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混战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抄袭or模仿 书名:神族之侍
    阿大本来还以为能有一场恶战,没想到参加的比赛是为游侠们准备的,阿大决定参加后天的比赛,打过那场后,阿大便带着妮丝离开,现在阿大准备去凯拉那里。

    这一次来到凯拉家,没有等候,在门卫的带领下又来到仔仔训练的地方,此时仔仔和凯拉正在里面训练着,看见阿大过来,凯拉停下手里的动作,挥挥手喊道:“阿大,来,好久没有看见你了。昨天来了也不找我。”

    阿大看到凯拉又恢复往rì的样子,知道她对零的死已经没有当初那样自责,但是凯拉的修炼还是没有停止,她决定要干掉雷凯,不光是为了前辈报仇,更是一种证明或者目标。

    阿大走过去,开口说道:“凯拉,仔仔,过几天我和妮丝可能要走了?”

    “为什么?”凯拉问道。“为了昨天的事吗?”仔仔说道。

    阿大点点头,仔仔皱着眉说道:“我都跟你说了,众星一脉是不会给诺克萨斯看病的,他们之间的仇怨有多深难道你不明白吗?”

    阿大说道:“不管怎么样,都要试一试,况且我们已经叛离诺克萨斯了。”

    凯拉听得有些迷糊,问道:“究竟是什么事啊?”

    仔仔有些无奈的说道:“你自己看着办吧!为一个朋友,只能祝你们好运了。”显然仔仔已经猜出那个人便是妮丝。

    阿大有些感慨的说道:“谢谢,我这次来时向你们道别的。”

    凯拉说道:“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阿大回答道:“后天,最迟大后天。”

    “这么快?为什么不多呆一阵子?”凯拉问道。

    阿大说道:“有些急事,不过,走到哪里我走不会忘记你们这两个朋友的,毕竟我在皮特沃夫几乎都不认识谁,下次再来你们可不要装作不认识我哦!”

    仔仔听罢笑了笑,点点头。凯拉则说道:“当然,你可要早点回来,我凯拉的朋友也不算太多,但是每一个成为我朋友的都会是我一辈子所珍惜的。”听了凯拉的壮志豪言,仔仔露出一副相同感受的样子。

    阿大开口说道:“今天晚上你们有没有空?我请你们吃饭。”

    凯拉惊奇道:“阿大你有钱了?平时让你请个冰淇淋都那么够呛。”

    阿大听完脸sè顿时有些尴尬,解释道:“这个…怎么会?每次你让我请客我没有请?”

    凯拉吐吐小舌,低声说道:“那倒也是。”

    阿大问道:“有没有时间吧!好不容易大出血一次,你还埋怨我。”

    凯拉拍拍脯说道:“当然有,你请客怎么能没时间。我一定会把你吃成穷光蛋,是不是,仔仔?”

    仔仔笑了笑,点点头。

    “我就怕你一辈子也吃不完,呵呵!”阿大笑着说道,但是忽然觉得自己的话有些暧昧,顿时脸sè一僵。

    凯拉也听出阿大的话又一丝暧昧,脸颊瞬间绯红,但是她也只当阿大说错话,换个话题问道:“你在哪里请客?”

    阿大也不纠结刚才自己说错话,顺势说道:“呃,你们说吧!自己看着办。”

    凯拉嘻嘻一笑,开玩笑道:“那好,咱们就去最贵的卡密多餐厅,那里是皮特沃夫最豪华,最贵的地方。”

    阿大毫不犹豫地拍拍脯,说道:“当然没问题,这样才能显出我的诚意,省的我离开后你老说我小气。”

    凯拉惊呼道:“阿大,你真的发财了?”

    阿大笑了笑,摸了摸后脑勺说道:“哪有,不过请你们吃一顿饭应该还是够了,你看!”阿大掏出钱袋,向凯拉和仔仔炫耀着。

    凯拉看钱袋的大小撑死也就100不到200金币,她不会想到阿大会有一枚魔晶币,暗自下决定:“晚上吃饭要把自己的私房钱带上,不能让阿大出丑。”

    凯拉家虽然很富有,但是凯文却一直控制着凯拉的零花钱,不多也不少,正好够凯拉花。

    三人又聊了一会,阿大决定先回去请妮丝,和凯拉他们约定了一个时间后便离开了。回到纳迪博士家,阿大猜妮丝还在博士的研究所,过去一看,果不其然,妮丝也博士依旧在那里忙着改造阿二,阿大走过去,说道:“还没改造好啊?”

    妮丝抬头说道:“嗯,博士吧他的很多创意都装到阿二上,博士的技术很好,不像我那样,紧紧装了一点点都把阿二给弄成“猪”了!”

    阿大笑了笑,说道:“今天咱们去和凯拉他们吃饭吧!博士要不要一起?”

    博士转过头,说道:“不用了,你们年轻人的聚会让我一个老头子去干什么!”

    妮丝假装生气地说道:“博士才不老,博士很年轻,所以博士跟妮丝一起去吧!“

    博士摆摆手,依旧低头忙碌着,只听他说道:“还是不要了,我不太习惯,好了,你们去吃饭吧!妮丝,你的阿二先放在我这,我在给你改一改。“

    妮丝问道:“博士你真的不去?“见博士点头,妮丝只好无奈的说道:”那好吧!我跟阿大先走了,博士你早点休息啊!“

    阿大准备带妮丝先去买带东西,然后再带她去餐厅吃饭。

    清晨,干渴让阿大忍受不住,伸手向旁边的桌子上摸着水杯,没有摸到,阿大揉着头嘀咕道:“下次再也不喝这么多的酒了!好难受啊!咳咳!”

    阿大的余光中出现了一个人影,阿大瞪大眼睛惊恐的看去,妮丝正躺在那里,阿大惊慌道:“她怎么在这里?昨天晚上?”阿大陷入回忆。

    阿大带着妮丝来到皮特沃夫最豪华的服装店,为妮丝置办了一新衣服,顺便再妮丝的怂恿下也买了一,两人来到卡密多饭店,阿大推门与妮丝一起进入。

    这时一个服务员上前问道:“先生吃饭还是等人?”

    “哦!我们约好了,我自己找一下。”阿大回答道。

    很快阿大看见凯拉与仔仔坐在角落里,阿大带着妮丝走了过去。

    看见阿大和妮丝走过来,凯拉惊呼道:“哇!妮丝,今天你好漂亮啊!阿大也不错哦!没想到收拾一下也蛮帅气的嘛!你们俩真是金童玉女啊!”

    阿大反击道:“你和仔仔不也一样。”

    瞪了阿大一眼,凯拉拉着脸颊绯红的妮丝坐到一起,而阿大则坐到仔仔边,当他们做好,服务员上前,递给阿大他们一份菜单,阿大看了看,递给凯拉说道:“你点吧!”

    凯拉毫不犹豫地接过,看着菜价点了几样,知道凯拉在为自己省钱阿大也没自大,毕竟自己的钱也不算太多。

    正在众人聊着的时候,一个声音从后传来:“凯拉姐,你怎么在这?”

    阿大回头一看,赫然是陈家翼,这时陈家翼领着一个漂亮的女伴走了过来,的打着招呼,看着陈家翼边的女伴,凯拉皱着眉,说道:“小毅,你怎么在这?领着你的女朋友到处溜达,伯父也不说说你。”

    虽然被凯拉说了,但是也不能破坏陈家翼的好心,只见他兴奋的说道:“今天我高兴,妈的,今天去看人打黑拳,终于有人给我报仇了。”

    凯拉等来陈家翼一眼,说道:“你说脏话?”

    陈家翼连忙摆摆手,打岔道:“没有没有!姐,你不知道今天多高兴,我在那家伙上赔了一万多,今天终于让人给打残了,太好了!”说着陈家翼盯着阿大看了一会。

    感受到陈家翼的目光,阿大顿时有些心慌,害怕他知道自己的份,并且在这揭穿自己,但是回头一想也没什么,自己当时也带着面具,也没有说话,况且陈家翼对自己也不了解,但是阿大听到自己把皮奇给打残,顿时紧张的问道:“他没什么事吧?”

    陈家翼疑惑的回答道:“没什么,只是头部有些轻微震。你这么关心干什么?”

    阿大连忙说道:“没什么,随便问问。”

    陈家翼这时也说道:“那你们先吃吧!我和我女朋友到那边去吃了。”

    凯拉点点头,很快他们的菜就上齐了,因为要离开了,平时不喝酒的凯拉也点了一瓶红酒,阿大起去了一次厕所,并且去把帐给结了,他们的一顿饭一共花了600多金币,虽然是阿大一半的财产,但是阿大却不心疼,即使全部花完也没关系。

    很快他们就结束了晚饭,此时阿大已经喝醉,虽然斗气可以排除酒气,但是阿大并没有这么做,他很想尝一尝醉的滋味。

    凯拉和仔仔将阿大与妮丝送到纳迪博士家,在门口,凯拉担心的问道:“妮丝,你一个人没关系吗?要不我和仔仔送你们进去吧!”

    妮丝摇摇头,笑着说道:“凯拉姐,天也不早了,你们回去吧!我一个人能行的,况且里面还有侍女,她们会帮我的。”

    “那好吧!你慢点,我和仔仔先走了。”凯拉说道。

    妮丝说道:“嗯,凯拉姐再见。”

    凯拉与仔仔离去后,妮丝扶着阿大走进去,不知是怎么了,今天没有碰到一个侍女,妮丝只好自己将阿大扶到他的小木屋,将阿大放倒在上,妮丝气喘吁吁地擦着汗,看着阿大沉睡的样子,妮丝笑着伸手摸过他的脸颊。

    就在她起准备离去的时候,阿大伸出手拽住她的手,这突然的举动吓了妮丝一跳,但是发现阿大已经平稳的呼吸,却不了阿大忽然一用力,将妮丝搂在怀里,妮丝的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只听阿大嘟囔道:“小姐,小姐你不要走,小姐放心,我…我会保护小姐一生的。”

    妮丝听了阿大的话,心中一甜,但是想挣脱阿大的怀抱却发现阿大抱得太紧,无奈之下只好这样被他这样抱着,希望找机会离开,可惜不知道是太累了还是酒jīng发作,妮丝就这样陷入沉睡当中。

    可惜妮丝没有听到阿大接下来的话,只有外面的萤火虫听到了阿大的述说,可惜它却不会把这个秘密告诉别人。

    阿大揉了揉脑袋,怎么想也想不出昨天究竟做了什么,这时妮丝也醒了,看到阿大已经醒了,妮丝低着头,脸颊cháo红,不敢看阿大。看到这个表,两人间的误会就这样产生了,一点一点的加大。

    早上的尴尬很快就结束了,两人又恢复往rì的状态,阿大依旧忙着训练,而妮丝则跑到研究所去看纳迪博士,看看他给自己改造的阿二。

    就这样阿大在修炼中又度过了一天,次rì阿大依旧带着面具准时来到拳馆,这一次没有人拦着他,他轻车熟路的来到上一次的房间,发现老人还在那里,阿大敲了敲门走进去。

    听到敲门声,老人睁开眼,看着阿大说道:“小伙子,想好了没有?这种比赛可比拳赛更加危险。”

    阿大点点头,说道:“我想好了,在哪里比赛。”

    老人家指了指后的通道,说道:“还是这里,今天还要押注吗?”

    阿大点点头,说道:“当然,给我压上500金币。”

    老人赞赏的看着他,夸奖道:“小伙子,不错,我就喜欢你这样自信。自信是好,但是不能大意,上场后要小心对待,你的对手可是与你一样,而且实战经验比你丰富。”

    听到老人的忠告,阿大点点头,走进了那条通道。

    看着阿大的背影,老人低声道:“祝你好运!”然后闭上眼接着假寐起来,

    依旧是那个房间,依旧是那么的简陋,但是透过窗户,可以看见昨天的武台已经没有了,场上多了很多武器,散乱的扔在角斗场里面,场地里也多了很多障碍物,阿大开始仔细的打量起地形。

    第九章离别之始

    仔细看了看地形,阿大就在椅子上养jīng蓄锐,这时裁判已经站在场地中间,依旧是上次的裁判,只听他说道:“欢迎各位参加我们的比赛,今天的比赛内容便是生存模式,相信大家都耳熟能详,但是在这里我还是要给大家说一下,生存模式很简单,一会呢就会有六名斗士进入这个场地,他们不许携带任何自己的东西,而我们也为他们提供了武器,都是同一水准的。”

    “进场后六个人争夺武器,然后就是zì yóu战斗,你们可以合作,可以偷袭,总之只有一个人可以活下去。相信大家都明白了吧!那好,请大家都下注吧!有请六位斗士上场。”

    这时阿大的房间中响起了声音,依旧是上次那个人只听:“518,请准备!请把你的私人物品放在这个房间,比赛过后我们会归还给你,祝你好运!”

    阿大这次来什么没有带,就连上次的拳也扔在了小木屋,阿大推开门,观众们响起一阵欢呼声,阿大抬头看去,发现这里比上一次还要大,比之角斗场也不差什么,观众们在那里欢呼着,阿大看了看四周,五个人发现又从五不同个角落钻出来。

    他们都脸带面具,赤手空拳,他们谁也没有动,这时裁判的声音就从上方响起:“好,现在请六位斗士准备,比赛……开始!”

    裁判的声音刚落,几人就瞬间离开原地,阿大总归是第一次参加比赛,反映慢了一拍,但是还是醒悟过来,向着离自己最近的武器跑去。

    阿大跑到一把剑旁,拿起长剑,四处看了看对手的位置,发现对手都已经拿好武器,小心的防备着。

    “打啊!上啊!”周围的观众在那里叫喊着。

    众人对峙着,终于有人忍不住先动手了,在一个男子冲向对手后,战斗拉开了序幕,此时场上还只有他们两个在战斗,阿大远远地看着,并且随时注意着其余人的动向。

    正在战斗的两个人一个用的是爪子,另一个用的是匕首,可以看出拿匕首的是名刺客,用爪子的是个战士。两人激烈的交战,那名刺客却落于下风,战士的攻击太疯狂了,一爪接着一爪,根本就不给刺客还手的机会,因为刺客正面对抗的威胁较小,所以这名战士才选择率先攻击他。

    就在两人激烈的交战,阿大忽然发现少了一个人,阿大慌张的找着那个人的下落,如果是单对单,阿大也不会害怕,但是即使阿大胜利后,却还有人盯着他,这才是他最担心的。

    “小伙子,在找什么?找我吗?”一个浑厚的声音在阿大后的不远处响起,阿大连忙转过,看见一个面具男站在他5米开外的地方。

    两人就这样对峙着,只听对方说道:“怎么样?要不要合作,咱们分别对付一个对手,然后合力干掉他们两个活下来的那个。“

    “那咱们两个呢?“阿大冷静的问道。

    男子摊开手,无所谓的说道:“你也知道这样的比赛就怕偷袭,现在我保证在只剩下咱们两个之前绝对不会向你动手,好吧?”

    阿大看着对方背着的巨斧,犹豫了一下点点头答应道:“好,希望你能遵守你的约定。”

    巨斧男看着剩下的两个人说道:“你选哪一个?”

    阿大看了看剩下的两个人,此时对方也注意到他们这边的动静,阿大犹豫了片刻,看着对方拿着的武器,说道:“拿锤子的那个吧!”

    巨斧男听罢,说道:“那好,希望你不要早点死哦!”然后向着用枪的家伙冲去。

    锤男看见巨斧男向枪男冲去,也松了一口气,刚才他还担心阿大与巨斧男联手对付一个人,那样的话他只好跟枪男合作,现在看来没有那个必要了。

    阿大见巨斧男冲过去,也毫不犹豫地向锤男跑去,他也希望早点结束战斗,好得到一阵缓息的机会。

    见阿大冲过来,锤男握住双锤也向阿大跑去,就在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足五米之际,锤男奋力的将右手的锤子扔向阿大,阿大对于这笨重的一击一个翻滚便躲了过去,但是听到锤子落地的声响,阿大也有些心惊,同时心中暗道:“希望我的选择没有错,用枪的那个肯定比这个厉害。”

    锤男此时已经冲到阿大旁,左手的锤子奋力砸下。感受到锤子挥动的风声,阿大也不看向着一旁闪去,躲过去后阿大回头一看,发现自己刚才所在的地方已经被锤子砸的深陷下去,阿大心道:“现在不是瞎想的时候,这家伙也不好对付!”

    锤男也不乘胜追击,捡起刚才扔出的锤子,看着阿大嘴里说道:“呵呵,小子,选择我就是你最大的悲哀!”说罢提起锤子冲了过来。

    阿大见锤男向自己冲来,看着那呼啸的锤子,不退反进,因为他相信近战斗有利于自己,双锤的使用不便于攻击近,锤男的右锤带着呼啸的风声而下。

    “嘭!”只听锤子砸入地面的声音,阿大闪过一击后看着锤男的右手,手中的剑如毒蛇般刺出。

    看出阿大的意图,在阿大闪过自己的攻击后,看到阿大的刺击,锤男的右手松开巨锤,同时左锤向阿大砸去。见自己的攻击落空,阿大立马抽回长剑,这时锤男的锤子已经带着呼啸的风声砸来,阿大想闪已是来不及了。

    “锵”阿大左手推着长剑剑,挡下了这一击,并且顺势而飞,落地后阿大连忙起,盯着锤男的动静,此时阿大的左手虎口已经被震裂,鲜血滑落到地面,溅起一朵朵血花,虽然右手有些麻痹但是阿大还是紧紧握住长剑,因为他知道如果剑丢了,那么命也就丢了。

    “好强!”这便是阿大的心声。

    看到阿大挡住自己的攻击,锤男也没有感到惊讶,毕竟参加生死斗的都不是庸才,如果只靠运气就能参加这样的比赛,那这场比赛也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看着阿大左手滴血,锤男知道自己的攻击不是那么容易接下的,乘胜追击捡起锤子向阿大冲来。

    阿大知道自己比力量比不过对方,比技巧人家也不怕这一,所以阿大决定兵行险招。

    “嘭!”锤子依旧被阿大轻易的躲过,斗气向手中的长剑凝聚,但是阿大脸sè一变,因为长剑上斗气流失的速度太快,此时锤男的锤子再度袭来,阿大只好狼狈地躲过一招,看着锤男阿大有些慌乱,再一次向长剑注入斗气,感受了一下斗气流失的速度,这一次换做阿大冲向锤男。

    阿大灵敏的转到锤男的背后,希望这样能攻击到他,可是那可恶的锤子又带着那熟悉的风声席卷而来,阿大灵巧地躲过去。

    当阿大闪到锤男的背后时,锤男松开右锤,使劲挥动一下左锤,按照惯xìng锤男转了一圈,也化解了阿大的攻击。

    见两次攻击都没有起到效果,阿大有些心急了,思考了一下,阿大又一次向锤男冲去,看见阿大冲来,锤男呵呵一笑,依旧是老路,这一次阿大一翻跳上了落地的锤子,体内的斗气如同洪水般涌向长剑,同时双脚用力弹起,冲向锤男的头。

    “指点睛眉”此时阿大进入了一种玄之又玄的境界,手中长剑化作星光刺向锤男的眉心处。

    “嘭”一声巨响,只见阿大应声而飞,手中长剑脱离而去。“咔嚓”阿大清晰的听到体内什么东西断裂的声音。“轰”“噗”阿大重重落地后吐出一口鲜血,阿大现在除了疼什么也感觉不到。“要死了吗?对不起,没有遵守承诺!又一次欺骗了你。”阿大在心中说道,同时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人影,心中出现一丝牵挂:“你现在好吗?真希望能再见到你,可惜没有机会了!”

    “嘭”锤子落地,阿大疑惑的睁开双眼,扭头看向锤男,这时发现锤男的眉心处出现一个血洞,鲜血混合着脑浆流出,锤男的眼中充满着不信,而长剑落在锤男面前。

    其实在阿大被锤子击中的时刻,长剑上的斗气脱剑而出,刺向锤男,看着这刺来的剑气锤男暗呼了一声:“斗气外放,不可能,职业者怎么可能会斗气外放!”有心闪躲却发现以无力闪躲,最后斗气贯穿眉心后消散,被贯穿眉心后,锤男失去生机的跪倒在地,双手滑落,锤子落地,眼中依旧充满着不信。

    这便是刚才发生的一切,但是什么都无所谓,说运气也好,反正有时候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阿大虽然胜利了,但是也露出一丝苦笑,因为疼痛过后,他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三根肋骨已断,阿大强撑着做了起来,看了看周围的况。

    阿大对锤男不了解,其实锤男有个外号叫做三不过,意思是他的招式不过三,而他的对手也过不了三。

    此时巨斧男依旧在那里与枪男苦斗着,而另一边的战斗也已经结束,胜利的不是一直压着打的战士,而是一直处于下风的刺客。

    况是这样的。

    战士本来想给刺客最后一击的,只见他的双爪通红,斗气涌现,“狼牙”双手合璧向刺客的口掏去,感受到自己口的炙,刺客也不在保留,也发动了自己的绝招。

    “暗袭”

    战士只感觉腰部一痛,手上的招式一顿,而他也发现面前的刺客已经消失不见,此时一把寒光肆意的匕首放在了他的脖子上,不知怎么跑到他背后的刺客开口说道:“你挑谁不好,非挑我,现在你可以去死了。”伴随着一个死字,刺客的匕首轻轻滑过,战士向说些什么,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最后倒地亡。

    看着战士倒地,刺客的脸sè也有些苍白,暗袭的发动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全的斗气都涌向脚部,就是体强壮也不能承受住,在暗袭发动之际刺客蹲下子,然后如炮弹般冲到战士背后,并且匕首在战士腰间留了一下子。

    结束战斗的刺客也没有急着向阿大冲过去,而是抓紧时间恢复着斗气。

    见刺客没有急着冲过来,阿大心中一松,也抓紧时间恢复斗气,同时感受着体受伤的部位,幸亏伤的不算太重,虽然行动起来还隐隐作痛,但是也不影响阿大的活动力,在恢复斗气的同时阿大也关注着斧男的战斗。

    此时斧男的战斗也进入了水深火之中,虽然斧男的攻击很猛烈,但是枪男也丝毫不弱,总是轻松的接住斧男的每一击,见自己的攻击屡不见效,斧男有些生气了,一声怒喝,手中巨斧带着排山倒海的气息劈向枪男,这一招太快太猛,枪男躲闪不及,只好用长枪阻拦,可是枪怎么能挡住这雷霆一般的攻击呢,咔嚓,长枪应声而断,但是枪男还是狼狈地躲过了这一击,同时手中仅剩一半的枪尖向斧男一扔,也不管结果如何,转就跑。

    自己的攻击被闪,斧男如何不闹,将飞来的枪尖打飞,斧男向逃命的枪男追去。

    枪男看到斧男不依不饶的向自己追来,心中有些焦慌,这时在另一个方向看到一杆长枪,枪男方向一拐向长枪冲去,斧男也看到长枪,看到枪男冲向长枪也是一阵心急,速度也快了几分。

    在枪男眼看就要拿到长枪时,斧男也冲了过来,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到了攻击范围,斧男手中的巨斧狠狠劈下,听到背后的呼啸声,枪男暗道:“不好!”同时子向前一滚,狼狈的躲过这一击,长枪也被抓在了手中。

    看到自己的巨斧劈空,长枪也被对手拿起,斧男顿时有些恼怒,手中巨斧化作狂风劈向枪男。而枪男则借着两人之间的距离开始了游斗。

    这时斧男也注意到阿大与刺客的战斗已经结束,对于阿大斧男还是放心一点,但是刺客对他的威胁就要大很多。

    知道不能在这么耗下去,斧男也准备出绝招了,手中巨斧先是一顿,然后如狂风暴雨般劈落而下。

    看到斧男的动作,枪男知道对手要出狠招了,而他也不做保留,手中长枪化作流星般刺向斧男的喉咙处。

    忽然一阵强光闪过,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看见长枪从中心劈成两半,而巨斧则印在枪男的上。

    阿大看见鲜血从斧男的肩膀处流出,显然枪男的攻击只是被避过了要害,还是打在了斧男的上,斧男从枪男上拔出巨斧,缓步向刺客走去,见状,阿大也起向刺客走去,此时阿大上的斗气已经恢复了一部分,而肋骨断裂所带来的疼痛也减轻了不少。

    走到刺客不远处,阿大停下脚步,斧男也盯着刺客看着。

    “按照约定咱们应该对付他了!”斧男索然嘴上这么说,但是看到刺客那疲惫的脸,并且惨白的脸,眼光转向阿大,寒光一闪。

    阿大开口问道:“好啊!是你动手还是我动手?”

    斧男笑了笑,说道:“要不一起上?”

    阿大听得眉头一皱。

    两人商量之际却不知周围观众的绪,因为有着隔音结界的存在,所以在里面听不到。但是现在外面时谩骂连天,本来对于阿大杀死锤男大家都感到诧异,毕竟是新人,没有想到有如此战力,输钱的人只能怨天由人,但是现在里面开始对峙,大家都不干了。

    “快点打啊!”“就是,老子可是花了钱的,快点让他们打!”

    这时裁判说道:“各位观众,请大家安静下,现在最激烈的时刻已经开始,接下来的战斗将会发生什么变化呢?显然518与血斧刚才已经商量好了,但是现在可能变卦吗?”

    听到裁判的话,谩骂声少了许多,众人开始看着场内的三人。

    这时阿大低声说道:“还是你先上吧!”

    斧男哈哈一乐,说道:“当然可以。”然后向着刺客走去,当离阿大比较近的地方,斧男的方向一改,脚下一用力,向阿大shè来。

    阿大早就看出斧男不想遵守约定,所以在斧男冲来之际阿大也向刺客跑去,因为他知道自己不是斧男的对手,而且他相信不用说,刺客也会出手对付斧男的。

    阿大喊道:“你怎么不遵守约定!”

    见阿大向刺客跑去,斧男追赶过去,嘴里喊道:“遵守个,在这种比赛只有SB才会遵守约定,你不用往他那跑,他现在是自难保,你还是乖乖受死吧!”

    阿大也没有回答,因为斧男说的很对,现在阿大只希望刺客能看清现实,如果他死了那么刺客也不可能活。

    很快斧男就追上了阿大,手中巨斧如闪电一般劈落,但是阿大还是狼狈地多了过去,但是巨斧确如狂风般猛烈,阿大只能用剑苦苦抵挡。

    疼痛,麻木以及绝望随之而来,伴随着斧男的狂笑声,就在防御即将崩溃之际,阿大的余光看见刺客动了,一线希望从心底生出,又生出一股力量来。

    对于本来已经松懈的阿大又抵挡住自己的攻击,斧男有些疑惑,但是也没多想,手中巨斧携着劈山碎石之意劈向阿大,阿大的长剑被巨斧劈断,可是巨斧的落势不减,绝望在心底蔓延。

    就在斧男兴奋之际,腰间传来一阵剧痛,手中巨斧一顿,又狠狠劈下,但是生死之间,阿大怎么能住不住那一线希望呢!所以斧男的攻击又落了空。

    斧男愤怒地转过头,可惜刺客已经远退,斧男大步一迈向刺客奔去,怒声道:“本来想让你多活一会,可惜你自找死路,那么我就先送你上路吧!“

    此时刺客速度远不如以前,很快就被斧男追上,看着那厚重的巨斧,刺客又一次用出了暗袭,冲到斧男后,嘴中吐出大量鲜血。

    听到背后的吐血声,斧男的令一个肩膀一痛,刺客的匕首已经插在了上边,见自己又受伤,斧男转过,看到倒地的刺客,斧男露出一丝冷笑,眼中闪过一丝疯狂,巨斧狠狠劈下。

    “咔嚓“巨斧轻易地结束了刺客的xìng命,可是斧男依旧不依不饶,巨斧仿佛菜刀剁般劈在刺客的尸体上,每一次挥斧都带动着伤口的疼痛,可是越是疼痛便越是疯狂,最后斧男双眼充血,刺客的鲜血溅了斧男一,看着成为泥的刺客,斧男开始狂笑起来。

    冲过来的阿大看到疯狂的斧男,再看看刺客的下场,心中一冷,但是为了最后的希望,斗气向已经断折的长剑涌去,并且当斗气全部灌入断剑后,阿大将它扔向了斧男。

    看着飞来的断剑,斧男露出轻蔑的笑容,巨斧一挥披在了断剑上,可是戏剧xìng的一幕出现了,断剑虽然被磕飞,可是斗气却去势不减,刺入了斧男的喉咙,巨斧从斧男手中掉落,斧男双手捂着脖子似乎希望将鲜血堵住,可是一切都是徒劳的,最后斧男因失血过多倒地而死。

    阿大则瘫软的躺在地上,看到斧男的死,眼中露出一丝诧异,随即嘴角露出笑容,一种劫后余生的幸福感从心底生出。

    此时隔音结界已经被撤去,裁判已经跳到场中,向阿大走来。

    阿大听到外面的漫骂声,激动声还有意外的声音。

    “曰,这个名不经传的小子怎么能赢呢!”“”我艹,我的钱啊!“这些都是输了钱的。

    “血斧是怎么死的?”“这小子运气也太好了吧!”“哎!我怎么就没压他呢!”这些是比较冷静的。

    “哈哈!太好了!冷门,绝对的冷门。”“对,幸亏老子有眼光,要不然怎么能赢这么多呢!”这些都是赢了钱的。

    而上一次压阿大胜利的奎爷则脸sè发青,显然是输了不少钱,右手握拳青筋外露,心中对于血斧的死充满了疑惑。

    陈家翼也赫然在列,不过与奎爷不同的是此时的他满面红光的,从那激动的眼神可以看出也赢了不少钱。

    不理观众们的议论,阿大的心现在是一片宁静,不管他们怎么说都好,反正阿大活下去了。

    此时裁判在个个尸体上都看了一眼,确定都死了之后才来到阿大边,以前也有过意外发生,那便是比赛已经结束了,可是本来已经死的人却又站了起来,这是那天的冷门,也是意外,这样的事仅发生过一次,而事的作俑者便是死于大意之下的血斧。

    对于血斧的死阿大也是深感意外,他那最后一击只是包含了他绝望与希望的一击,没想到断剑被磕飞后,斗气依旧飞向血斧,对于这个况阿大也深感困惑。

    走到阿大边,裁判说道:“小子,怎么样?还没死吧!”

    阿大的声音有些沙哑,回答道:“还没有!”

    裁判蹲下将一包粉末灌入阿大嘴中,阿大看了看知道是活血散,也没有反抗,体渐渐地能够活动了。

    裁判扶着阿大站起来,冲着周围的观众喊道:“好啦!请大家安静一下,今天我们的生存塞的赢家便是这位,518.对于这个结局我也深感意外,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子,第二次比赛便击败了我们的常胜霸主血斧,现在请518说点什么吧!”

    然后轻声说道:“说说你的感慨吧!放心,不用大喊这时有扩音器的在小的声音大惊也能听见。”

    看了看周围的观众,都屏气凝神的盯着阿大,想知道最后发生的究竟是什么事。

    阿大憋了半天,只是用了两个字形容了刚才的一切:“运气!”

    裁判先是一愣,然后说道:“是的,一切都是运气,那么希望你下次还有这么好的运气。”

    周围的观众一片嘘声,阿大也不理会,拖着沉重的体走到了自己的小屋,进去后听到裁判说道:“现在我们进行下一场,有请选手上场!”

    观众们又传来一阵欢呼声,阿大体好转一些后,也没有观看比赛,因为他知道自己不会再来了,走在昏暗的通道里,阿大心中一片宁静,回想着刚才所发生的事,惊险的一幕,如果不是“指点睛眉”,自己的下场一定很惨,经过刚才的比赛阿大对断剑的来历又充满着好奇,斗气在长剑上流失的速度比断剑快很多,而且原本自己没想到这一招救了自己两会。

    很快阿大走出通道,又回到了那个房间,这一次老人没有假寐,看到阿大从通道中走出,老人掏出一张卡扔给了阿大。说道:“这时你赢的,一共是15000金币,我替老板给你补了一些。”

    阿大接住飞过来的卡片,他认识这卡的来历,这是瓦洛兰最富有的人所创办的银行,对于这个富豪的份却是一个迷,很少有人知道他的份。

    阿大沉默了一下,还是说道:“谢谢!”

    老人回答道:“没关系,我在上也赚了不少,小伙子很不错,很有潜力,怎么样?还会再来打吗?”

    盯着老人那眼神,阿大看不出任何企图,随即说道:“不会了,明天我就会厉害皮特沃夫!”

    老人感慨道:“可惜了,恕老夫冒昧,你现在多大了?”

    阿大有些犹豫,但还是回答了老人的问题,毕竟他对老人的印象还不错:“14。”

    老人眼睛一亮,说道:“很年轻嘛!14岁的中级职业者,虽然不是顶尖的天才,但是也相差不多,以后的路还很长。那老夫给你一个忠告吧!”

    “哦?什么忠告?”阿大问道。

    老人哈哈一笑,说道:“有时间去战争学院看一看吧!在那里你会找到自己的路的。”

    战争学院,又是战争学院,蒙多还让自己为他转交信件,这一次老人又提起,而且阿大偶然间在仔仔,纳迪博士那里也听到了战争学院,据说仔仔也是从战争学院毕业后在大陆上游历。而阿大也没有详细的问过。

    现在对于战争学院阿大充满了好奇,于是借着这个机会阿大问道:“战争学院究竟是什么地方?”

    老人神秘的说道:“去了你就知道,不过那的入学比较有意思,呵呵!”

    见老人保密,阿大沉默了一下,说道:“那么再见吧!”然后转离去。

    看着阿大的背影,老人低声说道:“祝你好运!希望我们又会多一名英雄吧!”

    阿大在小巷换了一衣服后便拖着疲惫的体回到了自己的木屋,看着木屋,他也有些感慨,这将是他最后一次住在这个地方,每一次离别阿大都有些许不舍,从诺克萨斯到皮特沃夫,再从皮特沃夫去弗雷尔卓德,未来的路阿大真的很迷茫,但是为了她,阿大会坚定地走下去。

    留恋了些许,阿大又进入修炼当中,抓紧修炼,明天体痊愈后,就带着妮丝离开。

    PS:我自己写完都没有看过呢,算失职吗?

重要声明:小说《神族之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