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明星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从锦城开往东市的列车上,秋宇翔躺在柔软的软卧里,闭着眼睛小憩着。四人车厢里,其他三个卧铺空的没有一个人,也不会有人。在得知儿子要坐火车去东市,张晓霞立马通过关系将一个房间里的四个软卧都买了,等于是给儿子订了一个包间。

    在锦城老老实实的陪一家人一周后,庄玉茹因为马上要开学,只能坐飞机回东市,秋宇翔因为不是很喜欢在天上的感觉,同时时间也不是很赶,因此还是选择了坐火车去。在家人的一再叮嘱中,他踏上了去东市的旅途。虽说和以往孤一人一样,但现在的他,心底却留存着家人那亲切的嘱咐,让他觉得十分的温暖。

    火车继续前行着,那有节律的声响在耳边萦绕着,望着窗外青翠的群山,秋宇翔不由想起了此次去东市的目的。

    那天晚上,他接到了一个电话,是东市一间丧葬用品店的老板打来的。老板叫黄明全,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孤一人开着一个小店铺。不过这个老人也不是一个普通人,而是一个“留守者”。

    留守者是守圣一脉对一个人或一个族群的称呼。这一脉传承几千年,每代守圣不乏一些追随者,在守圣结庐而居镇压化解yīn灵时,这些追随者也大多在附近聚集定居,一同守护,即使守圣逝去,他们也秉守责任,继续镇守着yīn灵,直至所镇压yīn灵完全消散,这些人或因为年老体衰,或因为厌倦世间纷争,很多都会在镇压之地终老,有些甚至开枝散叶形成家族。秋宇翔这一脉对留守者也是极其尊敬,但是也不是每一代守圣都有留守者,例如易阳子。

    黄明全也是留守者,是三十三代守圣的追随者。三十三代守圣去世于民国之前,结庐于旧东市,留守者为黄明全一家人。当时黄明全的爷爷还在,经过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直至现在,一家人也只有黄明全还健在,但是也已到了花甲之年。黄明全至今未婚娶,谨守着本家的责任,开了一间丧葬用品店维持着生计。易阳子也带秋宇翔去看望过这个老人,同时对镇压yīn魂的地方进行了加持,后来秋宇翔在游历时也去拜访过这个老爷子几次,算得上是忘年之交。

    黄明全这次打电话给秋宇翔,是告诉他,他家守护的那个镇压之地,似乎有了一些异常,仅仅依靠他的手段似乎并不能解决问题,因此希望秋宇翔能过去看一下。秋宇翔对此事有点疑惑,因为据他前一次去看的况,那个地方镇压的yīn灵几年前已几乎完全消散,只有一些yīn邪之气残留,按理说是不可能出现什么太大问题,而且凭借黄明全的能力应该完全能对付的。但是从他电话口气里可看出,他对此也没有多大信心。为了保险起见,他也只有去一趟实地,看看到底是什么况了。

    就他现在化神三转修为,一般问题还是足足有余了,即使一些比较棘手的,凭借混元扇本对yīn灵的威慑也能够解决。

    在混元珠的使用上,经过他们这一脉的摸索,总结出了一个层次。直观的从混元珠外放的气息颜sè就能分辨,最低层次为白sè,进而青sè,气息转为金sè几乎已经是他们这一脉的顶点了,而最高层次的紫sè,只有祖师爷才到达过。现在秋宇翔使用混元扇外放气息为青sè,按照他的了解,当颜sè转为金sè时,混元扇应该还会出现其他功能。

    灵气运转三个周天后,秋宇翔停止了下来。感受到肚中的饥饿感,他准备去餐车填一下肚子了。

    就在他刚打开门的一刹那,一个影却猛地一下和他撞到了一起,秋宇翔顺手抱住了怀中的体,一阵清香从鼻尖窜了进来。不用猜都知道这个人是个女人,秋宇翔连忙放开了手,退了一步。

    这是个二十多岁的漂亮女人。穿着一条牛仔布的超短裤,修长的大腿露在外面,尤其是一节细长的小腿,肤若凝脂,散发着阵阵晶莹光彩。上穿着一件T恤,丰满的部衬着衣服,异常圆润。jīng致的脸庞不施一点粉黛,乌黑的长发随意的盘在头上,给人一种成熟的美感。不过现在这个美女满脸通红,柳眉微蹙,一脸生气的模样看着秋宇翔。

    秋宇翔无奈的耸了耸肩,手中混元扇轻轻拍了下,眼中闪过一丝惊艳的神后回归平淡,微微笑了笑,首先道了歉。不可否认,这个女人在他认识的人当中,也算是极其漂亮的了。

    看见秋宇翔首先道了歉,孙菲也并没有再追究什么,毕竟如果认真算起来,自己不对的地方还占大头。可是她还没说什么,一个男人轻佻的声音便从车厢外传了过来。

    “哇,孙小姐,原来你在这里,我给你说,请你一定要相信我。”

    听见这个声音,孙菲脸sè一变,一丝苦笑挂上了嘴角。这个年轻人是在火车上遇见的,一见面就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还一个劲的推销他的东西,搞得她不胜其烦。尤其是他还和自己一个车厢,一路上就听见这个男人在耳边喋喋不休的,吵得人不得安宁。好不容易经纪人拦住了他,自己才脱出来,不想还是被他找到了。她心中有点郁闷,早知道会这样就坐飞机回东市了。

    秋宇翔一听见这个声音也是脸上一愣,接着便回到了车厢里,坐在软卧上靠着墙壁,一下一下拍打着混元扇,饶有兴趣的看着车厢口。

    一个长相有点猥琐的男人出现在了眼前。高大概一米六几,肚子上的一圈赘似乎要把衣服撑破一般,小眼睛,酒糟鼻,长相确实有点让人不敢恭维。不过这个男人的皮肤却是异常的白皙,可以说是晶莹剔透的,几乎可以让许多女人羡慕到死,不过配上他那副尊容,却无端给人一种喜感。

    “孙小姐,你最近遭小人嫉妒,容易出现问题,我这几道符刚好可以帮你消灾解难,也不贵,你还是考虑一下吧。要不我再免费帮你看看相,算是附带的,怎么样?”

    “大师!我说过了我不信这些,你再这样纠缠,我要报jǐng了。”孙菲实在是被这个男人纠缠的不行了,板着一张脸生气的说道。

    “哎,孙小姐,我是认真的,你真的……咦?”男人正准备继续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推销自己的东西,却一下瞥见车厢里正好笑的看着自己的青年。

    “孔胖子,我怎么每次碰见你都是这幅德行?”秋宇翔笑着站了起来,一下走到男人面前,使劲地抱了抱。

    “我靠,这里也能遇见你,我倒了八辈子霉了。”孔方嘴里这样说着,眼中却闪过一丝好友相逢的喜悦,用力抱着秋宇翔。

    “走,走,去餐车,咱先吃点东西。”秋宇翔拉着孔方便往外走,完全就当孙菲是空气一般,没有丝毫理会。

    而孔方现在也没了心思推销自己的东西,跟着秋宇翔便向餐车走去,留下孙菲一个人有点尴尬地站在原地,直到经纪人过来这才有点郁闷的往自己车厢走去。

    三叠小菜,两瓶啤酒,秋宇翔两人便坐在餐车上聊了起来。两人最近一次见面也是去年的事了,这一见面,便相互说了说近段时间遇见的事,两人都属于那种在全国各地到处游的人,见过的人和事自然也是许多,聊的倒是兴致勃勃。而且别看他们似乎对自己所做的事满脸不在乎的模样,但是这一行当里的人都知道,其实他们每次面对妖邪yīn灵,几乎都是冒着极大的生命危险的,一不注意便是魂飞魄散。因此,他们很是珍惜每次的见面机会。

    “对了,之前你是不是在锦城给蒋天成看过房子?”喝了一口啤酒,秋宇翔说道。

    “这你也知道,是呀,房子有点问题,卖了几张符。话说真正有钱人就是不同,一出手就是几十万,如果每个客户都像这样就好了。”孔方似乎还在怀念收钱时的窃喜,嘴里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我就知道是你小子的手笔。”看着孔方那个模样,秋宇翔一阵鄙视。

    “你认识?”

    “叔叔辈的,老妈带着去看了看。”秋宇翔随意说道。

    “妈?我靠。”孔方一下激动起来,抓着秋宇翔的手,急忙问道:“你找到亲人了?我就说看你小子面相有点改变,原以为是功力有所jīng进,结果是印证在这,快给我说说。”

    望着孔方眼中的关心,秋宇翔心里一阵温暖,慢慢将认亲的过程讲述了出来。

    “我……”孔方已经目瞪口呆了:“那不是说鼎泰集团以后就是你小子的了?”

    孔方眼中已经泛起了jīng光,一脸暧昧地说道:“秋少,以后照顾一下小弟生意嘛。”

    听着孔方那麻的声音,秋宇翔心里一阵冷颤。这小子敛钱的手段他是知道的,绝对一流。别看他长的不怎么样,在上流社会还是有很大名气的,钱自然也不会少。不过这小子就是个貔貅,只进不出,天生的喜欢敛财,当然,还有一个毛病——好sè。

    两人相互打趣了一阵,秋宇翔问道刚才在车厢的事

    “你不认识她?”孔方倒是一脸诧异的反问道。

    “她是谁?很有名吗?”

    “孙菲呀!国际巨星级的名人,你没看过她拍的片子?就去年还包揽了各个电影节的影后,你尽然不认识。”

    对孙菲这个名字,秋宇翔还是有点印象,不过也是从妹妹口中无意间得知的。他对于流行的所有东西几乎都是白痴级别,也难怪他不认识。

    “她有什么问题吗?”秋宇翔问道。他知道虽然孔方表面一副流里流气的样子,但是绝不是无的放矢的人。他如果向一个人推销他的符咒,那绝对是那个人或多或少有点诡异的问题。

    “哎,小意思,犯小人而已。”说道孙菲,他一脸的无奈。说了许久,竟然连一张符都没卖出去。

    “呵呵,你的客户来了。”秋宇翔望着孔方后,打趣般说道。

    孙菲的午饭本来是应该经纪人送到车厢去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坚决要自己亲自来。戴着一个大大的口罩,一副墨镜几乎遮挡了大半个脸,倒是不怕人认出来。

    孙菲自然没有和两人打招呼,径直在旁边的座位上坐了下来。点菜的事自然有人去做,她就那样直直地看着两人,一句话也没有说。

    被心中的女神这样直勾勾的看着,孔方竟然破天荒的脸红起来,看的一旁的秋宇翔一阵好笑。在孙菲光滑的额头偏右一点,秋宇翔可以看见一圈乌黑的滞sè,官禄宫主事业运,看来这位大明星近段时间工作不是很顺,和上司关系也比较恶劣了。

    “你没想过送人家一两张符?”秋宇翔突然问道。

    “凭什么!我这符的价格你又不是不知道,至少也是几万一张,我可舍不得,那可是钱呢!”一说到钱,孔方就激动起来,仿佛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一下跳了起来。

    “我说孔小胖,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我记得你的市场还没涉及到影视圈吧,那里的有钱人也不是一般的多,而且美女如云。舍得,舍得,你丫自己想去吧。”

    “额……”孔方一下卡壳了。这点他倒是还真没想过,一想到那些电视、电影上如花般的明星,他两眼又不自觉的放出了一丝猥亵的光芒。

    看着他恋恋不舍的从衣兜里摸出几张符,脸上一发狠,径直向孙菲走去,秋宇翔心里一阵好笑。不知道孔方和孙菲说了什么,那位大明星倒是收下了他的符,不过就在她接到符的那一刹那,孔方和秋宇翔的脸sè都微微一凝,并没让孙菲发现异常,孔方慢慢走了回来。

    “感觉到了?”孔方脸sè有点凝重,没有了刚才的轻佻。

    “有点意思呢。”秋宇翔习惯xìng的拍打着混元扇,眯着眼睛慢慢说道。

    就在刚才那一刹那间,他明显感觉到了孙菲上有一股yīn邪之气猛然爆发,在她没注意间,她手上的一张符,上面原本鲜红的朱砂印,瞬间黯淡了许多。符门的符咒,即使是最简单的剪符,威力也丝毫不亚于一般的法器,遇弱则弱,遇强则强,从刚才那股yīn邪之气的浓烈程度,可以看出孙菲是中了别人的诅咒,而且下咒那人似乎功力还不弱,在如今这个年代,有如此修为的人,可以说是凤毛菱角了,偶尔间遇见一个,不由勾起了两人的兴趣。

    “我决定了!”孔方突然一手握拳,脸带坚毅地说道:“我影视界的市场就从她上打开了!”

    秋宇翔一阵无语,不论时候什么,孔小胖首先想到的永远都是钱。不过对这件事,原本他也有点兴趣,不排除是因为这个女人很漂亮,对于美丽的东西大多数人总有一种怜惜的感。不过黄老伯那里的事还没处理,事也有个轻重缓急,等把那边的事搞定,如果有机会再说。不过有孔方这个人在,等他处理了那边的事,这边也应该都解决的差不多了吧。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