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凤尾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宏县,某宾馆总统房。

    看着一脸好奇打量着自己的庄玉茹,秋宇翔心中升起了一丝温馨。这就是亲人呀。从刚认识庄玉茹的时候,他便有种血脉相连的感觉,想不到短短几天,就证实了他的猜测。

    “玉茹,把你的玉佩拿出来。”看着眼前这对儿女,张晓霞觉得异常高兴。秋宇翔的温文尔雅,庄玉茹的漂亮可,她突然觉得老天对她还是眷顾的。

    “哦。”似乎猜到了什么,庄玉茹从心口处拿出了一块吊坠。

    这是一块上等羊脂白玉,雕工jīng湛,团团云纹缠绕盘旋,在白玉正中雕刻着一只展翅翱翔的鸢鸟,栩栩如生,整个白玉晶莹剔透,就好像有一层油脂包裹在上面,泛着柔和的光芒。看着庄玉茹手中的玉佩,秋宇翔也慢慢从脖子出拿出了一块犹带体温的玉佩。

    这块玉佩和庄玉茹的几乎一摸一样,只是在正中位置刻着一条蜿蜒盘旋的飞龙,龙鳞片片可见,姿态高傲,俯瞰众生一般。

    “哇,老妈?!”庄玉茹看着秋宇翔那块玉佩,转头看着张晓霞,一脸的紧张。

    关于自己有个失散的哥哥她当然知道,母亲也没少给她说。而且这么多年,父母一直没有放弃过寻找,她也总是幻想着自己的哥哥会是什么样子,没想到今天,却意外遇见这个自己在梦中幻想了无数次的亲哥哥。

    “哥——”庄玉茹没多想什么,一下便扑到了秋宇翔怀里,就像只撒的小猫一般,不断的用柔嫩的脸颊在秋宇翔口上蹭着,眼里忍住不流出了高兴的泪水。

    一旁的张玉宁在刚开始的迷茫后,似乎也想到了什么,看着赖在秋宇翔怀里的庄玉茹和含笑而立的张晓霞,脸上也挂起了一丝兴奋的笑容,望着秋宇翔,低低地叫了声“哥”。

    本来庄玉茹是因为太过激动而扑到了秋宇翔怀里,可是抱了一会,却觉得哥哥上似乎有种特温暖的感觉,和父母不同,这个怀抱让她有种安全、温馨的感觉,突然好想一辈子这样被哥哥抱着。

    此时的她突然想到什么,抬起一张梨花带雨的脸庞,撒似的说道:“哥哥,第一次见妹妹,总要给礼物吧。”

    “玉茹。”张晓霞连忙出声阻止。在她看来,自己这儿子从小在山里长大,哪里会有什么礼物,生怕这个被自己宠坏的孩子作出什么无意间伤害到秋宇翔的事来。

    秋宇翔微笑着对母亲摇了摇头,抱起还赖在怀里的庄玉茹,点了点她翘的鼻子,温柔说道:“还不起来,看你的脸都成小花猫了。这样抱着哥,怎么给你拿礼物?”

    刚说出那句话,庄玉茹就心里一阵后悔。找到哥哥的喜悦似乎冲淡了一切,让她忍不住要起了礼物。可是想到哥哥这么多年都没在大家边,生活一定过得很苦,便有点埋怨起自己来。不过一听到秋宇翔似乎还真有礼物,不心中充满了好奇,一下从他怀里跳了起来,眨着一双大眼睛一动不动盯着秋宇翔。

    看着秋宇翔送给庄玉茹和张玉宁的两个礼物,张晓霞简直是目瞪口呆。不是礼物太寒酸,而是出奇的贵重。

    儿子给女儿的礼物是一对宝石耳环,清澈明亮、晶莹剔透,那一抹炫目的翠绿,仿佛液体一般温润流淌。祖母绿,绝对是祖母绿。这一对耳环的价值,绝对不下百万。转头再看张玉宁手中的翡翠镯,她已经是不知道说什么了——帝王绿玻璃种。这两样东西如果拿到拍卖行,绝对是百万级的拍品。

    和庄玉茹的单纯不一样,看着已经迫不及待带上耳环的玉茹,张玉宁显然知道手里这个玉镯的价值,一下有点踌躇起来。

    “怎么,看不上哥哥送的礼物?”秋宇翔玩笑似的看着张玉宁说道。

    “收下吧姐姐,这可是哥送的第一件礼物呢。”庄玉茹犹如一只骄傲的孔雀般,昂着头。在哥哥拿出礼物的那一瞬间,她便知道这东西绝对不凡。毕竟是生活在这种生活圈里,高档的东西也见过不少。但是想到这是哥哥送的,不要白不要,满心欢喜的便拉着母亲炫耀起来。

    这两样东西是秋宇翔在云省帮助一个据说是什么宝石大王的人解决了一件事别人送的,他只是知道很值钱,但是具体价值多少也不清楚。钱财对他来讲并不是很重要,也不是很看重,如果他需要钱,绝对有一大批人送上门来,这点在五年的辗转各地中他已经是深有体会。虽然他不是很在意金钱,但是帮别人解决了一些诡异事后拿取报酬他也不会拒绝,至今他卡上有多少钱他自己也不知道。看着自己妹妹那种欣喜的神,他突然有种要将世界上所有好东西都给她的yù望。看来这才没多久,他心中对妹妹的溺已经开始发酵了。

    “宇翔,这东西太贵重了。”张晓霞还是觉得给女儿如此贵重的东西不太合适,斟酌着向秋宇翔说道。

    “妈——您老管着我。你每月也才给人家那么点钱,罗家那对姐妹都笑话人家。哥好不容易给人家点礼物,您也要没收呀。”庄玉茹撒似的拉着张晓霞的手说道。

    “玉茹,咱家不讲这些,你小心被你外公念叨。”张晓霞也知道相对于同级别的人家,自己虽然宠这个女儿,但是本家一直以节俭持家,给的生活费是少了点,全以够用为原则。

    “好了,妈,我也就这么一个亲妹妹。男孩穷养,女孩富养。以后小妹的生活费这些我全包了。”秋宇翔笑着说道。

    “翔儿,你不能这样,会宠坏她的。”

    “没事,这么多年我也没尽一个哥哥的义务,以后哥哥给这小家伙补回来。”秋宇翔温柔地摸这庄玉茹额脑袋,轻轻说道。

    “哥——”庄玉茹一下又扑到了秋宇翔怀里,虽然留着泪,但是小嘴里还是不断呜咽着:“我有哥了,我有哥了……”

    看着眼前一双儿女,张晓霞又哭了,这次,洗去了几十年的悲哀,是幸福的泪水。

    一家四口就在酒店吃了晚饭,然后庄玉茹又缠着秋宇翔将他的事仔细说了一遍,不时加上自己小时候的趣事,一家人显得其乐融融。不过,当秋宇翔隐晦的提起他的父亲时,张晓霞脸sè便一下变了。

    “别给我提那个混账东西,当年要不是他提议,我也不会和你失散二十年。现在儿子如此出sè,我让他后悔去!”张晓霞一提起秋宇翔的父亲庄思军,满脸的愤慨。

    庄玉茹吐了吐小舌头,看着秋宇翔一脸额无奈。自己爸妈在哥哥的问题上一直在闹别扭,不过老爸一直对自己比较好,找到哥哥这件事,怎么能不告诉老爸呢?在所有人没有注意的况下,一条短信发向了遥远的东市。

    庄思军正坐在车里,看着手上的一份区zhèng fǔ上报的文件,眉头微微皱着。城南区旧城改造工程是在他的大力倡导下进行的,前期工作都开展的较为顺利,可是就像许多拆迁工作一样,都要面临一个问题——钉子户。在他的主持下,这次拆迁工作安置方案算是有史以来东市最为优厚的了,不过也有几户钉子户仍然拒绝搬迁。虽然也可以采用一些手段,但是现在正值换届时期,自己这个不到五十便位列市委常委的人总是要受到更多的关注,现在可出不得一丝乱子。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

    一看名字,是自己那个宝贝女儿,庄思军不由笑了起来。看着短信的内容,他一下楞住了,再次仔细看了看,突然一下跳了起来,却忘自己正在车上,脑袋撞到车顶一阵剧痛。不过他已经顾不得疼痛,立马就想打电话。可是看着手机上那个熟悉的名字,他又无奈的摇了摇头。

    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他再次拿起了电话,往京市打了过去……

    接到张强电话的时候,秋宇翔正在陪着母亲和两个妹妹逛街。虽然一个县城并没有什么可逛之处,不过一家人的目的显然也不在购物上,在意的是几人相处时的那种感觉。

    打的到达县医院急诊大楼,看着略显冷清的接待大厅,秋宇翔不由皱了皱眉。医院是他不想去的地方之一,因为这里生老病死,充满了各种怨念,yīn邪之气很重,对于他这种人来说,虽然没有什么影响,但是也下意识的不是很喜欢。

    张强来电话说李欣的女儿囡囡突然病了,已经送了急诊,他正在村里一时无法赶到,希望秋宇翔能去照看下。对于朋友的请求,秋宇翔向来无法拒绝。不过当看到囡囡时,他心里还是不由大吃一惊。

    囡囡是个7、8岁的小女孩,一张小脸粉嫩粉嫩的,异常可。即使是在病上,也是一脸笑嘻嘻的,和李欣逗玩着。

    看见秋宇翔进来,显然张强已经通知过她了,带着一脸的歉意,说道:“不好意思,宇翔,让你专门跑一趟。”

    秋宇翔笑着忙说没事,然后走到囡囡面前逗弄起来,一双眼睛却暗暗打量起这个女孩来。

    听李欣的述说,囡囡应该是在家玩耍时突然昏厥了过去,不过在送到医院的途中便自己清醒了,似乎一点事也没有一般。医生检查后也认为并无大概,不过保险起见,还是希望他们观察一两天。虽然医院是如此说,但是秋宇翔却是不由皱起了眉。

    “炼yīn还阳?”他心里暗自思考着。

    囡囡上带着浓烈的yīn邪之气,不过奇怪的是体内三魂七魄却异常的正常。而且缠绕她边的yīn邪之气也在慢慢自行消散,这股气息秋宇翔很熟悉,就是昨天和自己相斗的那个yīn灵。囡囡的突然昏厥也应该不是偶然,应为体内yīn气过盛导致yīn阳失调邪气冲脑造成的,用现代医学的话说就是脑充血造成昏厥。不过让秋宇翔诧异的就是,现在囡囡体内有一股阳气正在调整着她魂魄内原本失调的yīn阳之气,这股阳气不同于生人或者环境固有之气,在天眼之下,他一下就认出那是yīn灵体内带有的元阳之气。

    yīn灵虽然本属yīn,但是孤yīn不生,独阳不长,世间万物都追寻一个yīn阳平衡之道。在yīn灵的形成过程中,随着yīn气的不断聚集,yīn灵体内本的yīn邪之气将会转成一股阳气,也算是极yīn而转阳了。yīn灵的**,就是由纯阳之气凝聚而成。这点阳气,对于yīn灵来说是极度重要的,可是为什么它会将自己的阳气度入囡囡体内帮助她呢?看囡囡的形,这个yīn灵应该和她接触不短时间了,这又是为什么呢?

    村子里的那个yīn灵尚未能凝聚人形,可以排除是由人的冤魂形成的。因为人的冤魂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生而为yīn灵。那个yīn灵应该是某种事物因为一些机缘才形成的,可是又是什么东西呢?和囡囡又是什么关系呢?又怎么和村子联系在一起的呢?

    看着眼前正在思考着的秋宇翔,李欣心里一阵忐忑。听张强说这个年轻人医术了得,难不成真看出了点什么?

    “翔子,怎么样?”张强的声音在病房里响起,看着他满头大汗的模样,气喘吁吁的问着,李欣心里一阵感动。

    “呵呵,囡囡没事,听医院的再观察一下吧。”秋宇翔笑着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一听见囡囡出事,张强立马什么都没顾的上,连忙从家里赶了过来。现在回想起离开时爷爷的神,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先回村里了。”秋宇翔拍了拍张强的肩膀,从他突然变sè的神中,他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

    给老妈、妹妹打了个电话,他们在宏县还要待几天,还有的是时间聚。走在村道上,秋宇翔脑子里还是不断联想着自回村子以来发生的事。陈大娘的况已经不能再拖延了,最多还有一天时间,三魂七魄可能就要被那股黑气所吞噬。现在唯一的办法是尽快找到那个yīn灵。

    脑中还没想出个头绪,却是被二爷拉着到家里蹭起午饭来。

    “来,翔子,尝尝这个。”二爷客气的点了点桌上一盘冒着气的菜说道。

    这是一盘普通的家常炒蔬菜,哪种蔬菜秋宇翔看不出来,应该是一种根状植物。白嫩的菜根配着红彤彤的辣椒,香翠yù滴的模样却勾起了他的食yù。初一入口,微微带点苦味,柔嫩酥软,可是两三下后,一股清香顺着口腔蔓延开来,让人回味无穷。

    “这是什么东西,二爷?”记得之前在村子里并没有吃过这种蔬菜,秋宇翔不由好奇地问道。

    “呵呵,不知道了吧。”二爷呵呵一笑,解释道:“这可是我们村的宝贝。这东西你应该也见过,就是凤尾花,可是咱村独有。也不知道城里人咋想的,有人发现这种花的根能够入菜,前几年大批的人来摘采。咱村里人也不是笨蛋,这几年一到凤尾花开的季节便组织人先采了去,再卖给这些人,着实赚了一大笔,结果自己倒是没留下多少。我们觉得这味道也就这样。”

    “凤尾花?”脑中闪过那一朵朵洁白无瑕的花朵,秋宇翔却仿佛抓住了什么一般。

    “凤尾花!”想到在李欣家里看见过这种花,秋宇翔脑子里觉得一根线渐渐明朗起来。

    “二爷,我先走了。“秋宇翔没有再多说什么,告别了二爷便径直向县城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