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新的开始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唐啸 书名:剑啸大唐
    唐啸已经预想到自己的便宜老爹会离开自己,但是他从没有想到回事这个结局。这一夜对于唐啸而言,简直就是一场漫长的噩梦,你明知道自己最重要的那个人就要永远的离开你,可是你没有半点办法,只能独自伤心。联想到上一世,自己喝酒醉死,自己的父母也是无比的伤心和难过吧,可是现在,唐啸连自己上一世的父母的模样,都已经模糊不清了。唐啸开始自责,开始难过,开始悔恨,开始懊恼。从未有过得绪莫名的袭上他的心头,让他感到彷徨无措,唐啸还是头一次有这种感觉,也许这就叫成长吧。

    唐啸是眼看着天空由明变暗,再由暗变明。当太阳再次升起的时候,唐啸忽然感到害怕,他不敢到山顶上,亲眼目睹自己的便宜老爹的死状。此刻他已经熬红了眼睛,泪水就在眼眶里一圈圈打转,他感到孤独无助。

    可能没有人会理解唐啸现在的心,他一步步走上东山,每一步都走得十分艰难,若是往常,这平平的小山丘,用不了几个腾跃,唐啸就能登顶,但是现在,他觉得万分难过,每一步都重逾千斤。终于唐啸来到山顶,便宜老爹倚在自己便宜老妈的空坟上,样子仿佛酒醉之后的人酣睡过去了,那样的安详,仿佛世间的一切都不能打扰他。他那打了十几个补丁的黄的外衫,干净且没有意思褶皱,面sè酡红,是喝酒的后遗症,这证明他刚刚辞世不久。唐啸眼圈里的眼泪再也留不住,入决堤的洪水一般涌了出来,沙哑嗓子喊了一声,“爹!”只是注定不会有人再应了。

    唐啸在空坟和老爹面前跪了下来,忍着泪,连磕了九个响头,“爹,您一路走好,您交代的事我一定办好。”说完就起扶起自己的便宜老爹,横抱起来,匆匆下山去了。

    唐啸是在自己家的小木屋前,火化了自己的便宜老爹,那时他的眼睛已经流不出眼泪了。收好唐逸忉骨灰,一地火焚烧掉自己居住了十余年的小屋,唐啸背上行囊,启程远行。

    在这段时间里,唐啸想了很多,怀里抱着唐逸的骨灰,他感到迷茫,说句实话,唐啸以前一直想的就是在《大唐》里泡妞,现在他却深深的感到迷茫,自己该去哪,怎么办。现在唐啸只能屈前往飞马牧场,去找鲁妙子,这是他目前唯一能够落脚的地方。而且,看样子老爹和鲁妙子的关系非比寻常,搞不好他看自己天资聪颖,会把他的平生所学传给自己,那邪帝舍利就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而且貌似鲁妙子的女儿商秀珣是少有的能和jīng灵美女婠婠相比的绝世美女,如果能够让她对自己倾心,想必也是人间一大美事。想到商秀珣,唐啸又开始YY起来,好多《大唐》同人都讲商秀珣知书达理,通晓人世故,是贤妻良母的不二选择。这位大小姐最美食,用现在的话讲就是一吃货。女朋友是吃货,你就偷着乐去吧,因为她容易满足,一旦吵架了,给她做点或者买点美食就和好了,好哄啊。很快唐啸就沉浸在无限的YY之中。“宝贝,来吃块老婆饼。你吃完了我好吃你。。。。。。。”唐啸的YY有够下流,无语中。

    唐啸原本还沉浸在失去至亲的悲痛之中,现在又对未来充满了YY,真是单细胞动物。如今的唐啸真的可谓一贫如洗,原本唐啸家中就不富裕,原本也没什么家当,如今房子被他付之一炬,更是穷困。唐啸的背囊里只有二钱银子,几件换洗的衣裳,几个烧饼,唐逸随不离的竹箫和唐逸的骨灰。现在就有一个难题,那就是唐啸迷路了。

    刚才还信心满怀,无限YY的唐大官人如今遇到了他人生中的新问题。由于唐啸十年来一直蜗居于小山村里,里家最远就是他六岁半的时候上山去打老虎,结果老虎没打到差点命丧虎口。还酿下了虐猫的恶习,就在唐啸离开村子的前一晚,唐啸把村子里只要是黄sè的猫杀了个干干净净,没留下一个活口。可见唐啸的怨念有多麽的深。现在唐啸站在一个岔路口,不知该如何选择。唐啸踌躇了半天,他觉得自己可能是天平座的,上一辈子是,这一辈子还是,有选择恐惧症。最后唐啸通过转草棍的方法确定,走靠北的那一条路。

    不用选择,那就没有问题。唐啸沿着小路一直走,很快就来到了一座大城,名字叫襄阳。唐啸清楚的记得小说上讲,襄阳和飞马牧场隔江相望,互为唇齿,想来已经不远。于是四下打听,才得知原来襄阳离飞马牧场尚有五天路程,还要渡江到对岸去方才能够抵达。目前唐啸又有了新难题,那就是食宿。如今天已经暗了,需要找个地方过夜,可是唐啸上只有二钱银子,打听一问,在最便宜的客栈住一宿也要四钱银子,这真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啊。想想那些江湖豪杰,哪个不是腰缠万贯,rì进斗金的啊,可怜我唐啸英雄盖世,威武不凡、人见人、车见车载,怎么就是没钱呢,哎,用什么办法挣钱呢?

    唐啸感到颓然,搞不好今晚就要睡大街了。就在这一时刻,唐啸感到不妙的jǐng照,心头莫名的一,唐啸下意识的回头,就在这一刻他看到一个十三四岁的小男孩正伸手去翻他背后的行囊。唐啸一把将他的手腕攥住,把他逮个正着。

    “你干什么,放手!”小男孩一愣,马上开始挣扎。

    “小小年纪不学好,竟然偷东西。”唐啸如今正是烦躁郁闷的时候哪能放手,手也越发用力。

    “疼、疼、你弄疼我了。。。。。。”小男孩一边挣扎,脸sè也越发变得难看。

    “哼,不给你点颜sè,你就不知悔改。”唐啸正找到一个出气筒,哪能轻易放手。

    “呜呜呜呜呜,你欺负人,快放手,疼死我啦,呜呜呜呜呜呜,哥哥,救我。。。。。。”

    “男子汉大丈夫还哭鼻子。”唐啸哪里想到这男孩年纪不小了竟然还会哭鼻子,下意识的松了手。

    “人家才不是男孩子,而且今晚若是弄不刭银子,小鹤儿就要被赶出去哩,呜呜呜呜。。。。。。”

    不是男孩子?女孩子,小鹤,扒手。这个假小子不会是yīn显鹤的那个妹妹yīn小纪吧。

    唐啸仔细观察眼前的“女孩子”,她蹲在地上,只能看到她脑袋上扎了一个少年髻,而且灯光昏暗,实在是看不清。“你先站起来,有什么事你可以与我说。”假小子哪管他,只是抱头痛哭。“你若再不起来,我就送你见官了。”

    假小子慢慢站起子,唐啸这才看清“他”的样貌。她量不高,还不到自己的下颚,脸和手都涂满了黑灰,但是眼泪一冲,小手一抹,脸就变成了花猫。唐啸能够清楚的看到她的肮脏袖口里露出一节白皙的手腕。唐啸有点头疼,他一向对女孩子没有办法,顿时觉得手足无措。

重要声明:小说《剑啸大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