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冲突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再次为蒋老爷子针疗了一次后,妹妹的生ri明天也将举行。这次庄玉茹生ri异常隆重,张晓霞几乎邀请了所有和鼎泰集团有业务关系的单位,加上张家一系的人脉,初步估计到场的便是上百人,无一不是各行各业的jing英。她的举动自然也得到了张老爷子的首肯,因为这次宴会的目的不仅仅是为庄玉茹举办生ri宴会,更重要的是秋宇翔,这个张家失散了多年的外孙,将第一次正式在张系一脉中亮相。而且从老爷子那里得到的消息,老首长似乎也会参与这次宴会,也直接让cāo办的张晓霞将整个宴会的档次上升了一格。

    对此,秋宇翔不置可否。不过他也并没有拒绝家人的好意,看着一家人为此忙前忙后的,他心里充满了一种温暖的感觉。

    庄家那边的人是在生ri宴会前一天赶到的。几人并没有通知张家几时飞机,故家人并没有去机场迎接,而且庄家在青山也有一栋别院,并未住在张家。

    秋宇翔从蒋老爷子别院回来时,突然发现家里气氛有点不对。进入客厅,平时跳脱的妹妹也很规矩的正襟危坐在一旁,张自波两兄弟也一改平时大咧咧的xing子,各自搬了一张凳子坐在庄玉茹一边。发现秋宇翔进来,张自翔忍不住对他努了努嘴,不过立刻被旁边一个穿军装的男人一个严厉眼神吓得耳观鼻鼻观心,一本正经的样子。

    这个军人五十多岁,国字脸,高鼻梁,一杀伐之气,仿佛一把锋利的战刀,让人心生怯意,肩膀上那三颗明晃晃的将星,异常耀眼。这人便是秋宇翔的大舅,张自波两兄弟的父亲,张晓诚,华夏国最年轻的一位上将,锦城军区司令员。

    张晓诚对这个侄儿自从前几天相认后也是异常喜,对他那种杀伐果断的xing子觉得极对脾气,当时便忍不住和他过了几手,倒是被秋宇翔暗自腹诽了几句,和自己儿子一个德行。不过这一交手倒是又让这位上将对自己侄儿高看了一截,因为他非常明白,看似平手的结局其实是秋宇翔根本未尽全力而已。

    今天庄家之人到来,他有点为这个侄儿担心。庄家人的xing子,尤其是庄老爷子,他也有所了解,对于这个侄儿的回归他其实也探过庄家人的口风,似乎庄老爷子等人并不是十分的。通过几天相处,他也有点了解侄儿的xing子,别看温文尔雅一般,但是真要拧起来,也不是省油的灯。看着现在妹妹有点难堪的脸sè,他当时都忍不住想要出声,但是被父亲给硬是阻止了,毕竟妹妹是庄家的媳妇,庄老爷子说几句也未尝不可。但是这个侄儿,他却有点把握不住,因为在之前交手时,他隐隐感觉到其隐藏在温柔之下的那丝危险。

    “希望别闹出什么大事吧。”他心中暗自祈祷。

    在大厅正中间,隔着一个红木茶几,两排木质沙发上,分别坐着两家人。张忠诚和陈冰心坐在一起,老爷子眉头微皱,满脸yin翳,一双虎目死死盯着对面,要不是旁边外婆一只手死死拉着,说不得就要冲起来。而张晓霞坐在两人边,此时也没了在商场上的那股强势,仿佛一个柔弱的女子一般,脸带尴尬的在父亲和对面一老人之间来回观望着。

    “庄老头子!你什么意思?我给我外孙女办生ri宴会,关你什么事?还有,我女儿虽说嫁给了你们庄家,但是她也还是我女儿!”老爷子声音压的很低,就仿佛护崽的雄狮一般。几十年沙场历练,让其无形中散发出的气势让周围的人暗自心惊。就连门外的两个jing卫员也下意识的摸了摸腰间,相互对望了一下,才苦笑着微微摇了摇头放下了手。

    “我说你们两个能不能一见面就吵个不停,都几十年了,人也老了,脾气是不是也长了?”

    在张忠诚对面,坐着两个人年纪相仿的老人。老头穿一的银灰sè中山服,崭亮的皮鞋亮如明镜,一头乌黑的头发散发出阵阵油xing香味,被jing心梳理的一丝不乱,嘴唇略显浅薄,鹰钩鼻配上一张国字脸,整个人显得jing神矍铄,老而弥坚。旁边的妇人也穿的高贵华丽,仿佛一个贵妇人似的,正看着较劲的两个老人,眼睛一横教训似的说着。

    陈冰心无奈的看着这三个人,心里连连暗叹。每次只要这几人凑到一起,总是不得安宁。尤其是两家共结连理后,曾经更是闹得不可开交,要不是张晓霞和庄思军后来分居两地,还不知道将会闹成什么样子。其实当年两家人对这桩婚姻都是持反对态度的,但是因为两个小孩的坚持,而且时处那个特殊的年代,也只能由得他们了。

    秋宇翔一进来,立时吸引了所有人目光,庄建国和黄淑珍也停止了和张老爷子争吵,上下打量起这个年轻人来,不过相同的,两人眼中都没有那种亲人重逢的欣喜,反而多了几分漠然。

    “宇翔,回来了,快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张晓霞发现儿子进来,连忙站了起来,走过去拉着秋宇翔的手,对着旁边的两位老人说道。

    “不用了,你就是秋宇翔吧?”庄建国突然出口,打断了张晓霞的话,一脸冷漠的看着秋宇翔。

    秋宇翔从进门时就感觉到了异常,再通过几人简短的对话,他便判断出了大概的况。其实从母亲对父亲那边家人含糊闪烁的言语中便猜测除了对于自己的份,可能那边并不是太认可。他本人倒是毫不在意,对于亲,他觉得能够收获母亲一家人的关,已经是赚了,曾经孤单的自己也拥有了自己的家人,他是异常的珍惜。所以,对于庄建国明显不善的言辞,他按捺下心中的不快,还是以晚辈之礼拜见。

    “您是爷爷吧,您好,我是秋宇翔。”

    秋宇翔态度不卑不亢,倒是让庄建国夫妇高看了他一眼。不过淡漠的态度却没有转变,对于他的问候,只是简单嗯了一声便算了事。

    秋宇翔眉头不可察觉的皱了皱。张晓霞对儿子的小动作已然极熟,见状轻轻拉了拉他衣袖,示意他不要顶撞长辈,这才让他按捺下了心中的一丝怒意。

    “张老头子,我还是那句话,玉如的生ri宴会我不赞成如此大办。她才十九岁,用不着这样。如此cāo办,外人知晓了也有闲话。”庄建国依旧坚持自己的观点,强硬地说道。

    “哼,我还是那句话,我给自己外孙女办生ri宴会,不用你管,你参加不参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到底打得什么主意,要不是看在我女儿的份上,哼!”张忠诚毫不畏惧,一口就将庄建国的话顶了回去。

    “张-忠-诚!”庄建国的反映在小一辈人看来很是奇怪,这两老爷子吵闹也不是一时的事了,几乎每次见面就要来一次,可是这次却好像有点不同,因为他们从庄老爷子言语中似乎发现了一丝真正的怒意。而张晓诚眼中则闪过一丝恍然,看着庄老爷子的眼神似乎也发生了一点变化。

    “张忠诚,有些话不用说的如此直白,不然到时我们两家面子上都不太好看。”黄淑珍这时也冷冷的插嘴道。

    他们如此反对大张旗鼓为孙女cāo办生ri宴会却是有自己的打算。

    庄建国作为开国功勋,尤其对华夏国建国初期经济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功绩,在当今政坛上,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不过随着庄建国子一天不如一天,很早之前,庄家之人便在为之后的道路做准备了。庄家大儿子庄思国现在已是一方封疆大吏,二儿子就不用提了,是庄家一个笑话。而小儿子庄思军,年纪轻轻便已成为部级高官,公认是庄家最有前途的一位,以后在安排下不难成为庄家的顶天之柱。但是仕途一道,千变万化,在庄家人看来,还不是松懈的时候,必须现在将基础夯实。自庄思军和张晓霞分居后庄家人便动起了脑筋,经过千筛万选,已经选定了一家在华夏来说也同属于官场豪门家族的一位女子,同时也得到了对方的同意,准备待庄思军离婚后便为两人举行婚礼。而庄思军的态度对他们来说就显得可有可无了,当初能够劝说其放下儿子回到城市,现在在他们看来也必然可以如此cāo作。在庄家人心中,保持家族的长盛不衰,这才是所有姓庄之人应该坚持的。

    而这次张家人大肆cāo办庄玉茹的生ri宴会,醉翁之意不在酒,大家都心知肚明。张家人的目的自然是为了向所有人正式介绍秋宇翔的份,这个举动对于庄家现在的动作来说,可以说是极具危险xing的。如果在这个关键时候,对方家族知道了庄思军儿子出现,必然会产生一丝裂痕,对于ri渐窘迫的庄家来说,是绝对不想看见的。不过张家的权势也不是庄家能够肆意欺凌的,他们也最多口头上说说,还真不能对张家怎么样。

    “如果这样,就只有牺牲这个‘孙儿’了。”庄建国按捺下心中闪过的那丝愧疚,眼带yin郁的看了看正站在张晓霞一旁的秋宇翔想到。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