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命案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苏芸芸并没有让所有人失望,就在拍卖师傅话音刚落,她便举起了号牌。

    “500万,24号来宾出价500万了!”拍卖师有点兴奋了,一个羊脂白玉便拍到了500万的天价,他的提成也看着水涨船高了。

    孙菲摇了摇头,放弃了再次加价。虽说500来万她并不是支付不起,但那也是她辛辛苦苦挣回来的,完全没必要花费在一块玩件上面。

    灯光师似乎也看出了孙菲的意思,追光没再在她上纠缠,立马转向投shè到了苏芸芸上。几束强烈的shè灯顿时全部集中在苏芸芸上,使其整个人立时成为了拍卖场的焦点。也许是灯光带来的光太过猛烈,苏芸芸眉头微微蹙了一下,便展颜欢笑,对着投shè过来的目光媚的笑了笑,顿时让一些男人心猿意马,脑子里升起一些龌龊的想法。

    “咦?”秋宇翔和孔方对望了一眼,略带诧异的望向了苏芸芸那边。

    就在刚才,两人都同时感觉到了一股yīn邪之气从苏芸芸那边一闪而逝,从气息强弱程度判断,应该是一个yīn灵。现在人,生活大多浮躁不堪,或多或少均带有一些隐晦的yīn暗气息,这本属平常,但是刚才爆起的那股气息,却应属yīn灵无疑。现在的社会环境对yīn灵的产生越来越容易,但是也不是大街上的白菜,随处可见,在这个地方就发现一个,也算两人运气了。

    不过两人都不是那种正宗的卫道士,只要yīn灵不违反一些规则,不主动迫害人类,两人也没什么空去除魔卫道。如果遇见一个yīn灵便要降服,那两人也不用干其他什么事了,整天捉妖除魔就行了。

    白玉自然被苏芸芸拍到了手,看着她犹如打胜了一场战役般高傲的离去,那奚落的眼神让孙菲一阵苦笑。在这个圈子里,她从不主动招惹别人,只想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但她所处的环境必然不会让其独善其,各种麻烦都会自己找上门来。

    庄思军在拍卖会中途便离开了,他对于今天和儿子见面的气氛还是比较满意的。本来准备和秋宇翔再更加深入的谈谈,增进一下相互之间的感的,但是公安局的老严刚才汇报了一件事,让他不得不提前离开,作为一市之长,有些事并不是自己能够掌控的。

    孔方在拍卖会结束后便跟着孙菲离开了,看他那副模样,似乎还没把这个客户搞定。了解他的秋宇翔也看出,对于那块玉石,似乎这胖子也还没有死心,后面还不知道他要搞出什么事来。

    秋宇翔和庄玉茹、蒋玉纱在大厦吃了点夜宵,也分手离开了,不过也约定明天陪两位美人逛街。对于这点,秋宇翔并无多大抗拒,看着妹妹高兴的模样,比什么都值了。

    吃完早饭,秋宇翔到黄明全的房子看了看,镇魂阵破后,倒是并无其他异常了,一些残存的yīn邪之气也早已消散,虽然这件事透着一股诡异,但是对黄明全来说,家族的使命完成,还是一阵轻松。此时的他,才像一个花甲老人,喝喝茶,打打牌,看看电视读读书,生活也变得惬意起来。和黄老聊了会天,秋宇翔便打车来到了东方大学。

    今天的校园和往常有点不同,几辆jǐng车闪烁着jǐng灯停靠在女生浴室的门口,周围已经站满了围观的学生,里里外外把整个道路都堵塞了,更有甚者为了看清楚里面的况,爬到了门口那个破旧的招牌上面蹲着,整个人都摇摇晃晃几yù倒下,可本人却还是眯着一双眼睛使劲地望茶sè的窗户里面望着,似乎希望借此探到一点小道消息一般。而且还不断有人从学校四面八方汇集过来。挂着各种证件的人也不断进出,闻讯而来的记者也忙不迭的在周围探头探脑,一些聪明的已经开始访问起周围的学生起来。

    方捷是新闻周刊的专职记者,也兼职一个版块的编辑。也许有人不知道方捷的名字,但其负责的那个灵异专栏在东市甚至全国都是颇有名气。不为其他,在现在这个jīng神匮乏的世界里,人们对神仙鬼怪之类光怪离奇的东西越来越感兴趣,也使得此类的报刊杂志着实有了不小的市场。

    “方记者?怎么?又来挖什么资料了?”

    方捷一直微笑地看着同行们忙着忙那,那火朝天的场面丝毫没有激发起他那作为记者的自觉xìng。虽然才二十五岁,可是在记者这个行当已经yín浸了近十年的他早就已经成为一根老油条了,知道新闻的价值应该从哪里获取。

    “呵呵,张队,什么事能劳驾你亲自出面哦?”方捷保持着微笑向走过来的jǐng察迎面而去。

    “得,你呀也别我话了,我主动交代行不?”和守卫着jǐng戒线的同事打了个招呼,张勇领着方捷径直向洗澡堂走去。

    张勇是个四十多岁的男子,材魁梧,xìng格坚毅。他是从一个边区派出所的小民jǐng一步一步爬到了今天这个位置,很得同事的戴和领导的器重。在一次离奇的案件中偶然遇到了方捷,一起度过了一段不同寻常的经历,两人也因为那个经历而熟识,加上方捷本为法学硕士,往往对案件能够另辟蹊径的提出一些独到的观点,有助于案件的侦破,使得两人在私下成为了好朋友,张勇也偶尔对方捷开开绿灯。

    一走进那略显yīn暗的澡堂,一股cháo湿yīn冷的气息就迎面扑来,使得方捷忍不住打了冷颤。

    “死者名叫程宁,是这个学校高一的学生。她是今天早上被人发现倒在澡堂里的。死亡原因初步判断为脑后遭重击造成失血过多而亡,除此之外体并无其他伤痕。”

    “死亡时间呢?”看着周围忙碌的鉴定人员,方捷不知道为什么全却感觉越来越冰冷了。

    “大概在凌晨两点左右。”

    终于见到尸体了,不过现在她已经被掩盖了起来。方捷并没有马上去查看死亡的况,而是背着手仔细观察起周围的况来。

    死者所在的地方是澡堂的更衣室。这是一个长方形的开放式房间,没有门,三面墙壁上各镶嵌着一排铁制的衣柜,就像银行的保险箱一般。方捷注意到,左边的铁柜中间有一个是开着的,在小门的犄角上有一丝淡淡的血迹。而死者则呈九十度半依在右边的衣柜上。

    “你们有什么看法?”方捷大略的看了一下后,轻轻揭开覆盖着死者的物件观察起死者,一边对旁边的张勇问到。

    “根据现场的况和死者的死亡原因,经过比对伤口的痕迹,我们初步认为这应该是一次意外事故。”张勇缓缓地说到,不过脸上却闪过一丝的不自然。

    “哦,那我也帮不上什么忙了。你知道,我只对那种事感兴趣。”方捷给死者遮盖好后,略带奇怪地回答到。

    “当然是因为有些奇怪的地方,所以才找你来。”张勇一边说着一边朝门外走去。

    “怎么?有什么怪异的地方吗?”方捷的兴趣一下被提了起来,跟在后面问到。

    “这个澡堂从昨天晚上八点因为维修线路就停止使用,收费的人也是检查确认里面没人后才关闭的大门。而这所学校澡堂是实行自动化管理的,也就是说大门必须要刷卡才能打开。在没有电的况下,程宁是怎么进来的到现在我们都还没有弄清楚。”张勇苦笑地摇了摇头,自己都不为什么他总是遇到一些怪异的案件,难道是这个城市的风水不好?

    “会不会是因为维修所以大门不需要刷卡就进来?或者当时收费的人没有注意还有人在里面?”方捷考虑了一下说到。

    “我们已经调查并且现场模拟过了,如果没有电源,大门是不可能被一个女生推开的。而且从八点到凌晨两点,你认为有人会洗那么久的澡吗?”

    就在张勇和方捷在讨论的时候,一阵喧闹却从门口传了过来。两人诧异地相互望了望,不约而同的往吵声传来的方向走去。

    “你们什么意思嘛,我们是记者,有zì yóu报道权,你们没有权利干涉!”一个穿红sè衣裙的年轻女孩拿着一个采访用话筒正对着jǐng戒线里面的一位jǐng察吼着什么。

    “怎么回事?”走过来的张勇皱了皱眉,对着那个一脸无奈的jǐng察问到。

    还没有等他回答,那个女孩就嚷了起来。

    “你是他们的领导吧?我是新闻现场的记者,我想进入里面采访,可是这个jǐng察却不让我们进去。你们这个阻碍我们的采访权,如果不小心被暴光的话……”女孩微微翘了翘头,声说到。话语后面威胁的意思就不言而喻了。

    “小姐,我们正在办案。如果你执意要闯进去的话,我将以防碍公务对你实行拘押。”张勇对讨厌这些记者动不动就暴光什么,面无表的黑着脸说到。

    “谁……谁说要闯了……”女孩可能是因为经验不足,气焰一下就灭了下来,有点结巴地说到。

    “扑哧……”看着眼前这个活泼的女孩,方捷忍不住笑出了声来。这明显就是一个菜鸟,为了取得第一手资料竟然连jǐng察都敢威胁。

    “你笑什么笑!咦?”女孩气恼地把话头对准了,观察了几秒,正准备怒斥,却突然像发现新大陆一般嚷嚷起来:“你不是那个方捷吗?领导同志,为什么他能进去我们却不能进去,你受贿,你贪污,你徇私舞弊……”

    “够了!”张勇还真是第一次遇到这个记者,咬着一字一句地说道:“他是我们队的法律顾问,当然有权利进入。而小姐你刚才说的话,我认为有污蔑国家公务员的嫌疑,请你跟我回jǐng局一趟吧。”

    “啥?法律顾问?一个记者?”女孩一下偃旗息鼓了,瞪着一双大眼傻傻地反问到。

    旁边跟随她一起来的摄影师无奈地摇了摇头,心里嘀咕着:方捷是刑jǐng大队的顾问,这事在传媒界谁不知道?至于怎么是法律顾问,大家明白就行了,有些话不用说的太直白。跟着位为姑nǎinǎi出来采访真是撞了八辈子霉了,一会儿不会真的要进局子里去吧?

    “算了老张,这小孩也是个雏鸟,说话不懂分寸,你还是忙你案子去吧,一会我到你办公室取资料。”方捷突然觉得那个女孩特好玩,拍了拍张勇的肩膀劝到。

    “给你一次jǐng告,下次再这样就让你知道乱说话的后果。”张勇原本也没有想把这姑娘怎么样,他还没有到这种无聊的地步,也就吓吓她而已。

    “知道了。”女孩嘟这嘴不甘地低声应到,那可的模样让周围的人都宛然一笑。

    “好了,我先走了,回见。”方捷见没什么事了,向张勇挥了挥手就径直离开了。

    女孩子看了看又进入现场的张勇,在看看快消失的方捷的背影,美丽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对着正在暗自庆幸逃过一劫的摄影师说道:“走,跟上那个人。”

    秋宇翔也想不到会在这里碰到方捷。他们两人是在另外一个城市认识的,当时秋宇翔正在全国游历,因为一些诡异的事两人碰到了一起。方捷对秋宇翔是异常的感兴趣,虽说他做这个栏目已经很久,也遇见过一些稀奇古怪的事,但是真正让他认识到这些事并不是子虚乌有的却是遇见秋宇翔以后,加上他也救过自己的命,两人也是xìng格相投,成为了朋友。秋宇翔对这个xìng格果敢甚至说有点大条的朋友,也是珍惜异常。他们这种人,一般几乎没有什么朋友,在现今这个社会,他们所承担的责任毕竟还是不为大众所承认的。

    “怎么,你出现在这里是不是预示着什么?”方捷心里一下兴奋起来,并不是对死者的不尊重,而是在他眼里,只要有秋宇翔出现的地方,就必然会出些诡异的事。刚才还在想这个案件会不会和一些神秘力量有关,现在他倒是百分百肯定了。

    “你可别多想,我只是来看我妹的。”秋宇翔一阵无奈,这小子本来八字就比较薄,容易招惹一些所谓不干净的东西,可是偏偏又对这些东西很感兴趣,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妹妹?”方捷楞了一下。这个朋友的家世他还是清楚的,没听说他有什么妹妹呀。

    就在这时,庄玉茹却是神奇般的从后人群中钻了出来。

    “哥哥,我发现一件事。”庄玉茹扬着漂亮的小脸,一脸神秘的说道。

    “什么?”对于这个古灵jīng怪的妹妹,秋宇翔是极其疼的,看着她亲的拉着自己的手,心里一阵温暖。至于周围那些男生愤恨的眼神,他自动略过了。

    “只要有哥的地方,必然会出一些事,呵呵。”庄玉茹揶揄道,说着忍不住用手捂着嘴自己一阵笑。

    方捷一脸震惊的看着庄玉茹。眼前这个漂亮的少女他在一次宴会上看见过,庄市长千金,家世显赫,母亲更是鼎泰集团总裁,可以说是集万千宠于一,真正的“公主党”。

    看她和自己朋友如此亲密的况,似乎自己这个朋友的份也不简单。方捷双眼放光,所谓新闻工作者的敏锐感又冒了出来,不住地在两人这件巡视着。

    “来,我介绍下,这是哥的朋友,方捷,方大编辑。这是我妹,庄玉茹。”秋宇翔微笑着看着妹妹,说道。

    “方小姐,你好。”方捷收回目光,一副彬彬有礼的模样打着招呼。

    “方捷?编辑?你是都市鬼话的方捷?”庄玉茹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脸兴奋的问道。

    因为自己具yīn阳眼的原因,对于鬼神这方面的事庄玉茹还是有些了解,尤其对报刊杂志和网络上一些神神怪怪的东西异常感兴趣。方捷的那个栏目她也很喜欢,并不鼓吹鬼神,而是用一种略带科学的态度来解释一切,很受现下一些年轻人的喜

    “庄小姐也知道?那是鄙人的荣幸了。”

    “得了,少拽文了,就直接叫名字吧,听着舒坦一点。”似乎自己朋友的栏目也多粉丝的,这是秋宇翔没有想到的。

    “呵呵,行。”方捷打蛇随棍上说道:“玉茹,我们找个地方坐下聊吧。”

    无奈的看着自己这个朋友,秋宇翔突然发现,似乎自己认识的朋友几乎都是没个正行的,想到孔方那模样,他不摇了摇头。

    接到蒋玉纱后,方捷再次震惊了一把。看着秋宇翔,为男人的他也不充满的嫉妒。

    “怎么他边的都是这种极品美女呢?”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