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玉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同一时间,在新城国泰大厦顶楼,一栋独层公寓里,阳哥正跪在一个穿睡袍,着个大肚子的中年人后,胖子手里拿着一个红酒杯,慢慢摇晃着。红sè的液体顺着透明的酒杯漾着,挂起一丝丝水幕,又缓缓落下。芳香的酒味在空气中弥漫着。豪华的公寓里灯光略显昏暗,几个shè灯照在两人上,影若隐若现的。在硕大的真皮沙发一旁,放着一个模样古朴的巴掌大牌子,整体黝黑,似乎是石头质地,上面用小篆刻着“子甲”两个字。

    听完眼前这个手下的讲述,胖子眼中闪过一丝暴戾,上爆发出一股比阳哥更加猛烈的yīn冷之气,不过马上便收了回来,脸上鼓起一丝笑容,温和地说道:

    “没事,下次朝会你跟着我一起给组长报告一下,由他来定夺。”

    在胖子刚才暴起的那一刹那,阳哥心中狂跳不已,直到他收回那股威压,他背后不流下了冷汗。别看眼前这个队长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但是他喜怒无常的一面他也是见识过的,对于他这么一个小小的人物,说杀了就杀了,刚才可以说自己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了。

    胖子其实也有这个打算,但是想到这件事总透露着一丝诡异,他还是按捺住了心中的杀意,还是等组长看过这个人的具体况后再说吧。望着窗外灯红酒绿的城市,胖子心中隐隐升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不得不说,青山的环境确实适合养人,即使还未被工业污染所侵蚀的富强村,也略有不及。秋宇翔昨晚在被安排在外公的小别墅里,今早起来,清新的空气让人心中不由觉得一畅。

    张老爷子习惯了早起,七点刚一过,便换好衣服在院子里打着太极。当秋宇翔看见时,老爷子已经打完了一,在旁边喝着早茶。

    “宇翔,这么早?”

    “呵呵,没有外公早。”在老爷子招呼下,他走了过去,坐下后拿起茶杯一口灌下。浪顺着口腔灌入心肺,全几万个毛孔都仿佛打开了一般,煞是舒爽。

    “我说小子,这可是特供大红袍,你就这样牛饮?暴殄天物呀。”老爷子没想到这小子尽然是这样喝茶的,连忙拿过茶壶,疼惜的给自己倒了一杯,慢慢品尝了一口。

    接着老爷子就开始向秋宇翔说起了茶经,从古至今,滔滔不绝。由此可见老爷子是个无茶不欢的人,知道他这个癖好,不论是以前的老部下还是现在有些关联的人,都是想尽办法给他弄上几两好茶叶,品尝了全国各地各种茶叶,饮茶品茶,老爷子倒是有了自己独特的一番理论。平时除了几个老伙计,也没人能够说上几句话,家里几个小子自己的事也忙不过来,更不用说认真听他老人家讲茶了。发现秋宇翔似乎一副受教的样子,老爷子更是兴致昂扬,连绵不绝的讲述着。就连一旁端着早点的勤务员,看着这况,也只有等老爷子讲述,不敢轻易打断。

    秋宇翔的样子倒还真不是讨好老爷子,对于茶道,他只是略有涉及,仅限于理论,听着老爷子结合自己的经验和一些著作,引经据典,把一个茶道讲的头头是道,他倒是觉得长了见识,听得津津有味,不时结合自己所知道的知识插上几句,这一老一小两人倒是相得益彰,越聊越开心,老爷子不时还手舞足蹈起来。

    张晓霞来到院子里,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况。看着脸sè红润的老爷子正聚jīng会神的听着儿子讲着什么,她心中不由感到一丝温馨。接过勤务员手中的早餐,她慢慢来到了两人边。

    “好了,你们两个,先把早餐吃了。”看着时间也不早了,张晓霞打断了两人。

    “哎,吃饭吃饭,宇翔,吃了咱爷俩继续聊。”老爷子看看时间和儿女、老伴嗔怪的神sè,连忙讨好似的说道,不过后面又补了一句。好不容逮着一个可以诉说的人,而且还是自己外孙,老爷子是非常的高兴。

    “爸,这可不行,一会我带宇翔有点事。”张晓霞一边张罗着早餐,一边说道。

    “恩?有什么事?”老爷子有点奇怪,外孙好像并没有提到这茬,不过看着女儿示意般的眼神,他仿佛想到了什么,连忙说道:“好,好,不过宇翔,回来我们可要找时间再研究研究。”

    对于外公的请求,秋宇翔并没有拒绝,不过他却对老妈说的“事”感到有点兴趣了。

    吃过早饭,秋宇翔坐上母亲的兰博基尼,便风驰电掣般向城区开去。这辆车听妹妹说好像还是国外特别订制的,秋宇翔是丝毫感觉不出来,对于这些东西,他可以说是菜鸟级别的,可能奥迪和奥拓对他来说也没两样。

    粉红的车子并没有在市区停留,而是直接穿过了市区,向城外驶去,秋宇翔饶有兴趣的看着窗外的风景,半天没说一句话。

    张晓霞看着旁边无比淡定的儿子,脸上闪过一丝无奈,最后不得不说道:“儿子,你就不好奇我要带你到哪里去?”

    “你又不会卖了我,到了地方自然知道了。”看着老妈那一脸的憋屈模样,秋宇翔不由笑了起来。

    “哎,败给你了,不说其他了,你是不是对风水这类的东西有点研究?”稳稳地开着车,张晓霞突然问道。

    看来这次的事是和风水堪舆有关,秋宇翔也不明白自己老妈哪来的信心,昨天自己也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她倒是把自己当成风水大师了。

    只是他并不知道,自己老妈可是没管儿子是不是懂得风水,这次也是借着这个由头,目的可不是看风水。

    想到这里,张晓霞嘴角不由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秋宇翔浑却觉得一冷。

    “不是被老妈给算计了吧……”

    大约半个多小时后,车子驶进了一个风景优美的小区。背靠着泉山,群山环抱,一条清溪从中淌过,从地理位置上来看,是一块风水宝地。这个小区应该定位在高端人群,偌大的地盘上,寥寥可数几栋别墅在青山绿水间耸立着,就和这里的主人一般,带着一丝高傲与贵气。

    张晓霞应该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车子径直在一栋西式别墅门前停下,一个管家模样的人早已站立在门前,看见熟悉的车子停了下来,连忙走了上去,彬彬有礼的拉开了车门。

    “张总。”

    张晓霞微笑了一下,淡淡应了声,便拉着儿子向别墅走去。

    别墅里偌大的客厅此时已经坐下了几人,其中两个长相相似的男人尤其吸引人注意。一个大概三十多岁,穿着平常的衣服,但是顾盼间流露出一股威严的气势,一看便知是久居高位的人才能养成的,带着一副金丝眼镜,整个人显得文质彬彬,但又不和本的气势相冲突,相得益彰,让人过目难忘。另外一个大概四十多岁,西装革履,举手投足间也是气派十足,少了一点旁边那位男子的稳重,却多了一丝霸气。在这个男人旁边坐着两个少女,一个是庄玉茹,另外一个穿白sè衣裙,长发披肩,峨眉淡扫,肤若凝脂,杨柳般的细腰轻轻靠在沙发上,整个人显得淡然无争。最让人瞩目的到时这个女孩浑上下充满了一种冰冷的感觉,jīng致的脸庞冷若冰霜,只有在庄玉茹和她说着什么时,才呡着嘴点点头,让人有种chūn回大地的感觉。

    张晓霞带着秋宇翔走了进来,看见屋内的人,微微一笑,拉着儿子走到已经站起来的两个男子面前,介绍说道:

    “宇翔,来,见过你蒋叔和蒋哥。”

    秋宇翔很礼貌的打了招呼,可还没等他回过神来,便又被老妈拉到了一边,对着庄玉茹旁边的那位女孩介绍说道:

    “这是你蒋妹妹。”张晓霞微笑着看着眼前这个漂亮却冷清的女孩,向儿子介绍道。

    秋宇翔其实从进屋的时候便注意到了这个女孩,她确实非常漂亮,至少到现在为止,秋宇翔还没遇见过能和她在容貌上媲美的,即使妹妹,因为现在还略显青涩,在感觉上让人觉得也要略逊一筹。但是最主要的还是这个女孩的气质,充满了一股yīn郁的感觉,也许是常年这样,这股yīn郁之气十分浓厚,近乎于yīn冷,对于负面气息,秋宇翔是十分敏感的,所以才对这个女孩更加关注。

    “秋宇翔。”他微笑着伸出了手去。

    “蒋玉纱。”女孩迟疑了一会,才伸出了那只白皙的手。

    “纤腰玉带舞天纱……”秋宇翔心里暗赞了一声。

    两手轻轻一握便放开了,不过秋宇翔却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在接触的时候,蒋玉纱手上传过来一股冰冷的气息,直透心房,如果不是因为他体质特殊,一般人和这个女孩接触可能都会被这股浓郁的yīn气入侵,造成点困扰什么的。

    反观旁边几人,则是眼带惊讶的看着两人。蒋玉纱的清冷是众所周知的,即使亲人,也是不冷不淡的,更别说对陌生人了,从来没有看见过她和一个人陌生男人肢体接触过,让他们一下有点脑筋短路的感觉。而张晓霞除了惊讶外,更是对自己这个神秘的儿子充满了好奇。

    原本对于老一辈人的安排她还是有一定抵触绪的。自己好不容易找回了失散多年的儿子,深怕他受到一点委屈。而蒋家小姑娘的冷漠又是大名在外,如果儿子在这碰一鼻子灰她非心疼死。不过看况似乎还不错,如果儿子喜欢,她不介意多一个“冰疙瘩”媳妇,如果儿子不同意,她自然会想尽办法推脱掉这个老一辈人的约定。现在在她心里,儿子才是最大的。

    几人坐了下来,天南海北的聊了起来。从对话中,秋宇翔知道了几人的份。穿着西装的男人叫蒋天成,天成集团总裁,是蒋老爷子的二儿子。而戴眼镜那个叫蒋星,是老爷子的嫡孙,现任锦城市委副书记。蒋玉纱是蒋天成的女儿,现在在东方大学就读研究生。

    在聊天过程中,很明显是蒋天成在做主导,蒋星虽说贵为锦城一把手,而且和眼前这个二叔年纪相差也不是很大,但是毕竟作为后辈,出于礼貌也不能抢了叔叔的话头。几人越聊越开心,而蒋天成则是对秋宇翔这个年轻刮目相看,虽说是闲聊,但是在他的引导下,聊天的内容涉及各个方面,可是这个年轻人却依旧对答如流,而且彬彬有礼,不急不躁,完全没有当下年轻人的轻浮。他当然知道老一辈人的约定,今天除了询问父亲的事,最主要的还是想和这个准女婿见个面,把把关。现在他可是非常满意,当然,至于人品等问题,还是需要考验考验的,但是对于他的学识,他是很满意了,至于什么没有文凭的,他是嗤之以鼻。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