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连空和萧萧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随散飘风 书名:炼印
    ()    迷蒙的气海看不清多远,也不知道有多大,似乎没有尽头一般。<ww。ienG。com>

    第二天了,秦逸入眼所见除了迷雾还是迷雾,一天的时间好像飞行了很远又好像原地没动,四周也没有可以参照的事物。

    停顿了下来,秦逸看了看自己双手,一切显得那么真实,明明(身shēn)体还在火寒洞,气海内的自己却与本(身shēn)毫无二致,就像化(身shēn)一般,这就是人的意识吗?

    后背,透明双翅缓缓拍动,使迷雾消散了一些,转眼又合拢了,一切显得那么井然有序,仿佛这片气海自有规则一般。

    停歇了一会,秦逸目光坚定,朝着一个方向再次疾驰而去。

    二天…三天,一连过去了四天,加上开始的一天,秦逸在气海内已经五天了,这五天没有丝毫收获,或许唯一的收获就是手中的漏斗沙粒减少了一半,代表十天时间过去了一半。

    “啊~~”一声大吼,秦逸双眼赤红,他受够了这种感觉,五天时间不眠不休,没有任何人交流也没有其它景sè,能看见的除了迷雾还是迷雾,这种感觉让他想发疯。

    五天的时间,感觉没有前进一般,孤星屏障连影子都没看见,秦逸内心有些焦急,连手脚都开始轻微颤栗,这不是害怕,而是人被((逼bī)bī)到一定境地的自然反应。此时的秦逸就像行走在一跳水平线上,永远没有终点,而他寻找的东西却在另一条水平线上一般。

    “不可能的,孤星屏障,我一定能找到你”秦逸右拳一挥,庞大的劲力冲出击散迷雾,整个人如离弦的箭矢冲了出去。

    时间过得很快,对于一般人来说三天时间眨眼即过,而对于秦逸来说时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掌中,漏斗早已被他扔掉,他也不知道现在过去了多久,整个人如苍老了十岁一般,他毕竟还是个十七岁的少年,之前受再多苦也还有个期望,哪怕是静修一个月甚至几个月都没有问题,唯独这里,死寂一般的感觉让他如坠地狱,四周的迷雾就像死神的怀抱让秦逸产生了些许恐惧。

    疯狂了将自(身shēn)所会的功法施展了一遍秦逸才缓下心来,双目竟散发出丝丝死气,那种毫无期盼的眼神像是换了个人,让人颤栗,让人恐惧。

    火寒洞,宵长老担忧的望着秦逸,眼中带有丝丝后悔,“秦小子,坚持下去,十天,你只有十天的时间寻找孤星屏障,一旦超过十天,即便花一辈子也不可能找到”,顿了一下,宵长老叹口气,像在自言自语又像在说给秦逸听,“寻找孤星屏障最大的难处在于不明白自己的心,有的人气海很小,有的人气海很大,但不管多大的气海也不可能一望无际,如星辰一般,它都是有极限的,之所以大部分人看不到孤星屏障,是因为他们不了解自己,不敢了解自己,秦小子,最后两天了,如果失败,诶~~”。

    就在宵长老自言自语的时候,他没有发现秦逸腰间盘踞着的龙吟戟晃动了一下,随后化作一道流光shè入秦逸气海之中,转眼消失不见。

    呼~~,呼~~,秦逸大口喘息,显得那么真实,明明不是自己本尊却可以跟本尊一样会累,会痛苦会迷茫,甚至会绝望。

    九天的时间让秦逸似乎成熟了不少,也变得有些不一样了,特别是那双眼睛,多了一些灰白之气,凭空为他增添了一抹沧桑。

    咻的一声,突然地,秦逸目光一变,转(身shēn)一把抓住飞shè过来的龙吟戟,整个人被龙吟戟带出了十数米,手掌都划破了。

    “龙吟戟?”秦逸惊讶的望着它,不明白龙吟戟怎么会出现在这的。

    “呜~~”一阵龙吟传出浩((荡dàng)dàng)开来,秦逸心中莫名一颤,龙吟戟上,银白sè小龙似乎动了一下,长戟发出一阵气劲,将秦逸排斥在外。

    秦逸后退数步,看了看自己手掌,眼神逐渐恢复正常,不再是赤红之sè,也没有带有死气的灰白,而是明亮,前所未有的明亮。

    “谢谢你”秦逸沉声说了一句,伸手,一把抓住龙吟戟,这次龙吟戟并没有反抗,而是任由秦逸握住,将其掌握在手中,霎时,以前的秦逸回来了,那个在天守阁以半步气海境战洪峰的秦逸回来了,那个一戟在手天下我有的秦逸回来了。

    “龙吟戟,就让我们一起寻找孤星屏障,我秦逸就不信找不到它,哈哈哈哈”说完,秦逸长戟横空,迷雾竟被撕裂了不少,开辟出一条较为清晰的路。

    内院,赤sè大地上,萧萧满头大汗,一脸无奈的看着远处,嘴里不停地嘟囔,“还有多远呐,真实的,姐姐也不来接我,哼,等回去看我还理你不”说着,萧萧擦了把额头的汗,再次朝着远处前进,似乎有目的地一般。

    “嗯?那个是?连空?”萧萧惊讶的望着不远处倒在地上不知死活的(身shēn)影惊呼道,快速奔向那里,“连空,真的是连空,喂,你醒醒,喂,连空,你怎么样了?”萧萧扶起连空不停地摇晃,没一会,连空咳嗽一声,吐出口血,艰难道“别,别晃了,我还没死”,萧萧睁大了双眼惊讶问道“连空,谁把你打成这样?告诉我,我去给你报仇”。

    连空苦笑一声,挣扎的站起(身shēn),半弯下腰,嘴角还有未干的血渍,“报仇?算了,你叫萧萧是吗?”。

    “是啊,咦?不对,你不知道我的名字?亏我还那么努力记住你的名字,太过分了,以后你的名字我也会忘了”萧萧生气道,理由有些莫名其妙,让连空有些无语。

    转头扫视了四周,连空沉声道“萧萧,你先走,不要在这里逗留,他们还会回来的”。

    “他们?谁?”

    “冷沧海的人,这里是冷沧海的地方,周围都是他的人,你先走”连空郑重道。

    “冷沧海?”萧萧歪着头想了一会双眼一亮,道“我想起来了,冷木头,你说的是冷木头对不对?”。

    “冷木头?”连空无语了,别说外院,就算是内院又有几个人敢这样称呼冷沧海的,冷木头?亏她想得出来。

    “你认识冷沧海?”连空诧异问道。

    萧萧理所当然地点点头,“当然认识,我姐姐带我见过他一次,这个人真无趣,整天绷着个脸好像大姨妈来了一样”。

    “咳咳,咳”听了萧萧的话,连空原本恢复正常的呼吸再次发生紊乱,险些咳出血来,“谁教你这么说的?”,连空脸都憋成了酱紫sè,就差没把目瞪口呆写脸上了。

重要声明:小说《炼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