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北恶拓野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随散飘风 书名:炼印
    ()    内院,赤sè大地上,一道道人影奔向四方,原本应该(热rè)闹无比的赤山附近却诡异地显得很沉默,所有人不敢大声喧哗,唯恐惊扰了那个(身shēn)着青衫的年轻男子。

    此人在一刻钟前来到赤山外,静静站立着,似在思考什么,又像是在惋惜什么,双目时而明亮,时而灰暗,唯独不变的就是他那令天地为之失sè的yīn森气息,即便隔得再远也能感受到,这股气息如冤魂咆哮,肆意大吼,将一方天地搅动的如混沌,如灰暗之尘。

    赤山外,不少人骇然望着青衫男子,毫不迟疑地逃向远处,他们认识此人,正因为认识,所以害怕,此人正是与泅宗元,化尘齐名的北疆年轻一辈最强者--拓野残,人称北恶。

    观望了一会,拓野残目光森然,扫向远处,双足踏地,(肉ròu)眼可见的气浪四shè开来将赤山一角都震裂了。

    远离赤山约十数里外,两道人影大口喘息,双手扶住膝盖,脸上(情qíng)不自(禁jìn)露出劫后余生的喜悦。

    “还,还好那个变态没发现我们,不然,不然我们死定了”其中一人开口说道,话音断断续续,显然很是疲累,语气中透露出对拓野残发自灵魂的恐惧。

    一旁,另一人点点头,刚要说些什么,陡然,全(身shēn)一阵颤栗,瞳孔急剧收缩,眼前竟出现幻觉,顿时,此人四肢无力,眼中恐惧之sè弥漫开来,这种感觉他体验过一次,唯有深入骨髓的恐怖yīn气才能达到此等效果,在内院,有此等yīn气之人只有一个--拓野残。

    两人(身shēn)后,拓野残双目低沉,眼中血丝弥漫,瞳孔比常人小上一些,看起来格外狰狞恐怖,如果不看外貌,这双眼睛根本不是人可以拥有的。

    拓野残的出现让两人全(身shēn)发软,骇然转头,嘴唇都在哆嗦。

    拓野残双目一眯,嘴角上扬,他喜欢这种感觉,特别是人临死前的绝望更让他兴奋,“刚刚赤山发生了什么?为什么黑水河比以前出现的早了一些?”。

    “不,不知道,我们不敢进去”

    “废物”拓野残眼中黑sè一闪而逝,单手拍在男子肩膀,刹时间,男子惨嚎一声,手臂如花朵般枯萎,仅仅一个呼吸便干瘦如柴,拓野残残忍一笑,手一挥,黑sè雾气将男子全(身shēn)覆盖,在另一名男子惊恐的目光中化为飞灰。

    眼前的一幕极具震撼,远处,偶然间见到这一幕的内院弟子双腿发颤,强忍着心中的恐惧奔向远方。

    拓野残没有理会那些人,而是微笑的看着剩下的一名男子,再次问道“现在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男子愣愣的望着那团灰烬,双眼无神,像是被抽走了魂魄,整个人显得有些呆傻,跟泅宗元的样子倒是颇为相似。

    拓野残眉头一皱,他讨厌这个样子的人,这会让他想起泅宗元。

    “去死,废物”拓野残突然xìng(情qíng)大变,也许是男子呆傻的样子刺激到了他,让他有些发狂,一掌拍在男子头顶,刹那间鲜血混合着白sè弥漫开来,飞溅到拓野残(身shēn)上,让他看起来像狰狞的恶鬼。

    杀了两人,拓野残再次以极快的速度冲向离他最近的内院学生,他要搞清楚赤山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不想让内院有超出自己掌控的东西出现。

    远离赤山的高空之上,秦逸突然察觉到一丝熟悉的波动,这丝波动离他极远,如果不是修为再次攀升,秦逸还真感觉不到。

    “是火灵子,没想到他同样修为大涨,已经很接近凌空这种内院前十的强者了”,秦逸想了想,转(身shēn)朝着火灵子方向飞去,他有事要问火灵子,这件事憋在他心里很久了,今天,他要问清楚。

    砰~~

    一声炸响,yīn气弥漫,此时,赤sè大地上正上演着恐怖的一幕,不少内院学生惨遭拓野残毒手,其中更有一些被他擒拿,也不知意yù何为。

    “说,赤山内部发生了什么?”拓野残单手擒住一名容貌姣好的女学生,弥漫血丝的双目瞪着女子,让女子花容失sè,整个人像是被吓傻了一般,这种样子更刺激了拓野残,“泅~宗~元,找死”大吼一声,拓野残将女子当成了泅宗元,右掌凶猛拍下,周围元气竟被排斥一空,单纯的力量让空气都有些承受不住,拓野残(身shēn)后,数名内院学生眼神惊恐,这一幕他们看了好多次了,如今要再次上演,那个女学生将会跟前几名学生一样脑浆俱裂而死,他们…有准备。

    就在拓野残右掌离女子还有一寸之遥的时候,一只手掌出现将拓野残志在必得的一击生生瓦解,五指相扣,咔擦一声,拓野残双目圆睁,他的手掌被折断了,同一时间,一道人影将拓野残掌下女子拉出,另一只手掌贴在拓野残腹部,随着一声轰鸣,气流激((荡dàng)dàng)之下拓野残整个人倒飞了出去,砸在远处山壁上,深深陷入了进去。

    周围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愣愣的望着突然出现的男子,刚毅的面容在阳光映照下深深映入他们脑中,他们知道,此刻的一幕,他们将铭记一生。

    此人是谁?一击,仅仅一击就轰飞了拓野残,那可是拓野残,内院第二,与另外三人同一级别,在内院可谓凌驾一切,除了那人,无人可以压制他们,眼前的男子居然可以做到这种程度,难道?他就是内院第一--古松?

    咔~~,咔~~,轻微的碎裂声传出,随着山壁粉碎,拓野残缓缓走出,双目血丝更加多,体外,yīn气嘶吼,似能听到冤魂嚎叫之音,让人忍不住产生幻觉,心智迷失。

    “你是谁?”拓野残((舔tiǎn)tiǎn)了下嘴唇,看向对面人影的目光如猎物,而他,是猎人,在内院,除了那几人,他好久没碰到有意思的猎物了,此刻,拓野残很兴奋,非常兴奋。

    “秦逸”

    拓野残嘴角含笑,“没听说过”,“现在你不不就听到了?”,拓野残点点头,“听到也好,至少不必为墓碑上刻什么名字烦恼”,说完,不等秦逸回答,拓野残右臂一挥,黑sè雾气弥漫开来,其内,一跳恐怖的龙形黑雾咆哮着冲向秦逸,四周光线都被吸收了一般,秦逸冷哼一声,他感觉到了拓野残的气息比弃鹰还要像野兽,此人与其说是人,倒不如说是兽,毫无感(情qíng)可言。

重要声明:小说《炼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