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瞬息万变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抄袭or模仿 书名:神族之侍
    “砰!”菲尔摔落在地板之上,鲜血从嘴中喷出,那凄惨的样子让妮丝泣不成声。

    听到周围小弟们的怂恿,海盗头目捡起地上的那把不详之刃,来到菲尔面前,看着凄美的少女,海盗头目毫无同的说道:“你也听见了,你杀我这么多弟兄,如果我给大家一个交代,我也就没法当这个大头目,小姑娘,来生投个好人家,早点结婚生子,打打杀杀不适合女人。”

    说道此处的时候,海盗头目眼中闪过一道温存与悔恨,但是手中的匕首却一点没有犹豫地刺下去。

    周围的海盗们发出一道道欢呼声,而马戏团的众人都扭过头,不愿看到这个浴血奋战、保护他们的少女,团长大叔更是捂住了妮丝的眼睛,妮丝发出一声尖叫:“不要……”

    不详之刃上的鲜血在空中划落,滴落在菲尔脸上,然后消失。

    一滴…两滴……时间是那么的漫长,菲尔曾将想过很多死法,死在战场上,死在逃亡的路上,死在暗杀当中,但是从来没有想过要死在自己家族的传承武器之下,遥想当年家族的荣耀还没有恢复,曾经的誓言也无法再去完成,菲尔闭上眼睛,等待死亡的降临,也许这将得到解脱。

    “滴答!滴答!”周围一片寂静,只有水滴不断低落的声音,而且声音越来越急促,菲尔没有感到一丝丝疼痛,也许是不详之刃太过锋利的缘故。

    没一会菲尔就感觉到不对劲,睁开眼,眼前的一幕让她惊呆了。

    海盗头目手中的不详之刃离她只有分毫之隔,她甚至能感受到匕首上面的锋芒,不过这些都不是原因,让她为之一呆的是头目上的少年,金sè的长发,眼瞳漆黑如墨,面容有些狰狞,正是刚才一直在感悟的阿大。

    鲜血是从海盗头目体里流出来的,一切仿佛梦幻,海盗头目低头看着口刺透的心脏,临死前的最后一个念头便是:“不可能!这个护心镜是我的手段,我的水手刀都不能砍出痕迹,这究竟…”看到凶狠的少年后,海盗头目倒地便不在有任何动静。

    刚才还欢呼的海盗们现在都目瞪口呆,事的结局转变的太快了,当看到头目倒地才醒悟过来,大喊大叫地跑开了,一个妖孽就已经与头目不相上下,现在又来一个更是直接杀死了头目,所以离这两个瘟神远一点比较好。

    短短的时间内,菲尔与阿大就成为了海盗们心中的瘟神,不过这样也好,省却了很多无谓的战斗。

    再说海盗船长,看到自己的水龙被轻易地化解,开口怒骂道:“他娘的,谁他娘的说皮特沃夫没有人认识老子的,连老子的招式都能轻易破解,他娘的,嘿,你他娘的是谁?报上你的名号。”

    听到海盗船长粗犷的话语,商船船长眉头微皱,还是不愿的开口说道:“怎么,你撤退吧!省的浪费时间,你的实力招数我都清楚,而你对我一无所知,你走吧!免得讨不到好。”

    听到他的话,海盗船长笑骂道:“哈哈!老子他娘的就喜欢挑战,你也别他娘的说大话,手底下见真招吧!”说罢左手掏出腰间别着的燧发枪,蹦起,右手的弯刀向商船船长的脑袋劈去。

    商船船长的长剑在头顶一横,挡下了这一击,但是海盗船长的体一转,弯刀又侧砍向他,他伸剑挡去,挡下这击只听‘砰’的一声,他暗骂一声“yīn险!”手中长剑依旧准确的当下了海盗船长这偷袭的一击。

    听到子弹清脆的落地声,海盗船长说道:“他娘的,碰到高手了!不过老子喜欢。”手中弯刀又向商船船长看去。

    海盗船长的弯刀就像瀑布一样连绵不绝地向商船船长砍去,商船船长只能被动防守,偶然对方有一丝疏漏,却又让海盗船长的燧发枪给压了回去。

    听着水手们的惨叫声,海盗嚣张的呼喊声,再看着水手们一个一个的倒下,商船船长眼眶yù裂,当初许下的誓言依旧在耳边回,心中有些悔恨:“自己当初可是答应他们,要带着他们回家,与家人团聚,可是…….可是我都干了什么,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开吗?背信我承诺的誓言,继续苟且下去,那是我想要的吗?不!不可以。”想着上的气息猛然上涨,怒吼道:“不,我不再会逃避,不会苟延残喘地活下去的。”

    手中长剑散发着恐怖的气息,凝聚的斗气比刚才还多,海盗船长有些慌张了,手中的燧发枪发出呼啸的子弹打在商船船长上,他不避也不让,硬抗了这一击,剑上的斗气越聚越多,当凝聚到一个量时,商船船长向海盗船长刺去。

    看出又是破自己“狂龙入海”的招式,能清晰地感受到它的威力,海盗船长终于感受到生命受到威胁,绪有些慌张,但是逃已经是没有用的了,海盗船长只能硬拼,手中的弯刀凝聚一团斗气,斗气凝聚着,看上去就像一团蔚蓝的海水附着在弯刀上,看上去没有任何威胁,但是海盗船长将燧发枪仍在地上从怀里掏出一瓶朗姆酒,看到朗姆酒的标志时,商船船长的脸sè惊变,仿佛看见了什么不可能的事,海盗船长并没有喝下朗姆酒,而是将它全部倒入那团斗气当中,混合了朗姆酒的斗气颜sè更加蔚蓝,依旧是那么平淡无奇,但是从商船船长那惊恐的眼神可以看出他深知这玩意威力的恐怖。

    即便知道对方攻击的威力,但是现在两人都已经无法逃避,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两人只有硬拼,是胜是败,只有看谁的攻击更上一层楼了。

    两人的斗气都积蓄到极点,商船船长将手中长剑对着海盗船长虚空一次,斗气化作一把炙的光剑划破长空刺向海盗船长,而海盗船长也将弯刀虚空下劈,水团从弯刀脱离下来,在空中变成一把锋利的水刀。

    光剑与水刀在空中相撞,就像水与火交融一样,光剑散发着炙的气息,蒸发着水刀,最后水刀还是熄灭了光剑,划过商船船长的脖颈,商船船长眼中充满着悔恨,不甘与遗憾,接着脖颈喷出鲜血,头颅脱离躯掉落在甲板上。

    看着对手的头颅离开躯,掉落在甲板上,海盗船长瘫坐在地,模样多少有些狼狈,但还是狂笑道:“哈哈,他娘的,还是老子技高一筹。他娘的,如果他们骗老子,老子这次就他娘的亏大了。”

    看到商船船长亡倒地,阿大他们的心一沉,他们这里已经没有能阻挡海盗船长的人物,水手们的士气大落,场面瞬间转变,水手们纷纷弃船逃亡,为的只是活下去。

    战场上虽然发生很多事,但是时间仅仅过去了一小会。

重要声明:小说《神族之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