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八戒 复仇 离月殇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抄袭or模仿 书名:神族之侍
    虽然很好奇,但是阿大没有轻举妄动,倒是怀里面的小家伙乱动着,阿大低头看去,发现小家伙指着中间的中间的东西,比划着什么,虽然不明白,但是阿大还是忍不住问道:“你是让我下去是吧?”

    小家伙连忙点点头,阿大知道这个小家伙不是一般的聪明,但是这也太妖孽了吧!带着一丝犹豫,阿大还是滑下这个巨坑,他不相信小家伙会害他。

    滑下巨坑后,奔着那奇怪东西走去,越近阿大越能感受那磅礴的气息,而且这东西透着一股神秘,阿大甚至感觉断剑都不可能有它坚硬。

    走到那怪东西边后,小家伙动的更激烈,阿大将怀中的小家伙抱了出来。

    小家伙被阿大抱着,看到面前的东西,小家伙伸手勾去,但是手臂太小,看出小家伙的意图,阿大举着小家伙推到跟前。

    小家伙伸手摸着那件兵器,忽然一道金光暴起,照shè的阿大一阵目眩,伸手挡在眼前,透过缝隙另阿大震惊的事发生了,在他眼中,小家伙以眼的速度生长,片刻后便长得比他还要高出些许。

    这时金光停止闪耀,阿大瞪大双眼看着面前俨然成为七尺男儿的小家伙,小家伙一声怒吼双腿用力一蹬,溅起些许石块,飞奔到天空,诡异的事便是小家伙没有按照惯xìng掉落,而是漂浮在空中。

    此时阿大才注意天空已经聚集了一片乌云,乌云中雷光闪烁,似乎正在酝酿。

    只听小家伙对着乌云怒吼道:“贼老天,为什么?你为何如此对我,究竟为何,前世为妖,未曾见过母亲,这一世便如此对我。”

    这时天空上的乌云已经凝结完毕,雷光更是闪烁不停,终于酝酿也结束,雷云结出碗口大小的雷击劈向空中的小家伙,不对,现在应该叫大家伙了!“

    空中的他对着雷电一击便击碎了这惊心动魄的天威,而后将手中的兵器一抛,飞入雷云中,雷云一阵翻滚,片刻后便消散而去,而空中的兵器再次飞入大家伙手中,大家伙依旧怒目瞪着天空。

    就在阿大还疑惑的时候,天空传来一声震响,比刚才那拥有无尽威力的雷击还要强烈,紧接着空中响起一个人的声音,威严而又有些恼怒:“众神是不会放任你的,你将接受无尽的雷罚。“

    大家伙一声冷笑,喊道:“有种现在咱们就打一场,正好小爷正在火头上。“

    空中的声音沉默了,许久过后依旧没有声响,阿大知道他已经离去了,而空中的大家伙扭头看了一眼阿大后便飘向帐篷那里。

    阿大连忙跳出巨坑,向着帐篷跑去,掀开帐篷后发现方才那个威武霸气的影正跪在皮格丽的旁,阿大不一愣,走进去后坐到一旁,没有开口,他能看出来,现在还不是说话的时候。

    那是大家伙看着皮格丽的尸体发呆,良久过后,开口说道:“谢谢你,我是叫你阿大呢,还是叫你叔叔。“

    看着对方比自己还要高壮些许,阿大苦笑一下,说道:“还是叫我阿大吧!太别扭了!你叫什么名字?“

    对方沉默了一下,低沉地说道:“名字吗?好多呢,你还是叫我八戒吧!“

    八戒?很奇怪的名字,阿大没有听说过叫这个名字的,但是无所谓,他问道:“你准备怎么办?“

    八戒扭过头,看着他,说道:“我也不知道,先送她的尸体回去吧!然后替她报仇,灭了整个残狼部落。“提到残狼部落的时候,八戒的眼中闪过一道寒光,虽然一闪而过,但是阿大还是有些心悸。

    阿大不由问道:“你是穿越过来的吧!那为什么又成了婴儿呢?“阿大从前在书上看到过穿越来的方式,但是还额米有听说谁是穿越成婴儿的,瓦洛兰的穿越人士都是直接成为了强大的英雄,所以阿大不由一问。

    听到阿大的疑问,八戒不由好奇道:“有很多像我这个况?哦,不,是穿越的人吗?“

    阿大点点头,说道:“有好多呢?有些甚至都活了千年之久呢!“

    听到千年这个词眼,八戒嘴角露出轻蔑的表,然后跟阿大解释了一下自己的况:“我是元神穿越过来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是这显然不是我原来的世界。“见阿大那不明白的表,八戒一拍脑袋说道:”额,怎么说呢?灵魂,你知道吧!对就是灵魂穿越了。“

    阿大有些懂了,四处看了看没有看见刚才的武器,不由问道:“你刚才得到的那个东西呢?“

    八戒一笑,从一边的口袋处掏出已经成为了迷你版的武器,阿大这时才注意到八戒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上了一衣服,穿在上格外的帅气,虽然鼻子有点奇怪。将武器拿出来后,摊在手掌上,说道:“这个叫做九齿钉耙,是我吃饭用的武器,你别看它小,它可厉害了,你看,大、大、大。“

    那九齿钉耙在阿大那吃惊的表下变大,阿大不由感叹道:“好东西啊!“

    八戒炫耀了一番然后变小收了起来。

    阿大看着一旁安详的皮格丽,说道:“咱们现在就出发吧!刚才的响动一定吸引了很多人向这里赶来。“

    八戒点点头,看着这个名义上的母亲,眼中有一丝伤感与渴望,点点头,抱起皮格丽走出帐篷,阿大收拾后帐篷后,连忙向着那最近的部落出发。

    在路上,八戒一直很沉默,但是从闪烁不定的目光可以看出他在向着什么。

    很快阿大他们便来到了那个最近的部落,一路上他们看到许多人正在刚才所处的地方赶去,阿大不由擦拭一下冷汗,倒不是怕什么,只是嫌麻烦而已。

    来到部落后,八戒才看到自己现在的模样,不由一怔,然后大笑起来。

    阿大不解的问道:“八戒怎么了?“

    八戒看着自己的倒影,摸着自己的脸颊,笑着说道:“跟前世没什么区别嘛!就是小巧玲珑了一点,不过更加耐看,配上这两颗獠牙,更加帅气了!“

    看着八戒那自恋的模样,阿大不由冷汗滑落,拽着八戒向着旅馆走去,说道:“好了,别臭美了,咱们先休息一夜,然后便赶往豪猪部落吧!“

    八戒脸上一正,来到旅馆,坐在房间中的八戒一直看着皮格丽的尸体,那样子让阿大不由心头一颤,想起了皮格丽离去时的样子,看着八戒,心想道:“皮格丽一定不会想到,她的儿子是穿越过来的吧!这样他就不会怨恨你了,希望你能安息,我一定会把他送到豪猪部落的。“

    不知不觉间阿大便陷入沉睡当中,醒来时发现八戒还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盯着皮格丽。阿大洗漱了一下,两人一起来到部落的中心广场,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雪橇老板愿意去豪猪部落,就这样两人出发了。

    坐在雪橇中,阿大有些惆怅,不过还是决定开始修炼,毕竟已经耽误好几天的时间,所以冥想增加自己体内的斗气,经过与孤狼的战斗,阿大也注意到了斗气的重要xìng,斗气如果强,那么增加的攻击强度也就高了许多。

    而八戒也没有修炼,但是即便他不修炼,阿大也不是他的对手,阿大好奇的问了一下,才知道他穿越前的力量都依附在了九齿钉耙上,而因为九齿钉耙穿越了时空的屏障,将力量又一次送到了他的体里,不过有些器官的是八戒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力量似乎被束缚住,这一点让他郁闷不已。

    知道了八戒的疑惑,阿大便给他讲了一下瓦洛兰的历史以及天则,这让八戒对瓦洛兰有些好奇,于是问道:“阿大,你说有许多英雄是穿越过来的,都是些什么人?”

    阿大回答道:“毫无疑问,那些穿越过来的都直接成为了强大的英雄,而像你这样的例子倒是头一次听说。”然后一顿,继续说道:“有很多啊!还有些都活到现在呢!比如咱们冰封之地上的艾维尼亚,便是从神战上幸存下来的,还有永恒存在的一族,梦魇一族,是瓦洛兰最头疼的一族。”

    八戒都谨记着这两个名字,可是接下来的一个名字却让他眼睛瞪得溜圆,有些急促的问道:“你说孙悟空?齐天大圣孙悟空吗?”

    阿大不解的看着激动不已的八戒,点点头,很快八戒就平复了自己的绪,低声嘟囔着什么,因为声音太小,所以阿大没有听到,不过能看出八戒的绪有些不稳定,不在理会八戒,阿大进入了修炼的状态。

    当阿大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八戒也休息了,阿大掏出一些食物填报肚子后又一次进入了修炼的状态,接下来的几天八戒没有再次打扰阿大,局面虽然有些冷清,但是阿大都在修炼中度过,这几天的修炼,阿大都是在提炼斗气的浓度,斗气没有增加多少,甚至还有些减少,不过斗气的质量倒是提升了不少。

    终于阿大他们来到了豪猪部落,作为荒芜冰原上繁殖能力很强的种族,部落的规模当然不会太小,看着繁华鼎盛的部落,阿大不由感慨了一下,生活在这样的部落,皮格丽是族长的女儿,生活的质量一定很好,从她掌握的神秘魔法可以看出这个豪猪部落的族长很是喜欢这个女儿的。

    阿大与八戒背着皮格丽走在部落的街道上,周围两边都是卖东西的地摊,有兜售兽骨,贩卖类以及在冰原上比较畅销的瓷器,场面很闹,络绎不绝的人群当路过阿大他们边的时候,都不的看着八戒背后的皮格丽。

    经过打听,他们奔着部落最大最豪华而且还是岩石砌成的房子走去,那便是豪猪部落的族长拥有的院子,在流行帐篷的荒芜冰原,石质房屋是一种份的表现,也只有这样的大种族才能有此殊荣。

    当来到皮格丽的家时,门口的门卫将阿大他们拦在门外,脸sè严肃的说道:“豪猪部落重地,不得随意入内。”这时一阵寒风吹过,正好将八戒背后皮格丽头上戴着的头巾吹落,门卫随意一瞥,眼睛瞪大仿佛看见什么惊恐的事,嘴大张着,但是没有发出声音,倒是旁边的同伴看见他的样子不问道:“怎么了?”

    那门卫手哆哆嗦嗦指向八戒的后背,另一个门卫扭头看去,随即一怔,然后大喊道:“快来人了。”同时掏出武器对准阿大他们,那眼神好像害怕他们跑了一样。

    很快听到这门卫的呼喊声,一队人马从院子里跑了出来,其中领头的喊道:“怎么了?大呼小叫的。”

    那门卫喊道:“你看小姐的样子。”

    那名份应该是队长的人才注意到八戒背后的皮格丽,脸sè大变,拔出武器,喊道:“包围他们。”听到队长的命令,他的手下将阿大他俩包围了起来。

    看着周围紧张的护卫,阿大露出无奈的表,举起双手,高声喊道:“我想见见你们族长。”

    队长一挥手,边的一名护卫会意,走入府中,其余人依旧围着阿大他们,而此时族长府门口的紧张气氛吸引了一大群正在购物的人们,他们围绕着阿大他们议论着什么。

    很快那名护卫从里面跑了出来,气喘吁吁地在队长耳边嘟囔急几句,接着那名队长说道:“我们族长让你们两个进入,跟我来吧!你们让周围围观的人都散了吧!”

    阿大与八戒跟着那名队长来到大厅,那名队长说道:“你们在这等一下,我们族长马上就过来。”

    没一会,两名猪人快步来到大厅,其中一个有着白sè胡须,脸上尽是皱纹,显然这便是皮格丽的父亲,而另一个应该就是他的丈夫,因为阿大并没有听皮格丽说她还有什么哥哥或弟弟。

    皮格丽的丈夫看见八戒怀中的皮格丽,右手颤抖地摸着皮格丽那安详甜美的脸颊上,很轻很柔,仿佛在抚摸沉睡中的恋人,只听皮格朱柔声说道:“丽丽,不要睡了,好吗?睁开你的眼睛啊!我是你的猪猪啊!你睁眼看看我啊!”

    而皮格丽的父亲迈入大厅后,看见远处的皮格丽,仿佛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当护卫禀告这件事的时候,他连忙去找皮格朱,刚开始他还在幻想,幻想这只是一个玩笑,是女儿给自己的惊喜。

    虽然他很老了,但是眼还未花,头脑依旧清醒,看着女儿那苍白无sè的脸庞,他只感觉眼前一黑,便向后倒去,幸亏阿大眼疾手快扶住了他。

    随即他醒来,看着阿大,问道:“是谁干的?”那声音充满狠毒之意,看着老人那仇恨的双眼,阿大说道:“伯父,节哀顺变!”

    随即老人体一,看着阿大说道:“我叫皮格皮,是皮格丽的父亲,你能告诉我是请的经过吗?”作为一族之长,他比年轻的皮格朱要明白很多,哭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阿大将与皮格丽的相遇,遭劫,护卫拼死抵挡的况跟皮格皮诉说了一遍,当听到残狼的时候,皮格皮从嘴中挤出几个字:“残狼,我会让你为此付出代价的。”

    听到皮格皮这怨毒的声音,阿大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看来一个人的仇恨是很恐怖的,尤其向皮格皮作为一族之长,能力当然也不低。

    这时皮格皮问道:“丽丽的孩子怎么样?”

    阿大刚想开口,却是肩膀一震,回头望去返现是八戒,看着八戒的眼睛,阿大没有开口,而是想着抱着皮格丽的皮格朱走去。

    阿大掏出皮格丽临走前交给他的香囊,递给皮格朱,低声说道:“这时她让我转交给你的,临走前她很想念你,可以看出她真的很不舍。”

    听了阿大的话,接过阿大递来的香囊,看着手中的香囊,曾经与皮格丽一起度过的rì在在脑海中浮现,那欢快的笑声,那柔的话语,曾经的一切都变成了往rì的烟云,留下的只有那甜蜜的回忆,一切的一切都消失了,皮格朱流下了两行泪水,抱着皮格丽痛哭起来。

    看着伤心的皮格朱,阿大忍不住心头一酸,随即转过,他看见皮格皮似乎听到了什么,退后两步坐到椅子上,愣愣地发神,阿大看向八戒,看到那那伤感的眼神,知道他没有将自己的世告诉皮格皮,虽然有些疑惑,但是阿大还是没有当场开口询问。

    先是皮格皮从悲伤中脱离而出,喊了一个护卫让他带着阿大他们去休息,本来阿大不想再逗留,不过八戒让他再等几天,所以他就在这住下了。

    豪猪部落的族长府上空凝聚着悲伤,很快整个部落的人都知道他们部落族长的女儿,豪猪部落最美丽的姑娘死了,伴随着消息传递开来,族长府也挂满了白布。

    接下来的几天,有很多人都来族长府来祭拜一下这个温柔美丽又善良的女人,豪猪部落的人几乎都来了。

    这一天是皮格丽的送葬一是,天空有些yīn暗,而且还飘起了小雪,阿大个八戒都穿上黑sè的服装跟在人群中,沿着街道他们来到了豪猪部落的埋葬地,一路上很多人都站在街道两旁来看皮格丽最后一眼。

    看着皮格丽被埋入坑中,阿大忍不住问道:“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们你的份,这样他们可能还不至于这样悲伤。”

    八戒的声音有些怪异,回答道:“你觉得他们会相信他们的孩子会长得像我这么大吗?”

    阿大暗想了一下,还真是这样,可是不告诉他们又会怎样呢?

    回到族长府后,阿大没有看见族长,跟护卫打听了一下,才知道族长去其他部落,阿大不用想便知道他是去寻找盟友,接下来便是对残狼的围剿。

    一个人的仇恨是无尽的,尤其是那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疼痛。

    阿大看着还沉浸在悲伤中的八戒,问道:“你接下来怎么办?”

    八戒从悲伤中脱离出来,看着阿大,说道:“当然是跟着你了!”

    阿大瞪大双眼,吃惊的说道:“跟着我?你跟着我干什么?”

    八戒嘿嘿一笑,说道:“在这个世界我人生地不熟的,只剩下你了,你说我不跟着你跟着谁?”

    阿大疑惑地问道:“你实力这么强,何必带上我呢?”

    八戒表严肃,说道:“我想去见见那个齐天大圣。”看着阿大疑惑的表,八戒解释道:“如果真的是他,也许真的是缘分吧!”说话时,阿大从他眼中看到一丝温怒。

    齐天大圣,与八戒究竟发生过什么?阿大想起那个齐天大圣似乎就在战争学院,正好顺路,阿大点点头,问道:“什么时候出发?”

    八戒回答道:“越早越好。”

    阿大听罢便转去自己的房间收拾东西,因为没有什么,所以他们很快就走出族长府,离开时,八戒忍不住回头看了看这个家,不知何时八戒才会回到这个地方。

    两人走到广场,随意找了一个雪橇,便开始了旅程。

    阿大坐在雪橇上修炼着,八戒百无聊赖的在那发着呆,显然已经从沉痛中脱离出来,如此两人赶路了几rì。

    这rì夜晚,正是休息的时候,阿大看见八戒正在那里仰望着天空,而瓦洛兰的夜空中只有月亮在那里肚子散发着光芒,阿大不由走到他边,问道:“八戒,你怎么一直看着月亮发呆啊?”

    八戒头也不转的回道:“阿大,你说瓦洛兰的月亮上是否住着人?”

    “人?”阿大疑惑地抬头看着月亮。

    八戒点点头,说道:“是啊!瓦洛兰的月亮跟我家乡的月亮一样呢!”

    “是吗?”阿大不由问道。

    “嗯!”八戒重重点点头,说道:“都是那样的美,你知道吗?”八戒扭头看向阿大,说道:“我故乡的月亮住着人呢!很美,很美!”

    阿大说道:“你很喜欢她吧?”

    八戒眼中尽是回忆与柔,说道:“真怀念过去啊!”

    阿大知道八戒的背后一定有着什么秘密,但是他不想说,那么自己也没有办法,该知道的八戒是会告诉他的。

    这时远处的树林传来惊呼声,八戒jǐng戒的望去,而阿大也拔出断剑,紧张的盯着那片树林。

    阿大看到从树林中窜出几道人影,一道白sè优美的影慌乱地奔跑着,仿佛看到这里的火光,所以向阿大他们跑来。

    当对方来到很近的地方,阿大才隐约看清那道影,白sè的衣服,黑sè的头发,奇特的是后面拖着三条长长的尾巴,很快就冲到阿大他们边,当阿大看到后面追她的人时,脸sè微变。

    很快那名狐人怀里抱着东西,跑到阿大他们边,惊慌的喊道:“求求你们,帮帮我,后面的人要杀我。”这只是那名女子无助的请求,幸运的是她遇到的是阿大与八戒。

    阿大点点头,冷眼盯着后面追杀她的人,声音有些低沉的说道:“孤狼,好久不见啊!”

    当走近的孤狼听到阿大的声音,先是一愣,然后露出嗜血的表,说道:“是你?我还没找你复仇,你倒自己送上门来了。”

    “孤狼,就是这小子将你重伤的?你可真丢人啊!”孤狼的同伴嘲笑道。

    听到同伴的嘲讽,孤狼的脸有些难看,冷哼道:“职业者巅峰,不比你低多少。灰狼就是你在他手上也不讨好。”

    “哦?”灰狼露出惊讶的表,说道:“职业者巅峰?不低啊!可惜我们有三个职业者巅峰,哈哈哈!”

    听着灰狼的狂笑,孤狼眼中闪过一丝轻蔑,因为灰狼没有属于强者的心,未达目的不择手段,这也是残狼最看重他的地方。

    盯着孤狼,八戒眼中闪过一丝怒火,低声说道:“阿大,这几个人交给我。”

    阿大点点头,退到一旁,但是也没有松懈,三个职业者巅峰,阿大不知道八戒是否能抵挡住。

    八戒掏出自己的九齿钉耙,变大后向着孤狼他们冲来。

    盯着独自冲来的八戒,孤狼心中没有大意,倒是一旁的灰狼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说道:“一个一个来送死,正合我意。”说罢掏出武器冲了过去。

    虽然盯着八戒这边的动静,但是阿大注意到那名狐人背后有几道伤口,隐约间阿大看见那鲜活正在跳动的东西,注意到那几块碎骨,阿大连忙问道:“你的伤?”

    狐人脸上露出一道凄美的笑容,说道:“谢谢,即使没有你们,我也跑不动了,只是连累你们。”

    见狐人不提伤口的事,阿大对于这种况也措手无侧,毕竟他没有生命药剂这样的东西,除了李耀曾经让自己喝下一瓶,阿大就再也没有见过了。

    这时八戒已经与孤狼他们打了起来,虽然面对着三名职业者巅峰,八戒一点不含糊,手中钉耙挥舞的密不透风,而孤狼他们三个虽然有心结束这场战斗,但是却苦苦找不到机会。

    战局慢慢发生着变化,孤狼他们三个的体力一直消耗着,而也不见有效的攻击攻击到八戒,灰狼喊道:“孤狼,你先去休息一下,咱们轮班休息,车轮战。”

    看到这种况,阿大只能干咬牙,因为他知道如果他插手这场战斗,八戒一定会很生气,几天的接触让阿大对八戒有了一定的了解,相对于担心八戒还不如担心一下旁的狐人。

    阿大有些焦急地问道:“你的伤再拖延下去会死的。”

    那狐人目不转睛的盯着八戒他们争斗的地方,嘴里回答道:“你有什么办法吗?或者说你有生命药剂?”

    阿大一怔,他真的想不出什么办法来,他到没有想到这名狐人也知道生命药剂,看着狐人苍白而又美的脸,阿大不心头一颤,随即连忙将头转向八戒他们这里。

    少了一个人的攻击,八戒的压力也轻了许多,现在能做一些适当的反击。渐渐地八戒适应了他们两人的攻击方式,战局开始转变,变成八戒压着他们打。

    战斗瞬息万变,此时孤狼又加入了战斗当中。而那名狐人的况也不容乐观,此时的她已经倒在阿大的怀中,看着怀中呼吸都已经有些困难的狐人,阿大忍不住开口问道:“你还有什么心愿吗?”

    那名狐人颤颤抖抖地指着自己怀中的包袱,阿大掀一看,发现是一名婴儿,很像当初八戒时的样子,不过她正在酣睡中。

    看着酣睡中的孩子,阿大问道:“你是让我帮你照顾你的孩子?”说到这里,阿大有些犹豫,他又问道:“我帮你把孩子送回你的部落吧!你是什么部落的?”

    那狐人有些惊慌,连忙摇头。阿大不解的问道:“为什么?”

    这时狐人的脸上涌出一阵红cháo,说道:“正是部落的族长派人追杀我的,我希望你能帮我保护我的孩子。“

    看着对方那满脸的祈求,阿大想起了当初的皮格丽,不由心头一软,点头答应了。

    看到阿大答应,狐人笑了,仿佛寒风中屹立不倒的花朵一般,闭上眼睛说道:“谢谢你,你是好人。“说罢狐人便没有了动静,已经经历过死亡的阿大知道她走了,就像昙花一般,刚刚见面便以凋零。

    抱起狐人怀中的孩子,阿大不由一阵苦笑,好人吗?可是他的双手以沾满鲜血。

    看着正憨憨入睡的孩子,阿大不一阵惊叹:“好漂亮的娃娃。“牛nǎi般的皮肤,长长的睫毛,还没有长出头发,咬着自己的大拇指,煞是可

    此时八戒那边传来一阵sāo动,阿大扭头看去。

    八戒手中钉耙一轮,将孤狼挑飞,对着剩下的两人,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手中钉耙金光大作,将灰狼两人陷入失明当中,灰狼只感觉体一痛,便飞了出去,摔倒在地后,他缓过神看到上多了九个拳头大小的窟窿,鲜血如喷泉一样喷涌而出。这时他看见自己的同伴也飞了过来,当同伴落地后不仅脸sè一变,他们都是职业者巅峰啊!三个人对付一个人,看样子对方还没有达到历练境。

    灰狼的同伴死状甚是凄惨,头颅已经被八戒轰碎,倒地的尸体依旧在抽搐着,看着灰狼心中一寒,虽然灰狼什么场面都见过,在自己手下死的人也是千奇百怪,但是想到自己现在与死亡如此之近,鲜血仿佛被止住了,灰狼的眼神有点模糊,接着眼前一黑,jiān诈狡猾、沾满杀戮的狼人灰狼死了,死在一个复仇者手上,即便他不是元凶。

    八戒一脸狞笑的走向孤狼,孤狼有些慌张的向逃跑,可是八戒刚才的一击却是不轻,现在孤狼才知道,八戒一直在戏耍他们,看着越来越近的八戒,孤狼胆怯的问道:“阁下与我残狼部落有什么矛盾吗?”

    八戒眼中闪过一道杀机,说道:“你说呢?”

    冷汗从孤狼额头冒出,杀了自己两个人,如果没有仇恨难道还能是因为那个女人?

    一想到这里,孤狼连忙说道:“这都是误会,这个女人是她们部落的族长委托我们苍狼部落追杀的,所以我们也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八戒摇摇头,说道:“不是这个!”

    孤狼一怔,然后摁倒:“那是?”

    八戒说道:“还记得前些rì子你们杀害的豪猪部落的女子吗?”

    孤狼想了起来,看着一边冷眼相观的阿大,急忙说道:“那一次不是我动的手,他可以作证。”

    八戒笑了,看到八戒的狂笑,孤狼更慌了,默默凝聚斗气,然后拖延时间的问道:“你究竟是谁?”

    八戒眼中划过一丝戾气,怒声说道:“我便是那女子的儿子。”

    孤狼疑惑的问道:“可是她没有生过孩子,那是头一胎,除非……”孤狼颤颤抖抖地指着八戒。

    八戒点点头,说道:“不错,正是我,哈哈!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孤狼知道八戒是不会饶过自己,体内的斗气已经凝聚完,体也可以活动,他眼中闪过一道凶光,左手在地一按,如利剑一般弹shè而起,右手带着青sè斗气抓向八戒,接着便是如狂风暴雨般的连击,没有停歇与间断,这是孤狼发挥最好的一次了。

    攻击停止了,孤狼喘着粗气,盯着溅起的白雪,也不等看八戒况如何,转便跑。

    阿大看到孤狼逃跑,有些担心八戒,他可是见识过这一招,仅仅一个照面就将手不错的护卫给杀死了。

    可惜他的担心都是浪费,从漫天白雪中飞出一道金光,砸在孤狼的背上,孤狼应声而倒,吐出几口鲜血。

    八戒接过飞回的九齿钉耙,一步一步向孤狼走去,很慢,就像要走千年一般,漫长的煎熬,孤狼看着八戒,露出凄惨的笑容,说道:“没想到我孤狼也有这一天,真是报应。”然后闭上眼睛,说道:“来吧!只求你给我一个痛快。”

    看着孤狼这个样子,八戒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接着一耙子打在孤狼的脖子上,八戒并没有虐杀孤狼,因为一切已经不重要了,报仇还没有结束,接下来八戒会报复整个残狼部落,让他们在荒芜冰原上消失。

    八戒将孤狼的脑袋扭下来,向着阿大走去,来到阿大边后,八戒看到倒在血泊中的狐族女子,皱着眉头问道:“死了吗?”

    阿大点点头,说道:“伤的太深,没有办法。”

    八戒将孤狼的脑袋仍在地上,说道:“那么埋了吧!省得丢在冰原上落个死无全尸。”说着开始走到一处一跺脚,一个巨坑形成,将狐族女子抱起,放入坑中,走出巨坑后,八戒大手一挥,不知从何出现泥土,将巨坑给填平了。

    这时八戒才问道:“你怀里面抱得是什么?”

    阿大还沉浸在震撼中,八戒做的一切对他来说连听都没有听过。

    “啊?”听到八戒的问话,阿大从震撼中脱离出来,回答道:“她的女儿,让我帮她照顾。”

    八戒好奇地走到阿大边,掀开蒙着的包袱,看着沉睡中的孩子,脸上露出憨憨的笑容,这时他看到孩子脖子上挂着一个玉牌,八戒好奇的拿起来看了看,玉牌一面写着一个离字,一面写着月殇,八戒有些失神的说道:“离月殇?月殇。”

    “啊?什么?”阿大没有听清,好奇的问道。

    八戒摸摸头,说道:“没什么,估计孩子的名字叫离月殇。”

    可能是寒风吹到包袱里,将小家伙吹醒,看到八戒和阿大后,离月殇咯咯咯的笑了起来,看来她不像八戒这般妖孽,也是,如果都像八戒这般,那瓦洛兰就彻底乱了。

    看着笑容美的离月殇,阿大有些头疼的问道:“接下来怎么办?要不咱们把她送给一户好人家吧!”

    八戒摸着离月殇的小脸,看着小家伙那欢快的样子,不由笑着说道:“这么可,为什么要送人?再说她母亲可是拖你照顾啊!”

    “来,让我抱抱。”八戒从阿大怀中接过离月殇,逗起小家伙。

    看着八戒这个样子,阿大不嘟囔一句:“你自己才多大啊!还养她呢!”但是阿大也没有反对,扭头看着周围的尸体,阿大皱着眉问道:“八戒,这些尸体你准备怎么办?”

    八戒的笑容瞬间消失,将孩子递给阿大,八戒捡起孤狼的脑袋,走到一旁,闭眼低声念着什么东西。

    阿大好奇的走过去,问道:“八戒你这是什么?”

    八戒闭着眼回答道:“往生经。”

    “往生经?”阿大疑惑的念了一遍,并没有听过,显然是八戒他们世界的东西。

    八戒念了很长一段时间,终于在rì出之际念完,将孤狼的脑袋扔进依旧然后的火堆中,火光映照在八戒与阿大的脸上,结束了,看着化为灰烬的脑袋,八戒一阵沉默,然后说道:“咱们收拾一下东西,然后就出发吧!”

    阿大点点头,两人很快就将东西收拾罢,临走前八戒还在那个巨坑前一挥手,隆起一个鼓包,然后在从远处的树林那里弄来一块木头,插在那里,上面赫然刻着:离月殇母亲之墓。

    阿大将醒来的小家伙看着那个土堆说道:“记住这个地方,将来你要回来看你的妈妈的。”

    小家伙好奇的睁大双眼盯着墓,伊伊啊啊的叫着。

    这时八戒走了过来,说道:“走吧!”

    阿大将怀中的小家伙递给八戒,说道:“既然你要求把小家伙留下,那么就你来抱吧!”

    “还是你抱着吧!我一个大男人抱个小孩子叫什么事?“说着八戒向前跑去。

    看着逃跑的八戒,阿大才抱着离月殇喊道:“你站住,你抱就成事了,我抱着算什么?“然后向八戒撵去。

    战争学院,站在外面看着这宏大的建筑,不由回想起这几天平淡的rì子。

    阿大与八戒坐着雪橇离开了那里,而那个拉雪橇的老板显然被吓了一跳,总是离阿大他们远远地,也不再与他们说话,虽然有些无奈,但是阿大他们也乐于清闲。

    很快阿大和八戒便来到了蛇纹河,在这里有着比较豪华的港口,与荒芜冰原判若两然,商人们往船上运送自己的货物,也有些人正在卸货,总之一片火朝天的样子,八戒去找船去了,而阿大则去给小家伙在些nǎi,小家伙还小,这一路索xìng小家伙吃的东西少,要不阿大带的东西还不够喂她呢!

    阿大刚刚购买了一些牛nǎi,刚出门,正好碰到八戒,他问道:“你怎么来了?找到船了吗?”

    八戒点点头,说道:“嗯!找到了,不过他们只能送到离战争学院不远的地方,因为战争学院那边要求比较严,止他们在那里的港口停留。”

    阿大点点头,又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八戒得意洋洋的说道:“一点小把戏而已!”

    阿大好奇的说道:“教教我吧!还有上次你挖坑、填坑那一手也教教我。”

    八戒摇摇头,说道:“我这一你学不来的。”

    阿大问道:“为什么?”

    八戒解释道:“除非你放弃你修炼的斗气,转而修炼我那个世界的功法。”

    想想自己一的修为也是不容易才换来的,阿大还是摇了摇头,没有学习的心思。

    很快阿大他们就坐上前往战争学院的商船,这已是阿大第二次坐船,上一次已经是几年以前,阿大不由想起了斯恩,不知道斯恩现在怎么样了。

    在船上阿大才发现一件有意思的事,那便是小家伙晕船,尤其是阿大抱着她站在外面看着河水,小家伙吐出了很多东西。心疼小家伙,阿大这几天可是没有出那间小屋子,对于修炼阿大也耽搁下来了。

    好在八戒看了几天周围的风景也腻了,所以承担了照顾小家伙的责任,还别说,八戒照顾孩子还真有一手,到了他手里,小家伙也不晕船了,总是咯咯咯的笑,让阿大不有些郁闷,这几天他都在女里修炼。

重要声明:小说《神族之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