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堪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对了,宇翔,不知老爷子的病?”蒋天成也没忘记今天的主要任务,看着时机差不多了,这才问道,不过心里却没抱多大希望。

    虽说昨天老爷子回家很兴奋的给大家宣布了自己的病能够治愈的消息,不过一听说医生是张老爷子家才找到的外孙,年纪也不大,顿时也没了什么期望,要不是天青在一旁作保,他们今天可能也不会提及此事了。

    “应该没多大问题。“秋宇翔看着他们的神sè,知道他们并不怎么信任自己的医术,他也不是第一次遇见这种况了,倒是并无不满。

    蒋天成两叔侄对秋宇翔的回答不置可否,不过从他们的眼中可以看出一丝怀疑。不过秋宇翔并没急待证明什么,rì后自然会有分晓。只是一旁的蒋玉纱却是一双眼睛盯着秋宇翔仔细看了一会,微微蹙起柳眉,不知在想着什么。庄玉茹看着好友的模样,心中暗暗发笑,和母亲两人交换了一个会心的微笑。

    “蒋叔叔,这栋别墅应该买了不超过一年吧。”秋宇翔看着蒋天成,淡淡说道。为了避免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牵扯,他主动转移了话题。

    “是呀,买了半年,才装修好。”蒋天成笑着说道,不过看着张晓霞也略带惊讶的神,他咋才饶有兴趣的问着:“你怎么知道?”

    秋宇翔微微一笑。蒋天成今年的紫微斗数命盘,行小限的田宅宫,内有太阳一星庙旺,可惜逢上化忌,今年其肯定会买房,但是也会遇上一些麻烦。再说看这屋内的装修,也应该是刚刚完工不久,这并不难猜到。

    “不介意我随便看看吧,蒋叔叔?”秋宇翔说道,他对这个房屋的风水也有点兴趣,因为在进屋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一点不对劲。

    “没问题,你随意。”蒋天成客气的说道。

    原本听张晓霞说自己儿子懂得风水堪舆,他也只是一笑了之。对于风水,他也是相信的,处于他们这种位置的人,见过一些用常理无法解释的事,眼界也比一般人开阔,尤其在做生意上,风水一门学问可是深得很。不过他并不是很相信眼前这个年轻人能够看出什么。

    秋宇翔并没有理会蒋家俩叔侄眼中的怀疑,站起来,随意在屋子里走动着。

    蒋天成的这栋房屋很大很宽阔,但是屋内的光线总给人一种不是很充足的感觉,在入门处,有一条短短的走廊,也是同样的感觉。

    “蒋叔叔,这栋房屋有多少人居住呢?”秋宇翔对随后而来的蒋天成问道。

    “我们一家三口,外加一个保镖和保姆,共有五人,期间一些朋友也会过来小住。”

    “等于说常住的也就五个人。”

    “恩,有问题吗?”蒋天成好奇的问道。

    “我再看看。”秋宇翔并没有发表自己的意见。

    只见他慢慢走到屋子的中间,右手四指并拢,拇指在其上左右点化着。这栋房屋的大门在西南方,经过大门入口的黑暗走廊后,便成为了西门。大门西南属坤卦,经过走廊后成为西方入口,属兑卦。秋宇翔不由皱起了眉头,看看挂在客厅里的摆钟,十一点三十分,他问道:

    “你在这里住了多久?”

    “大概半年吧。”蒋天成回答道。虽说对秋宇翔的能力他还有怀疑,但是看着他皱起的眉头,蒋天成心里也不由升起了一丝担忧。

    “蒋叔叔,恕我直言了,你家里会是不是发生一些奇怪的事吧。”秋宇翔笑着转头对着蒋天成说道。

    “奇怪的事,你是指?”

    “简单点说,你家里人有人看见过……鬼吧?”秋宇翔直言不讳的说道。

    蒋天成想了想,突然两眼一瞪说道:“不好说,我夫人经常刚放下东西,转眼便不见了。过一段时间又会在其他地方出现。吴阿姨,也就是我家保姆,也说看见过有个年轻人在屋内走来走去的。我还没想到过鬼这回事,以为是老人家老眼昏花了。”

    蒋天成心里突然有点害怕起来。一沾染上妖魔鬼怪这些东西,别看他在商场上叱咤风云,面对这种东西心里一样没底。

    这时,一个妇人从门外走了进来,妇人手里提着两个篮子,里面装满了各式各样的蔬菜,后面跟着一个年长的老人。妇人上穿着一件淡紫sè的衣裙,配着一件小坎肩,神态淡然,气质高贵,丰硕的材在摇曳间使得整个人顾盼生辉,显得明艳动人。妇人将手中的菜篮递给后面那位慈眉善目的老人后,径直向这群人走来。

    “宇翔,我来介绍下,这是我夫人,凌玉。”待妇人和屋内的人打了招呼后,蒋天成向秋宇翔说道。

    “伯母好。”秋宇翔微笑着点头叫道。

    “你就是天翔吧,早听晓霞说过了,果然一表人才。”凌玉看着秋宇翔的眼神有点奇怪,带着点看女婿的兴奋,但是又有点畏缩。

    就在秋宇翔轻轻碰触到她伸过来的手时,眼中闪过了一丝疑惑。望着眼前这个美艳妇人略显尴尬的神,秋宇翔只是淡淡一笑便放开了手,却不经意间瞥见蒋玉纱脸上闪过的不屑。

    “对了,小玉,你不是说近段时间经常发生一些蹊跷的事吗,给宇翔说说。”蒋天成显然也看见女儿的脸sè,连忙转移话题道。

    “是呀,这段时间经常莫名其妙的丢东西,但是过一会不见的东西又会在另外一个地方出现,我一直认为是自己记xìng不太好,见笑了。“也许是见过礼后,凌玉不再显得那么拘束,话语间也轻松起来。

    “蒋先生……”那位老人这时也来到了众人旁,看见大家都在讨论屋子里的怪事,忍不住说了一下。

    “吴妈,有什么事吗?”蒋天成对着保姆笑了笑说道。

    “其实,我……看见过一些东西。”吴妈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呵呵,吴妈是吧,你看见那些东西实在五点到七点左右吧。”秋宇翔看见吴妈的脸sè就知道她要说什么,温和地问道。

    “是呀,先生,都在那个时,有时八点过也会看见。”吴妈惊讶地回答道,看着秋宇翔的申请也充满了诧异。看见那些东西她一直不敢和蒋先生说,她是半年期被聘用的,家主人给出的待遇也好,对人也真诚,没有一般人家的挑剔,她对这份工作很满意,虽然心里害怕,但是也不想因此而丢掉工作。

    “宇翔,你看?”蒋天成这下心里有点慌了,吴妈的人品他还是信得过的,难道家里真有那种东西?

    秋宇翔笑了笑,没说什么,而是转继续在屋子里逛起来。有了这个小插曲,其他人也没闲坐着,都站起来跟着他到处逛着。

    在主人的卧室里,秋宇翔停了下来。看着强烈的阳光透过玻璃倾泻入房间,使得整个屋子温度都陡然升高了一般。靠在窗户便,望着窗外似乎刚刚砍伐过的一片树林,秋宇翔无奈的摇了摇头。

    “蒋叔叔,最近你和阿姨没少拌嘴吧。”

    “这个……”蒋天成有点尴尬的和凌玉对视了一下,没说话,不过大家都从他们的神中看出了点什么。

    秋宇翔也只是提了提,并没多说什么,转来到屋内的厨房。在洁净的台面上,还放着刚买回来的蔬菜。整个厨房有十几平,通体透亮,各式厨具一应俱全。在不起眼的角落出,却摆放着一叠黄纸。秋宇翔慢慢走了过去,低头打量了一下,并没说什么,便又在屋内走动起来,直到在房子四周角落里都发现了一叠黄纸后,这才重新回到了客厅,坐了下来。

    “蒋叔叔,这件房的风水你找高人专门看过的吧。”秋宇翔端着茶杯,一脸玩味地看着蒋天成。

    “额,这个……”蒋天成顿时有点尴尬起来,他总觉得在这个后生面前,抬不起架子来,秋宇翔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淡然,那股若有若无的强大自信,让他根本没有和一般年轻人交谈时的从容,倒是感到一丝的局促。

    房子他前几rì确实找人看过,是一个世交推荐的大师。虽然也是个年轻人,但是也和眼前的秋宇翔一样,是一个让他不敢小觑的人物。那个人也对房屋的布置指点了一下,并留下了化解方法。他也明白对于风水一门,别人看过的再找人来看是一个大忌,但是当时他并不觉得秋宇翔在这方面会有什么真才实学,也没太在意。不过这一会下来,他这种想法早已消散,面对秋宇翔的问题,他顿时也不知该如何回答了。

    秋宇翔笑了笑,对于蒋天成的做法不置可否。想到刚才在屋子看到得细微变化和那几叠符纸,他嘴角挂起一丝笑意。

    “蒋叔叔,我想你玄关和那边走廊上的长明灯是那位大师看过后才加上吧。这确实是化解屋内煞气的好方法,这间屋子原本的布局有一些问题,这样改动后基本能化解了。你也是听那位大师说你屋内太暗,才自作主张的把卧室外面的那片树林砍掉,增加房内光线强度的吧。”

    “对对,那位大师是这样说的,我想到家里虽然安装了两盏长明灯,但是卧室这些地方并没有,所以才砍了的。”蒋天成老实地回答道。

    “呵呵,你的做法如果被那位大师知道,肯定不知道会说什么。你的本意虽然是好的,但是却适得其反,让卧室的阳光强度太大,阳气过剩,才让你们经常拌嘴。你还是加装厚实一点的窗帘,在阳光直shè的时候拉上,这样就行了。”秋宇翔无奈地说道。很多人对于风水这门都是一知半解,想当然的改变屋子的风水布局,这种况才是最为可怕的。

    “好的,好的。”蒋天成擦了擦脑门上的汗水,连忙应道:“对了,宇翔,你看这屋子还需要改动什么吗?”

    “不用了,那位大师已经做得很到位了。蒋叔叔,那位大师除了留下屋子四角的净水符外,应该还有一张符纸吧。”秋宇翔突然问道。

    “不错,是还有一张。”蒋天成现在对秋宇翔是带上了一丝佩服了,这个年轻人不仅仅指出了屋子的不对之处,就连那位大师的化解手法似乎也很是了解,连忙让吴妈从屋子内拿出了一个包装华丽的盒子。

    里面放着一张非常jīng美的符纸,巴掌大小。在右上方是一个天师像,左上方为一个八卦,中上金玉满堂长命富贵者,左方一个表格,抬头为“信士”二字,下面是蒋天成的姓名生辰等,所有一切均由朱砂一笔而就,整个符面干净流畅,隐隐还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清香,一看便知绝非凡品。

    拿着这张符纸,秋宇翔笑着摇了摇头。

    在发现屋角的那些符纸时,秋宇翔便有种熟悉的感觉。那些符纸是净水符并加敕令,主要为净宅,令家宅不犯鬼邪。这些符纸和世面上的不同,做工jīng美,而且能够感觉一股能量隐隐蕴含其中,和手里这张百解符一样。当时他便怀疑这是符门的手笔。

    符门也是和他们这脉相差无几,是单脉相传,起源于东汉末年,同样没有固定师承,海纳百川,自成一派,主要专研于符箓。可以说在当世,就符箓一门,基本没有能出其左右者。而当代符门传人,秋宇翔恰好认识,同时对他的风格完全了解,就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但是有个特点,就是喜欢组合各种符咒使用,所以才有秋宇翔询问蒋天成那一出。直到看见这张百解符,这才印证了他的猜想。因为在符箓上方主避邪赶鬼的八卦位置,留有符门特有的一个微小印记,除了辨识,也有增强力量的功用。

    “按照那位大师说的做吧,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秋宇翔思量了一会,这才说道。

    这里的事算是告一段落了,一行人在家里吃了一顿便饭,秋宇翔三人便告辞离开了。

    在车上,张晓霞饶有兴趣的问着儿子对蒋玉纱的感觉。秋宇翔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于那个女孩,他也好奇的,整个过程没有说过一句话,即使面对自己的父母,也是一副冷漠的表,让他不得其解。

    “玉姐姐其实也可怜的。”庄玉茹似乎对撮合自己哥哥和蒋玉纱的事非常感兴趣,发现秋宇翔对她有点兴趣,连忙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他。

    蒋玉纱原本有个很幸福的家庭,同时家世显赫,可以说是公主一流的人物,但是十年前,她的母亲由于车祸原因去世,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便产生了一丝裂痕。蒋天成和自己的妻子是非常恩的一对,自从妻子去世后,便将自己的都给了自己女儿,但是凌玉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凌玉原本是蒋天成妻子的秘书,出车祸时也在车上,但是却很幸运的没有事。后来不知怎么和蒋天成好上了。蒋玉纱对此十分反感,认为自己的父亲背叛了她母亲,而且心里也下意识的认为是凌玉害死了妈妈,连带的,对自己父亲也记恨上了。

    在蒋天成不顾反对义无反顾的和凌玉结婚后,蒋玉纱便几乎没有再和父亲讲过话了,对于凌玉更是没有好脸sè。但是两人对蒋玉纱还是一如的照顾,凌玉对她更是犹如己出一般,就因为如此,两人到现在也没有再要孩子。不过即使如此,家里的氛围也是异常的尴尬。

    对于蒋家人的遭遇,秋宇翔不置可否。对蒋玉纱此时也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倒是对那个凌玉,他比较感兴趣。因为在之前接触的时候,他似乎感觉到这个女人的魂魄有紊乱的痕迹。一个人的三魂七魄一般来说是稳固异常的,除非遭遇重大刺激或者年老体衰,魂魄才会有不稳定的迹象。尤其是命魂,除非为生死弥留之际,不然绝无动摇可能。可是反观凌玉,其命魂却是摇摇yù坠,似乎随时都会消散一般,但是七魄却是异常稳固,并无消散的苗头,这点让他是异常的奇怪。不过这世上的怪事多了去了,他也只是对此感到有点兴趣,还没有一探到底的yù望。

    “对了,宇翔,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张晓霞一边开着车,一边装作若无其事的问道。

    看了看老妈那故做镇定的神,秋宇翔心里只想笑。不过他的初衷是不会改变的。

    “可能会去东市吧。”秋宇翔想了想说道。

    “东市?”张晓霞心里一愣,条件反shè似的看了看庄玉茹,看见女儿直摇头,她才询问道:“怎么想到去那?”

    “有些事必须去处理一下。”想到昨天夜晚接到的那个电话,他心里不由有点沉重,使得他并没有发现母亲和妹妹神sè间的异常。

    “好吧,那你妹妹和蒋老爷子那边?”张晓霞并没有多说什么,她并不想干涉儿子的选择,现在她唯一想做的就是尽自己的全力弥补之前犯下的错误。

    “玉茹是在东市上学吧,到时我会和她联系,蒋老爷子那边子还需要调养一段时间,等把妹妹的事解决了我再回来给他治疗。”秋宇翔早已经有所安排,对他的行程并没有多大影响。

    “好吧,反正玉茹也马上要开学了,这几天你就陪着她和老爷子好好玩玩吧。”张晓霞怜惜的说道。这个儿子回来后,似乎自己并没有给给予他什么,反倒是懂事的他帮了自己不少的忙。

    “好耶,老哥,走,带我逛商场去!”最高兴的莫过于庄玉茹了,有了老妈的赦令,她又可以挥霍一下了。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