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石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美味轩今天停业,秋宇翔也不打算劳烦李欣等人,他只是想先确认一些事。不过当站在美味轩的门口,他就已经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一股yīn邪之气隐隐从二楼传来,从属xìng上判断,就是那个祸害村里的yīn灵。

    左右看看没发现有人注意,他微微一跳,整个体便犹如苍鹰一般跃入了二楼的阳台,轻轻一推,房门便开了。

    “出来吧。”秋宇翔一进屋,整个子便散发出一股威严之气,混元灵气将整个房屋笼罩住,不留一丝缝隙。

    窗口上摆放着的那朵凤尾花此时显得有点萎靡,花茎仿佛失去了生气一般耷拉着,白sè的花白也带着点点黄斑。秋宇翔话音刚落,一股黑气便从花蕊处释放出来,缠绕着整个花盆,慢慢扩散。仅仅几秒钟,一个黑sè雾状物便出现在秋宇翔眼前。和昨天相比,明显黑气淡化了许多,甚至连其本体也直接暴露在了空气之中,没有了浓密黑雾的遮挡,秋宇翔可以一眼看出其本体确为一株凤尾花。而在本体深处,一个指甲大小的黑sè石子虚空而立,散发出淡淡的黑光。凤尾花整个本体显得极其虚弱,仿佛随时都会扩散一般。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针对我!”黑雾中传来一阵怒吼,分不清男女,而那个石子所带黑光也一阵忽闪,微微颤抖。凤尾花似乎也知道现在的自己根本不是眼前这个男人的对手,也不打算逃跑了,带着一丝不甘,恶狠狠地对着秋宇翔喊道。

    “你吞人魂魄,祸害乡里,还有理了?”秋宇翔一阵无语,和yīn灵讲道理他这还是头一次。

    “为什么只准你们人类残骸我们,我们却不能吞噬你们!”

    在泣血般的控诉中,这个yīn灵讲述了一个关于自己的故事。

    它原本是一朵无忧无虑的凤尾花,生长在村子里面的一面山坡上。每天和伙伴们一起生活,一起欢唱。看着rì出,赏着rì落。在群星闪烁的夜空数着星星,在月亮的滋润下缓缓入眠。但在七年前,一切都似乎发生了改变。

    在那一天,两股毁灭般的力量突然在山林深处猛然涌现出来。一时之间风云突变,rì月无光,整个后山似乎都被一股股狂暴的气息所充斥。山林之中所有生灵都感受到了末rì一般,颤颤发抖着。伙伴们也颤抖着躯,在阵阵狂风中痛苦呻吟着,感受着那股毁天灭地般的力量肆掠的在边扫,似乎只需要一点点泄露,便能将大伙轻易摧毁一般。在它心中第一次升起了对力量的渴望,为了边的伙伴,为了坚强的生活下去。

    两股力量的对抗持续并没多久,但是那恐怖的威势却永远的留在了它的心中。在力量消失的那一瞬间,一个黑sè石子却在虚空中划出一道黑线,无巧不成书般掉落在了它上。周围的伙伴惊恐地看着这个石头,而它自己也是恐惧无比。但是许久这个石子也未有什么异常,它也不由放下心来。感受着这个看似普通的石子散发出来的凉意,它有种预感,自己似乎会和以前不同了。

    这个石子确实怪异,每到夜晚,便会散发出一层淡淡的黑光,同时空气中有一种yīn冷的气息也不断涌下石子内部。在这些yīn冷气息的洗刷下,它也渐渐发现了自己的不同,似乎自己慢慢能够思考了,而且感觉本也越来越强大了。它认为这是上天对它的眷念,才让它有了灵智。

    能够思考后的它不断试图唤醒其他同伴,可是经过近一年的努力,却没有其他同伴像自己这样,依旧犹如往常般快乐,可是就是不能听到自己的呼喊。它发现自己不能和伙伴们一起看太阳,一起数星星了,它感觉到了一种孤独。它已经不记得多少次赶走了试图吞噬伙伴的动物,它也记不得多少回为伙伴们遮挡那肆掠的风暴。它乐此不疲,心甘愿,一直守卫着自己的伙伴。

    没过多久,囡囡出现了。它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单纯的女孩子,她不像别人那样对它们视若无睹,她对它们小心翼翼,呵护有加,她喜欢和它们说话,喜欢和它们玩耍,怀着一颗赤子之心,将它们当做了自己的朋友。它也能够感觉的到,伙伴们对这个小女孩的喜。可能因为自己和伙伴们的不同,囡囡特别喜欢它,即使离开了这个山村,也小心翼翼的将它移在一个漂亮的花盆里带着。虽然离开了伙伴们,但是能和她在一起,它也很开心,很满足。

    可是就是几年前,它听到了伙伴们的哀号。那些可恶的人类不知道为什么对它们突然起了兴趣。一批批的伙伴被送上人类的餐桌,小山坡上没了伙伴们的歌唱,没有了那熟悉的温馨。它出离愤怒了。为什么人类要这样对它们,它们并没有危害人类,可是人类却完全不顾它们的意志,残害了一批批的伙伴们,它要报仇!它要让人类后悔!

    但是,它发现自己太弱小了,凭借着自己的本能,它也只能对未出生的孩子和老人的魂魄产生影响。它已经不顾一切了,不停的吸收着婴孩的魂魄,不停的壮大自己,为的就是有朝一rì能够报复那些对伙伴们下毒手的人类!在疯狂的同时,它心里也还留着一丝纯洁,那是对囡囡的。每当面对囡囡,它那暴戾的绪才可以得到一丝的安稳,才能寻的一丝的慰藉。

    听着这个yīn灵的述说,秋宇翔心中一阵默然。

    七年之前,看来这件事和那场大战脱不了关系。应该是当时师父和人打斗,除了之后遗留在现场的那块石头,还有一块被轰裂的石子掉落在了那片凤尾花丛中,从而有了后面之事。这个世界本就是弱强食,这个yīn灵如此想法,其实也并不是没有道理。可是作为它所憎恨的人类一员,他的责任就是镇压这些扰乱天地的yīn邪之气,又何尝不是一种弱强食呢?

    “唉……”秋宇翔叹了口气,眼中的无奈被坚毅所代替,对着眼前这团张牙舞爪的黑气说道:“你还有什么遗愿?”

    可以感觉到屋内的温度立时降低了许多,没过多久,yīn灵仿佛也知道今天是没办法逃脱了,淡淡地说道:“我也没有什么遗憾了,只是不能再见囡囡一面。做了这些事,我也可以面对伙伴们了,他们应该也在盼望着我和他们相聚吧。”

    秋宇翔没再多说什么,突然踏出一步,手中混元扇一指yīn灵,一股青sè气劲直shè而出,犹如一柄利剑,狠狠劈了过去。只听见yīn灵发出一阵凄惨的叫喊声,原本勉强聚拢的黑气一下便被打散,颜sè更是暗淡到几乎眼不可见。而那块黑sè石子也黑光内敛,似乎成为了一颗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石头。

    啪的一声,混元扇突然被秋宇翔打开,一股冲天的气势突然笼罩到整个房间。混元扇的扇面漆黑一片,就犹如黑洞一般,空中所有的气息似乎都在慢慢被它吸收着。

    “本君以守圣之名,赐你名‘思’!”

    行闻录突然破空而出,光滑如镜的玉面一阵雾气波动。只见无数个小突起在玉面涌动,几息之间,白sè雾气散去,一行古字呈现在了表面。

    “凤尾花成jīng,名‘思’。”

    秋宇翔收起行闻录,再次向前踏出一步。混元扇内一股青芒随之涌现,而他原本幽黑的眼眸也浮上了一层冰冷之意,一丝不带任何感的青芒从眼中一闪而过。

    “以守圣之名,判凤尾花jīng‘思’,镇!”

    古语之音刚落,混元扇便发出一股强劲的吸力,带着骇人的青sè光芒,在yīn灵的惨叫声中将其收入了混元扇内。

    又是啪的一声,混元扇合拢。

    房屋内的一切仿佛又恢复了正常,之前发生的事仿佛根本没有发生似的。

    但此时秋宇翔却是子一震,脸上闪过一丝欣喜。从混元扇里,猛然出来一股灵气,推动者体内灵气依照大周天运转起来。他连忙坐了下来,引导灵气运转。

    一圈,两圈。灵气依旧不停传来,平时此时早已耗尽的灵气依旧汹涌的向第三圈涌去!

    势如破竹般,灵气通过了第三圈,回到丹田,这才慢慢停止下来。

    化神三转!

    想不到镇压思以后,混元扇竟然会转化如此之多的灵气。慢慢适应了新的境界,秋宇翔的眼眸也回复了正常,看着眼前这盆普通的凤尾花,在清风中摇曳生姿,他暗自叹了口气。一个普通的黑sè石子在静静的躺在地板之上,他弯腰捡了起来。

    将来两个石子合在一起,呈现在他眼前的似乎是一个石牌残缺的一角。就在这时,一股淡淡的黑光从残缺石牌上浮现,啪的一声,两个石子严丝合缝般合在了一起。突然,一股恐怖的力量从上面猛然涌现出来,转瞬即逝。秋宇翔脸上却带上了一丝苍白。

    “好强大的力量!”

    以秋宇翔化神境修为,也对这股力量感到一阵心悸。想到师父去世时所说,不到还虚境,不得报仇,他心中觉得沉甸甸的。

    握紧手中归于普通的石牌残片,秋宇翔沉静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坚毅。

    “不论你何种修为,我一定要为师父报仇!”

    县医院急诊楼病房内,囡囡和李欣、张强正说着话。三人都没有注意到,囡囡原本还有点苍白的小脸庞,不知什么时候起,慢慢变得红润,尤其一双乌黑的眼睛,越发明亮动人。看着凤尾花本体最后一丝阳气被囡囡所吸收,悄悄站在门外的秋宇翔摇了摇头,拍打着混元扇,慢慢走了出去。

    村子里,陈大娘已经醒了过来,看那jīng神头似乎也不错。对于二爷秋宇翔也没忌讳的地方,将整件事向他讲述了一遍。至于张强的事,他也从那天这小子的反映中猜测出了什么,但想不到的是二爷对此并没有多说什么,只说了句儿孙自有儿孙福就没在理会张强和李欣的事了。

    石牌残片的线索似乎已经中断,但秋宇翔有种预感,自己和这件东西已经沾染上了因果,不久的将来,这些事一定会水落石出。富强村的事算是告一段落了,秋宇翔也在师父的墓碑前将来事说了说,便和母亲、妹妹一起,去往省城。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