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突变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秋宇翔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宾馆的,现在他心里一团乱麻,脑袋混乱的像一盒浆糊似的,小时候的种种不由自主的涌上了心头。

    张晓霞的那一问,无疑证实了一些他心中的猜想。可是他能够去确认吗?十几年和师傅的相处,已经让他习惯了自己的份,虽然他平时刻意的去回避这个想法,可是也无法抹杀一个自小在心里建立起的想法,他是个孤儿。他虽然也幻想过自己的亲生父母是什么样的,做什么工作,他更想知道为什么他们会抛弃自己,可是随着年龄的增大,这些看似不切实际的想法已经很少再次浮现。可自从遇见庄玉茹后,这些想法又不由自主的涌现出来。

    “呼……”长长的叹了口气,秋宇翔暂时放下了这些想法,顺其自然吧。要说他对自己的亲生父母没有一点怨恨是不可能的,但是十几年的修养xìng,让他对“恨”这东西已经看的很淡了,因为肩上的责任,师傅临终前的话语,已经让他没有多少jīng力去恨了。

    走在宏县的街道上,秋宇翔不由又思考起了村子里面的事。不论是几年前村子没有新生儿的诡异事件,还是现在遇见的yīn邪之物吞噬村民魂魄,他总觉得冥冥之中有根线索应该能够串联起来,可是他现在确实一点头绪也没有。

    抬眼望去,周末的街道上满是人群,在街角处,一个人影一晃而过,秋宇翔却是心里一惊。

    “强子?”

    在这里竟然遇见张强,让他心里不由有些疑惑。现在正是农忙季节,虽然是周末,可是张强也不应该在这里出现。带着满心的疑惑和好奇,他不由跟了上去。

    和平街是宏县有名的小吃一条街,最初是因为这里是县一中所在地,各种小商小贩聚集,后来经过城市规划,慢慢发展成了如今的规模。在街道尽头,有一家美味轩,专卖凉粉、凉面等小吃,味道不错,但是因为地理位置不是很理想,生意只能算过得去。店主是一个寡妇,叫李欣,带着一个七、八岁的女儿,rì子虽然过的辛苦,不过也算能解决温饱问题,还能有点结余。

    今天是周末,店里的生意还算不错。张强显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一进店,看见几个熟人,打了个招呼,就径直走进了厨房。

    “你来了。”李欣是个二十多岁的女人,外貌柔美,算不上漂亮,但是很耐看。此时看见张强,有点羞涩的打了个招呼,又专心致志的下起面来。腾腾的蒸汽也遮掩不住她羞红的双颊。

    “恩。”张强原本就是个有点腼腆的人,此时更不知道该说什么,虽然每次都是这样,可是他就是提不起勇气多说什么。

    看着端着碗出去招呼客人的张强,李欣眼中闪过一丝感动,眼角也忍不住带上了一丝湿润。虽然张强每次来店里帮忙都没有多说什么,但是他的心意自己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可是自己一个寡妇,还带着一个女儿,她心里非常忐忑。即想和他摊牌,又舍不得现在这份温馨。

    “你好,想吃点……”熟悉的开门声传来,张强习惯xìng的就招呼起来,可是看见进来客人的样子,他一下把后面的话缩了回去。

    “翔……翔子?”

    进来的秋宇翔看见围着围裙正在招呼客人的张强也不一愣,脑子里一阵疑惑。坐到位置上后,连忙问道:

    “强子,你这是?”

    没想到在县城这个小餐馆里也能遇见熟人,张强一下有点说不出话来,正在不知怎么回答秋宇翔疑问的时候,李欣端着两个面碗走了出来。

    “强子,怎么了?”

    “没事,遇见熟人了。”

    “哦。”李欣的脸sè顿时一暗,“终于来了。”

    她最怕的就是被熟人看见张强和自己在一起,自己一个寡妇倒没什么,但是人们的那张嘴却是众口铄金,流言蜚语对人的影响和伤害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在自己丧夫的时候她就感受过了,她不想张强也遭受这些。

    “看来也到时候了。”

    美味轩是那种传统的家带店格局,主人起居的地方就在二楼。随着张强走上楼,看着他熟悉的模样,秋宇翔心中有了点猜测。

    二楼不大,就一个客厅和两间小小的卧室和卫生间。楼板是木制的,踏上去咚咚作响。从家里的摆设就能看出屋子里应该没有男人,虽然简陋,但是很温馨。在窗台上,摆放着一盆花,很奇怪的是不是兰草、芦荟什么的,而是在富强村很常见的一株凤尾花。

    看见秋宇翔注意到那盆花,张强微笑着说道:“那是小囡囡自己种的,宝贝的不行。”

    “小囡囡?”秋宇翔注意不由被转移到了这个名字上。

    “那是李欣的女儿,今年七岁了,现在应该在后面和一些孩子们玩。”

    看着在述说时满脸温馨幸福的张强,秋宇翔心里剩下的也是满心的祝福。他和狗子还有自己是从小到大的玩伴,对于他,秋宇翔很清楚,别看张强平时表面上腼腆害羞,可是只要是他决定的事,从来没有更改过,固执的让人无法言语。这件事其实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在富强村那个地方,除非是实在没办法,一般人是不会娶一个寡妇的。他们两个的事还不知道会有多少波折。

    李欣是在秋宇翔离开村子那年嫁入富强村的,她男人是村里的一名木匠,木工活那是没话说,唯一的缺点就是有点嗜酒。结果结婚没多久,就因为醉酒掉河里淹死了。留下怀着孕的李欣一人。寡妇门前是非多,不过在她怀孕期间村里人倒没传什么,可是生下女儿后,那些流言蜚语就不知怎的传了开来。后来李欣实在没法,娘家人对她也不待见,幸好她过世的男人还留下了一笔不大不小的钱财,她一狠心就搬到了县城,开起了这家美味轩,rì子倒也算过的安心。

    张强是在一次进城的时候遇见李欣的,原本他便觉得李欣有点可怜,也佩服她的勇气,加上人本来就年轻,没有那么多的老旧观念,因此时不时到李欣的餐馆里帮帮忙。一来二去,两人尽然看对了眼,虽然都没捅破那最后一层纸,可是几年来的默契,已经让他们心里俨然接受了对方。

    “你准备什么时候告诉二爷?”

    “我还没想好。”想到自己爷爷知道后的况,张强不由心里打了个寒颤。

    “尽快吧,别误了别人和自己。到时告诉我一声。”秋宇翔拍了拍张强的的肩膀,淡淡地说道。

    张强听见这话,心里一阵激动。他明白,别看秋宇翔年纪不大,但是要说村子里自己爷爷还能听的进去话的人,那就非他莫属了。正想说些什么,却发现秋宇翔脸sè突然一变。

    “可恶!”秋宇翔感受到体内灵气的波动,脸sè一变,来不及和张强说什么,立刻就冲下了楼去。

    看着秋宇翔的影消失在视线里,张强心里也是一突。

    “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感受到体内灵气波动越来越大,秋宇翔心里的怒气也是越发的膨胀。穿梭在县城的楼房之间,他心里也越发焦急起来。就在刚才,他感觉到了自己留在老张家媳妇上的避邪符咒正在不断衰退,他知道这是有yīn邪之物正在侵入孕妇体所导致。想不到这个邪物竟然敢在烈rì当空的午后就动手,不由感到一阵失策,有种小看了这个东西的感觉。

    “希望来得及。”

    出了县城,到富强村的路上不是田野就是成片的丘陵,路人很少,秋宇翔也不用再掩饰什么,一边奔跑着,一边双手合十,掌心突然隆起,犹如莲花一般,食指弯曲相扣,体内混元真气从掌心涌出,在双手形成的空间里聚集,待真气汇集满整个掌心时,突然双手猛的向相反方向拉开,空气就像水波似的起一圈涟漪,凭空骤然响起一声轰隆声,犹如打雷一般。只见秋宇翔一脚踏入空气的涟漪中,整个体就像被吞噬了似的,消失不见。而在原地,一阵微风吹过,刚才的一切就好像幻觉一般,什么都没发生。

    午后的农村显得极其安静,即使门口的土狗也懒得动弹,趴在院里的芭蕉树下躲着凉。张家媳妇正在午休,家里人也在外面休息着。可是所有人都没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孕妇滚圆的肚子突然微微动了起来。突出的肚子一时布满了青气,一时充斥着一股黑气,两股气息不断交替。不过黑气明显占了上风,停留的时间越来越久。可即使如此剧烈的变化,孕妇却依然毫无感觉似的,一点表也没有,就好像睡熟了一般。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