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战争学院、皮格丽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抄袭or模仿 书名:神族之侍
    第二天清早,阿大收拾一下东西后便开始了前往战争学院的旅程。

    当阿大走出整个雪山后,来到一个部落,当看见这里居住的人后,阿大有些惊诧,因为这里的人都是兽头人,当然阿大也看到了许多与人很像的半兽人,他们与人惟一的差别就是拥有自己种族的特征,比如猫人一族就有着那可的猫儿与尾巴,而狐族则是那高贵大气的尾巴。

    阿大走入部落后,周围的人并没有露出什么惊讶的表,仿佛遇见人类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经过阿大了解,原来这是属于雪山的西北方向,在这里居住的都是一些兽人,因为离蛇纹河很近,所以他们主要靠河里的鱼类生存,当然在这里捕捉的野兽更加受到欢迎,往往一斤的兽能换到翻倍的鱼

    同时阿大也知道兽人与人类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纷争不断,战祸连绵。这里有很多人类商人运送货物在这里贩卖,收购一些自己想要的东西再转卖到各个地方。

    阿大在部落中走了一圈,看见兽族孩子们依旧在那里玩耍,看上去与弗雷尔卓德一样的民风淳朴,而且彪悍更甚。

    打听了一番,阿大决定坐着船离开这里,根据了解,这里没有比较强大的实力,都是按照各自部落而生存着,离开这里有很多办法,当然最快的便是坐着船从蛇纹河离开,在这个部落休息一夜后,阿大补充了一些食物以及一块盾牌后,便开始了旅程。

    没路过一个部落阿大都会歇息一下,同时了解一下消息,在这里没有水晶电视,主要是水晶电视太贵了,所以看不到关于比赛的消息,这让阿大有些失望。一天天的赶路,让阿大的钱已经所剩无几了,不过省吃俭用的话还是可以到达战争学院的,甚至还有些富裕。

    今天阿大像往常一样去部落的广场寻找雪橇,别看这里是兽族部落,但是人类的东西一样在这里盛行,阿大赶路都是坐着雪橇赶路的。

    今天阿大也找到一名橇夫,一看便知道是一名狼人,因为他长着一个狼头,在兽族当中,基因是有所改变的,比如两个狐人生下的孩子有可能会长着一个狐狸头,而再生下来的孩子又可是只继承一些狐族的特点,所以说兽人长什么样都不一定,但是材都是很像人的。

    当阿大来到这名狼人边问道:“老板,请问从这到豺狼部落需要多少钱?”

    这名狼人看见阿大后眼睛先是一眯,然后懒洋洋地说道:“10银币!”

    阿大点点头,这个借个还算合理,更何况又不是他一个人搭坐雪橇,像他这样一个人的,都会等与他一同前往的人,当然时间不会长,仅仅一天,然后就出发。

    阿大进入雪橇内后等待着,不一会外面便传来一阵焦急的争吵声,阿大忍不住走出雪橇,这时他看见一个兽人正在与这名狼人争吵着,那大耳朵,不用看阿大便猜到是一名猪人,而这时狼人将手指向他,不知道说着什么,然后那名猪人扭头看过来,回头说了一句后,便向阿大走来。

    走到阿大边后,那名猪人开口说道:“先生,请问您能把这只雪橇让给我们吗?我家小姐有急事要回部落。”

    阿大一皱眉,问道:“你们要去什么部落?如果顺道的话没关系。”

    那名猪人露出欣喜的表,指着远处说道:“豪猪部落,那是我小姐,因为她怀孕了,而且rì期将近,所以需要赶紧回到部落,这是我们部落的习俗。”

    阿大望去,不得的不说这名猪人长得……嗯!除了那耳朵之外根本看不出兽人的特征,想来也是豪猪部落的重要人物,虽然长着一对猪的耳朵,但是也没有像蒲扇那么大,很小,所以没有想象中的磕碜。

    豪猪部落离豺狼部落很远,但是也在阿大的路程之内,所以阿大同意了,而且答应出一些路费。

    看见阿大同意,那名猪人欣喜若狂,包揽了这只雪橇的一切费用,然后向着他家小姐奔去,看到这猪人的样子,狼人走了过来,说道:“很少看见像你这样和气的客人了,如果不是你,这一趟我赚的也不了这么多,谢谢你啊!”

    阿大笑道:“哪里,出门谁都不容易。”

    不一会那名猪人便领着自己小姐来到了雪橇这里,作为豪猪部落的重要人物,几个护卫是必不可少的,他们一共六人,加上阿大与老板一共八个,虽然人多了一点,但是坐在雪橇里一点也不拥挤,可见这只雪橇很大,而且这拉雪橇则是一大群狼,细数一下能有十六只,在弗雷尔卓德拉雪橇的都是狮獒犬,而在这里也差不多,不过用狼拉的阿大还是第一次看见。

    就这儿样雪橇开始了前往豪猪部落之旅。

    在路上阿大与这位猪人小姐交谈着,两人互相认识了一下,这名漂亮的猪人叫皮格丽,为什么说漂亮,因为是相对猪人来说,与人类相比较,那么皮格丽只能算很普通的。

    当提到她丈夫的时候,总是抚摸着肚子,一脸幸福的样子,原来她丈夫是豪猪部落中唯一经商的家族,而她则是豪猪部落族长的女儿,;两人从小就定下娃娃亲,连名字都差不多,他丈夫的名字叫皮格朱。

    阿大他们不知道的是,当皮格丽说到自己的份时,前面驾橇的狼人眼中闪过一道寒光,一闪而寂。

    就这样在路上行驶了几天,除了拉橇用的狼需要休息之外,阿大他们一直赶路,路途上很平静,什么也没有发生。

    这一夜,又是休息的时候,可是躺在雪橇里,阿大怎么也睡不着,而周围的猪人们已经睡着了,阿大则百无聊赖的在那躺着,忽然阿大听到响动声,当那人走出去后,阿大起环顾一周,发现那名狼人消失了。

    阿大感觉有些不对劲,平常这个时候,这名狼人都是在睡觉的啊,而守夜的都是皮格丽的手下,于是揣着好奇的心,阿大起透过玻璃向外望去。

    令阿大震惊的事呈现在眼前,那位豪猪部落的战士已经倒在了血泊当中,阿大连忙喊道:“快醒醒,出事了!”

    听到阿大的喊叫声,众人都被吵醒,都疑惑地望着阿大,而那名管家问道:“阿大先生,发生什么事了?”

    “准备战斗吧!估计咱们遇上黑车了!”阿大掏出断剑不慌不忙地说道,这个时候逃已经晚了,况且在这一马平川的冰原上,又怎么能逃过敌人的范围呢?所以战斗时唯一的出路。

    听到阿大的话,众人纷纷起掏出武器,连管家也掏出一把细剑,而阿大开口说道:“管家你在这里保护皮格丽。”

    管家紧张的问道:“那你呢?”

    “呵呵,我?”阿大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冷然说道:“我和护卫出去对付敌人,如果对手太强大那么大家就埋葬在这冰原上吧!”

    众人都看着阿大,眼中尽是不信。看着众人的眼神,阿大笑道:“呵呵!你们看我年纪小就先看我的实力?告诉你们吧!我可是一名职业者巅峰哦?”

    听到阿大的实力,护卫们都惊讶的看着他,然后他们点点头,跟着阿大走出雪橇,这个时候他们相信阿大没有必要欺骗他们,因为这也关乎到他的xìng命。

    当阿大他们走出雪橇后,周围的狼群已经盯着他们,那血红sè的眼睛,狰狞的脸上露出闪烁寒光的利牙。而黑暗处走出几道人影,不多,算上原先的老板一共才六个,正好与阿大他们的人数相当,只不过他们的战斗人数只有四个。

    人影、不应该说是狼影渐渐走入篝火周围,这时阿大才能看清他们的样子,狼一样的头,不过与那老板不同的是他们上都被棕sè的长毛所覆盖,如果说这时狼人的话,那名老板可以称为人狼。

    当看清对手的影后,护卫中有人惊呼道:“残狼部落。”

    其余的两人纷纷露出惊恐的表,而阿大疑惑的看向那人,那护卫感受到阿大的疑惑便解释道:“他们不属于狼人部族,他们是由狼人部族抛弃的孩子组成,被一个叫残狼的狼人统领,专门打劫过往的商人,他们手段残暴,做法血腥,所以在冰原上是最让人恐惧的力量。”

    然后咽了一口吐沫,恐惧地说道:“当初各大部落派出自己的jīng英去围剿残狼部落,结果被残狼给埋伏,伤亡惨重。”

    听到这些介绍,阿大淡然一笑,说道:“即便如此,你也没有办法逃跑,况且对手人数也不是很多,只有六个。”

    当看到已经倒在血泊中的同伴,护卫们眼中的恐惧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限的战意与求生的yù望,阿大注意到这一况,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既然不能逃跑,那么就血战到底,这样还有一线希望。

    看见护卫和阿大故作淡定的样子,原先的老板嚣张的笑道:“哈哈!恭喜你们,能见到我们残狼部落,作为答谢就献上你们的武器,这样饶你们不死。”

    见到护卫们没有反应,他说道:“看来你们是想反抗到底了,即便我们的大部队没有来,我们这支小队也能收拾你们几个了。”

    听到只有这几个人的时候,阿大暗暗松了一口气,而护卫们的眼睛也是一亮,虽然对手人数上多了一些优势,但是作为豪猪部落的jīng英战士,自认也不会太差,至于他们的同伴想必是太大意,被对方偷袭才造成的。

    想到同伴的死状吗,护卫们眼睛一红,毕竟也相处这么久,也有了一些感

    这时阿大感觉体一轻,而边的护卫们欢呼一声,便向残狼的人冲去,而不知原因的阿大回头一看,发现皮格丽正透过玻璃向他打着招呼,而管家则一脸担忧。

    转过头,阿大露出一个兴奋的表,然后握紧断剑也向狼人冲去。

    看着冲来的四人,狼人自觉地迎了上去,而老板看了看边的狼人,看他无动于衷的样子,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把狼牙棒,向着雪橇走去。

    仔细看着自己的对手,可以感觉到是这群人中实力最差的,看到对方那不在乎的样子,阿大露出一丝冷笑,经过一年的锻炼,阿大的一武技也算是得到了一种磨练,主要是更加熟悉。

    狼人看见阿大的样子,手中的利爪带着寒光抓向阿大,看着对方那呼啸的爪子,阿大断剑狠狠劈上去,并没有灌输斗气,仅仅依靠断剑的锋利。

    “敖唔”便随着狼人凄惨的叫声,鲜血从狼人的手掌上涌出,阿大抽回断剑,鲜血喷shè到他的脸上,不顾擦拭,阿大斗气一凝,劈向狼人。

    经过刚才的一次攻击,阿大能清晰感觉到自己的速度得到了很明显的提升,无论是攻击速度还是移动速度,而且攻击更加有力,显然这一切都是皮格丽那未知的魔法所造成的,既然成功重创对手,阿大决定乘胜追击,一击必杀结果了这头狼人。

    狼人看到阿大再次挥来的断剑,眼中一慌,忍着剧痛后退,可是阿大又怎么会给他机会呢,已经凝聚好的斗气涌入断剑,然后挥向狼人。

    “月斩”

    斗气凝聚成丝穿过狼人的体,消失在空气中,而后撤的狼人一动不动,眼中尽是悔悟与恐惧,可是一切都晚了,可以看见狼人的双手掉落在地上,鲜血喷涌而出,而从他的部以上开始分成两半。

    看到对手倒地,那鲜血喷涌的样子,让阿大的心有些激不已。

    轻松解决对手后,阿大环顾一下四周,发现又各自有一名狼人与护卫倒地,看样子不死也重伤,阿大想上前帮助那些护卫,可是一直没有动手的狼人向他扑来。

    “锵”阿大的断剑迎上去,并没有想象中地轻易砍断,看来对方是用了斗气,而阿大观察起他的心对手,与刚才的狼人不同,他上的毛发散发着近乎银sè的光芒,在月光的照耀下格外美丽,而手上闪烁着寒光的利爪则被青sè斗气包裹着。

    感受到对方强大的气场与那认真的样子,阿大不敢有丝毫大意,体内的斗气开始飞速运转起来,而那名狼人问道:“小子,不错,还厉害的嘛!报上你的名字,我孤狼手下不杀无名之辈。”

    看着对方那张狂的样子,阿大也不恼怒,因为他知道对方有这样的实力,只是冷声说道:“谁杀谁还不知道呢!”

    孤狼一愣,随即大笑起来,而阿大这时动了,手中的断剑如毒蛇一般刺向孤狼。

    看到阿大一动孤狼爪子凝聚斗气,向下一拍,双方在空中发出金属的撞击声。阿大只感觉手臂一震,便顺势一轮,双腿一蹬,跳到空中狠狠劈向孤狼。

    “嗷呜”便随着一声狼吼,阿大只感觉体一痛便飞了出去,而落地后嗓子一甜,但是很快就被阿大压了下去,站起,看见腰部陡然出现四个口子,而鲜血从伤口处流出。

    而孤狼显然是爆发猛攻型的,根本不给阿大机会,将阿大拍飞后,便冲了上去,一顿猛攻,而阿大只能被打压的无力反抗。

    这边那名狼人老板拿着狼牙棒已经走到雪橇旁边,对着雪橇重重的击去,而雪橇轻易被打翻,从里面传出皮格丽的尖叫声,接着管家从里面跳了出来,看样子皮格丽显然没什么大事。

    管家拿起细剑与狼人老板对峙起来,看到管家拿着武器,狼人大笑起来,显然她不认为这名管家有什么武力,可是接下来的一击就让他的笑声愕然而止。

    管家的细剑如闪电一般刺中老板的手臂,然后如毒蛇一般抽回,那动作有板有眼,显然经常练习。

    接着反应迟钝的狼人老板才感觉到疼痛,捂着伤口怒目瞪着管家,然后挥舞着手中的狼牙棒向管家袭来。

    管家伸手抵挡,显然细剑不是这庞然大物的对手,险些被狼牙棒给砸落,幸亏管家练过,但是手掌还是被震的失去知觉。

    虽然管家有些实力,但是比较于专业的护卫还是差了许多,刚才的一击只能说狼人老板大意了,这一回合的较量显然是狼人老板占了上风。

    这时雪橇内的皮格丽发出一声尖叫,喊道:“皮格思,我的肚子好痛,怎么办?”

    听到皮格丽喊叫声,皮格思想撤回雪橇内看下况,可是眼下这个状况,也没有机会了,而见对手分神,狼人老板手中的狼牙棒再次举起,带着毁山裂地之意砸向皮格思。

    还好对手属于力量型,攻击的速度不算快,皮格思向后一翻便躲过这一击,但是狼牙棒砸入地面溅起的碎石砸在他的脸上,隐隐作痛。

    听到皮格丽的喊叫,皮格思暗叫不好,这种况只有一种可能,但是现在这种况,只能靠小姐自己了,他喊道:“小姐,按照部落里的接生婆教你的方法,这种况只能靠你自己了。”然后握紧手中细剑,开始展开自己的攻击。

    手中细剑刺向狼人老板,击中后回撤,然后再攻击,因为手中细剑重量轻,所以攻击的速度还是比较快的,皮格思的目的很简单,不求重伤对手,只求消耗。

    而伴随着皮格丽的尖叫声,阿大能感觉到她的魔法效果在自己体上消散,这样更让阿大有些苦不堪言,好在孤狼最猛烈的攻击已经结束,攻击的速度与频率下降了许多。

    阿大用余光看了雪橇那边一眼,发现皮格思正在那里消耗着对手,松了一口气,然后开始凝聚斗气,准备寻找机会。终于孤狼露出一个破绽,阿大眼睛一亮,体向后一仰,断剑插入雪地中,双臂一用力,阿大的右脚重重踢在孤狼的下颚上。

    接着阿大在空中抽出断剑,落地后斗气大部分涌入断剑,而一小部分灌入脚部,落地后,斗气喷shè而出,速度如同一只离弦的飞箭,斩在孤狼的上,落地后转过,发现孤狼居然还站着,这一点出乎阿大的想象,本来刚才那一招便是从当年皮特沃夫的角斗场上借鉴来的,那名刺客的暗袭给了阿大很深刻的印象。

    这不俗的攻击力居然没有击败孤狼,但是从孤狼后背的伤口喷涌的鲜血来看,他也不好受,这时阿大注意到另外两边的战斗也结束了,结局以护卫一方胜利,两名狼人惨死,而一名护卫显然也是危在旦夕中了。

    这名幸存下来的护卫也不休息,注意到阿大这边的况,便冲了过来,喊道:“兄弟,我来帮你。”

    两人开始展开了对孤狼的攻势,孤狼苦苦抵挡,无奈好狼架不住汉多,所以虽然没有受到严重的攻击,但是上的伤口在不断的增加。

    可是皮格思这边又出现状况,原来狼人老板见自己的攻击总是落空,所以狼牙棒便向雪橇砸去,果然如他所料,皮格思看到这一击,便去阻挡,看到冲势的皮格思,狼人嘴角露出一个jiān诈嗜血的笑容,手中狼牙棒去势一停,然后挥向皮格思。

    原来刚才那一击看似很强,其实并没有用多少力量,而这一击才是狼人的杀招。

    对于这一击皮格思已经无力闪躲了,只能眼睁睁看着狼牙棒砸入自己的体内,皮格思的体就像被球棒击中的棒球飞在空中,完全一个本垒打,鲜血在空中挥洒着,而狼牙棒上的鲜血在月sè下格外的妖冶,而狼人老板举起手中狼牙棒,伸出舌头舐一下上面的鲜血,眼睛瞬间被血丝布满,将狼牙棒上的鲜血挥去后缓步向向皮格思走去。

    而注意到这边的况,阿大停止攻击,向着狼人老板奔去,而且喊道:“你先挡一下,我去帮一下管家。”

    然而狼人老板走到皮格思的边,然后举起狼牙棒,看着依旧挣扎的皮格思,脸上露出一个嗜血兴奋且狰狞的笑容,仿佛看见皮格思血横飞的样子。

    看到对方举起狼牙棒,阿大斗气涌入脚部,飞shè而去,而这边响起孤狼的声音,喊道:“狼饵,小心后边。”

    听到孤狼的喊声,狼饵疑惑地回头望去,可是他的瞳孔瞬间睁大,然后涣散,阿大将所有的斗气灌入断剑,插入了狼饵的眉心处。

    “扑通”随着狼饵的落地声,阿大平缓了一下气息,然后连忙跑到皮格思边,可是皮格思的况比想象中的还要糟糕,碗口大小的伤口如小河一般流淌着鲜血,阿大扶起皮格思,皮格思吐出一口鲜血,然后脸sè变得红润起来。

    阿大知道这是回光返照,只听皮格思开口说道:“阿大先生,希望你能帮我把小姐送到豪猪部落。”看着皮格思那充满渴望的眼神,阿大忍不住点点头,看到阿大点头答应,皮格思缓出了一口气,然后闭上了眼睛。

    看到皮格思闭眼,阿大轻轻将他放到地上,然后抽出依旧插在狼饵眉心的断剑,向着孤狼奔去,可是孤狼注意到阿大向着自己赶来,如果再让两人合力,那么他的况也不会比狼饵好到哪,索xìng孤狼心一横,体内的斗气一爆,利爪如闪电一般在护卫上划过,这一击太过突然,一道白光根本不给护卫反映的时间,只是感觉体一痛,一击得手后,孤狼的利爪挥舞的更急更猛,那护卫在阿大的眼中被孤狼撕成碎块。

    停止攻击的孤狼喘了一口气,愤恨地看了阿大一眼,便转逃去,原本以为自己带着几个新人就可以拿下这位豪族部落的小姐,但是没想到这帮人的实力这么强,不仅将带来的手下都击败,连自己都落得一个重伤,如果不是部落的首领残狼有大动作,厉害一点的手下都不在,估计阿大他们就惨了。

    看着头也不回的的孤狼,阿大重重呼出一口气,脚下一软,坐到地上,孤狼的斗气消耗殆尽,阿大又何尝不是,攻击孤狼的那一击就耗费了他一半的斗气,而击杀狼饵的这一击又将剩下的斗气用光,而且因为这强大的斗气,脚部也有些受损,可以说这一战谁也没捞好。

    这一次与残狼部落的对峙,只有孤狼逃跑,而阿大这一边只剩下他与皮格丽,休息了一会,阿大向雪橇走去,这时里面依旧响着粗重的喘息声,好奇的阿大忍不住推开门可是一个枕头飞出砸到阿大的脸上,而里面传来皮格丽的怒喝声:“滚出去。”

    阿大狼狈地将门关上,听皮格丽的声音显然她的体力消耗不少,而且那咬牙切齿的样子显然承受着阿大不知道的疼痛,里面传来皮格丽的喊叫声,然后又是粗重的喘息,反反复复。

    阿大在外面焦急地等待着,终于里面的喊叫声停止,然后响起一声尖锐的哭声,阿大连忙推开门,跑到皮格丽边,看到下方的小娃娃,阿大将其抱起,这时皮格丽虚弱的声音响起:“阿大,帮我把孩子肚子上的脐带弄断,对,就是那个。”

    阿大找了一件皮袄将孩子包裹住,放到皮格丽的边,看着自己的孩子,皮格丽脸上露出慈地笑容,阿大忍不住说道:“一个男孩,不过跟你长得有点不一样,但是耳朵很像你。”

    皮格丽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声音虽然虚弱但是很高兴,说道:“是吗?很像皮格朱呢!你看,他在对我笑呢!咯咯咯!”

    阿大好奇地看到,发现小家伙真的在笑,他忍不住夸赞道:“真的耶!好可的小家伙!”

    这时皮格丽看向阿大,说道:“阿大先生,虽然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我相信你不是不守信的人,在这里我能摆脱你一件事吗?”

    兴奋中的阿大不假思索地问道:“什么事?现在咱们最紧急的事便是先离开这里,刚才有一个残狼部落的人逃跑了,所以咱们还是要快一点出发,你的体能行吗?”

    皮格丽说道:“你将我的孩子送到豪猪部落那里。”说着便从腰间解开一个香囊交给阿大,说道:“你带着这个香囊去豪猪部落,送到他们族长那里,他们便会相信你的话!”

    阿大不解的大声问道:“为什么?我答应管家一定要将你送到豪猪部落的。”一顿,阿大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笑着说道:“一定是你小瞧我,你看,我可以带着你离开的。”

    看着阿大的样子,皮格丽忍不住一阵笑,说道:“呵呵!阿大真的很有正义感呢!你将来一定是一个好人,可是……”

    阿大一愣,从皮格丽的语气中他听到一种留恋与不舍,然后看到皮格丽扭头看着小娃娃说道:“刚才的一切已经消耗了我所有的体力,而且我也是体内大出血,如果这里是在部落,我还能有救,可是你也看到这里的况了!”

    阿大才注意到皮格丽的脸越来越苍白,扭头一看,发现那里果然有着一大滩血迹,阿大慌张地问道:“皮格丽,这怎么办?”

    “呵呵呵!”皮格丽笑了笑,说道:“阿大这个样子更让我放心了,能认识阿大真好,你答应我,好吗?”

    看着皮格丽那渴求的眼神,虽然两人的种族不同,但是阿大还是答应了。

    看到阿大点头,皮格丽的脸上又重现幸福的笑容,她说道:“能让我再多抱一抱孩子吗?”

    阿大连忙将孩子放在皮格丽的怀里,看着自己的孩子,皮格丽伸手抚摸着孩子的脸庞,然后不顾边的阿大,解开衣服露出丰满的部,将孩子凑了过去,开口说道:“吃吧!这是你第一次,但也可能是你的最后一次,不要怪妈妈哦!宝宝,妈妈真的好想陪你一辈子呢!”

    也许是听懂皮格丽的话,小娃娃含住后努力吸着,看样子似乎要记住这个味道,皮格丽伸手摸着孩子的脸颊,脸上露出幸福的表,可是眼神中却充满不舍。惭悔与留恋。

    就这样皮格丽闭上了眼睛,脸上依旧带着幸福的笑容,那一幕是如此的神圣美丽,却又是如此的感伤。看到皮格丽带着留恋与不舍离开这个世界,阿大的眼眶有些液体在打转,阿大用衣袖擦拭后,看着那娃娃停止吸后,轻轻抱起他,缓声说道:“妈妈已经睡着了,宝宝就不要打扰了。叔叔这就带着你回家。”

    收拾了一下东西,将孩子放入自己的怀中,阿大又将皮格丽绑在自己背后,然后走出雪橇,不带一丝留恋地离开了这里,他知道过不了多久残狼的人就会赶来。

    也许阿大是个无又惜的人,任何人都会成为他的朋友,可是阿大又不是那种感比较丰富的人,不善表达的他总是逃避着一些场景,可是一幕幕又浮现在他的眼前,阿大会有很多的疑问,他会怀念消失的,珍惜所拥有的,所以无论发生什么事,他都会坚强的走下去。

    就这样阿大背着皮格丽,抱着小娃娃,在冰原上行走了一天一夜,当夜幕再次降临后,阿大搭起帐篷,将皮格丽放在里面,然后将小家伙放在不远处,自己去弄一些食物去了。

    当阿大再次走进来的时候,发现小家伙正一动不动的盯着皮格丽,很怪,阿大抱起小家伙,看着凄美的皮格丽伤感的说道:“你在看你的妈妈吗?虽然你还小,但是你一定要记住她的样子,不要忘了哦!虽然她走的时候我不知道在后悔什么,但是她是一个伟大的母亲,这一点是肯定的。”将小家伙转向自己,盯着他的眼睛,阿大严肃的说道:“虽然不希望你很小就被仇恨所蒙蔽,但是我想说,你要努力,将来拥有超强的实力,然后为你的母亲报仇。”

    诡异的事,阿大在小家伙的眼中看到一丝坚定,笑着摇摇头,说道:“可能是我真的累了,小家伙来吃点东西吧!”幸亏雪橇里还有一些nǎi,否则阿大真的只能拿血来喂这个小家伙了。

    喂饱小家伙后,阿大吃着食物,看着仿佛睡觉中的皮格丽,阿大心中承诺道:“我一定会将你个小家伙带到豪猪部落的,这不光是我的承诺。”

    仅仅休息了几个小时,阿大又收拾了一下东西,背着皮格丽抱着小家伙离开了,也许是因为背着皮格丽,阿大行走的速度很慢,几天的时间还没有看见部落,而自己的食物以所剩不多,自己的还好办,但是小家伙的nǎi只能撑两天了。

    终于阿大在远处看到火光,虽然很远,但是至少有个目标,阿大估计了一下,按照自己的行程,还需要走一天,所以他决定休息一下,持续的赶路已经让阿大感到一些疲惫了,像往常一样搭好帐篷,阿大看着皮格丽一阵感叹,将小家伙放在地上后便走了出去。

    就在阿大准备食物的时候,他发现小家伙自己走了出来,本来前几天小家伙才会站立,可是今天自己却走出帐篷,虽然很好奇,但是阿大还是停下手中的动作,起抱住小家伙,说道:“自己出来可不是好习惯,外面很冷的,难道想让人和你说话吗?你妈妈说着了,要睡好久好久的,所以叔叔来跟你说话好不好?不说话就当你默认了!”

    阿大抱着小家伙来到篝火旁,继续烤着自己的食物,突然阿大感觉天空一道光芒从天上划过,在瓦洛兰是没有星星的,因为众星已经抛弃了这个世界,抛弃了众星一脉,被众星所接纳,是索尼娅她们一脉的心愿。

    阿大忍不住抬头望去,他呆住了,天空一道金sè的光芒闪过,那个样子就像他在书上所看见的流星,很美,很美,可是阿大发现一件事,那便是这个流星是奔着他们来的。

    阿大忍不住一阵暗骂,但是扔下手中的烤,向一旁闪去,可是那金sè的流星就像瞄准他一般,最后落到了一边。

    “嘭”这是阿大第一次听到这么剧烈的响动声,阿大将小家伙抱在怀中,而后背被溅起的石块砸中,很痛,但是石块结束后阿大还是先看了看怀中的小家伙,平安无事。幸好他烤的地方离帐篷很远,所以帐篷也完好无损。

    这时被砸出的巨坑中散发着金sè的光芒,阿大忍不住走到边缘,适应了一下这刺眼的金光后,阿大看到巨坑中心插着一件东西,很奇怪,如果说要像什么的话,那只能说向耙子,九个利齿闪烁着惊心的光芒,上面有些很奇怪的图文,虽然阿大没有见过,但是能感觉到很霸气。

    PS:写这一段的时候我真的哭了,虽然写的不是很好,写不出我想得与要表达的。

重要声明:小说《神族之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