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逃出生天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唐啸 书名:剑啸大唐
    唐啸绕过回堂,回到后院,取了自己的包袱银两,从院里出来。此时城门已关,全城宵,唐啸知道自己已经暴露,来来往往的巡兵,验证了唐啸的猜测。唐啸沿着码头边的水道一路潜行顺水一直流到码头。唐啸知道现在想要出城,难如登天,只能等到今夜过后,明天城门打开,方有机会。唐啸潜在水中,浑发冷,本能的运气行功,抵抗寒气。唐啸看着天空点点的繁星,感受着江水刺骨的冰冷,头脑格外清醒,唐啸心中浮起商秀珣和尚秀芳的颜,两个美丽的女孩各具别样的风。商秀珣的刁蛮任xìng,尚秀芳的温婉大方,让唐啸yù罢不能。他知道自己在玩一个随时都能引火烧游戏,但是这游戏惊险刺激,让人yù罢不能。他以前逃离飞马牧场,现在逃离丹阳,都好像是命运的安排,为什么,唐啸不知道。可能是他没有勇气面对这两人让人沉醉的女孩,也许是以为他大仇未报,也许他是在害怕,害怕自己不能够给她们幸福。

    唐啸看着码头的灯光映衬下,远处来了一队官兵,在唐啸边的大船前停了下来。领头的是张士心,在他后的正是单婉晶和东溟派的护法仙子,单秀、单玉蝶。只听张士心道:“婉晶公主何必今晚离开,今晚已经很晚了,公主在丹阳休整一夜,明早启程不是更好?”

    “婉晶和宇文大人的交易已经达成,现在正是回去复命之时,况且丹阳现在人人自危,连宇文大人都自难保,婉晶当然要远离这是非之地。”她说话不卑不亢,语句之中还出言讥讽,让张士心颇为不爽。

    “如此在下就不多留公主了,只是请公主离岸之前许在下上传看看,不知可否?”

    “请便。”

    张士心一挥手,几个高手模样的随从登上大船,唐啸心想,今晚离开丹阳有望,复又潜入水中。

    不一会儿张士心手下的高手下了船,对张士心摇摇头。张士心心中恍然,道:“就不叨扰婉晶公主了,公主请。”

    单婉晶冷哼一声,施施然上船去了。唐啸将自己和大船的舵板绑在一起,随船一起离开丹阳。离开丹阳水域,唐啸已经浑冻僵了,脸sè发白,嘴唇发青。唐啸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爬上大船,进入船舱。唐啸躲在船上的货仓里,知道体恢复,方才敢四处活动。这艘大船总共分为上下三层,地下两层都是货仓,只有最上面一层住人。船上水手、船员、仆婢都是东溟派的人,话句话将这艘船就是东溟派的私船。唐啸在船上潜伏了六个时辰,方才摸清楚单婉晶的所在,等到夜深人静,才敢偷偷摸到单婉晶窗外,轻轻叩窗道:“婉晶公主,可否与我唐念心一叙?”

    单婉晶此时已经准备入睡,突然听到唐啸的声音还以为是幻听,等到唐啸再次叩窗,才反应过来,忙穿上衣服,掀开窗子,看到唐啸一脸倦容,站在窗外,样子滑稽可笑。道:“唐公子武艺高强,连宇文化及都伤在你的手上,小女子怎敢不从呢?”

    唐啸以前见她都是一副女强人模样,让人倍感压力,甚至连正眼也没有给过自己一个,如今却一副小女儿神态,只见她一睡裙,容颜媚,说不出的惑。忙稳住心神,道:“公主莫要消遣我哩,我是真的有事相求哩!”

    单婉晶微微一笑道:“还不进来。”

    唐啸拱手道谢,就往窗户里钻。

    “唐公子真是不凡,竟然躲到我的船上,不知道公子找我有何贵干,若是没事小女子可就要休息了!”

    “多谢公主救命之恩,若不是公主昨晚离开丹阳,恐怕我就在丹阳码头泡臭了。”

    单婉晶看他说的有趣,笑道:“你不是有事吗,没事就给我滚远点!”

    唐啸道:“我想公主送我到巴蜀去,不知可否?”

    “你去巴蜀干嘛?”

    “这,算是逃命吧。”

    “逃命?这话从我们唐公子口中说出来真是让人匪夷所思啊!”

    “公主就别逾越我了,在下就是一个小喽喽,哪里是公主对手,请公主高抬贵手,饶了小的。”

    单婉晶就是一个顺毛驴,牵着不走打着倒退那伙的。唐啸嘴一软,单婉晶就感到受用无比,皱眉道:“可是我的船到了历阳,就和东溟号会合,准备回琉球了。”

    唐啸知她难办,道:“便是历阳也好,只要不是宇文化及的地盘,那就是天高任鸟飞啦!”

    单婉晶见他得意忘形,不悦道:“我有答应你吗?”

    唐啸脸sè一僵,道:“公主只要帮助在下这一遭,在下愿意帮公主做一件事。”

    单婉晶道:“我有什么是需要你替我去办吗,笑话。”

    唐啸正sè道:“边不负怎样呢?”

    单婉晶脸sè大变,道:“你如何知道的?”

    唐啸把心一横,想自己总该有几个盟友,出现双龙之外,李世民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东溟派似乎也是不错,最起码单婉晶和自己一样都有“魔二代”的份,而且都想复仇。于是便沉声道:“我算得上半个魔门中人。”

    单婉晶拿过挂在船壁上的宝剑,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婉晶该知道我没有恶意,是真心向你求助。边不负就算是我的见面礼,rì后我杀了他,我们再谈合作的可能。”

    “你要和我合作?”

    “对,但是你该明白,现在话不是时机。”

    “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也不想欺瞒公主,我和你一样,与魔门有仇,何不结成同盟,我们总有一天能够报仇血恨。”

    单婉晶思索片刻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唐啸道:“公主若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等我杀了边不负,再信我不迟。”

    “好,我就留你在船上,等到了历阳,我们就分道扬镳,若是rì后你杀了边不负,我们再谈。”

    “多谢公主收留。”

    “还不快滚!”

    “公主,你看我现在又饥又饿,上练剑换洗的衣服都没有,你就当可怜可怜我,帮帮我吧。”

    单婉晶脸sè一红,从衣柜中取出两件男装,这是她平rì里行走江湖的男装打扮,扔向唐啸,道:“吃的没有,穿的就这两件,自己看着办。”

    唐啸厚着脸皮道:“公主不分我一间船舱让我换衣服吗?”

    单婉晶道:“还不快滚!”

    唐啸连忙告罪,狼狈而逃。

重要声明:小说《剑啸大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