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余毒不清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唐啸 书名:剑啸大唐
    唐啸知道自己不能继续在房中待下去,否则只能一心和这个放浪女子欢好,到时候肯定要惨遭毒手。当下抽出萧大姐头上的发簪,狠刺向自己的大腿,吃痛下唐啸恢复了几分清明。此时萧大姐知道唐啸要逃,心道煮熟的鸭子岂能让它飞了,而且唐啸神智已经不清,对她的控制已经放松,大叫道:“来人啊,别让他跑了。”一边冲击道,想要抱住唐啸。

    唐啸心中明白,知道不能在此久留,发簪一挥,开萧大姐,就往窗外越去。萧大姐的房间正在三楼临河的位置,唐啸一头扎进河水,再也不曾浮起来。唐啸的体质异于常人,他自小就在草药里煮,对冷这些感觉尤为敏感。一入水,唐啸的脑袋马上恢复清明,但是下的火让唐啸难受万分。只见自己的小弟弟已经像一条铁棍一样,硬的无以复加,膨胀异常,好像要爆开一般。唐啸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如果不能马上找个女子欢好,恐怕xìng命不保,可是如今唐啸命在旦夕,逃命才是首要任务,哪里有时间干这种事。

    唐啸心中首次涌起了绝望的感觉,这也是他首次感到自己原来是这样的傻。原本一直以为自己耍的别人团团转,现在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弱智,当天下英雄为无物,现在栽在一个无耻妇的手上,真是英明尽毁。他在河底向上游爬去,很快就有大网和鱼叉向唐啸原来落河的地方搜索,如果不是现在正是黑夜,肯定有人跳入江中详细搜索。唐啸觉得下难受万分,浮到岸边的一艘小船后透气,只见岸上灯火通明,无数人正在努力搜寻自己。唐啸知道自己若不能将这yín毒及时祛除体外,肯定武功大打折扣,自己可能连萧大姐都不是对手,如何逃出生天?当下死马当活马医,连忙将真气往自己的小弟弟运行过去。说句实话,哪有人这样驱逐yín毒的,十个有九个人都爆体而亡,但是唐啸的内力是一种不知名的奇怪气旋,竟然将体内的yín毒向吸尘器一样吸了起来。唐啸只觉得体清凉许多,神智也渐渐恢复,知道这是救自己的不二法门,当下加紧催动尽力吸毒。约莫有将近一个时辰,唐啸便将这yín毒都吸附在自己的真气上,自己的体就好像已经渡过难关。唐啸心中暗喜,心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老子今天变饶你们狗命,下一次就没这么便宜了。想到这里,马上潜入水底,准备开溜。可是等他一到水底运用真气渡气换气,唐啸忽觉自己浑,绮念横生,惊得他一冷汗。原来唐啸的真气原本就是两种气团融合在一起的,相互吸引又相互排斥,他从小练功用了花间派和《左虚神府感应篇》两种运功的方法,又相互抵触,使他体内的两股真气形成了你又有我我中有你的螺旋状古怪气旋。而这yín毒就像润滑剂一样,将这两种真气粘合在了一起,竟然成了气旋的一部分!而《左虚神府感应篇》的内功心法正是由jīng神控制真气的奇异功法,使得yín毒顺着经脉直冲唐啸的识海,使他生出无限绮念,这就好比心魔,等同于走火入魔。若不是现在唐啸泡在水里,神智被寒意侵袭,尚算清醒,恐怕已经要了他的小命。

    唐啸不敢再运功,忙散功静心,果然很快绮念就消失不见。唐啸心道不好,若是以后每次动用真气,都是这般结果,那不是不用动手自己就爆体而亡?这可真是“意外收获”啊。唐啸知道这里是是非之地,自己已经没有了保命之法,当下潜到岸边,等待时机。唐啸现在最想的就是找到东溟号,爬上去就能活命,只要单美仙真的和自己的便宜老爹有一腿就不会见死不救。但是这里距离唐啸上岸的码头足有十几里水路,而且现在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方向难辨,自己想要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找到东溟号,难度可想而知。

    就在这时一艘小船准备离岸,唐啸赶紧伏在船尾,用软剑将自己固定好,连而去。小船走的不快,唐啸还能保持住清醒,唐啸心中涌起了悔不当初的想法,若是听单美仙的话,去找辅公佑,现在肯定在一间舒服至极的房间里逍遥快活,哪里要收这样的苦。他又想起在飞马牧场的美好时光,想起商秀珣求自己留下来的动人画面;想起同尚秀芳一起排练歌舞,想她对自己撒嗔着要自己认输;想起李秀宁的俏可,对自己说的每句话都这么清晰;想起那晚和长孙无垢的惊鸿一瞥,那短短的对视,就如一眼万年。唐啸的神智渐渐不清晰,开始变得模糊不堪,终于支撑不住,昏厥过去。

    唐啸醒来的时候,是在一间破庙里。边燃着一堆篝火,上的衣服也已经干了。唐啸只觉得头痛yù裂,就像是他穿越过来时一样,让他难受无比。唐啸细细打量这个破庙,这里应该是一座忠义庙,供奉着关二爷,只是神像已经残破不堪,天棚已经没了一半,能看到交界的月光和满天繁星。一个灰sè影走了进来,他是一道袍,酒糟鼻子,三十出头年纪,后背上背了一个大葫芦。见到唐啸醒了,笑道:“小兄弟你总算醒了,你不知道你已经睡了三天哩!我还以为你醒不过来哩!”

    唐啸勉强着坐起来,道:“是道长救了我么,真是多谢,在下没有什么可以答谢的,我上还有些金银就送与道长。”说完就摸向自己的衣囊,但是里面空空如也,唐啸面sè很是尴尬。

    “你不用摸哩,你的那些钱财被船老大摸去了,若非这些钱财你又被他们扔下船啦!”

    唐啸一边暗叹世道不济,人心不古,一边道:“不知道长尊姓大名?”

    “小道道号青阳,是天师教的,不知道公子高姓大名?”

    “小子唐念心,道长有礼了。”

重要声明:小说《剑啸大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