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秘洞遗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随散飘风 书名:炼印
    ()    滴~~,滴~~,从不知道多远的地方传来的滴水声引导着秦逸向前走去,感应中不时出现类似于青蛙的生物跳动,发出奇怪的声响,为洞(穴xué)增添一抹生气,却也多出了一丝yīn寒。

    大概是很久未见阳光的关系,洞(穴xué)之中长满了绿藓,走上去有些湿滑,需要扶着旁边的石壁。

    秦逸顺着黯淡的光芒走向洞(穴xué)深处,心中并不是很担心,既然有光就证明有出口,无缘无故出现在此地不会是巧合,应该是触动了什么才将自己吸进来的。

    不知道走了多久,事实正如秦逸预料,当一抹亮光刺入秦逸眼中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没猜错,闭上眼睛适应了一会才逐渐看清。眼前,是一座颇为庞大的秘洞,让他惊讶的是四周镶满了珍珠,发出黯淡的光芒,头顶,一颗人头大小的夜明珠光华流转,不时与墙壁上的珍珠交相辉映,发出刺目的强光,正是这种光吸引着秦逸。

    咕咕~~,一只半人大小的元兽大概是第一次见到人类,也不怕生,跳了两下来到秦逸(身shēn)前,歪着头,打量了一会,随后又快速离去,留下深深的爪印。

    秦逸强忍住出手的冲动,收回目光,他肚子饿了,原本想宰了那只元兽的,但就在他要出手的时候感觉到一阵心悸,生死之间徘徊的敏锐直觉救了他,那只元兽,有着不比齐雨弱的实力,通灵之境。

    捂住肚子,秦逸走入秘洞中,打量着四周,除了满墙壁的珍珠外还有不少生活用品,不过都腐烂了,最前方,一汪rǔ白sè水潭中间有一具骸骨,盘膝坐地,躯干笔直,周围没有打斗的痕迹,应该是自然死亡,让秦逸格外注意的是骸骨旁有三个金漆木盒,分别放在骸骨左右和前面。

    秦逸走到rǔ白sè水潭旁,伸手摸了摸,里面似乎不是水,也不知道是什么,有些粘,当秦逸触摸到rǔ白sè液体的时候,(身shēn)上的疲劳似乎消失了一些,让他大感惊奇。

    左右看了看,没有任何危险,秦逸一跃来到骸骨旁,恭敬地行了一礼,随后将目光放在三个金漆木盒上,嗯?有字?

    尘封太久,字迹上都落满了灰尘,秦逸伸手擦了擦,刚好看清,‘不管你是什么人,能来到这里也算有点运气,这三个盒子我只取走两件,最后一件留给你,这具骸骨的主人想来也不是什么大人物,撑死渡劫境,留下的东西算不上好,但也聊胜于无了,这里最有价值的就是地灵琼浆,就是那rǔ白sè液体,有缓解疲劳,治百毒的特xìng,我全取走了,如果你运气好,说不定这里又会有一汪地灵琼浆,哈哈--问天’,下面还有一行小字‘出口自己找’。

    “问天?是他?”秦逸惊呼一声,想起断指峰下这个问天留下的狂妄言辞,语气完全一样,一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样子,估计以此人的秉xìng也不屑于去看最后一个盒子里的东西,想到这里,秦逸就有种捡漏的错觉。

    摇摇头甩出那些乱七八糟的思想,秦逸来到最右边那个盒子旁,伸手缓缓打开,顿时,一股腐朽之气传来,“不会腐烂了”秦逸暗暗祈祷,希望不会白跑一趟。

    啪的一声,木盒打开,里面,一本写着‘空翔’二字的纸片平躺在木盒内,除了这个没别的东西了,秦逸略微失望,叹口气,算了,有东西留下就不错了,毕竟自己不是第一个到这里的人。

    不敢取出纸片,不知道多少年前的东西了,说不定一碰就化为飞灰,秦逸睁大眼睛将纸片上书写的内容全部记牢,这才盖上木盒。

    “原来如此,赚到了,呵呵”秦逸开心地笑了笑。

    《空翔》,玄极五品飞行功法,极其珍贵,似乎是三宗学院的功法,不过想要学这种功法可不容易,至少得为学院做出很大的贡献才行,比如上次自己迎战幽澜学院,挽回学院荣誉,其实就可以要求学习飞行功法,不过被《八荒破空戟》代替了,但没想到在这里学到了这么珍贵的功法,运气啊!

    秦逸呼出口气,按照纸片上记载的方法,将元气按照特定路线聚集于后背,顿时,后背生出一股奇痒之感,而且越发剧烈,秦逸动了动,继续按照特定的路线运行元气,刹那间,一股撕裂般的疼痛传来,差点让秦逸晕阙,还好只是一瞬间,其后,秦逸感觉后背多了些什么,转头一看,一对透明羽翅出现,缓缓煽动,带起一阵旋风,上面刻画着奇怪的条纹,(肉ròu)眼几乎看不见。

    煽动了一会,秦逸逐渐腾空,双脚离地的刹那让他几乎惊喜出声。

    所有人都希望能像鸟儿一样展翅高飞,zì yóu翱翔蓝天,秦逸也不例外,可惜不达渡劫境永远无法zì yóu飞行于高空之上,如今飞行功法达成了秦逸的梦想,让他极为开心。

    仅仅一会,秦逸就将空翔练习的如自己双手一般灵活,但有一点,太耗元气了,仅仅这么一会就消耗掉大量的元气,如果是一般气海境强者使用飞行功法大约只能飞个半个时辰就不错了,这还是按照空翔的要求看的,越低等的飞行功法需要的元气就也多,“果然,有得必有失,想飞是要付出代价的”秦逸苦笑一声,落下地来。

    “咦,这是什么?”秦逸目光凝视着左边木盒旁那奇怪的痕迹,像血渍,过去那么长时间早已变黑了,与泥土颜sè差不多,但眼尖的秦逸还是从这抹痕迹中发现一丝异处,如果是血渍,应该是红sè才对,但之间夹杂着蓝sè,或者类似于蓝sè的液体,也不知道是什么?忽然,秦逸想起自己曾经看过的一个奇怪任务,‘寻找带有颜sè的人类血液’,不会?这么巧?如果这处痕迹真是血液,那抹蓝sè难道是血液中的?是谁的?骸骨主人的还是…问天?

    秦逸惊疑的看着地面,人类的血液怎么会有蓝sè呢?就算是元兽的血液也基本上都是红sè的,秦逸还真没见过带有其他颜sè的血液。

    想了一会,秦逸不再管什么血液问题,而是想着如何出去,既然当初问天进来过,肯定有出去的方法,秦逸可不相信那么自负的一个人会出不去,而且他还在最后注明了自己找出口,说明肯定有。

    找了一会也没有找到,秦逸想了想,还是先把地灵琼浆收起来,这东西连问天都觉得好,相信以后有大用。

重要声明:小说《炼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