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奕剑剑法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随散飘风 书名:炼印
    ()    “秦逸,后悔,我要让你知道挑战第一平台是你一辈子犯得最大的错误”,被愤怒填满的冷凌风大吼一声,手中突然出现一柄长剑,以一种奇异的角度攻向秦逸,整个人隐隐散发出虚无缥缈之感。

    对面,秦逸目光一闪,棋局?真的是棋局?冷凌风长剑出鞘的刹那,秦逸眼前竟然出现一幅广阔的棋局,诺隐诺现,棋子,正是冷凌风的长剑。

    乓~~

    金戈之音响彻千丈平台,冷凌风一剑击出撕开空气,仿佛高手落子的瞬间,一往无前,秦逸游星步刹那发动,险而又险地躲过了冷凌风一剑,要说速度,冷凌风比秦逸差远了,但那一剑却给秦逸一种(身shēn)处棋局的错觉,周围好像有无数的棋子在拉扯着自己,无法逃离,如果不是游星步,秦逸只怕会受上一剑。

    釜山,众人惊讶的望着千丈平台,谁也没看清冷凌风一剑的奇妙之处,包括那些通灵导师,除了一人,来自幽澜府的水霓裳。

    “冷凌风怎么会这种剑法的?不应该啊?”水霓裳奇怪说道,目光疑惑的望着冷凌风。

    远处,灰sè长袍的中年男子再次惊讶了,“今天是什么rì子?先是断兽家族,现在又是奕剑剑法,该不会遗弃之地那几个家族都有弟子在我们三宗学院?”。

    (身shēn)旁,另一名男子苦笑道“肯定不会,那几个家族何其高傲,根本看不上我们三宗学院”。

    “那你怎么解释此子的奕剑剑法?要知道,这可是张家的独传绝技,非张家嫡系弟子不传”。

    “这个~~,我也不知道”男子无奈道,说完,突然想起了什么,道“你还记得十几年前张家派人造访我们学院吗?那一次是不是失踪了一名张家子弟?”,“好像有,我记得当时为了这件事连院长大人都出面了,闹了好久才罢休”灰袍男子不确定道,“应该是了,那个张家子弟是在碧穹山脉失踪的,冷凌风此子也是在碧穹山脉一行之后才学会的这式剑法,华而不实,勉强算是奕剑剑法,与真正的奕剑剑法差远了”,“这么一说仈jiǔ不离十了,这小子运气还真好,就算不是真正的奕剑剑法也了不得了,将他的实力至少提升一个档次,挑战连空都问题不大,那个秦逸危险了”。

    砰砰砰砰~~,千丈平台之上到处都是剑气击碎的声响,冷凌风出剑随意,似在与人下棋,看起来文雅而淡然,每一剑却恰到好处的落在秦逸出现的地方,一时间秦逸竟然落了下风。

    “好,冷学长加油,宰了那个秦门门主”

    “丹盟无敌”

    “丹盟无敌”

    …

    釜山之上响起了不少呼喊声,都是丹盟强者,他们的呼喊差点没把化云气死。

    千丈平台上,秦逸双目紧盯着冷凌风,一时根本找不到这种剑法的破绽,以战场为棋盘,以剑气为棋子,好诡异的剑法,整座千丈平台都在冷凌风掌控之内。

    “秦逸,受死,让段水青看看她中意的男人是多么脆弱无能”冷凌风冷笑一声,剑气增强了不少。

    听了冷凌风的话,躲闪中的秦逸双目寒芒一闪,陡然停止了下来,冷凌风目光一变,兴奋道“找死”说着,长剑破开棋局,正面刺向秦逸,不少符文一闪而逝全部融入剑尖,使长剑吞吐着银白sè剑气。

    无数人惊骇地看着千丈平台,没有人想到秦逸竟然不闪不避,硬生生承受如此一剑,冷凌风作为甲区第五,一剑之威岂是平常人可以想象的,顿时,众人脑中出现一副长剑将秦逸撕碎的画面。

    “住手~~”

    “秦逸”

    “秦兄”

    …

    乓,众人想象中的画面没有发生,千丈平台上,秦逸稳稳站立,眼前,一柄长剑抵在(胸xiōng)口处,不得存进,黑sè的光芒自秦逸体内传出转眼覆盖全(身shēn),使秦逸看起来仿佛岩石雕铸,天蚀三绝第二绝--黑岩之体。

    咔擦~~,惊雷炸响,照亮了平台上的一切,冷凌风惊骇地看着手中的长剑,细密的裂纹缓缓浮现而出转眼覆盖剑(身shēn),乓的一声,长剑崩碎,只剩下剑柄留在冷凌风手中。

    “这,这怎么可能?”冷凌风骇然看向秦逸,不可置信道。

    秦逸脸sè平淡,在冷凌风第二次开口的时候一拳击出,正中冷凌风肚子,将他要说的话完全堵住,冷凌风干呕一声,整个人如虾米一般弯下,“冷凌风,我要让你连投降二字都说不出来”,说完,秦逸一脚踹出,黑岩之体下,秦逸(身shēn)体之坚硬超乎众人想象,冷凌风就像被巨大的黑岩砸中,狼狈倒在千丈平台上,蜘蛛网般的裂痕蔓延而出,黑岩,是比钢岩更坚硬的物质,秦逸的任何一击都足以轻易劈碎钢岩。

    噗~~,冷凌风吐出口血,双眼模糊的看着前方,隐隐看到一道人影接近,此时的他不要说剑法,连擅长的游离(身shēn)法都使不出来,整个人仿佛被掏空了一般跌坐在地上,看起来仿徨无助,完全没有丹盟三使的风采。

    釜山鸦雀无声,逆转来的如此之快,让众人脑筋一时转不过弯来,原本占据上风的冷凌风一下子就被打得面无人sè,哪还看得出是意气风发的丹盟三使?比任何人都不如。

    砰,第一平台上,武邵阳愤怒的站起(身shēn),双眼几乎喷火,他和冷凌风再怎么不对付也都是丹盟的人,如今冷凌风被人如此欺凌,武邵阳岂能坐视不管。

    同一时刻,一道人影以极快的速度跃上千丈平台,挡在冷凌风面前,通灵导师并没有多管,只是冷眼旁观。

    “杀人不过头点地,这位学弟,你有些过分了”。

    秦逸望着眼前的男子,金线锦袍,内院标志,此人是内院强者。

    “不知学长怎么称呼?”秦逸笑道。

    男子双手背后,高傲道“余元”。

    “原来是余学长,不知余学长认为学弟哪做的不对?”秦逸继续问道。

    余元冷笑一声,“你之前的一拳已经将冷学弟打得丧失战斗力,为什么还要继续攻击?分明有私人恩怨,你这种人不配待在如此光明正大的比武台上,甚至不配待在三宗学院”。

    “学长这么说有失公(允yǔn),我又没有学长那么强大的实力,如何知道此人有没有丧失战斗力?说不定下一刻此人就会攻击我呢?难道我还要被动挨打直至他丧失战斗力吗?”

    “强词狡辩”余元冷声道。

    “作为内院学生,理所当然是学院最强的一批学员,不过我看学长连基本的战斗常识都不知道,枉为内院学生了”秦逸冷嘲(热rè)讽道,对于余元三番四次的挑衅,他忍耐到底了。

重要声明:小说《炼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