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道家经典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唐啸 书名:剑啸大唐
    两人收拾行囊匆匆上路,目的地是位于江陵的天师教总坛。唐啸一路上了解到,原来此天师教却是孙恩所在的天师教。如今天下佛兴道消,道家已经被外来的佛门所压制,而慈航静斋就是尼姑院,而为了共同对抗魔门,佛道两家又不得不联起手来共抗强敌。幸好道门尚有宁道奇这个武学三大宗师主持,方使得道家不至于太惨,但是道门凋落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原因有两个,一是道家的武学已经被偏废,取而代之的是玄学,换句话讲就是弃武学文的风头rì劲,大家都在谈道修心,以致清静无为之道,所以习武成了附属品;其次是老黄之术盛行,道门炼丹的风气更胜从前,很多道人为得天道,醉心炼丹,荒废武学。唐啸听了之后万分痛心,道教是中国起源的最大的教派,如今却被外来者欺压,心中颇为难过。

    青阳道人的师傅,名唤紫云道人,是天师教的护法天师。当然这只是个名头,就好像总经理一般,管理天师教的大小事务。如今的天师名叫秋云子,是紫云道人的师兄,一道法高深莫测,据青阳讲有呼风唤雨的能耐。唐啸以前对什么牛鬼蛇神都是不屑一顾的,但是现在他却开始动摇了,原因嘛,不用多说,就是他自己的亲经历就应经让自己动摇。上一世谁会相信真的有内功心法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现在他不仅自己练出来了,还是从一本修道术中练了出来,教他如何不信。

    两人走走停停,到达江陵已经是十五天后。一路上风尘仆仆,唐啸和青阳道人都是一门心思赶路。由于唐啸无法运功,青阳道人的武功又很低微,两人雇了一辆骡车,代步而行。这一路上两人先来无聊,就找一些话题来聊,聊的最多的当然就是道,这个虚无缥缈的东西。可是两人居然聊的很投契。青阳道人武功不高,但是见识不浅,对待道家经典如数家珍。唐啸虽然对道家经典不太了解,但是毕竟是穿越众,所以认识竟然比青阳道人还要高上那么一线。两人越聊越开心,均觉得获益良多。

    天师教在江陵的总坛,位于江陵城外的南山,是一座名唤紫虚观的道观。这个紫虚观规模不大,前后五进五出,门前有一条小河流过,观内共有修道士一百三十余人,都是天师教的嫡系弟子。两人来到紫虚观前,守门道童一见是青阳道人,忙道:“青阳师兄回来了,师兄已经外出三月,师傅一直很是挂念。”又看向唐啸,道:“不知这位高姓大名,到我紫虚观有何贵干?”

    只听青阳道:“禹城师弟,这是唐念心唐施主,如今我们两个结伴而来,是有事求见师傅的,详我自会禀报师傅,还请师弟行个方便。”

    守门道童脆声道:“既然是师哥引荐自然没有问题,但是却得将兵器留下,方得入观。”

    青阳看向唐啸,唐啸微微一笑,道:“就请小师傅代为保管。”说罢解下软剑“缠绵”交予看门道童,和青阳并肩入观。两人在后院的到场分手,青阳着一个小道童带自己到外客栖的客舍去,给他安排好吃住,自己去见师父紫云道人去了。带唐啸休息的这个小道童名唤真阳,仈jiǔ岁光景,宽宽大大的道破穿在上十分的滑稽可笑,又见他皮肤白皙,眼神灵动,十分喜,便逗他道:“小道长年纪轻轻,道行高深,唐某十分佩服。”

    真阳听他夸赞自己道行深,高兴道:“公子好眼力,我的师兄们都没有公子的眼力好,净说些不着四六的话,气死人了。”

    唐啸笑道:“你的师兄们说你什么?”

    “他们都说我皮肤白,眼睛大,像个女儿家,可是人家是十足的男子汉,哪里像女人!以后我若是长大了,一定比他们任何一个胡子都长!”

    唐啸心中暗笑,自己就是想调戏他,说他长得像女孩子,原来他的师兄弟都是明眼人,早就讲过了。

    “公子你是如何看出来我道行高深的?”

    唐啸装傻道:“你们到家不是崇尚玉器吗,认为若是得道就会有如玉一般的肌肤,我看小道长粉雕玉琢的,想来道行不会低。”

    真阳听他话语,哪里听不出他在讥笑自己像女孩子,不悦道:“原来我以为公子和那些人不一样,原来是我想错了,你们就是一丘之貉。哼,不理你们了。”说完扭就走。

    唐啸看他赌气样子,活脱脱一个使小xìng子的女儿家,心道怪不得他的师兄和我一般见地,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心中虽然这样,但是口中却是百般讨好,不一会就逗得真阳板不住臭脸,开心大笑。两人一路到了唐啸的客舍,真阳道:“公子就暂居这里,若是有什么需要就和我讲,我就住在把头的那间屋子。只要听到敲钟三声,就是开饭,可以到东苑的饭厅就餐。茅厕在院后的竹林里,洗漱要到东苑的天井去。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

    唐啸看他事无巨细,详尽的讲解,显然是接待宾客的老手,道:“客舍还有其他人吗?”

    “还有十几个客人没有离开,多数都是江陵的地主、豪绅,现在居住在东苑,西苑就只有公子一人。其实西苑平时是不接待客人的,有时若是有女眷借宿才会用于接待,不知道青阳师兄怎么搞的,特意让我带你来西苑。”

    唐啸心中暗自盘算,一边挥手道:“没事哩,若是有事我会找真阳道长的。”他刚才为了哄真阳开心,就从小道长变成了真阳道长,大大的满足了真阳的虚荣心。

    “那就不打扰公子休息了,真阳告退。”说完一步三蹦的跳走了,唐啸看他刚才一副小大人模样,如今又是天真无邪的样子,不由得会心一笑。

    客舍的房间不大,房内只有一张、一张桌、两把椅子、一张道祖画像,一个书柜,书柜上摆满了书,除此再无他物。房间干净整洁,阳光通透,唐啸很是喜欢。随手拿起一本书,正是《道德经》,翻开就见到开篇语: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yù以观其妙;常有,yù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唐啸最近和青阳到人研讨道家经典,固有众多感慨,心道这开篇就能和自己的况相结合起来。无,就相当于自己现在的状态;而有,就相当于自己运功的状态。怎样让自己已有观无,已无制有,这就需要一个诀窍法门,就是唐啸所要寻找的“道!”想到这里,唐啸就一个猛子扎进书里,想看看古代圣贤是怎样解决的。

重要声明:小说《剑啸大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