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宋家公子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唐啸 书名:剑啸大唐
    唐啸遥遥对白衣公子行礼,表示感谢,傅君婥却倒:“你又不是没钱,是何道理要他替你付钱?”

    “人家愿意与我何干?”说罢,横了傅君婥一眼。

    “我就是不能吃这白食?”傅君婥道。

    “那吃我的就不是白食了,你要是真这么想,就把那两个馒头钱给那个穿白衣服的,别在我耳边吵。”

    “你。。。。。。你。”傅君婥被气得脸sè发白。

    “哼,老子省钱了,开心还来不及,还有你这种人,走喽。”

    双龙面面相觑,傅君婥气得真想把他碎尸万段。四人回到码头,傅君婥目光掠过城外码头旁泊着的大小船只,自言自语道:“为何这么多船由西驶回来,却不见有船往西开去?”

    双龙听她话语,看眼前境,均觉有异。码头上聚满等船的人,正议论纷纷。一把柔和好听的声音在三人旁响起道:“敢问几位是否在等船呢?”寇仲站了起来,与徐子陵往来人望去,正是刚才在酒楼上不断对傅君婥行注目礼,后来又给他们结了账的公子。

    此君确是长得潇洒英俊、风度翩翩,比徐子陵要高了半个头,却丝亳没有文弱之态,脊直肩张,虽是文士打扮,却予人深谙武功的感觉。傅君婥头也不回道:“我们的事,不用你理!”那公子丝毫不以为忤,一揖到地道:“唐突佳人,我宋师道先此谢罪。在下本不敢冒昧打扰,只是见姑娘似是对江船纷纷折返之事,似有不解,故斗胆来相询,绝无其它意思。”

    傅君婥旋风般转过来,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会后,泠冷道,“说吧!”

    宋师道受宠若惊,大喜道:“原因是东海李子通的义军,刚渡过淮水,与杜伏威结成联盟,大破隋师,并派出一军,南来直迫历阳。若历阳被攻,长江水路交通势被截断,所以现在人人都采观望态度,看清楚况始敢往西去。”唐啸看他长得这么帅,心中大是不爽,但是知道他为人光明磊落,心中暗道:“若是把他和罗刹女撮合到一起,倒是也是一段佳话。”

    傅君婥沉吟不语时,宋师道又道,“姑娘若不嫌弃,可乘坐在下之船,保证纵使遇上贼兵,亦不会受到惊扰。”

    傅君婥冷冷啾着宋师道,淡然道:“你这么大口气,看来是有点门道了。

    宋师道正容道,“在下怎敢在姑娘面前班门弄斧,只是寒家尚算薄有声名,只要船上挂上家旗,道上朋友总会卖点面子吧了。”

    打好主意,唐啸才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忙道:“原来是镇南公天刀宋缺的公子,在下失敬失敬。”

    听到这里,连寇徐两人也感到知道此人不凡,又见他神自若,不亢不卑,恰到好处,均对他好感大增。傅君婥目光看向宋师道,沉吟不语,显是有点意动。

    宋师道见唐啸认识自己,转向唐啸道:“见公子英武不凡,不知高姓大名。”

    唐啸心大悦,暗想:“算你小子有眼sè。”打个哈哈道:“在下唐啸,字念心,哈哈,听闻宋公子能送我们回上游去,我这里正好刚买了一坛十年的女儿红,我们上船痛饮可好?”

    宋师道见唐啸和傅君婥同行,显然伙伴,知道若是这个家伙上了自己的船,傅君婥十有仈jiǔ不会推辞,开心道:“恭迎几位大驾。”

    唐啸哈哈一笑,对着双龙道:“还不上船?”

    双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所措。宋师道对傅君婥道:“请姑娘移步客船。”傅君婥见唐啸上了船,不与自己商量,哼了一声,跟了上去。双龙看傅君婥上了船,心中稍安,忙跟了上去。

    四艘艨艟启碇起航,逆流西上。

    唐啸四人被分在三间客房里,傅君婥一间,唐啸一间,双龙一间。此时双龙正在探讨心事,原来徐子陵和傅君婥相处几rì,心中对她武功人品极是尊崇,今天见她同宋师道说话,竟然生出嫉妒之心,这让他十分惊慌。他对于男女之事本来就无甚经验,如今愁眉不展。忍不住道,“仲少爷!我是否真的上了那…那女人呢?”

    寇仲寇仲不耐烦道,“不要吵,我在研究天下最厉害的不是武功的武功呢!”

    徐子陵又道:“哎,我该怎么办?”

    寇仲放下《长生诀》,捧着头离来到徐子陵旁,学他般坐下,搭着他肩头道:“对不起,我的心很坏,那本鬼书恐怕鬼谷子复生都看不懂,可是唐大哥却说书中真的藏有武功,让我用心专研。哎,对了,你刚才在说什么?”

    “我是否真的上她呢?”

    “我看你是把她当做自己的娘了吧,毕竟他比你大上五岁还不止呢。”寇仲心中涌起对卫贞贞的思念,又想到现在的处境道:“我看那个什么宋师道,根本就是不怀好意,他是故意让我们上船的,现在船在江上,都是他的人,他要怎么对我们就是一句话的事。真不知道唐大哥怎么就上这船了。”

    “想她武功高强,连宇文化及都奈何不了她,就是出了状况也定然不会有事。”

    寇仲看他对傅君婥感rì深,心道幸亏傅君婥没选自己,搞不好现在惆怅的就是自己,朗声道:“陵少这几天学了些什么哩,不若我们两个过过招?”

    徐子陵双眼放光道:“我倒要看看你这个懒鬼学了些什么,拿命来!”

    两人尽展所学,你来我往交起手来。两人毕竟学武rì短,手上功夫也浅,只听船舱里乒乒乓乓,乱作一团。傅君婥正在隔壁打坐,听到隔壁吵闹,心中烦躁。来到双龙房间,大喊一声:“你们两个小鬼若是再吵,我就把你们两个扔到江里喂鱼!”两人马上就老实了,半天不敢说话,动也不敢动。

    半响,寇仲道:“我们比招式吧?”

    徐子陵问:“怎么比?”

    寇仲用慢动作打向徐子陵,轻声道:“猴子偷桃!”

    徐子陵道:“你赖皮,我偷回去!”

    于是两人就像慢放电影一样,你一招我一招,演练起来,说不出的滑稽可笑。

    唐啸上船之后,没有憋在房间里,而是来到甲板上吹风。他因为和宋师道“撞衫”,心中不爽,换了一件青sè长衫上,白纸扇不离手,站在船头。宋师道见过宋鲁,将今天认识四人的事讲给他听,离开时正看到唐啸,打招呼道:“唐公子好,不知给公子这样安排可否让公子满意?”

    唐啸道:“和宋公子比起来,在下就是一乡村鄙夫,当不得公子之名,若是不弃叫我一声唐兄弟吧。”

    宋师道心想这家伙真会拉关系,笑道:“好,好,好。唐公子果然爽快,那我就叫你一声兄弟了。”

    “大哥说笑了。”唐啸马上蛇缠棍上,道:“我今天观察大哥似乎对那个臭丫头有好感?”

    宋师道脸上一红,道:“兄弟休要胡说,我只是。。。。。。”

    “我明白,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不过我有言在先,这丫头是傅采林的女徒弟,自小骄纵惯了,脾气不好,对我们汉人更是好感全无,现在更是宇文化及的通缉犯。老哥你英俊潇洒,威武不凡,最好别趟这趟浑水。”

    宋师道神一呆,道:“怎么会是这样?”

重要声明:小说《剑啸大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