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傲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在张家不改变初衷的况下,庄家只能从这个秋宇翔上着手了。虽然从调查资料上看来,这个孙子还有点能耐,但是他接触的那些官员,不说关系怎样,如果真有什么事发生,敢不敢承受庄家的怒火就是一个天大的问题。在庄家人看来,一个从农村出来的孩子,还不是仍由他们拿捏,只要能让他败名利,那后面也就好cāo作了,最多事后给他一笔补偿也就行了。

    但是庄建国却不知道,他如是想,但秋宇翔会是一个任人拿捏的人吗?

    庄建国沉默了一会,也许是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和张老爷子争吵,他突然盯着张忠诚,缓缓说道:“我对自己的孙子也很重视,但是毕竟我们两家都不是普通家庭,这个问题必须落实了才行了。”

    张老爷子发现庄建国转移话题刚开始还楞了一下,不过他的话音刚落,老爷子的脸立刻涨的通红,一双虎目就仿佛要喷出火来一般,死死盯住了庄建国。一旁原本还在劝说着两个老家伙的陈冰心闻言也楞了楞,眼中闪过一丝怒意,子坐回了原位,一声不响的望着对面两个人。张晓霞同时也子僵了僵,眼中闪过一丝不可思议的神sè,望向两位老人的目光也由原来的无奈带上了不忿。

    “要糟。”张自诚担忧的看了看自己的父亲,手中直捏了一把汗。

    庄建国话语中的意思很明显,显然对秋宇翔这个孙子的份还未肯定,也是对张家人的做法表示了怀疑。他心中其实也只是相对可能采取的一些手段做个铺垫,而这种怀疑其实在他认为也是人之常,只是他当面提出来了而已。但是张家人的反映有点出乎意料,包括那些小辈,似乎对眼前这个“孙子”的重视程度超出了他的预料。

    “这些需要你来肯定吗?”

    就在张老爷子等人即将爆发的时候,一个冷清的声音在屋内响起。

    秋宇翔真的有点出离愤怒了。他并不是对没有得到庄家人承认而生气,是因其惹恼自己的亲人而发怒。原本他对于到来的家人也是有点期待的,但是现在,那可怜的一丝希冀,也化为了怒火的源头。

    “大胆!长辈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

    庄建国突然站了起来,体猛然爆发出一股威严的气势。居华夏国高层几十年,千万官员和百姓的生死都由其掌控,庄建国一生杀伐果断,虽未上过战场,但是一的气势却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在这股威压下,除了张忠诚,所有人几乎都心中一跳,一股冷意随着脊椎奔袭全,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门外两位老爷子的jing卫听见客厅里的动静,一个箭步便跨到了厅门,发现老爷子有点怒发冲冠的样子,不由有点犹豫。可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如此为老不尊之人,如何让本君尊敬!训斥别人为幼不敬,却不检讨其,如何让本君尊敬!为达目的以践踏他人为基,为求利益,不惜蹂躏他人意志,如何让本君尊敬!”

    面对庄建国猛然爆发的气势,却丝毫未让秋宇翔退缩。方寸之间,秋宇翔毫不示弱地站了起来,上一股比庄建国更加庞大、更加犀利的气势直接扑向庄建国,口中一字一句低沉地说道,尊圣可称君,话语中罕见的带上了属于守圣的自称,却犹如暮鼓晨钟,一字一字撞击到所有人心灵深处!每说一句,秋宇翔手中混元山便轻轻拍打在手掌上,就在折扇与手掌相接之时,一股看不见的气浪以此为中心漾开去,随之慑人的气势一股股涌现出来,并且层层叠加,至最后一句结束,整个气势已经攀升到了顶点。现在的秋宇翔并未压制自己上的气势,整个人就像太阳一般,肆无忌惮的向外散发着自己的压力。如果说庄建国的气势让人心跳加速,而秋宇翔突然爆发的这股威压,却是犹如那九天之上的神灵,俯瞰众生,孤傲冷漠,让人耳鸣目炫。

    秋宇翔继承守圣一职,数千年的传承沉淀了深厚的底蕴。世间万千yin灵,均由其威慑镇压,守圣一出,万邪辟易!两个简单的字,却是一代代守圣凝聚而成,有着属于守圣一脉的骄傲!其所带来的威压,根本不是一个人、甚至一个朝代所能对抗的!也许守圣传人修为不能称当代第一人,但是守圣所蕴含的气势,绝为世间无双。在秋宇翔毫不压制的况下,其本所具有的威慑,便让整个空间的所有yin邪之气退避三舍!即使天地间浩然之气,也在这股气势之下震不已!所有人仿佛都觉得周围空气被抽空了似的,眼带惊恐的望着秋宇翔,呼吸不由急促起来。

    门口两个jing卫发现自己的小腿竟然有点发抖。jing卫局成员是从百万军人中选出的jing英,而作为两个老爷子的jing卫,更是jing英中的jing英。可就是这样,他们却发现在面对这一股气势时,他们却连基本的勇气似乎都已经丧失了。可是多年严酷的职业训练,还是让他们下意识的从腰间拔出了配枪,但那颤抖的双手却怎么也抬不起来。

    张自诚作为华夏国上将,正当盛年,位高权重,自有属于自己的一股势,对于侄子这股威势虽说也暗自心惊,可也还不至于无法抵抗。发现门口jing卫的窘态,他挥了挥手,两个jing卫暗暗松了口气,连忙退了出去,猛然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经完全被汗水所打湿。

    就在秋宇翔肆无忌惮的爆发出这股属于守圣的气势时,距离屋子不远处蒋老爷子的小院里,一位妇人正在摆放着碗筷,突然全一震,脸sè发白,咣铛一声,盘子掉在了地上摔的粉碎。

    在锦城市中心一栋大厦上,一个中年人正悠闲的看着电视。突然,全就像被针刺了般,条件反shè的站了起来。透过洁净的落地窗,望着青山方向,嘴角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神sè。

    而同在市区的一栋宾馆里,葛苍生正在拭擦着之前买回来的玉葫芦,感受到这股惊天动地的气势,整个脸sè立刻变得一阵苍白,嘴角扯动了两下似乎想说什么,最后化为了一句嘟囔,目光略带敬佩地望向了同一个地方……

    现在的庄建国就仿佛被当头一棒,震的眼睛发晕。面对秋宇翔爆发出的不可想象的巨大威势,他早已目瞪口呆,这股威势,即使在华夏国第一人上,他也从未见过!那股气势就像藐视苍生的神,冷漠地望着他,让他背心发凉。他毫无怀疑,如果自己再有半点不敬,自己的生命似乎也将逝去。

    在这股威压下,他一个字也发不出来,只觉得满脸通红,浑颤抖,只能下意识的举起颤巍巍的双手,胆怯地指着秋宇翔,口中无意识的嘟囔着。边的黄淑珍更是不堪,双手颤抖着撑在沙发上,仅靠着这微弱的力量支撑着子不瘫倒。

    “哈哈哈哈,说的好,说的不错!”因为这股威压并不是直接针对自己,张老爷子没多久便适应了过来,望着眼前站着的意气风发的外孙,他突然觉得刚才憋屈着的那口气突然顺畅了,一股杀伐果断之气顺势从其上散发出来,大笑着指着庄建国说道。

    “哼!”庄建国现在也只能发出一声冷哼,拉着老伴面无表的直径离开了。在秋宇翔和张忠诚两股气势的压制下,他知道今天自己在这里是讨不了好了。在秋宇翔爆发出这股震天气势后,他觉得之后的方针要改变一下了。

    “哈哈哈哈,舒坦呀,乖外孙,快收起你的气势吧,不然这几个小家伙可受不了了。”张忠诚看着庄建国离开的影,收敛了自己的气势,笑盈盈的对着秋宇翔说道。和庄老头子斗了这么多年,今天是他觉得最得意的一次。

    张自波一辈人自不用说,从秋宇翔爆发的那刻起,一颗心就像怒波小舟似的七上八下的,一直满眼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个年纪不大的表弟,两人对望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侥幸。

    “如果当初和表弟交手的时候他便爆发出这股气势……”两人不敢再想,只是一脸佩服的望着秋宇翔。

    庄玉茹母子也是目瞪口呆的看着秋宇翔,妹妹眼中更是带上了如山高般的崇敬。在爷爷面前,她从小便大气不敢出一口大气,想不到哥哥却可以直接面视爷爷的威压,而且似乎那老头还败下阵来了,现在的她,心中哥哥的地位直接跃升到了第一位,连爷爷都敢顶撞,她心里打起了自己的小九九来。而张晓霞则是不知道心中到底是什么滋味。面对庄建国等人,她也有自己的骄傲,但是都掩藏在了对长辈的尊敬之下。想不到多年的压抑,却由自己儿子爆发了,望着已经收敛气势一脸无奈的看着大家的秋宇翔,她心中感慨地说了一句:

    “儿子真正长大了……”

    所有人似乎都没有被刚才的事所打扰,大家也尽量避免提起。明天就是庄玉茹的生ri了,所有人的兴趣又都聚集到了这上面,似乎刚才的不快一点也没发生一般。只有在众人没有注意之时,秋宇翔眼中闪过一道冷光。从庄建国上,他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这个名义上的爷爷,看来并不是那么让人“省心”。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