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黑袍人的身份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抄袭or模仿 书名:神族之侍
    毫不顾及体的疲劳,再度使用瞬步站到马背上后,又甩出一把匕首割断拴在马桩上的缰绳,双腿一夹马腹,拽着断开的缰绳向阿大他们消失的方向赶去。

    在菲尔进入酒馆的时候,小妮丝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而阿大则紧闭双眼,仿佛在休息。

    “阿大,你知道吗?从小我就被家族掌控者,虽然爸爸极力维护我,但是那些家族中的长者们可并不这么想,他们只是拿我当做工具,本来以为我的宿命就是场政治婚姻,幸好爸爸带着我判出家族,这才使得我们被人追杀,但是我却不怨爸爸,因为这是我所向往的zì yóu。”妮丝眼睛越说越亮,到最后眼中剩下的只有憧憬。

    阿大睁开眼睛看着兴奋的妮丝,眼中闪过一丝悲哀,不知是为小妮丝的过去感到悲哀,还是为她的将来所担心,最后眼中被决然所占据,似乎下了某种决心。

    虽然只是一年的时间,但是也让阿大有了很深的了解,尤其妮丝的单纯可,更让他珍惜这段感

    这时远处传来匆急的马蹄声,阿大漫不经心的回头一望,瞳孔急剧收缩,转过头对妮丝说:“小姐,快上马。”

    菲尔有些疑惑的对着阿大说道:“阿大,怎么了?”

    听着越来越近的马蹄声,阿大的心有些焦急,弯下腰把妮丝抱上马,一拽缰绳,下的马匹发出一声嘶吼后,便沿着青石马路向镇外跑去。

    远处疾奔的马匹终于到了酒馆前,上面坐着一名穿着黑袍,看不清模样的人,黑袍之上有着怪异的图案,而他并没有停留的打算,抽打着坐下的马,追着阿大而去。

    当他只留下一个背影的时候,菲尔也从酒馆中窜了出来。

    话说,阿大在前面急速狂奔着,偶尔回头一望,看着进追不舍的黑袍人,心里越发的着急。因为后面的人越来越近,阿大他们的马却因为持续的赶路而疲惫不堪,速度渐渐慢了许多。

    虽然不知道对方是怎么追踪到他们的踪迹,但是阿大已经无暇理会这些。

    见后面的黑袍人紧追不舍,阿大也知道再这样下去,迟早要被追上的,现在惟一的办法就是拖延下时间,给妮丝争取逃跑的时间。

    阿大微微探下,拿起盾牌对着妮丝小姐说:“小姐,你抓紧了,现在我拖住对方,你趁机会赶紧逃跑,别回头,希望她能够及时赶来吧!”

    妮丝小姐听到阿大的话,用恐慌的眼神看着他,带着哭腔,说道:“阿大,不要啊,我要陪着你,我要看着你,你答应过我要一直守护我的。”

    可是并不给妮丝继续说下去的机会,阿大飞下马,并用鞭子狠狠地抽打了马

    因为疼痛,马匹的速度一增,看着狂奔远去的马儿,缓缓地抽出腰间的骑士剑,竖立在面前,剑锋遮挡住阿大一半的脸,盯着越来越近的黑袍人,阿大高高举起手中的骑士剑,对着近在咫尺的马匹重重劈落。

    也不知为何,黑袍人也不闪躲,任由阿大的骑士剑斩断马腿。

    一声嘶嚎过后,马匹重重落地,起层层灰尘,而阿大上布满血浆。

    阿大看见黑袍人安然落地,虽然不解对方的意图,但是只要拦下对方就算是达到目的,举盾摆出防御姿态,小心翼翼地盯着黑袍人,没有主动进攻,因为阿大在等,等到菲尔出现,只是不知道对方会给他机会吗?

    黑袍人看着稚气未消的阿大,心里有些感触,并没有任何举动,这让阿大有些不解。

    “阿大,何必这么拼命呢?她真的值得你去这么付出吗?贵族的骄傲你是不会懂的,你和她也是不可能的,哪怕他们摆脱贵族的份,但是那份曾经的荣耀也不是我们这等民可以践踏的。”声音从黑袍下传出从语气中能看出他不但认识阿大,而且还很熟悉。

    当听到黑袍人熟悉的声音,阿大顿时睁大双眼,看着眼前的黑袍人,打死阿大都不敢相信他会出现在这里,而且看样子还是来追杀他们。“大…大哥,是…是你吗?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不是应该外出修炼去了吗?”阿大有些不敢确定的问道。

    阿大的话音刚落,黑袍人就将头上的帽子掀开,露出自己的样貌,碧绿sè的眼睛,紫sè的头发,与阿大一样平凡的脸,不过脸上的一道浅浅的伤疤,凭空增添了一点点邪气。盯着阿大,黑袍人开口说道:“阿大,到这个地步了,你还要幻想下去吗?我的目的相信你很清楚吧!跟我走吧!”

    对方的话就像铁锤一样,打碎了阿大最后的希望,阿大顿时失去血sè,变得惨白,而握剑的手有些颤抖,显然还不想接受这个事实。黑袍人不顾对阿大的打击,接着说道:“阿大,别执迷不悟了。她有什么好,值得你去付出?做为一个贵族,你们两个之间是不可能的,所以你还是忘了她吧!跟我回去,我会向大人引荐你,你是一个天才,埋没的天才,你天生就是当刺客的料。”

    听到黑袍人的话,阿大的心变得一片灰暗,曾经的过往在脑海中涌现。

    “劈剑要狠,刺剑要准。要时刻保持着冷静。”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你可要牢记这句话,因为它能拯救你的生命。”

    “阿大,你还要继续努力哟!”

    碧绿sè的头发在夕阳的照耀下谢逸的光辉,穿盔甲的少年在青年人的指导下练习着。刺击,平砍,再刺击,再平砍。夕阳落幕,月辉照耀大地时候,二人依旧在那练习,直到少年体力不支,昏倒在地,青年人才抱起他离去。

    画面仿佛镜子一般,被黑袍人的话冲击的支离破碎,看着面前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容,阿大绪有些癫狂的喊道:“为什么?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不,我不信,我认识的李耀大哥不是这个样子的。”

重要声明:小说《神族之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