发出了一声喘息声。

    “咦?”

    站着的那人虽然自始自终并未转,但是所有人都感觉到似乎他将注意力放到了他们中一人上。可是他们并不敢随意猜测,因为这位大人可不是一个容易相处的主。

    “子组留下,其他人继续按照指令行动。”神秘中年人声音再次响起,充满了一股不容反抗的意味。

    除了最后进来的那组人,其他人向着中年人鞠了一躬,纷纷退了出去。

    诺大的广场上只剩下了这十几人,顿时显得空的。留下的那群人并没有任何举动,静静等待着大人发话。

    “那个小家伙是怎么回事?”中年人转过了来,脸上带着一个面目狰狞的面具,即使眼睛部分也完全封闭了起来。

    随着中年人话音刚落,在这群人最末端的一个人却像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抓住了喉咙似的,一把飞了起来,重重甩到了这群人前面,头上的帽子也滑落了下来,露出一张恐慌的脸庞,竟然是秋宇翔在金sè海洋遇见的那个阳哥。

    “子甲,你给大人说说。”这群人的领头人说道,语气带着一丝讨好的意味。

    “是。”在他后,一个人走了出来,将头上的黑sè帽子拉了下去,露出了真容,不出意料的,就是那个在锦城国泰大厦的胖子。不过此时这个胖子早已没有了那时的嚣张和不屑,而是一脸的恭敬,将手下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呵呵,我就说怎么这个小家伙上有股讨厌的气息,原来是……”中年人思考了几秒,突然淡淡地说道:“好了,此事就到此为止了,那个人你们暂时不用理会。”

    胖子和领头之人听见大人如此说,心中顿时觉得松了一口气。而地上的阳哥却嘴唇,正准备向中年人说什么,却被胖子一个严厉的眼神给制止,直接将要说的话咽了回去。

    中年人自然发现了手下的小动作,但是并没有说什么,反而对着那个领头之人说道:

    “子,继续努力。”

    简短的几个字,却是让领头那人浑微微颤抖了一下,语带兴奋地回答道:

    “是,属下一定不负大人所望。”

    “好。”中年人点了点头,慢慢转过了,望向了那个石球。

    看着中年人的背影,众人不敢打扰,鞠了一躬后,纷纷退了出去,留下中年人一人在石洞里,沉思着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