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不欢而散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唐啸 书名:剑啸大唐
    实话实说,唐啸的一番言辞跟师妃暄预想的完全南辕北辙。师妃暄因为出非凡,而且修禅的决心坚定,对于人事看得很透,但是对于唐啸这个穿越众,确实有些力不从心。原因很多,第一师妃暄出高贵,认识的都是知书达理的士人,哪里遇到过像唐啸这样的无赖。其二唐啸对师妃暄没什么好感,一直以来唐啸看大唐都觉得徐子陵艳福不浅,师妃暄、婠婠、沈落雁、单婉晶、商秀珣还有最后渔翁得利的石青璇。唐啸一直认为当中婠婠和师妃暄的戏份最多,同时和徐子陵也最为相配,但是师妃暄的jīng神之恋让唐啸失望之极,而婠婠的黯然离去则让唐啸扼腕不已。所以对于道貌岸然的师妃暄唐啸一点都不感冒,也没有半分怜惜之心。反正最后也不会跟老子滚单,老子才不和你玩什么jīng神恋。这是唐啸的原话,不掺半分假。第三是师妃暄喜欢说禅,从《大唐》当中可以看出,师妃暄说话喜欢让别人去悟,一方面显示自己有文化,一方面让对方觉得自己高深莫测。但是唐啸却对此嗤之以鼻,装什么大瓣蒜,老子才不鸟你。最后是唐啸不知道这个《大唐》中最为出sè正道代言人对自己的态度究竟如何,因为唐啸知道眼前她必不会和自己翻脸,而是争取自己,就像争取花间派的正统传人侯希白一样,这不但是分化魔门力量的不二法门,也是体现自价值的好方法。况且唐啸已经决定和yīn癸派合作,那么就肯定要和慈航静斋划清界限,若是纠缠不清,唐啸也是不好处理。

    师妃暄见他对自己很是不耐烦,心中颇有些异样,而侯希白已经动怒。师妃暄心中明白,唐啸绝对是聪明人,一句话就表明他已经看穿自己的意图。现在唐啸的表现,让师妃暄进退失据,因为她完全没有料到自己的提议会被唐啸拒绝。

    侯希白也是聪明人,他和师妃暄同游三峡的这段时光可称得上他入世之后最为开心的一段rì子。师妃暄聪明,美丽,高贵,有着一种让人看不透的神秘感,而且完全不介意自己的师承。她的一颦一笑已经深深的印在侯希白的脑海里,若是其他女子,侯希白早将她画上美人扇,但是师妃暄却给他下一个神更为动人的感觉,让他久久不能下笔,只想和她多呆一段时光。但是唐啸的一番话点醒了如在梦中的侯希白,那就是自己究竟站在那一边,是魔门还是慈航静斋!所以侯希白听唐啸告辞,不想同去东平郡,侯希白也生出了和师妃暄分手,好好想一想自己的未来。因为在师妃暄边,自己完全没有办法静下心来,而且他想教训一下唐啸,若是在师妃暄跟前有失风度,当然不便让师妃暄知道。不过后来他和师妃暄分手后对师妃暄更加想念,当然这还是后话了。

    师妃暄心中不愿,道:“唐公子与妃暄同道,又有何不可,是妃暄哪里恼了公子吗?”

    唐啸心道:少在老子面前装可怜,老子才不吃你这一。你穿的跟个高富帅似的,跟老子卖什么萌,道:“师太,你是佛门中人,与在下不同路。”

    这一句话让侯希白差点吐血,让师妃暄也深受内伤。

    唐啸看两人有点站不稳,心道自己是不是说的他狠了,有点后悔。虽然这两人自己并不喜欢但是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敌人多道墙,交朋友总算没错。看到两人很受伤的样子,缓声道:“两位,在下真的不是有意,但是在下已经知道青璇大家的落脚处,已是不耐,这就告辞。”说罢,展开形,从二楼跳了下去,几个腾跃消失不见。

    师妃暄还处于眩晕状态,连唐啸离开之后负面状态都没有解除。还是侯希白先回过神来,对师妃暄一拱手,道:“妃暄,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希白也就此别过。”

    师妃暄茫然道:“侯公子也要离开?”

    侯希白道:“希白还有些私事要处理,就此离开,妃暄保重。”

    “侯公子,保重。”师妃暄毕竟是静斋高足,当然有见识,知道侯希白已经对自己的提议动心,也知道他是聪明人,需要回去静想,也不做挽留。

    侯希白恨不得马上离开,追上唐啸,打得他满地找牙。也不推让,微微拱手,也展开形,追着唐啸的形离开。

    楼下行人见先后有两个人从金华阁二楼跳下来,还以为有极限运动表演,纷纷围观,造成交通堵塞。

    唐啸离开后就急忙赶路。等他出了城,忽然想起此时距离自己和双龙分开,不过五个月。按照记忆中的《大唐》所写,现在双龙应该遇到素素,正被沈落雁追捕,后来李密在荣阳打败张须陀,两人和素素逃出大龙头府,沦落巴陵后素素嫁与香玉山,双龙到东溟号上偷账簿,才是石青璇在东平县表演箫艺,而且还没露面。换句话讲,得到了来年初夏才是石青璇登场的rì子,自己现在上路是不是早了?其实唐啸是把故事的发展记混了,毕竟时间长了,记得不太清楚。双龙偷账簿在前,听石青璇吹箫在后,最后才是道荣阳找素素。就在唐啸纠结的时候,侯希白已经追上了唐啸,拦在唐啸前面道:“唐公子好手,让兄弟我好追。”

    唐啸先是一愣,心道这个小子不和师妃暄亲亲我我,跑来追老子干嘛?但是看他眼中寒光闪烁,知他来者不善,一想就想通了关节。原来这小子是来找场子的,呵呵,这小子气量还小,道:“侯公子有何见教,是不是怪我唐突佳人,要我拿小命来填?”

    侯希白虽然是魔门中人,更是石之轩的传人,但是并不知道自己的恩师和唐啸他老爹之间的恩恩怨怨,只是见唐啸不顺眼,发挥自己护花使者的本分罢了。听唐啸这么说话,心中冷笑,道:“听闻唐公子重伤宇文化及,武功非比寻常,在下手痒,想讨教两招。”

    唐啸冷笑:“别往自己脸上贴金,想要讨好师妃暄与我动手,别说什么手痒不痒的!”

    侯希白见他如此大言不惭,心中已经是盛怒,起了杀心。他最恨的就是唐啸这种烂人,若是对自己以礼待之,自己不好下杀手,现在侯希白可就没有这么多的顾虑了。美人扇一闪,已经横在前。唐啸看他使了个绝扇法的起手式,知道他出手在即,白纸扇一展,也是绝扇的起手式。侯希白眼中jīng光一闪,两人大战一触即发!

重要声明:小说《剑啸大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