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大幕拉开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唐啸 书名:剑啸大唐
    随着唐啸的歌声,商秀珣轻腰慢展,姿态优美,她本就赋武功,体柔韧异于常人,如今轻舞起来,却是秀美非常,非寻常人可比。看得馥儿和yīn小纪目眩神迷。尤其是yīn小纪,只恨场上舞的不是自己,若是能和唐啸共舞一曲便是死了也心甘。馥儿则心中升起异样的绪,她六岁来到商秀珣边,如今已近十年,从未见过商秀珣如此投入的舞蹈,合着唐啸的歌声,有如坠入魔怔。而唐啸则是完全陷入这亦幻亦真的舞蹈之中,不能自拔。随着一曲歌罢,商秀珣却是影戛然而止,空留下她美的影还在几人脑海里徘徊。

    yīn小纪第一个鼓起掌来,随后馥儿、唐啸都鼓起掌来,商秀珣一舞结束,意犹未尽,怔在哪里,回不过神来。

    只听yīn小纪酸道:“秀珣姐姐舞艺出众,今天真是大开眼界。”

    唐啸也是点头,馥儿起搀扶商秀珣回到座位上,道:“大小姐今天一舞让馥儿也是大开眼界呢。”

    商秀珣却不说话,只是眼睛紧紧盯着唐啸,幽幽道:“不走好么?”

    唐啸无言以对。

    第二天一早,yīn小纪却是起得晚了,她昨夜头次喝酒,被馥儿和商秀珣合伙欺负,喝得最多,今早一起来还是头疼yù裂,心中暗想若是以后再也不喝酒了。她慢慢起,忽然看见边的圆桌上有一杯清茶,下面压着一张便笺。yīn小纪拿起便笺,只见上面的字迹很是怪异,既不是楷书,也不是小篆,但是字迹工整,显得飞扬跳脱,写到:“小纪,我走了,勿念。”

    yīn小纪看了半响,方才想到是唐啸留下,心中焦急,忙去他的房间寻找。可是终究只是空空。yīn小纪的心,也一点一点慢慢沉到谷底。

    鲁妙子见到yīn小纪魂不守舍,心中奇怪问她怎么了。yīn小纪将唐啸的便笺给他看,道:“大哥走了。”

    鲁妙子叹道:“他心比天高,志在四方,小纪要为他高兴才是。现在说不定他正在去寻你哥哥的路上哩,你若想再相见之时让他眼前一亮,不若随我练好武功,好好读书。”

    yīn小纪心中恍然,道:“我知道,前辈。”

    “你以后别叫我前辈了,就叫我老爹吧。”

    yīn小纪心中苦闷,猛然抱住鲁妙子,痛哭道:“老爹。。。。。。”

    唐啸不告而别的消息,当天就传到商秀珣的耳中,这让商秀珣和馥儿大惊,但同时生出不知何时能再见的感伤之

    却说唐啸不告而别,第一站自是扬州,去见识见识双龙现在究竟是什么落魄模样。一想到双龙的武功现在没自己高,口袋里的钱比自己少,认识的美女没有自己多,心中不由得飘飘然,想道:“一定要不断巩固自己的先天优势,不断突破后天的局限,将双龙压在自己的下,让他们永不翻。唐啸也不动脑子想想,双龙起于微末,一路跌跌撞撞,吃尽苦难,方才有后来成就,多少人想压死他俩,后来都死的很有节奏,自己凭什么让双龙俯首称臣。当然这自我良好的个xìng注定要让唐啸吃亏。

    唐啸出了牧场,沿河顺流而下,一路向扬州进发。坐的船,是大江帮的货船,运的主要是粮食,船客不多,多数都是到江都去的,现下交通闭塞,信息不畅,也不知道现在天下究竟怎样了,但是唐啸按照时间推算,双龙来到飞马牧场大概是故事开始的第三年,当时商秀珣不过双十年华。想来是十八或十九岁。如此算来现在或许还有一年,双龙就开始自己的奇幻生涯,或许就是今年两人就已经和《长生诀》有了亲密接触。但是唐啸要想弄清事实,只有亲自到扬州见到双龙,方才能够肯定,不然就只有胡思乱想的分。唐啸在甲板上,看着rì头渐渐西沉,望着大江上的瑰丽景sè,不由心生感慨,还是乘坐古船有感觉,比现代的破游船带感多了。但是当他在船上带了十五天距离扬州还有一半路途之时,他想把船拆了的心都有了。饭菜每天就是青菜、稀粥,有钱都买不到;每天都百无聊赖,无事可做只好打坐;最让唐啸受不了的是上厕所,坐在船上夜壶里的水不断摇晃,一个不好就溅到股上,让他很想骂人。

    等到船到了扬州,唐啸真是死的心都有了,发誓rì后再也不坐船了。

    扬州城抵达的舟船,货物卸在码头,唐啸就趁此时送入城来,一时车马喧逐,闹哄哄一片。从扬州东下长江,可出海往倭国、琉球及南洋诸地,故扬州成了全国对外最重要的转运站之一,比任何城市更繁忙紧张。不过今天的气氛却有点异样,城里城外都多了大批官兵,过关的检查亦严格多了,累得大排长龙。不过虽是人人心焦如焚,却没有人敢口出怨言,因为跑惯江湖的人,都看出在地方官兵中杂了不少穿卫官服的大汉,除非不要命,否则谁敢开罪来自京城最霸道的御卫军。唐啸一打听才知道,有两个小贼偷了宇文化及大人的宝物,现在全城戒严,正在全力抓捕。唐啸心道:“我也赶得太是时候了吧,竟真的撞到故事发生!”当下往城外的护城河奔去,盼望能够遇到双龙和傅君婥。

    唐啸一路飞奔,来到东城门外小溪边的树林里却不见半个人影,心中奇怪,再看看天sè,已是午时。唐啸记得双龙是午后出的城,心中略安,坐在溪边的一块大石头上,翘起二郎腿,哼起小曲来。

    不一会儿,唐啸忽见不远处有人全力奔来,定睛一看和自己一样一白,不是傅君婥又是何人,忙躲入林中,等待时机。傅君婥来到溪边,解下上的水囊,正yù取水,却见上游付出两个脑袋,往岸边游来。

    两个少年爬上河岸,欢呼雀跃,脱下湿透的衣服,放在一方大石上yīn干,之后浑脱力,仰躺在河滩之上。两人回复气力之后,又是玩闹起来,真是这是就听道河边一声冷哼。两人抬头,乍吃一惊,往声音来处望去。只见一位头戴竹笠、白衣如雪的女子俏立岸旁,俏目透过面纱,冷冷打量他们,一点没因他们赤**而有所顾忌。两个小子怪叫一声,蹲低子,还下意识地伸手掩盖下。徐子陵怪叫道:“非礼勿视,大姐请高抬贵眼,饶了我们吧!”寇仲亦嚷道:“看一眼收一文钱,姑娘似已最少看了百多眼,就当五或六折收费,留下百个铜钱,便可以走了。”

    白衣女嘴角逸出冰冷的笑意,轻轻道:“小鬼讨打。”

重要声明:小说《剑啸大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