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会场立威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唐啸 书名:剑啸大唐
    好不容易挨到卯时三分,先是大管家商震先到了。见到唐啸站在商秀珣后,心中怪异,但是眼看时间已经离与会时间不早,不好出言相问,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用眼光来回打量唐啸。还是商秀珣暗暗向商震使个眼sè,商震才如梦初醒,想他二人怎么结成同盟。

    不一会,牧场之中有份的外姓执事和领头人都到了,唐啸看人不少但是一个不认识。馥儿看他都神sè,心中恍然,轻声道:“坐在大管家下手的是大执事梁治,对面的是二执事柳宗道,柳宗道下首是陶叔盛,最外一位是四执事吴兆汝。”

    唐啸只见梁冶短材,四十许岁,却蓄着一把乌亮的美须,双目雷芒闪烁,太阳鼓胀,只看外表便知是内外兼修的好手。三执事陶叔盛是个高大的中年壮汉,却长者一对山羊似的眼睛,使他的外貌不讨人欢喜。相反四执事吴兆汝年青英俊,肤sè哲自得像个娘儿,和唐啸的模样有一拼。唐啸最注意的是二执事柳宗道,这人在rì后发现双龙,并带他们到牧场,有勇有谋,智计不凡。只见他双目有神,体格魁梧,行动如风,脚下沉稳,便知道他武功不俗,当非是庸手。但是唐啸也有些起奇怪,小说中柳宗道是个独眼龙,现在见到怎么不是,莫不是还没人把他眼睛弄瞎一只?

    商秀珣见众人都已落座,先是同他们客几句,就转到正题上来,道:“昨rì,几位执事曾有言,念及秀珣孤弱,难堪重任,是为秀珣着想,秀珣心中明白。如今天下大乱在即,牧场也是多事之秋,秀珣确实觉得倍感责任重大,希望大家群策群力,共同为牧场明天考虑。“

    商震是商秀珣本家,现在也是掌权者,当然向着商秀珣:“秀珣是飞马牧场场主这是迟早的事,明天接掌牧场也是大家共同决议,谁敢有什么异议?”

    吴兆汝道:“在下新掌执事之位,很多事不便多嘴,但是大小姐上位,我是一万个支持。”

    梁冶道:“就像大小姐讲的一样,如今正值多事之秋,大小姐又太年轻,不若我们就照此会议形式,每有大事,群策群力,共同商讨,方才能够保我飞马牧场长盛不衰。”

    唐啸、商秀珣、商震都紧盯梁冶,知道他明地里是赞同商秀珣,暗中则是想要增大几位外姓执事的权利,以至于架空商秀珣。柳宗道沉吟不语,陶叔盛则是暗暗点头。唐啸看在眼里,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商秀珣安奈住心中的怒火,低声道:“大执事有什么具体的意见吗?”

    梁冶道:“此事困难异常,只有我们团结一致方才能够行得通。”他这一句话,却是话外有话,是告诉其他外姓执事,需要和他一条船,才能得到权力。

    “飞马牧场一向是姓商的,什么时候遇到事要六姓共商了呢?”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唐啸。

    商秀珣心中暗赞,这话讲的是时候,等若挑明了他们“谋曹篡魏”,“哪里有你说话的分,还不给我闭嘴。”商秀珣嘴上虽是责怪他,其实却是在表扬他,又道:“这是我新收的牵马小童,不懂礼数,众执事海涵。”

    其实外姓执事早就看到商秀珣后的唐啸,颇为怪异,几个执事碍于份没有发问罢了。

    柳宗道邹眉道:“大小姐有什么看法?”这等于是僵了商秀珣一军,若是她当场表态赞同,则给予外姓大权;若是否定则与自己的话前后矛盾,处境尴尬。商秀珣手心发,正犹豫间,唐啸却是抢先道:“我来牧场之前,只知道飞马牧场姓商,可没听过什么梁、柳、陶、吴的。”

    商秀珣哪能不知道唐啸想法,喝道:“住嘴。”

    唐啸兀自不觉道:“反正我入牧场以来,就只听大小姐一个人的,若是谁想使唤我,先要问问我手中的宝剑。”

    在场的人都是老油条,哪里听不出唐啸的话外音,均暗道列害。几人对视一眼,有陶叔盛道:“小兄弟面生,不知有多少斤两敢口出狂言。”

    唐啸心中暗笑,终于蹦出来了。昂首踏前一步,傲声道:“在下是大小姐的首席牵马书童唐啸唐念心。”

    陶叔盛心想这小子果然脑筋有问题,给人当书童,竟然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唐啸又道:“大小姐待我极好,在下粉碎骨无以为报,如今谁要大小姐难堪,别怪在下翻脸无。”

    梁冶心道怎么有这么一个搅局的,这是让人吃了苍蝇一般感到恶心。不悦道:“哪里有你说话的分,滚到一边去。”

    唐啸心想,就拿你开刀。又是上前一步,厉声喝道:“姓梁的你要造反吗?”

    梁冶脾气再好,被一个牵马小童骂,如何还能忍得住,骂道:“今天我就替大小姐管教管教你这个目无尊长的跳梁小丑!”双手一震木椅,飞扑向唐啸。唐啸已经向前移了两步,如今与商秀珣并齐,见到梁冶扑来,心中哈哈大笑,就是怕你不上当。马步一扎,右手蓄力,稳如泰山,要给梁冶迎头痛击。

    柳宗道暗暗摇头,梁冶脾气太爆,出手和一个童仆交手,胜之不武,若是败了名誉扫地。这小子多次言语讥讽,若是没有准备,得到商秀珣授意,哪敢如此无礼。这定然是商秀珣和商震的jiān计,就是要让他们中的人跳出来,好予以痛击。心中明白,原来预谋之事已经不可为,朗声道:“大执事莫要与小辈一般见识。”可是他出声已晚,唐啸与梁冶已经硬对一掌。

    唐啸的古怪真气yīn柔相济,既有花间派的刚猛,又有从《左虚神府感应篇》中体悟出得yīn柔。而且两种真气长期共存,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互相作用,在唐啸体内形成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梁冶与唐啸刚一交手,就觉得像是打上棉花上绵软无力,手腕处像是让人封住道,心中暗叫不好。忽然又感觉真气像是遇上一个漩涡,是他的真气脱体而出,吓得他魂飞魄散,忙撤回真气,哪知这时自己的真气和另外一股真气有如大海浪cháo一般向自己涌来。梁冶当时就口吐鲜血,被这滔天气焰掀飞起来。

    在场的所有人都傻了眼。唐啸则是缓缓收气,在众人的异样目光之中,又退回商秀珣后。刚才虽然只是一瞬,但是有如万年一般,商秀珣的美眸中闪过迷茫神sè。她不是第一次见唐啸出手,但是从没有觉得唐啸会是如此厉害,恐怕比商鹏商鹤这两位元老还要高明。只见他现在状若天神,威武不凡,滑稽的小厮打扮也没有再为他减分失sè,心中泛起不一样的波澜。

    梁冶的手下七手八脚的把他扶起来,均是用杀人一般的眼神看向唐啸。

    柳宗道探查梁冶伤势,发现他只是真气不畅,手部骨折,其他并无大碍。

    陶叔盛怒道:“小子,你敢出手打伤大执事,可知道牧场的家法家规!”

    唐啸冷笑道:“我是大小姐的人,大小姐尚未发话,那轮得到你来指手画脚?”

    商震怒道:“还有没有规矩了?”

    陶叔盛负气坐下,不满之溢于言表。

    商秀珣道:“唐啸,你可知错?”

    唐啸才不鸟她,道:“唐啸不知。”

    商秀珣厉声道:“你打伤大执事,大家都看在眼里,你有什么话说?”

    唐啸无赖道:“明眼人都看到,是大执事先动的手,我只是被迫还击,他受了伤只怪他学艺不jīng。若是我受了伤,丢了xìng命,没有人为大小姐牵绳坠马,为大小姐寻思解闷,我就只能到阎王那里说理去哩。”

    商秀珣详装怒道:“你还有理了?”

    “若是惹大小姐不高兴了,还请大小姐息怒,在下愿意受罚,只是千万勿要打脸,在下还要靠这张脸吃饭哩!”唐啸的样子要多有多,让人恨不得把他按在地上一顿狂扁。

    商秀珣道:“好,我饿你三天,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油嘴滑舌。”

    唐啸装作乖巧道:“任凭大小姐处置。”

    一场闹剧就此收场,唐啸最后是收到了商大美女和馥儿姐姐的两道飞眼,美得他简直找不到东南西北。想到答应yīn小纪的事,散会之后,匆匆忙忙跑到堡后的小湖抓鱼去了,弄得商秀珣想与他说话都没来得及。

重要声明:小说《剑啸大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