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矛盾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和天青老道约好近rì交流中医心得,秋宇翔和一行人将两位老人送出了门。回想着天青老道临走时那恋恋不舍的样子,秋宇翔一阵无语。其实就算将天心针法完全传授给天青也没什么,这个对于他们这一脉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但是几年的游历让秋宇翔也明白,天心针法在这个中医已经没落的年代代表着什么,他和天青前后加起也不过才见两次面,如果所托非人,那就得不偿失了。

    送走两人后,一家人就坐在了客厅闲聊。对于这个失散多年的外孙,张忠诚是极度的满意,虽然接触才一会,但是他虽年轻却不轻浮,有大能但不骄傲,没有年轻人那种持才傲物,待人温文尔雅,谦虚有礼,真不知道他从小的生活环境是怎么样的,才能培养出这样一个人来。

    让他最为吃惊的是,自己这个外孙竟然会是当代“守圣”。也许一般人,也可以说是不够资格的人,并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但是对于他们这种曾经处于华夏国权力顶峰的人来说,这个尊称代表的却牵扯到很多了。不说别的,就现在处于最顶峰那位,当年也是受过上代“守圣”的救命之恩,由此可见这两字的含量有多重。

    当代“守圣”竟然是自己的外孙,张忠诚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感了。

    陈冰心,也就是秋宇翔的外婆对这个外孙是越看越喜欢,她可不管什么守圣不守圣的,坐下来后便没放开过这个外孙的手,问长问短的。从家里老头子那里知道这外孙从小便在山里长大,她心里一直对外孙充满了愧疚。当初便不同意晓霞他们的处理方法,孩子丢失了,除了张晓霞两口子,她应该算是最焦急的了,甚至于多次陪伴女儿到宏县寻找,可是就是没有一点音讯。天见尤怜,老天终于将这个苦难的孩子送了回来,她巴不得一下将二十多年来亏欠的疼一下还给这孩子。

    一家人就在这样温馨的氛围中轻松的聊着天。陈冰心虽然有点不舍,但是还是回到了厨房,她今天可要给这个乖外孙做一顿好吃的。

    就在众人聊着时,门口走进来一个穿军装的男人,年龄比张自强大一点,肩上扛着上校军衔,国字脸,棱角分明的脸上一双虎目不怒自威,全上下充满了一股凌厉。在他旁边是一位穿白衣的柔美女子,长的很漂亮,一头柔亮的黑发简单盘起,显得整个人端庄亮丽。

    “大哥。”张自强带着林艺站了起来叫道。

    先和老爷子打了招呼,张自波这才对弟弟和林艺点了点头,立马将目光转向了也站起来的秋宇翔,眼中闪过一丝凌厉的亮光,整个人突然犹如出鞘的宝剑一般散发出一股锋利的威势,直向秋宇翔压了过来。

    面对张自波看似挑衅的举动,秋宇翔有点无奈,看来母亲的话还真没说错,大舅这家人真是将家里的军人气势体现的淋漓尽致。扑面而来的威压对于他来说就像清风拂面一般,别说对于上位者他见得也不少了,就是混元扇里镇压的yīn灵,可能随便放一只出来,那威势也够这里所有人尝一尝的了。虽然不在意,但是对于别人的挑衅,秋宇翔像来是没什么好态度的,即使是自己的表哥!

    体内混元真气猛的一凝,原本呆立不动的秋宇翔浑突然散发出一股冲天杀气!天地间yīn阳二气似乎也被这股杀气所压制,周围的人仿佛觉得空气就犹如一下被抽空了似的,呼吸骤然急促,口就像压上了一股大石,眼睛发晕,耳朵微鸣。张自波那股气势在这漫天杀气面前就犹如孩子似的土崩瓦解!

    秋宇翔这五年在全国各地游历,混元扇里不知镇压了多少yīn灵,这些yīn灵几乎都是穷凶极恶之辈,犯下的罪行可以说磬书难尽,可以说他这几年都是在血雨腥风中度过的,一不小心,就是魂飞魄散的结局,上凝聚的杀气,自然不是现在和平年代的军人所能相提并论的。

    仅仅一秒,秋宇翔只是放出了压制住的杀气一秒钟。对于屋子里三个女人可能没感觉到什么,因为秋宇翔的杀气也不是相对于她们而去的,但是张自波、张自强和老爷子,却是全一阵冷汗。三个男人都是经历过生死拼杀的人,对于杀气等一些气息,是异常敏感。看着正一脸坏笑看着张自波的秋宇翔,三个男人心中同时升起了一个念头:

    “千万别惹这小子。”

    虽然不知道秋宇翔上凝聚的杀气如何而来,但是就那一瞬间的释放,他们也明白这个家伙可是个不能招惹的主,完全就一火药桶,平时没事,可一点就着。相对于张自波两个小辈的惊讶,张老爷子心里还是有点准备的,毕竟一代“守圣”,绝对不会是什么简单人物就是了。

    “哈哈,好小子,这才是我张家的种!”张自波显然属于那种豪迈的人,对于刚才暗中的交手一下便扔到了脑后,大笑着一把抱住了秋宇翔。

    张自强听见大哥的笑声就知道要坏事,还没等他出声,就看见大哥已经和秋宇翔亲密接触了,脸皮不由的抽动了两下,心中只有给大哥暗暗祈祷了。

    张自波虽然第一眼就发现了自己这个表弟的不同,刚才还被他的气势给反压制住了,他也不是不服气,完全是凭借着军人的本能想在较量较量,气势不如你,哥这练了十几年的板总不会输给你吧。

    等被秋宇翔反抱着的地方传来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时,张自波顿时知道自己错了。眼角瞟见弟弟那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他心中不由一阵火大:“你个臭小子,一定知道咱这小表弟的厉害,也不先给哥通个气。”

    “小……小表弟,轻点,给哥个面子。”自家人张自波可没那么多坚持,不行就不行,他可是服了,连忙在秋宇翔耳边求饶似的说道。

    “呵呵,你就是大表哥吧,幸会幸会。”秋宇翔看着张自波脸上那不断变化的神sè,心中一阵好笑,放开了张自波,大声说道。

    “不错不错,”张自波心里松了口气,暗自揉了揉还有点发痛的手臂,连忙拉过一旁的那个白衣女人,介绍到:“来,介绍下,我老婆,你叫大嫂就行了。”

    “明的不行,我来暗的行吧。”张自波第一次觉得原来辈分还是很重要的。

    看着张自波一脸得意洋洋的样子,秋宇翔一阵无奈。但是心中却是涌起了一阵温馨。不论是张自强还是张自波,虽然说认识的过程都是充满了“暴力”,但是对于他,他感觉的出,两人是真是把他当成了弟弟看待,才会如此“肆无忌惮”。

    “大嫂。”秋宇翔淡淡一笑,向付景芝见了礼。

    付景芝也是书香门第出,除了外貌俊朗,觉得这个表弟浑上下还充满了一股书卷味,很对自己胃口,也是欣然接受了。不过她是没感觉到刚才的那番波动,不然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想了。

    “还有这,还有这,叫二嫂。”张自强也不甘示弱的拉着林艺嚷嚷着。下午他可是也吃了秋宇翔一个暗亏的,有便宜不占才怪。

    “一边呆着去,等你啥时候娶了林艺再说。”张老大不乐意了,我占小表弟便宜,你凑哪门子闹。

    张自强一下哑火了,这可是他的软肋。他所在的部队,是一个特殊的地方,是止结婚的。当然,服役一定时限后,可以转为正常部队职位,就没这个时限了。张自强还差着两年才到时限,这可是老张家的传统,他也只能忍着。

    看见男朋友有点郁闷的表,林艺轻轻拉起了他的手,望着张自强有点愧疚的眼神,微微一笑,她明白自己男人的心意,这就行了。

    看着屋子里几个年轻人毫无隔阂的闹模样,张老爷子心中欣慰不已。从高位退下的他,其实也看开了许多,不求继续荣华富贵,但求一个家和万事兴,这就够了。

    不过,就在这时,一个略带轻佻的声音从屋外传来进来,一下破坏了老爷子上好的心

    “老爷子,我来了。”

    进来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穿着一白sè的西服,长相很平庸,属于那种扔进人群就不见的类型。白sè衣服对人的自条件要求很高,但很明显这个青年不属于这一类,显得有点不伦不类的。自从进屋后就一脸媚笑的和屋里人打着招呼,浑上下充满了一种轻浮的味道。在他后面跟着一对中年夫妇,妇人打扮的珠光宝气,尤其是手上戴着的一串珍珠手链,洁白如玉,每个都拇指甲大小,甚是夺目。旁边的男人在他后半步左右,穿的也算规整,不过神sè显得有点拘谨,唯唯诺诺的,和屋里人打招呼也是轻声细语的。

    “呀,你就是小表弟吧。”青年人似乎现在才发现秋宇翔似的,走到跟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略带傲慢地说着,秋宇翔甚至在他眼神中发现了一丝轻蔑。

    “你好。”秋宇翔就仿佛没发现他神态上的异样一般,客气的打了个招呼。第一眼看见这个青年,秋宇翔就给他打上了纨绔的标签,因为在他上,隐隐约约带着丝丝怨气。这种二世祖秋宇翔也见得不少了,只要他们没惹到他,他也难得去理会。不过很显然,这个青年明显想从他那里体现以下自己的优越感。

    “哎呀,表弟,哥明天带你去买几件衣服,也算给你的礼物了。”上下打量了一下秋宇翔,青年仿佛大方似的说道。秋宇翔对穿着不是很在意,可穿的也不是什么地摊货,属中档品牌了,但是在青年眼中,这明显就不符合他现在的份。

    “是呀,秋宇翔,明天让航航带你去逛逛,买点东西,算姨的,你现在毕竟是张家的子弟,不能太掉咱家的面子。”中年女人也在一旁附和着说道。

    其实在一旁的袋子里,也有几庄玉茹给哥哥买的高档衣服,但是秋宇翔难得换,现在倒成了这两人的口舌之源了。进来这三人经过妹妹的介绍,他也明白了他们的份。年纪大的那对夫妻是他的二姨和姨夫,年轻人是他们的儿子游航。二姨一家也拥有一家集团公司,虽然没有鼎泰集团那么庞大,但好歹也是一家上市公司,在国内也算排的上号。不过和张晓霞独自靠自己打拼出来出来的不同,张晓云的公司从创立到发展,没少打着老爷子的招牌招揽生意,因为是一家人,老爷子也没多说什么,只要不太过分,老爷子也难得理会。

    张自波两兄弟明显对这家人不是太感冒,淡淡的和他们打了个招呼,就自顾自的又聊了起来,把凑过来的游航冷在了一边,满脸尴尬。不过这小子应该也不是第一次遇见这个况了,连忙和一旁的秋宇翔聊了起来。

    “表弟现在在哪里高就?”游航一股坐在秋宇翔边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问道。

    老爷子在这家人进门的时候便离开了客厅,看着老爷子的背景,秋宇翔心想这家人还真不受老爷子待见,暗自摇了摇头,听着游航略带居高临下语气的问话,他只是淡淡一笑,云淡风轻般说道:

    “zì yóu职业,居无定所。”

    听见秋宇翔的回答,游航似乎来了兴趣,连忙转头对他母亲说道:“妈,给表弟在咱们公司弄个经理什么的没问题吧。”

    “自家人没什么问题,对了,宇翔,你哪个大学毕业的?”张晓云似乎很的问道。

    秋宇翔并没有马上回答,反而饶有趣味的盯着这两母子看了看,这才回答道:“高中没毕业。”

    似乎约好了的一般,这母子两脸sè立时闪过一丝不屑,不过还没等他们继续为难秋宇翔,门口传来张晓霞冰冷的话语。

    “听说风云集团近段时间资金周转有些问题,需要我们鼎泰注资吗?”

    张晓霞有些愤怒了。这个姐姐从小便对自己有些意见,因为是家里的老幺,所以父母和大哥都很宠她,但是也没减少对姐的疼,可是这个姐姐总是认为长辈偏心,从小便和自己抢心的东西,长大了自己一手创立鼎泰集团,更是压了这个姐姐的公司一头,每次家里聚餐她就是风言风语不断,但是毕竟是一家人,张晓霞也没往心里去。可是现在自己失散的儿子好不容易回来了,她自己宝贝的不得了,绝对不许他人对秋宇翔有一点点伤害,即使是语言上的,即使是一家人。

    张玉宁跟在张晓霞后面,她也听见了这个二姨和她儿子对秋宇翔语言上的嘲讽,不屑的瞟了两人一眼。自己干妈对这个儿子是非常宝贝的,之所以在公司耽搁这么久,就是在忙集团股份转移的事,虽然说自己这个哥哥看起来似乎并不缺钱,但是干妈对他是充满了愧疚和疼,巴不得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给他,这时候听见有人对自己儿子嘲讽,哪里还会客气。

    风云集团虽说也是一个大公司,但是如果鼎泰集团想要强行收购,也不是不可能的。听见张晓霞的话,张晓云就像吃了只苍蝇一般,原本想说的话一下堵在了嘴里,脸sè一下变得极其难看。

    张晓霞没有理会有点尴尬的两人,径直走到秋宇翔边,拉起他的手,用力按了按,眼中凌厉的目光一扫张晓云母子俩。如果他们还敢继续这样不yīn不阳的对自己儿子,她不介意让自己姐姐的集团公司并入鼎泰来。

    秋宇翔有点无语。对于这个二姨母子的话语,他并没有放在心上,看着张晓霞想母鸡护崽似的架势,对于母亲的维护,他心里还是感到丝丝温暖。

    “好了好了,准备吃饭。”

    陈冰心一出厨房便发现客厅里的气氛有点不对。看着针锋相对的两个女儿,她有点无奈。手心手背都是,说谁的不是她都不忍心。

    饭桌上的气氛似乎因为张晓云一家人的到来已经不复刚才的和睦,在略带沉闷的气氛中吃完了这顿饭,几个年轻人相约要去K歌。秋宇翔其实内心深处是不太想去那种地方的,和赌场几乎一样,娱乐场所的天地元气有点紊乱,对于他这种十分敏感的人来说那种氛围很不舒服。不过耐不住妹妹的鼓捣,他还是答应了。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