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古阵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东市位于华夏东部海岸线中部,是国际经济、金融和贸易中心,地理位置优越,交通便利,也是一座新兴的旅游城市,同时也有着深厚近代城市文化底蕴和众多历史古迹。

    秋宇翔并不是第一次来到东市了,现在刚好黄梅季节过去,天气开始转凉,但空气中那阵阵的浪还是让人觉得有点气闷。坐在的车上,看着那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望着那川流不息的人群,相比锦城,多了一份忙碌,少了一份休闲,整个城市都显现出一股蓬勃向上的jīng神。来到一处老式居民楼前,黄老伯早已等在了门口。

    “小秋,怎么样,这个季节来东市不怎么适应吧。”黄老伯笑嘻嘻的问道,也没和秋宇翔客气,直接带着他往家里走去。

    “天气倒没什么,就是周围的气场还是让我有点不太习惯。”秋宇翔还是老习惯,没带任何的行李,一简装,一把折扇,倒是轻松无比。

    “呵呵,我倒是习惯了。”

    看着黄老伯眼中的淡然,秋宇翔心里一阵敬佩。对于他们这种人,生活环境的气场其实是非常重要的。紊乱的气场,对于修行和生活都是非常不利的。但是为了自己的责任,黄老伯一家人坚持了一辈子,虽然他们仅仅是留守者,但是并不妨碍秋宇翔这一脉守圣对他们的尊敬。

    黄明全的家是一栋老式的西式洋楼,大约是在民国时候翻新重建的,现在这栋房子已经早已被列入保护行列,虽然产权已经不属于他,但是zhèng fǔ还是让其在这里居住,直至老死。黄老伯的一辈子,几乎都是在这栋小洋楼里度过的,对其自然是熟悉的不行。带着秋宇翔,径直便向地下室走去。

    地下室位于一楼一间卧室里,一道木制的单门紧锁着。随着咕的一声,沉重的木门被黄老伯拉了开来。一阵冷风顿时从黝黑的地下窜了上来,吹得人后脖子发凉。看着走在前面的黄明全,听着他还有点气喘的声音,秋宇翔一阵默然。

    地下室的走道并不长,下了楼梯转个弯便来到了目的地。这里大概有五十多平,层高六米左右,在顶上和墙壁四周挂满了白炽灯,映照着整个地下室通亮。在地下室正中,有一个巨大的八卦形制的东西,乾、兑、离、震、巽、坎、艮、坤按照先天八卦的顺序深深地嵌进了地面,仅有大概五公分左右露出地面。材质因为年代久远早已认不清,只是乌黑一片。在八卦阵正中,是一个剑柄样式的东西。除了这些,整个地下室空的,稍微一说话,便是回音阵阵。

    这里布下的便是和富强村石塔里一样的镇魂阵了,不过阵眼的古剑显然已经出了问题,被拔高了几公分。

    秋宇翔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几年前来到这里时,镇魂阵里的yīn灵已经消散,只是存留了一些yīn邪之气在周围游,凭借这点力量,根本不可能将阵眼逆转到如此地步。何况现在周围的yīn邪之气早已然无存,更加不可能发生这种况了。慢慢走到古剑面前,仔细打量了一下剑柄和地面接触的地方,有一些微小的水泥沫散落在周围,看痕迹应该存留时间不长。

    “黄老,阵势逆转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秋宇翔突然出声问道。

    “大概几个星期以前。”

    “yīn邪之气在那之前是否还存在?”

    “说来奇怪,”黄老伯也皱起了眉,略带不解的说道:“在这之前,yīn邪之气还是很浓郁,但是直那以后,就像突然不见了一般,消散的干干净净。”

    秋宇翔一边听着黄明全说话,一边围着古剑慢慢转了起来,就在黄老伯话音刚落,突然见他将右手的混元扇交到左手边,右手变拳为掌,全一阵气涌,体内混元灵气加速猛地聚集到右手,随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啪的一声拍在了古剑剑柄之上。那声音就仿佛巨石断裂一般,周围的空气随着声音猛的向外扩散。离阵心不远的黄明全立时觉得耳膜一阵鼓胀,刺耳的声音就像一把利剑似的直刺如大脑,耳边嗡嗡发痛。

    按压下心中对秋宇翔修为的诧异,黄明全向半跪在阵心的秋宇翔望去,却见周围似乎并无太大的变化,只是阵眼的古剑仅仅下降了一公分不到。不过即使如此,他也对对方的修为感到惊讶。他自小便坚持练气,祖传的功法也许不太高明,但是几十年下来,也到了化气九转的地步,在当代也可以算是隐士高人了。自阵眼逆转后,他没有少试图将古剑归于原位,但是凭借他的修为,硬是不能压下古剑分毫,所以他这才打电话给当代守圣,毕竟家族守卫了几十年,他可不想临终在自己手上出什么差错。

    见自己一半混元灵气也仅仅是压下了古剑一点,秋宇翔立时觉得事有点不简单了。周围已无yīn邪之气,而在自己的感知里,阵势里也是空无一物,一点异常气息也未留下,这里的镇魂阵等于是一座空阵,可是自己半数的功力压迫之下,竟然不能让阵眼回归原位,这况他也是第一次遇见,同时也透露出一丝诡异,让他不得不慎重对待。

    站立良久后,只见秋宇翔左右握着的混元扇一阵青sè光芒闪过,折扇轻轻点在了古剑剑柄之上。

    轰的一声,作为阵眼的古剑一下变没入了地面,接着整个地下室仿佛晃动了一下,周围镶嵌在地上的八卦真图突然啪啪的接连断裂开来!当最后一卦最后一爻也碎裂之后,以古剑所在镇眼为中心的周边空气,骤然一声巨响,就像过节时的炮仗一般爆裂开来。突然出现的爆炸刮起了一阵狂风,处于阵眼位置的秋宇翔,却犹如磐石一般伫立不动,狂风肆掠的将衣服撕扯着,秋宇翔丝毫没有收到影响,双眼死死盯着古剑所在的阵眼。

    狂风过后,在秋宇翔所在地方,形成了一个大约半米多深,两米左右直径的土坑,一柄锈迹斑斑的古剑斜躺在坑里,剑布满了裂痕。

    黄明全在刚才的爆炸中已经被气浪迫到了墙角,在那短短几秒钟时间里,他的心却犹如波涛般汹涌不止。看着秋宇翔冷静的脸庞,他心中突然对这个年轻人产生了一丝敬佩。

    “不愧是当代守圣。”他心中暗自思量着。

    秋宇翔现在已经顾不得黄明全想什么了。用混元扇矫正阵眼其实也是他一时心血来cháo想到的。对于没有yīn灵的地方,混元扇的作用其实并不是很大。不过就是他这一尝试之举,却让他发现了一点异常。

    在混元扇的压制下,古剑回归了原位,就在那一瞬间,他便想到了这个地方可能并没有那么简单。如果仅仅论及对yīn邪之气的敏感程度,秋宇翔明白自己并没有混元扇那么强大。而在自无法矫正阵眼的况下,混元扇却产生了反应。这只能说明镇魂阵下并不如表面那样一无所有。随即他便下意识的打开了天眼,却发现一股yīn邪之气刚好消失在感知之中,而且这股气息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

    而与此同时,在东市的一栋豪华别墅里,一个英俊的中年男人在悠闲的躺在沙发上,右手一个高脚酒杯微微晃动着,酒杯里红sè的液体随之微微漾,泛着一层晶莹的光泽。但是突然之间,中年男人子像被定格了一般伫立不动,在惯xìng的作用下,酒水一下出了一丝,掉在厚厚的地毯上。

    “有意思。”中年男人嘴角挂起了一丝微笑,魅惑不已。

    “小秋,有什么发现吗?”黄明全见一切已经尘埃落定,看着满目疮痍的地下室,忍不住问道。

    秋宇翔摇了摇头。虽然在那一瞬间捕捉到了那消散的yīn邪之气,同时也感受到那丝气息的不同,绝对不是原本这个镇魂阵镇压的yīn灵,因为那股气息中有一股悠远浓厚的气势,和一般充满了怨恨yīn冷的yīn邪之气不同,那是一丝仿佛来自远古蛰伏的猛兽一般,给人一种yīn森的感觉。甚至在秋宇翔心里,他做了一个评估,不借用混元扇,仅凭自己的修为,很可能不是这股气息主人的对手。

    脑中灵光一闪,他想到了为什么会对这股气息有熟悉之感!这就是之前两块黑sè石子合拢时,那惊鸿一瞥般逝去的力量!

    但是除此之外,他是一无所获。现在仅仅能够判定的是这里镇魂阵的异样,绝对不是自所产生的,肯定有一股外力的介入。但是这股力量的目的是什么?和当年的事是否有关系?他现在也是一头雾水,不过心里却有一股危险的感觉慢慢向自己近。

    暂时在黄明全这里找不到什么线索,秋宇翔也没有强求,他有种预感,这件事绝对不会太简单,以后自己很可能会和这股力量代表的人物碰面。放开心中所想,秋宇翔回到市中心,在宾馆开了一间房后便在市里闲逛起来。

    从时间上看,妹妹应该已经在学校了,她的生rì也只有半个月了,生rì礼物这个事他也得仔细参详参详,毕竟这可是他和妹妹相认以来第一次参加她的生rì。

    “哥,怎么现在才来看人家。”庄玉茹一见到秋宇翔,就撒似地粘了上来,抱着他的胳膊晃来晃去。

    这里是东方大学的正门口,人来人往,年轻的学子们一个个朝气蓬勃的,不时几辆高档轿车进进出出,加之今天是周末,成群结队的学生们笑着、闹着往校门外走去。时值夏末,青chūn的少女们依旧毫不吝啬的挥洒着自己的,短袖、短裙漫天飞舞,倒是一副令人赏心悦目的风景。

    庄玉茹因为家教关系,倒是没有其他女孩穿的那么暴露。不过也是一袭清凉长裙,玲珑有致的段在轻薄的丝绸下若隐若现,透露出一股清纯。跟在她边的少女也算是一个熟人,蒋天成的女儿蒋玉纱。

    蒋玉纱今天依旧穿着一条白sè的连衣长裙,样式略微和庄玉茹有些区别。及膝的长裙下路出一截犹如白玉般嫩的纤细小腿,婀娜的段在走动间就仿佛一只翩跹的蝴蝶在花丛中轻柔穿梭,一头乌黑的长发简单的扎在后,jīng美的脸庞依旧一副淡淡的表,整个人散发出一股冰冷的气息,仿佛一个俯瞰尘世的女神一般,但又给人一种柔柔的感觉,两种不同的感觉聚集在一个人上,丝毫没有矛盾之感,反而让她增加了一种异样的气质,让人印象深刻。

    庄玉茹和蒋玉纱在东方大学都是校花级的人物。一个清纯可,一个冷艳无双,此时两个在并立在一处,顿时将校门口所有的目光吸引了过来。一些男同学甚至跃跃yù试的,可是不知道顾忌什么,没有一个人真的敢走过来。

    “得,玉茹,这里你熟悉,哥哥可是没来几次东市,找个地方先坐下来吧。”即使面对再强大的yīn灵,秋宇翔也没有心悸的感觉,但是面对着一群男人恨不得吃了他的目光,他还是有点尴尬。

    还没等庄玉茹回答,这时,一辆银白sè奥迪从校内驶了出来,停到了三人旁边,从车里出来一位年轻人。这人大概有一米八几,材强健,样貌英俊,穿着一得体的休闲装,一下车便对着几人微微一笑,雪白的牙齿在阳光下似乎闪烁着亮光。

    “玉茹,蒋小姐,去哪里,我有幸能送两位小姐吗?”青年男人彬彬有礼,不过从始自终都没看秋宇翔一眼,仿佛他就是个隐形人一般。

    “我和我哥有事,不用了。”庄玉茹皱了皱眉,一口拒绝道。

    蒋玉纱就更加没有表了,直接无视了这个青年的邀请。

    青年人的脸sè在被拒绝后微微有点变化,但是仿佛想到了什么,突然微微一笑,转过对着秋宇翔说道:

    “你好,白羽。”

    “秋宇翔。”

    握了握白羽伸过来的手,秋宇翔也很有礼貌的点了点头。看来这个男人对妹妹有点意思,不过看玉茹的表应该是流水无了。

    白羽很绅士的和三人打了招呼后,就径直开车离开了。不过他脑子里一直在猜想这秋宇翔的份。

    “庄玉茹的哥哥?”

    对庄玉茹的世,白羽还是比较了解的,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一个人。现在自己的老爸也正在一个关键时期,如果能和庄玉茹成事,那对自己家在政坛地位的提升自然是百利而无一害的,看来自己要加把劲了。

    “那男人是谁?”

    庄玉茹选了一家布置典雅的中餐馆,三个人坐在一个卡座上,倒也别致。点了菜以后,秋宇翔忍不住问道。

    “一个自以为是的男人,他老爸是东市副市长。”庄玉茹一脸的不屑,似乎对最近这个叫白羽的人频繁的出现在自己边感到异常的不舒服。不过这并不能造成对她的困扰,她也没心思去想这些事

    “哥……”庄玉茹看着秋宇翔,有点yù言又止的样子。

    “呵呵,有什么事还不能和哥说的吗?”秋宇翔好笑的摇了摇头,轻声说道。

    “恩,你想不想见见老爸?”庄玉茹鼓起勇气说道。

    “爸爸?”

    秋宇翔心里一震,眉头又不自觉的皱了起来。

    对于这个从未见过的老爸,秋宇翔心里是有很大的怨愤的。通过老妈和外公他们那了解,当初抛下自己的决定似乎就是这个爸爸决定的。就因为他的一个决定,让自己缺少这么多年的亲,对于这个男人的绝,他心里也非常不忿的。

    不过秋宇翔也看得出,老妈虽然对于当初丈夫做出的决定让自己和亲生孩子失散二十多年也非常气愤,甚至直到现在也还记恨着,一年难得见几面,但是言语间那种出自于夫妻的关心他还是能感受到了。加上前段时间母亲和家人对他无微不至的关心,让他心里对这个男人的记恨也淡了许多。

    “暂时不用吧。”秋宇翔淡淡说道。

    看着老哥拒绝了自己的提议,庄玉茹嘟起了嘴巴。哥哥对父亲有怨气她也理解,但是单纯的她总觉得一家人就应该幸幸福福的,没有解不开的怨恨。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说哥哥,只能委屈的撇了撇嘴,眼睛里都含起了泪水。

    看着妹妹一点一点撕扯着纸巾,那委屈的模样一下就把秋宇翔打败了。

    “好了好了,我服你了。找个时间吧,我先见一见。”

    “耶。”庄玉茹一下就破涕为笑,举着两个小指头在秋宇翔面前晃了晃,一副得意的模样,哪里还有刚才那委屈模样。

    秋宇翔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其实早知道妹妹那模样就是装出来的,但是他对这个可的妹妹是疼之极,绝对不容任何人伤害她,即使是自己。对于她的要求,他几乎是没有任何的抵抗能力。

    在一旁的蒋玉纱看着这兄妹俩,眼中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羡慕。在蒋家,她这一辈同年龄段的兄弟姐妹就她一个人,加上自从母亲去世后,家里疼自己的感觉就爷爷一个人,所以家庭的这种温暖,其实是她最为渴望的。

    “哥,明晚有个慈善晚会,你陪我一起去吧。”庄玉茹闪着一双狡黠的大眼睛说着:“还有玉纱姐。”

    “好,好,我去,吃菜吃菜。”秋宇翔用筷子敲了敲妹妹脑袋,无奈的说道。这个妹妹打什么主意他可清楚的很,不过也无可奈何,也不过就是见一个人,虽然是自己的父亲,但是他也没有什么可怕的。

    蒋玉纱也微微点了点头,同意了庄玉茹的提议。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