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僵尸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这是天原河滩靠近小阳山的一段河道,背靠大山,一段不高的河堤孤独的横在面前,青苔横生,略显浑浊的河水缓缓流淌,不断侵蚀着这几乎被人遗忘的堤坝。因为三面环山,河水特有的一股cháo湿味在这个凹地弥漫不散,给人一种湿冷的感觉。也许是因为这里独特的地理环境,背面小阳山上的树木长的特别的茂盛,同时也让这里阳光穿透厚实的树林照shè到这里,除了傍晚太阳西下时候能接受阳光的照shè,其他时候这里都是清爽不已。

    “你觉得这里的地势怎么样?”随手拿起河滩山的一块小石子在手上掂量着,秋宇翔问道。

    “这里?”方捷仔细打量了一下四周,说道:“这里三面环山,前面堤坝横拦,是个聚气藏风的好地方。”

    秋宇翔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而是慢慢走到那段河堤前面,用脚揣了揣那满是青苔的堤,嘴角一翘,示意跟过来的方捷看看。

    青sè的石头上刻着一行字,前面的已经模糊不清,只能勉强认出几个字来。

    “白塔寺……一九九零年?这是?”方捷打量了这段字一会儿,回头奇怪地问道。

    “据我得到的资料,”秋宇翔慢慢说道,当然,这些资料自然是通过王可得到的:“这里曾经也是小阳山的一部分,但是在五年前,因为白塔寺倾斜,zhèngfu决定进行修缮,就地开山挖石,才形成了今天这片凹地,同时修筑了这一段河堤以防止河水蔓延影响开掘进度。”

    “那和这次的案子有什么关系呢?”方捷有点不解。

    “你不觉得这里有点熟悉吗?”秋宇翔抬头指了指后面的小阳山,白塔寺那耸立的塔亦然在目,在郁郁葱葱的树木之间,刚好能够看见第一层塔

    方捷仔细一看,大惊失sè地说道:“难道这里就是李新留下的那幅画所显示的位置?“

    “应该就是这里了。”

    “李新那副画里的白塔寺也是倾斜的,也就是说那个场景应该是在五年前。可是五年前这里还是采石场,那时的她最多也就十四、五岁,一个小孩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方捷有点迷惑,可转而脑子里灵光一闪,忍不住大声说道:“难道是他的父母但是在这里工作?”

    “有可能,而且我猜测,程宁和瞿秋吟的父母当时也应该在这里工作。”秋宇翔心里总觉得有一根隐隐的线在联系着这一切,可是当他想努力寻找时,却有一点头绪也没有。

    随后,秋宇翔的猜测被jing方证实了。

    程宁、瞿秋吟和李新的父亲在5年前都是当时白塔寺工程的工人,负责采石工作。但奇怪的是三人都在工程中途先后辞职了,因为仅仅是工人,所以也没有引起太大的注意。可是当jing察继续排查时,却发现程宁和瞿秋吟的父亲早已去世,而李新的家人都在外地,听说女儿出事了,已经在赶往本市的路上了。

    “李新的父亲李天明明天早上的火车到,现在怎么办?”坐在夜空,透过透明的玻璃,望着窗户那繁星点点的夜空,方捷在耳边问道。

    “其实,”秋宇翔转过头,闻着清新的茶香,说着:“这个案子最让我奇怪的就是欧阳纤纤的失踪。她应该和死者并没有多大关系,为什么会就这样人间蒸发了一般,所有认识的人都不知道她去哪里了。”

    “她不会出事了吧。”方捷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问秋宇翔了。

    “现在谁也说不准,但是时间越晚找到她,她的危险就越大这个是肯定的。”秋宇翔无奈地回答。

    “难道她是因为其他原因被人掳走的?可是当时jing察局那么多人,怎么可能谁都没有发现呢?”方捷有点失神,喃喃自语地说着。

    “其他原因……”秋宇翔心头突然一震,一个模糊的想法涌上心头,可是总觉得有一层薄薄的纸还没有想透,就像在和他捉迷藏一般,总也抓不住。

    死者……现场……五年前……采石……

    “对了!”秋宇翔猛地一拍桌子,把对面的方捷吓了一跳。

    “快——快去河滩那里,不然就晚了!”不由分说的,秋宇翔拉着方捷就往外走。

    “在这里?”方捷拿着铁锹,在手电筒的照shè下那张脸上的表显得有点诡异。

    “就这里,快挖。”感受着这里残留的一丝污秽之气,秋宇翔肯定地说道。

    夜晚的河滩显得有点冷清。哗哗的河水依旧流着,可是不变的声音在深夜却觉得有点凄凉。那段河堤还是老实地耸立在那,见证着所有发生的一切。

    金属和泥土接触的沙沙声在耳边响起,秋宇翔又在脑中将思路整理了一遍,刚觉得还有几个地方没有弄明白,就听见方捷大声的呼喊声。

    “这……这是什么?”

    距地面不深的一处地方,一个长方形的木质东西出现在了眼前。

    “棺木?”方捷奇怪地望了秋宇翔一眼,然后深吸了一口气,猛地揭开了那已经腐朽的棺盖。

    “欧阳纤纤!”

    欧阳纤纤被发现的时候已经深度昏迷了。脸sè发白,嘴唇发紫,因为缺氧造成了体各器官损伤,加上整整一天没有吃东西,送到医院时医生直接下了病危通知,虽然经过抢救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依旧处于昏迷状态。

    “纤纤为什么会弄成这样?”在监护病房外,蒋玉纱透过玻璃看着插着氧气管的欧向纤纤,冷冷地问道。本来庄玉茹也想来的,不过因为学校的事,被庄思军强制送回锦城休假去了,只能在电话里安慰了蒋玉纱几句。没有庄玉茹在一旁的蒋玉纱,似乎又恢复到了那个冷若冰霜的状态。

    秋宇翔和方捷尴尬的对望了一眼。自从把欧阳纤纤送进医院开始,眼前这位小姐似乎就没有给过他们好脸sè,可是人毕竟是他们发现的,而且她又是病人的亲属,两人也不好说什么。

    “具体原因还不清楚,只有等jing察来调查了。”方捷打着马虎眼说道。

    蒋玉纱也知道这个也怪不得他们两个,没有两人,也许表妹还不知道会遭遇什么。眼中闪过一丝感激,但是看着躺在病上的欧阳纤纤,心里也泛起了一丝埋怨。

    “如果当时第一时间通知家人,说不定表妹就不会遭遇这些了。“

    “到底怎么回事?你知道点什么?”欧阳纤纤已经找到,方捷也松了口气,到了医院外,他这才想起了什么向秋宇翔问道。

    “也没有什么,我只是猜测而已,能找到人也算万幸。”

    “别给我岔开话题,即使是猜测也给我说说。”方捷显然对秋宇翔的回答不满意,追问道。

    “明早,夜空。”挥挥手,留下无奈的方捷,秋宇翔径直离开了医院。有些事,还需要进一步的确认一下。

    “说吧,怎么回事。”一大早,就被方捷从被窝里拉出来。欧阳纤纤在东市并没有亲人,蒋玉纱又是个女孩,方捷自告奋勇的在医院守护了一晚,她的家人也在早上乘飞机赶到了医院,看着他一脸的猜测,让他尴尬不已。

    “朱姐,你这咖啡厅卖这东西还真有点新意。”咬了一口那金黄香脆的油条,和着香甜的豆浆,秋宇翔舒服地对这吧台里的老板娘说道。

    “我这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不卖的。”朱姐淡淡一笑,风万种的白了秋宇翔一眼,让他立刻转过头继续吃起来。那模样又激起了朱姐一阵笑。

    “好了好了,快给我说说。”抢过盘子里剩下的最后一根油条,方捷催促道,一夜未睡的他顶着两个黑眼圈,不住地抽着烟提神。

    “你先看看这是什么。”秋宇翔擦了擦手,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叠好的白sè手绢递给了方捷。

    手绢里面包着的是几根黄sè的细毛,两寸左右,在根部微微泛白。

    “这些东西哪里找到的?”方捷仔细看了看,还是不解地问道。

    “这都是在程宁和瞿秋吟被杀现场找到的,而有一根则是粘连在严炎给秋宇翔的那张李新病房的白纸上的。”

    “这些是什么?和案子有什么关系吗?”方捷继续问道。

    “尸毛。”秋宇翔径直回答道。

    “尸毛?什么东西、”

    茶叶在透明的杯子里打着转,透过那袅袅升起的轻烟,秋宇翔慢慢解释着.

    “尸毛顾名思义就是尸体死亡后残存的毛发,它和头发不同,是指尸体的体毛。一般况下,人死亡后毛发因为失去了养分,毛囊坏死,毛发也就停止生长或者脱落,也有部分资料显示人死后毛发也会凭借尸体的养分继续生长。而尸毛不同,它只在极yin之地才会出现,也就是我们说的养尸地。

    埋葬在养尸地的尸体,因为环境特殊,体内常年吸收地yin之气,因此尸体可以保持百年不腐。而其上的毛发,也因为依附尸而不断吸收地气得以生长,但是也因此会慢慢变白sè,就和你手上的毛发一样。”

    “这些是在案发现场找到的……你的意思是……僵尸?”方捷突然觉得背后yin风阵阵的,心里一阵发毛,一个激灵睡意全无,竟然有点口吃地问道。

    秋宇翔笑了笑。对于这类东西,你不能说没有,只是很少见而已。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