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拜师学艺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唐啸 书名:剑啸大唐
    鲁妙子把唐啸待会绣楼,给他净脉走气,一会功夫,唐啸就悠悠转醒,唐啸只见自己躺在一个石上,石冰凉刺骨,正镇住自己翻腾的气血。

    “你醒了。”鲁妙子问道:“你的体很好,真气浑厚,才会恢复这么快。”

    唐啸这才看清鲁妙子的样貌:那是一张很特别的脸孔,朴拙古奇。浓黑的长眉毛一直伸延至花斑的两鬓,另一端却在耳梁上连在一起,与他深郁的鹰目形成鲜明的对比。嘴角和眼下出现了一条条忧郁的皱纹,使他看来有种不愿过问的世事、疲惫和伤感的神。他的鼻梁像他的腰板般笔而有势,加上自然流露出傲气的紧合唇片、修长干净的脸庞,看来就像曾享尽人世间富贵荣华,但现在已心如死灰的王侯贵族。

    唐啸挣扎着想起,却被鲁妙子按住,“你体还没复原,若是我猜得不错,你不久前应该受过伤,现在是伤上加伤,若不想烙下病根,就老实给我躺着。”

    唐啸听了,自然从命,乖乖躺下。

    “你爹爹走了?”

    “是。”

    “哎,人终将老去,想当年我们一起畅游天下,无话不谈,他是少有让我佩服的人。结果和我一样,为所困,执迷不悟,早点离开也许也是种解脱吧。”鲁妙子说完这话,长叹一声,又道:“你爹爹十年前曾和我说过,想让你娶秀珣,但是我没答应,你可知道为什么?”

    “看来你和女儿之间关系不好。”

    “是我欠她和青雅太多,是我对不住她。”

    “我这一生,只过一个女子,就是青雅。但是我却没能给他幸福,哎,我是个罪人。唐逸是天下少有的痴人,我想你应该也是,你若是能够一心一意对秀珣,我还是能够认你这个女婿的。但是若是不然,就请不要继续搬弄是非,惹得秀珣不开心。”

    唐啸尚是首次在这个时代听到这种观点,很像现代的一夫一妻制。原来鲁妙子和商秀珣都不能接受恋人在感上的背叛,鲁妙子是前车之鉴,致使人早亡,女儿不愿与他相认;而商秀珣则是目睹了母亲的悲剧,想要一份纯净没有任何杂质的,但是在这个男人为主,女子只是附属品的时代,这种感可能只是她的一厢愿。唐啸开始想,也许自己太过偏激,将商秀珣推向了自己的对立面,应为商秀珣可能害怕,更害怕向唐啸这种满口花花的登徒子。唐啸心下一动,就有了决断,道:“以后我再不讲自己是秀珣的未婚夫了,若是可以我愿做秀珣的哥哥,替你保护她。”

    鲁妙子眼中shè出骇人的jīng光,直盯住唐啸的双眸,仿佛要把他彻底看头一样。

    “我自问不能给秀珣十全十美的,现在知难而退哩。”话一出口,唐啸就就得轻松了很多。

    “若是如此最好不过。”

    “老头子,我现在该叫你什么好呢?”唐啸有些戏谑。

    “叫我前辈就是了。”

    “还是叫老头子吧,我以前就这样叫我爹哩。”

    鲁妙子心中升起异样的愫,若是自己有一个儿子,那会是怎样呢?

    “老头子,我听老爹讲,你是天下第一巧匠,智计武功都是非凡,我想向你学东西哩。”

    听到这话,鲁妙子嘴角扬起一抹令人不察的笑意,“哦,你想学什么?”

    “你会什么,就教我什么吧,看看我能学多少。”

    “知道吗,你很贪心。”

    “不,这叫有信心,凭什么你肯以做到的事,而我不能呢?总有一天我会超越你成为天下第一的卓绝人物。”

    “胡吹大气,我倒要看看你能学会多少。”

    唐啸知道他中了自己的激将法,必会将自己平生所学都传授手给自己,心中暗暗得意。

    “小子,你的激将法在我眼前还不够看,不过你说愿意替我守护秀珣,我才答应教你的。”

    唐啸脸sè一僵,知道自己计谋不成,有些尴尬。但是他脸皮极厚,小时候家和自己便宜老爹插科打诨,当下打了一个哈哈道:“老头子,我在来的路上认了一个小妹妹,如今也在飞马牧场,现在我恼了商秀珣,她一定会对我小妹不好,你看能不能帮帮我?”

    “你把秀珣想成什么人了。嗯,你说的也有道理,你现在在我这,她不愿见我,字不会找你麻烦,但是迁怒于你的那个小妹妹也不是没可能。这样吧,跟秀珣讲你们之间的婚约已经作古,你受伤未愈,需要人照顾,就让你的小妹妹到我这里照料你,你看怎样?”

    “老头子,你可真是老jiān巨猾。”

    “αεΘムふぬ▇?▼☉?……”

    就这样,唐啸和yīn小纪住进了鲁妙子的绣楼,成了鲁妙子的弟子。

    鲁妙子三十年来醉心钻研的就只有园林、建筑、机关、兵器、历史、地理和术数七方面的学问。唐啸最关心的当然是机关、术数,想《昆仑》里的猪脚梁萧就是从小数学学得好,后来创出了不少以数学为基础的武学,成为《昆仑》里的第一BOSS,若是自己有点数学基础会不会也创出不世奇功呢。除此之外,唐啸还要学习的就是实战经验,鲁妙子天纵奇才,武功别具一格,而且见多识广,自己虽然是穿越众,但是见招猜招的能力太差,若有鲁妙子点拨,肯定能有所进步。

    yīn小纪则是唐啸和鲁妙子两个人的徒弟,唐啸教她武功,鲁妙子教她历史、地理和烹饪之术。yīn小纪天资聪慧,又勤奋好学,深的鲁妙子的喜

    另一边,商秀珣则是气恼非常,一想到唐啸就恨不得将唐啸碎尸万段。但是接任场主的事很快让她忙的不可开交,以至于没有时间来找唐啸麻烦。

    唐啸和鲁妙子相遇,让唐啸和鲁妙子都有相见恨晚的感觉。鲁妙子能够和唐啸讲滑轮、杠杆、摩擦、讲能量守恒,唐啸则把自己高中学的物理和化学搬出来和鲁妙子分享,让鲁妙子大开眼界,从最开始的教学变成了科研探讨。而数学方面鲁妙子虽然熟悉天文历法,但是唐啸的勾股定理和圆周率也让鲁妙子惊叹不已,两人马上就成了忘年交。每天yīn小纪做好饭,就看这两个技术宅在一起探讨问题,她也插不上话,只能默默地把凉了的饭,一次又一次的加。yīn小纪的厨艺突飞猛进,唐啸和鲁妙子的研究课题也已经从辘轳井发展到了蒸汽机。

    转眼间已经是八月了,再过两天就是飞马牧场新任场主上位的rì子。唐啸像往常一样到鲁妙子的房间找他探讨问题,那知道鲁妙子竟然说没兴趣。唐啸纳闷,就从他房里出来,正遇上yīn小纪。这一段时间唐啸和鲁妙子整天都在研究问题,冷落了她,她那有好脸sè给唐啸,连招呼也不打,转就走。

    “小纪,你去哪?”

    “哼,你们研究问题吧,我走了。”

    唐啸转念就想到其中关节,笑道:“今天不讨论问题,咱们骑马去吧。”

    “今天不探讨问题?”

    “老头子好像没什么兴致,正好我们来这两个多月了,还没好好玩一下,几天我们两个就往个痛快。”

    “你不骗我?”

    “骗人是小狗。”

    “小狗快走!”

    “你说谁是小狗?”

    “哈哈,小狗快来,姐姐给你好吃的!”

重要声明:小说《剑啸大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