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炼器士之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随散飘风 书名:炼印
    ()    “你先适应一下,活动活动,我去找点东西”说完,器云霄(身shēn)体一晃消失于秦逸眼前,火寒洞只剩下秦逸一人。

    说实话,此时秦逸还是很忐忑的,每当看到外面火红的岩浆他就有种自己要被活埋的感觉,四周的冰冷更是无限放大了这种感觉,还好从小到大他经历了不少事(情qíng),心智还算坚定,不然换个人说不定早就哭着吵着要出去了。

    走了几步,地上的坚冰比想象中硬,一拳一下竟然没有丝毫缝隙,要知道,此时秦逸的力量可是连钢岩都能一拳轰碎的,打在这片坚冰上竟毫无效果,怪不得能撑住外界的岩浆。

    细细感受了一会,秦逸盘膝而坐,总共就这么点大的地方没什么好看的,不如回复回复体力呢。

    等器云霄回来时已经过去近一个时辰了。

    火寒洞内多出了不少食物,都是器云霄带来的,秦逸没有多问这些食物是哪来的,而是看着器云霄,等待他说话。

    “小家伙,在教导你之前老夫想问你,知道什么是炼器士吗?”器云霄问道。

    秦逸眉头深锁,第一次接触所谓的炼器士是在庆天八城中的保城,散修者协会执事告知了他炼器士的存在,之后虽然也有听说,但并不详细,甚至不知道炼器士是做什么的,器云霄的问题让秦逸一脸的茫然,只能摇头说不知道。

    “很好,不知道就好,老夫还真怕有人跟你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让炼器士的形象在你脑中定形,那就不妙了,既然不知道,老夫就告诉你,记着,老夫告诉你的是真正关于炼器士的划分,以往哪怕任何人说的都不要当真,唯有老夫的说法才最具有权威xìng,因为这是器宗定下的”,说道器宗,器云霄复杂眼神一闪而逝,看了眼秦逸,缓缓开口道“所谓炼器士,既为炼亦为器,有两条发展方向,第一,破开天劫屏障,将符文烙印于气海深处,第二,破开天劫屏障,将符文烙印于通灵之宝上,这两条路是无数年来所有炼器士摸索出来的最简易的划分,现在说了你也不懂,你只要知道一点,只要达到气海境,气海深处必有天劫屏障阻挡人的探索,这种屏障很难打破,唯有炼器士的冰火极致冲击之力才可以打破这道屏障,将符文烙印上去,烙印的越深入实力越强”。

    顿了一下,器云霄继续道“你现在看到的外面那么多人动则符文漫天,其实那都是没用的,属于虚假符文,增强实力有限,真正的符文是烙印在天劫屏障内,那才是真正的符文之力,不是一般人可以抵抗的,这也是炼器士重要的原因之一,唯有炼器士才有这种本事将符文刻画入天劫屏障内”。

    秦逸听得一头雾水,什么天劫屏障?什么符文之力?乱七八糟的。

    看见秦逸迷茫的眼神,器云霄知道他无法理解,索xìng道“如今的你只要记得炼器士如何划分就可以了,炼器士有四大境界,见习炼器士,也就是炼器士学徒,其后就是孤星炼器士,皓月炼器士和晨阳炼器士,而你,目前连见习炼器士都不是,这也是接下来一段时间老夫要训练你的地方,让你达到见习炼器士”。

    “为什么要这样划分?”秦逸奇怪道。

    器云霄双手背后,感慨道“自古所有人的天劫屏障都一模一样,第一道为屏障呈黝黑之sè,孤单的星辰悬挂之上,第二道皓月当空,银sè光芒洒遍气海,第三道如初晨的太阳,光芒万丈,这三道天劫屏障阻挡了无数人进入更高的境界,唯有炼器士可以帮助他们破开天劫屏障,探索人体最深处的奥秘,这就是炼器士划分的重要标准,破开第一道屏障可以被称为孤星炼器士,以此类推”。

    听了器云霄的解释秦逸才了然,虽然他没有见过所谓的天劫屏障,但既然器云霄说有那就一定有。

    “那见习炼器士呢?是不是所有无法破开孤星屏障的都叫见习炼器士?”秦逸疑惑道。

    “当然不是,你以为炼器士之名是那么好叫的吗?唯有见到孤星屏障的才可以被称为见习炼器士,天地间炼器士虽然少,但也有百八千人,其中绝大部分人连孤星屏障都看不到,根本没资格被称为炼器士,告诉你小家伙,只要成为炼器士,哪怕是见习炼器士都会受到所有宗门重视,超级宗门也不例外”。

    秦逸点了点头表示明白,想了想,又道“之前你说炼器士有炼器士的规矩,发生矛盾只能以炼器士的方式比斗,如何比斗?按你刚才的说法根本没法比斗啊?”。

    器云霄神秘一笑,“当然有办法比斗,这也是我接下来要跟你说的,炼器士最重要的东西--引雷针”。

    说着,器云霄取出一根银白sè长针,道“这是我亲手制作的引雷针,虽然只能引下一道劫雷,但对你来说也够用了,告诉你小家伙,天劫屏障上可是有天劫之力的,如果一个炼器士连天劫之力都无法承受,还谈什么破开天劫屏障?所以引雷针存在的目的就是让炼器士引下劫雷,借此修炼冰火之力,哪天能破开劫雷,就可以尝试破开屏障了,炼器士之间的比斗就是这个,比能破开几道劫雷,破开的越多自然越厉害,拿去,送你了”,器云霄将引雷针扔给秦逸,秦逸连忙接过,他还是第一次看见这种东西,颇为惊奇。

    “只要输入元气就可以激发引雷针,不用多久就可以引下劫雷,小心些,别被劫雷烤熟了”器云霄提醒道。

    秦逸慎重的点了点头,收好引雷针,道“宵长老,请您教导我,我准备好了”。

    器云霄很满意秦逸的态度,道“选择这个地方最适合教导你了,第一步,开发出你的冰火之力,去洞口,冷(热rè)交替最严重的地方引导冰火之力,只有将冰火之力开发到极致才能尝试破开天劫,去”。

    秦逸听话地走到洞口,温度交替太快,让他一时无法适应,,还好修炼了天蚀三绝让秦逸(身shēn)体远超常人,一会就好了。

    火寒洞内,器云霄看着秦逸坐在洞口,满意地笑了笑,对于秦逸,他很看重,不止是因为他的修为,更因为他的心xìng,不骄不躁,没有年轻人烦躁的毛病而且还狠辣果断,有仇报仇,这种人才适合在大陆上生存,适合重振器宗。

    他们老一辈已经不行了,超级宗门像座大山压在他们心中,连铁老都不得不避居,他们有心无力,秦逸不一样,他是三宗学院学生,未来一定会加入超级宗门,甚至成为核心弟子,到时候发扬器宗不是梦想,至少他加入的超级宗门不会为难他的,这也是器云霄几人的盘算,超级宗门太强大了,硬撼不可能成功,唯有加入其中,徐徐发展。

重要声明:小说《炼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