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多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随散飘风 书名:炼印
    ()    深红sè血液似乎有灵xìng般冲向秦逸方向,带起一抹红sè残影,后面,是冷沧海五人。

    没多久,血海轰鸣,冷沧海几人顿时有接近某种巨兽的感觉,前方,危机临近。

    马抚元看着血液飞shè的方向,眼中惊骇之sè越发明显,越来越近了,距离那个打伤他的人越来越近了,怎么会这样?难道那滴血液就是奔着此人而去?

    (身shēn)体越发沉重,体表血脉图也清晰可见,道道诡异的纹络仿佛天生就是如此,深深刻印在(身shēn)上,带给秦逸的…是前所未有的强盛之感。

    就在秦逸不知道还要吸收多少血液的时候,远处,一道红芒闪现,以极快的速度撞击而来,秦逸目光一变,血腥之气浓郁到了极致,以秦逸如今的视力勉强看出飞shè而来的是一滴鲜血,一滴与血海完全不一样的鲜血,所过之处血海避退,让出一条空旷的道路连接向秦逸。

    眼看着血液撞击而来,秦逸不敢冒险硬接,游星步发动连忙躲避,但诡异的一幕出现了,血海仿佛凝固了一般将秦逸(身shēn)体硬生生(禁jìn)锢在此,无法挪动分毫,即便以秦逸的力量也无法挣脱。

    一声大吼,秦逸双目赤红,从那滴血液中秦逸感觉到了危险,心中出现不安,似乎那滴血液会给他带来祸患。

    兹兹~~,冰层断裂的声响传出,周围血海竟被他推动了,大概察觉到秦逸的(情qíng)况,那滴血液陡然加快了速度,以(肉ròu)眼难辨的速度撞击向秦逸…

    天地静止了,血海也静止了,四周无声无息,远处,冷沧海五人骇然看向秦逸,刚刚他们亲眼看见那滴血液没入秦逸体内,随后消失不见,同时消失的还有那无边无际的血海。

    随着那滴血液的消失,血海也在快速消失,血腥之气逐渐消散,没多久便完全消失,原本血海所在之处出现巨大的空旷,一眼望不到头。

    此刻,秦逸(身shēn)体静止了,随着那滴血液的进入,秦逸体内仿佛成了战场,那滴血液疯狂绕烧着秦逸原本的血液,使得秦逸痛不yù生,那种感觉就像被人以残忍的手段放血一般。

    “你是何人?”不远处,冷沧海寒声道,追寻那么久的东西成了他人之物,作为丹盟掌舵者,冷沧海怎么可能容忍。

    一旁,汤震歌,凌空几人也一样,唯有马抚元,看向秦逸的目光略带几分惊恐。

    “再问一遍,你是何人?”冷沧海声音冰冷,元气肆意咆哮,冰寒之气弥漫方圆数里,连秦逸都被包围了进去。

    秦逸还是没有说话,依旧背对着他们,冷沧海目光一凛,抬手就是一掌,冰寒之气飞跃空间直接击中秦逸。

    一声闷哼,秦逸没有还手也没有躲避,只是脸上痛苦的神sè诡异地消失了一些。

    眼看秦逸没有任何变化,冷沧海目光微变,再次抬掌,这一击比刚才凌厉了一些,冰寒之气也更重,但一击之下还是没有效果,这一刻,其他几人脸sè开始起了变化,冷沧海的实力他们清楚,尽管只是随意一掌,但在内院,能接住的人少之又少,而眼前那人竟没有丝毫异状,唯有一种解释,就是此人修为极高,超过了冷沧海。

    两掌没有效果,冷沧海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抬手,这一次,出掌比之前慢了一些,但传出的阵阵压力和寒气却不是之前两掌可以比的,从凌空几人神sè中可以看出,冷沧海这一击是动了真火。

    砰~~

    元气轰鸣,四周空气被撕裂,眼前出现一片扭曲,冷沧海一击直接印在了秦逸后背,传出的恐怖威力让另外四人sè变。

    噗~~

    秦逸猛吐口血,(身shēn)体微微拘搂,大口喘息。

    看到这一幕,冷沧海嘴角含笑,寒声道“你是何人?现在…可以说了吗?”。

    周围安静的有些诡异,五位名列前十的内院强者盯着秦逸后背,谁也没有妄动。

    等了一会,秦逸缓缓转(身shēn),气sè略微有些苍白,但眼神清澈,不像受过伤的样子,更像是大病初愈。

    全(身shēn)充斥着前所未有的松弛,似乎积郁在体内的顽疾一下子消失了。

    “秦逸”。

    “秦逸?”几人相视一眼,没什么印像,唯独萧露,惊讶的望着秦逸,“是你?”,秦逸看了眼萧露,想了想,随即笑道“原来是你”,当初,在副院长黎慕容书房,就是眼前的少女在整理书籍,秦逸离去的时候还看见少女在地上画着可(爱ài)的动物,画的不错,但少女似乎很怕别人看见,被秦逸点出后那副可(爱ài)的样子让他记忆犹新。

    “你进入内院了?”萧露惊讶道,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道“也对,以你的实力足以进入内院”。

    秦逸奇怪的看了眼萧露,此女对他的实力很了解吗?秦逸笑了笑,不要说她,就连秦逸自己都不了解自(身shēn)实力。

    “多谢”,看着冷沧海,秦逸淡淡说道。

    秦逸的话让几人一愣,多谢?谢谁?冷沧海吗?

    冷沧海怔了一下,不解道“为什么谢我?”。

    “因为你的三掌,我熬过来了,所以谢你”秦逸回答道,刚刚的一幕实在让他不敢回首,就在体内血液快被蒸发干净的时候,动之印出手了,仅仅晃动了一下便压服了那滴血液,使那滴血液融入秦逸脑海之中,乖乖待在动之印旁,但原本所剩不多的血液无法维持秦逸生机,唯有一种方法…造血。

    造血的痛苦如无数蚂蚁在体内爬,奇痒难忍,冷沧海的第一掌,让造血的痛苦减缓了一丝,但这还不够,紧随而来的第二掌让秦逸神智清醒了不少,而接下来的第三掌真正帮助了秦逸,让他不用苦苦熬过造血的痛苦,血液,被冷沧海的三掌直接激发了出来。

    “作为报答,我可以给你一次生还的机会”

    秦逸的话看似突兀,但实则是在挑衅,冷沧海三掌虽说帮助了他,但此人原本的目的绝非如此,而是要置秦逸于死地,秦逸可以确定此人是敌人,对待敌人,秦逸只有一个原则--杀,不过三掌之恩实实在在,故而他说了此话。

重要声明:小说《炼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