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河中激战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唐啸 书名:剑啸大唐
    唐啸躲在树林里,看《大唐》的故事朝着原有的轨迹慢慢发展,心中涌起了怪异的感觉,就像一个两世为人的家伙又回到过去一样,如此的鲜活,如此的动人。唐啸心中忽然涌起万千思cháo,若是自己改变整个大唐世界,会不会改变历史呢?唐啸看着傅君婥和双龙在那里斗嘴,心中忽然一动,若是自己暗算击伤宇文化及,是不是傅君婥就不会死,若傅君婥不死,双龙的武功会不会更好一点?乱了,乱了,全乱了。

    说句实话,唐啸对傅君婥没什么好感,关键他在上辈子里对宣布整个唐朝都是他们大韩民国的国度极其不满,觉得这些人不但新欢剽窃,而且自大,唯一喜欢的就是那一群风俗媚娘,女人永远是牺牲品,这点同心唐啸还是有的。想到上辈子看《大唐》的TVB版,里面宇文化及竟然和傅君婥产生了,这让唐啸极其不爽,这编剧是吃屎长大的吧。就在这时傅君婥已经飘然离开,而双龙则穿好衣服,藏好《长生诀》,向唐啸的藏之所走来。唐啸心中暗骂自己脑残,这个时候胡思乱想什么,先收拾了宇文化及再说。他现在武功高出双龙何止十倍,暗藏气机,隐匿起来。就在这时马蹄声骤起,双龙慌乱之中跳江逃命,傅君婥撑舟救援。

    唐啸眼看宇文化及率众来到岸边,形一展,犹如一只大鹏向双龙扑去。傅君婥全衣趹飘飞,却仍没有抬头朝若魔神降临般的宇文化及望去。风帆失去了控制,又被江水冲击,加上宇文化及冰玄劲的奇异渥漩劲,小舟斜倾打转,随时有覆舟之厄。

    唐啸位置不好,暗道失策,如今眼前是以张士心为首的高手团,自己冒然现,必定要受到围攻,但是自己有心算无心,必定有机可乘。富贵险中求,不入虎焉知虎子,拼了。念到此处,聚起全功力,展开轻功飞出林。

    张士心等人心神都在傅君婥和宇文化及上,哪里想到另有伏兵,忙提起刀枪前来阻截。唐啸猛提真气,向离自己最近的一位骑手奔去,纸扇一展,啪一声扇响,那骑士心神为之所夺。唐啸就在这个空晌,脚点马头,飞越过众人,划出一道弧线,往江中小舟落去。此时的宇文化及和傅君婥正斗到紧要关头,只听耳边一声炸响:“宇文化及,拿命来!”两人就觉得头顶有如形成了一个大漩涡,飞速向两人压来。

    宇文化及成名已久,乃是宇文阀继宇文伤之后的第一高手,久经战阵,冰玄劲奇功更是有沿阻对方真气运行的神效。知道有人背后偷袭,本能的体后移,拼着硬挨傅君婥一剑,借力倒飞,跳出战圈。唐啸毕竟是初哥,哪想到这宇文化及名头如此之大,竟然不战而退,想要收招已是不行,一扇就向着傅君婥袭来。傅君婥刚伤了宇文化及正要乘胜追击,现在正是力竭之时,哪里躲得开。但是她本能的扬剑上举,同时矮下形,希望能够躲过一劫。唐啸心中暗自叫娘,自己若是不收招,就要和商秀珣两败俱伤,可是已经无法挽回,只好勉力收招,同时左手腰间软剑一甩,正缠住渔船的短桅,稍一借力,趋势缓了半分,形与傅君婥手中长剑错开,两人险险避开。宇文化及哪里能够错过如此良机,趁两人分神之际,不顾伤势,狠提一口真气一掌向唐啸后背印来。

    唐啸耳际生风,足下微一点地,以短桅为轴,借软剑之力猛转一圈,复又转过来,同时躲过宇文化及的偷袭。但是他虽然没有被打中,但是玄冰劲已经入体,让他真气不畅,形放缓。傅君婥在宇文化及出手的一刻,已经纵而起,长剑直刺。唐啸也用内力化开宇文化及的玄冰劲,白扇一合,直点宇文化及右肩要。两人一前一后,先后发招,时间拿捏妙至毫巅。宇文化及尚是首次生出不可力敌之感,真气凝注,将傅君婥的长剑向右一带,含住一口鲜血,对准唐啸面门喷去。唐啸这一击势在必得,哪里肯散开,白山一展,挡住血箭,同时真气注入软剑,暗向宇文化及小腹刺来。傅君婥长剑一歪,招式作古,但是却使得宇文化及伤上加伤,但是自己极不好受,唐啸的真气像漩涡一样将她被玄冰劲凝结的真气带的气血翻腾,有如千万钢针扎在手臂之上,长剑已是握不住了。

    眼看软剑就要刺进宇文化及的小腹,宇文化及借着傅君婥长剑之力,旋后退,软剑登时刺偏。借着软剑的推力和傅君婥的硬碰之后的惯xìng,宇文化及顺势跌入水中,转眼消失不见。就在此时,岸上箭矢如雨,向渔船shè来。双龙拿起船上杂物正要挡格,唐啸白扇一展,已经将箭雨拨开,傅君婥撑起船篙,运气真气,小船逆流而上,转眼就离开弓箭shè程,向下游飞驰而去。

    四人乘船,刚刚脱离险境,傅君婥便提起长剑,jǐng惕地注视唐啸,问道:“你是什么人?”

    唐啸好整以暇,道:“在下唐啸,字念心,不知姑娘芳名,得罪之处万物见谅。”傅君婥一袭白衣,白纱遮面,看不清容貌,但是能够透过衣衫的曲线看出她窈窕的姿。唐啸心中暗道:“韩国的整容技术不错,不知道这小妞整成什么模样。”

    “我是谁你不用知道。我问你,你为何刺杀宇文化及?”

    唐啸心中早有计较,定神道:“宇文化及就是那昏君的走狗,他和巴陵帮相勾结,拐卖人口,无恶不为。我小妹小纪就是四年前被他和巴陵帮的香玉山卖到江都,若不是我小妹机jǐng,得以脱,现在肯定生不如死。这等大仇我焉能视而不见,只可惜走了这杀千刀的狗贼。”

    傅君婥见他对答如流,心中不疑有他,暗想,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当下道:“唐公子有何打算?”

    唐啸转眼看向双龙,恩,高一点眉目清秀的应该是徐子陵,个子稍矮,方脸大耳的应该是寇仲。终于得见双龙,唐啸心道看老子怎么忽悠你,道:“当然是逃出升天了。不过若我猜的不差,《长生诀》该在你们两个小鬼手上吧!”

    双龙登时sè变,他二人心中知道自己绝不是唐啸对手,为了一本不知所云的秘籍,白白丢了xìng命当然不划算,已经开始打退堂鼓,想要脚底抹油,如果唐啸要枪,就拿《长生诀》当成饵,好自己开溜。

    “《长生诀》?”傅君婥惊叫一声,也转脸看向双龙。

    “你们放心,我不是要抢你们的书,只是想告诉你们,若我猜得不错现在宇文化及已经通缉你们两个小鬼,想要活命,就别往城里跑。”唐啸认真打量这两个未来的大人物,心生感慨,不过如此嘛,老子比他俩强多了。

    “啊,这怎么办?”显然双龙当下就慌了手脚,现在的双龙还是不会武功的扬州小混混,不是rì后叱咤风云的扬州双龙。

    “《长生诀》是天下四大奇书之一,据闻是广成子得道成仙的后留下的遗物,不但是天下闻名,而且是道家瑰宝。既然到了你们手中,就说明它和你们有缘。但是你们得到《长生诀》是福是祸,还不好说。我若是你们两个,现在就找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躲起来,一辈子都不出来。”

    “那怎么行,我们还要出人头地,光宗耀祖,做一番大事业呢!”寇仲道。

    “那就要看你们的造化了。”唐啸心想双龙就是双龙这都没吓住他俩。

重要声明:小说《剑啸大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