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变故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秋宇翔十六岁的某天,他拼命似的向石塔所在地跑去,泥泞的山路溅起一滩混合着黄泥和雨水的污垢,一块一块浸透衣服。原本正和几个玩伴慢悠悠往家赶的他,就在刚才突然发觉整个天地间原本趋于平衡的yīn阳二气就仿佛被什么东西强力搅动了似的,变得浑浊一片。因为修炼冰心引,对天地元气极其敏感的他,口犹如被大锤狠狠撞击了一般,一口心血差点没有忍住喷了出来。那时的他已经有了化气境五转修为,却被这股突然爆发的气势伤的不轻。他第一时间便知道出事了,顾不得满脸诧异的同伴,忍着口的伤痛,他飞奔似的向家里跑去。

    天sèyīn沉沉的,见不到丝毫的阳光。天空一朵朵乌云犹如巨大的城堡似的,压得人心里发闷。秋宇翔已经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原本耸立着的石塔已经坍塌,上半部分就像被锋利的刀子拦腰斩断似的,剩下的部分虽然还在,可是也是倾斜yù倒,山风肆无忌惮的从塔吹拂而过,发出呜呜的声音,就仿佛一阵挽钟,哀悼着什么。在破砖烂瓦之间,易阳子趟在地上,原本花白的头发已经变得犹如白雪一般,没有了平时的整洁,凌乱的耷拉在脑袋上,整个人一动不动,看不出生死。在旁,一柄长剑静静的躺着,锈迹斑斑的剑已经断裂成了几段,在剑柄处,尚存着几缕鲜血。在不远处,一个黝黑的石头散发出淡淡的黑sè光芒,几息之后,黑光消散,残片变成了一个普通指甲大小的石头。

    “师父!”秋宇翔顾不得许多,扑向了生死未知的易阳子。

    “翔儿,你过来。”半躺在木上的易阳子神萎靡的对着正在屋外熬着中药的秋宇翔说道,声音里透出一股迟暮的气息。

    “师父。”听见叫唤的秋宇翔连忙走进屋子,扶着易阳子坐了起来。看着以前总是一派风仙道骨的师父,如今却是一副风烛残年的景象,他眼睛里不忍不住含起了一丝泪水。师父修为已到化神境九转巅峰,但经过之前的拼斗,已经耗尽寿元,没有多少时间了。

    易阳子抬起颤悠悠的双手,手里抓着一个墨黑的珠子递给秋宇翔。

    “滴一滴心血到上面,然后随便想一个方便点的事物。”

    此时的秋宇翔不敢再多说什么,生怕过多的说话会加重师父的病出一滴心血,照着师父的嘱咐滴在了手里这个圆球上面。

    原本猜测的鲜血顺着球面滚落的场景并没有出现,这个圆球就仿佛一个海绵似的,一下便将滴在上面的鲜血吸收了。就在同时,一股燥的气息突然猛烈的从手里涌了出来。

    “运气!”易阳子显然早知道会这样,连忙说道。

    冰心真气有意识的被调动起来,顺着这股刺入皮肤的狂躁气息在体内流动着。这股混合气息就仿佛一根尖针一般,在体里蹿动着,冰心真气根本控制不住,只能随着被动移动。不过这股外来气流运行的轨迹很奇怪,竟然和冰心引的脉络完全吻合!使得体内经脉出了微微胀痛,竟然没其他的不适。

    这股混合真气强制般将秋宇翔体内的冰心真气慢慢吞噬,同时势头强劲的顺着小周天周而复始的循环着。一圈、两圈……运行五圈之后,秋宇翔感觉体内这股陌生真气虽有所消耗,却是依旧强大,强行再次循环起来,一举突破了平常五转的桎梏,疯狂运行起来!

    九转!

    陌生真气竟然一举将秋宇翔修为硬生生提高到了化气九转的地步,仅仅一线之差,就能进入化神阶段!他经过十几年修行,才勉强达到化气五转的地步,可没成想,在这颗珠子的帮助下,竟然连连突破,达到了九转地步!

    而就在第九转完成那一瞬间,秋宇翔突然觉得手里圆球有了异动!原本坚硬的圆球随着真气的不断流动慢慢变软,秋宇翔尝试了一下,竟然能够通过真气控制已经变的和橡皮泥一般的圆球运动。

    脑海里想着师父刚才说的话,手里的圆球不断蠕动着,最后变成了一把折扇式样的东西。当他再想便另外的形制时,却发现手里的折扇不听使唤了。

    “不用费劲了。”易阳子显然知道自己的徒弟想干嘛,轻声的说道:“混元球每代主人可以让其定型一次,一次过后,该种形态便会伴随一生,直至百年后自动解除。至于其所具有的功效,为师现在时间不多了,只能靠你自己去摸索了。”

    混元球是易阳子一脉自祖师传下的东西,这东西来历早已不可考。其材质不知为何物,但是对yīn灵却是有巨大的威力,同时有吸纳镇压灵体的效力,所以经过历代师祖和先人摸索后,找到了使用其的办法并流传了下来。对于这一脉,混元球不仅是传承的象征,更重要的是捕捉yīn灵时不可或缺的工具。这一脉每代传人,在还未结庐镇压yīn灵之前,都是随携带混元球以压制收服的yīn灵,直至百年之期才结庐建筑阵法镇压混元球内yīn灵。

    “翔儿,知道为师为何会收你为徒吗?”

    易阳子显然也没打算秋宇翔回答,接着说道:“我们这一脉传承并不容易,从先辈们流传下来的笔记你应该也会发现,其中不乏断代传承的。各个朝代因为掌权者的需要和社会风气,我们的责任从诞生开始就并不为世界主流观念所认同。寻找一个适合的传承者并不容易。而为师第一眼就看中你,其实并不为其他,因为你是天生的天眼。历代祖宗传承至今三十多代,其中不乏具yīn阳眼的,可是天生具有天眼,却仅有两位,除了你,另外一位你应该也知道吧。”

    对于易阳子的话语,秋宇翔并没有多大的诧异。自己生来便能看见一些常人所不能看见的东西,他早已经习以为常。本来他以为就是书上所说的yīn阳眼,但是通过这么多年的学习,他明白,自己的这双眼睛和yīn阳眼有本质的区别,因为除了看见yīn灵,他在开启天眼时似乎还能看见一些更加详细的东西。而在历代祖师流传的记载中,和自己这双眼睛相同的,就只有祖师那双被称为天眼的眼睛了。不过其中也并未详细叙述天眼的功效,还是只能靠他自己慢慢摸索。

    “当今之时,物yù横流,我们能坚持到现在,已经问心无愧了。”易阳子似乎对什么有所感悟,语气之中略带颓废,而jīng神已经陷入弥留之际,眼神涣散。

    “师父,我会坚持下去的。”当年的秋宇翔并没有考虑太多,也不懂得太多,只是觉得一定要让师父高兴,让师父放心。在他内心深处觉得继承师父衣钵是天经地义的事,从易阳子带他第一次镇压yīn灵开始,他就已经做好了准备。他也为自己能够承担起这一份责任而感到自豪。

    易阳子勉强支持者,看了眼前这个徒儿良久,暗自叹了口气,断断续续说道:“师父也知道你对之前的事还有很多疑惑,也想为师父报仇,但你要答应师父,修为不到还虚境,休提复仇之事!既然你选择了继承我守圣一脉道统,那就必须谨记,我守圣一脉握混元利器,镇万千yīn灵,为的是正本清源,还世间一个朗朗乾坤!”

    “是,徒弟谨记。”秋宇翔低头答道,握着那块石头残片的手掌紧了紧,易阳子却没看见他幽黑的眼眸中闪过的一丝坚毅。

    良久,师父也无任何反应。秋宇翔实在不想抬起头来,但是作为徒弟,这又是他不得不面对的一面。

    石塔倒塌了,其中镇压的yīn灵并未完全消散,部分yīn灵四散逃逸。这个地方因为本属于至阳之地,才会被易阳子选为镇魂之所,现在被破坏殆尽,yīn阳失衡,用普通人的说法,很容易出现一些诡异之事。易阳子也考虑到了这些,所以秋宇翔按照师父遗愿,将师父骸骨埋在了石塔之下,并摆下六阳镇魂阵,借易阳子的遗躯,辅以阵势,以镇压原本失衡的天地二气。做完这些后,秋宇翔也不想再在这个伤心之地多留,带着一丝伤悲,带着一丝仇恨,开始在全国各地游,寻找逃逸的几多yīn灵,寻找那几乎渺茫的线索。

    那年,秋宇翔十六岁。

    转眼已过七年,在一次次生死徘徊当中,秋宇翔面对过比自己强大的yīn灵,遭遇过让自己心痛的境遇,但是他都一点一点了过来。混元扇里镇压的yīn灵越来越多,但是关于那个遗留在现场的石头却是毫无线索。师父应该知道什么,但是却一点也未告诉他。凭借化神九转的修为也落得死道消的下场,易阳子看来是并不想让秋宇翔重蹈覆辙。但是对于早将师父看做父亲的他来说,为师父报仇,也许也是支撑着他一此次度过难关的动力。

    “不管你究竟是谁,我必让你魂飞魄散!”

    秋宇翔握紧了手中的石子,眼中闪过一丝凶戾,心中狠狠地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