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恐怖的水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随散飘风 书名:炼印
    ()    不知道为什么,连空似乎很想与使用长戟的高手一战,秦逸的出现正如沙漠中的清水,解了他燃眉之需,可惜,回梦空间的战斗是不受控制的,即便是梦老都无法强行让两个人对战,只能凭运气,连空的运气不怎么样,一连战了五场都没有碰到秦逸,让他有些不耐。

    眼看天sè黑了下来,秦逸再也没出现,众人都知道秦逸离开了,不过让所有人奇怪的是回梦楼并没有一人离去,难道使用长戟的人是内院强者?

    想到这点,连空站起(身shēn),对着回梦楼内所有的学生大声道“请大家给我连空一个面子,明天不要进入回梦楼,在远处看即可”。

    众人连忙应是,除了内院,甲乙丙三区唯有连空一人参战,碰到秦逸的概率自然大增。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洞(穴xué)内的秦逸并不打算在第二天进入回梦空间,因为他发现了出口。

    平台下方,一股强大地压力时隐时现,如果不是有感应之法,秦逸还真难发现,这股压力秦逸很熟悉,正是水压。

    微微移动一下平台,秦逸目光一亮,庞大的压力倾泻而来,滚滚水流进入洞(穴xué),但不知被什么阻挡了一般,无法大范围进来,一层看不见的隔膜阻挡住了水压,秦逸深吸口气,将一粒珍珠扔进水流中,刹那间,珍珠化为碎末。

    “好庞大的水压,不过正好,在这里修炼效果比双月湖底强了不少,偶尔还能进入回梦空间打两场,不错,不错”秦逸开心道,目前最重要的是确认水压到底有多大,在不在自己的承受范围之内。

    将龙吟戟取出,探入水流中,顿时,一震震动传来,秦逸手一抖差点拿不稳,透过龙吟戟,秦逸可以感受到此处水压极大,不过刚好在自己的承受范围内,秦逸想了想,用一个小瓶装满地灵琼浆,含在嘴里以防万一,一跃而下进入水中。

    咕咕~~,水流湍急,秦逸一把抓住旁边的岩壁,龙吟戟挥出勉强隔开了一丝细缝,整个人几乎麻木了,强烈的水压让他几乎动不了,(身shēn)体内的血管就要炸裂般,疼痛席卷全(身shēn)。

    撑了一会,秦逸头脑微微有些沉重,他知道自己再撑下去就有危险了,连忙喝下地灵琼浆,(身shēn)体一轻,整个人似乎复活了一般,龙吟戟在周(身shēn)挥洒,八荒破空戟使出在这庞大的水压下引起阵阵呼啸。

    砰的一声,秦逸跃出水流,倒在洞(穴xué)内,大口喘息,后怕的看着下面,如果不是有地灵琼浆,活着回去都未必能办到,当初问天取走了所有的地灵琼浆,如果不是这里又出现了一些,秦逸敢保证非通灵强者必死无疑,由此可见这个问天不是什么好人,做事只随喜恶,任意妄为。

    休息了一会,秦逸爬起(身shēn)运行元气,没多久,(身shēn)体的疲劳才算恢复,这次经历让秦逸发现一件天大喜事,经过水压蹂躏后再用地灵琼浆恢复,自(身shēn)**以可以感觉出来的速度变强,原本修炼成天蚀三绝第一层钢岩之体,自己无论是**还是力量都飞跃过一次,如此,这种感觉又出现了,让秦逸不(禁jìn)狂呼,天蚀三绝第二层黑岩之体有望成功。

    想了想,秦逸取出天蚀散,就是上次化云从柳弈(身shēn)上偷过来的那个,当初秦逸就确定这是天蚀散第二层,正对应了黑岩之体,也不知道庞旭从哪得到的,或者说是任浩初得到的,秦逸不管,对自己有用就行了。

    时间就在不知不觉中流逝了,这段时间,秦逸利用水压修炼,八荒破空戟和天蚀三绝第二层黑岩之体,也没有觉得时间过得很快,反观连空就不这么认为了,他在回梦楼苦等了近十天,这十天正好是秦逸服用天蚀散的rì子,怎么可能把时间浪费在回梦空间中呢?所以连空很悲剧的没有等到秦逸,郁闷的走了。

    秦门这段时间混的并不是很如意,丹盟放出话来,谁敢加入秦门一律是跟丹盟作对,作为三宗学院老牌势力,丹盟的潜势力不容想象,不要说半步气海境,就算是脱胎境也有不少,势力覆盖甲乙丙三区,还真没什么人敢惹,是以秦门这段时间只有几个人加入。再加上秦逸从未出现,渐渐的,一些流言蜚语在学院内传开,都是对秦逸不利的言辞,秦门的辩解显得苍白无力,所有人都渐渐相信了秦逸害怕丹盟,不敢露面,这种(情qíng)况下秦门过得越发不如意,还好丹盟不敢明目张胆找麻烦,火灵子和湖底强者的威慑还是很管用的,特别是冷凌风也消失的(情qíng)况下,凭武邵阳一个人还不敢找麻烦。

    呼地一声,双月阁外,一道苗条倩影缓缓接近,人未至,香风袭来,让守在双月阁外的林俊陶醉不已,略微痴迷的看着眼前的女子。

    “小弟弟,秦逸在哪?知道吗?”悦耳的声音在林俊耳边响起,让他脸sè大变,林俊自从突破成为气海境之后努力修炼,修为虽算不上厉害,但也不是太差,至少在气海境中勉强算得上中下游,这么轻易被人接近还是第一次。

    “你是谁?”林俊不动声sè,开口问道。

    女子微微一笑,“我是秦逸的导师,水霓裳,你可以叫我霓裳姐”。

    听了女子的话,林俊惊呼道“你就是那个美女导师?”。

    “呵呵,真会说话,去找秦逸,说霓裳姐找他”。

    林俊面露难sè,刚要说什么,邵涵柳从双月阁内走出,柔声道“霓裳姐,是你吗?”。

    水霓裳转头笑道“这不是小柳吗?怎么,你住到这了?是跟秦逸一起住的吗?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大胆了”。

    “霓裳姐,不要乱说”邵涵柳无奈道,说完轻声道“您是来找秦逸的”,水霓裳点了点头,“他人呢?我可听说他有段时间没出现了,原以为湖底那人是他,不过现在湖底没人了,他去哪了?”。

    邵涵柳眉头微蹙,不解道“其实我们也不知道他在哪,想找他都找不到”。

    “是吗?”水霓裳喃喃说了一句,随后转(身shēn)就走,临走前道“如果见到他替我说几句话,就说本次釜山排位赛,导师想往上走几步,如果办不到,哼哼,他知道后果的”说完,水霓裳(身shēn)影越来越远,似乎融入了水中,消失不见。

    邵涵柳苦笑的看着水霓裳消失的背影,她之所以认识水霓裳也是秦逸介绍的,同时还说了一些关于水霓裳的事,特别是她独有的惩罚,想起来邵涵柳都不(禁jìn)暗暗庆幸自己不是水霓裳的学生。

重要声明:小说《炼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