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艰难的战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随散飘风 书名:炼印
    不管其他人怎么想,平台上的秦逸确实面临着生死危机,陷入癫狂的洪峰不为外物悲喜,眼睛死盯着秦逸,明冲拳就像不要命一般轰出,使得钢岩平台陷入前所未有的混乱,不住的下降,七根巨大的紫铜柱残破不堪,倾斜面越来越大,烟尘弥漫天守阁,原本离得较近的学生全部向后退去,骇然看向前方,唯恐遭到波及。

    贴擦过一记明冲拳,秦逸喘着粗气,双眼一瞪,jīng神力如箭矢般shè出直击洪峰双目,刹那间的停顿,随之而来的是更加疯狂的攻击,秦逸jīng神力一击竟然没起到什么效果,连聂豪都被一击打晕,却对洪峰没什么作用。

    稍微想想秦逸就明白了,此时的洪峰宛如一头野兽,没有思想,jīng神力自然无用。

    “我就不信打不服你”秦逸脸上狠sè闪过,这种神sè只有当初在打黑市拳的时候才有过,唯有弃生命于不顾的人才能有这种神sè,显然,秦逸被急了,开始拼命了。

    嘣~~,炸响传出,秦逸吐血倒退,一步步踩在钢岩平台上,右拳几乎扭曲,血迹模糊,数道重击合一竟然被洪峰一拳打退,整个人根本不受控制的被一股巨力出,退后十数步才站稳。

    秦逸一拳似乎起到了效果,洪峰站在原地沉寂了一会,低着头,血雾从口中喷出,看起来恐怖无比,让不少女学生都惊叫出声。

    另一边,秦逸后的血脉图自动吸收周围气血恢复自,逐渐形成了循环,两人就像在各自疗伤,等待最后的战斗。

    高台上,孟皓握紧的双拳微微分开,心中的大石虽然没有全部放下,但也算减轻了不少,见秦逸还能挡住洪峰,孟皓心中再次挣扎了起来,他不想秦逸出事,更不想三宗学院解散,究竟是认输还是让秦逸继续战斗,这个问题让他一时间决定不了。

    这时,一只手拍在孟皓肩膀上,转头看去,器云霄微微一笑,轻声道“既然让他出战了就要相信他”。

    听了器云霄的话,孟皓目光闪烁了几下,坚定地点点头,看向钢岩平台。

    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是一个时辰,也有可能是二个时辰,太阳逐渐西斜,即将带走最后一丝亮光,东方,月亮缓缓升起,只有一抹淡淡的虚影。

    风,似乎变凉了不少,让人头脑清醒。

    没有人催促台上的两人,大家都在等待,连高台上的灰老都没有催促,要不了多久,这场史无前例的大赌注即将完结,或许,三宗学院可以保住响彻大陆的威名,或许,将被另一座学院取代,消失于历史长河,这一切都取决于平台上两个年轻人。

    再次等了一会,在阳光全部消失的一刹那,洪峰动了,整个人冲向秦逸,抬头,目光森冷,不同于之前的疯狂,现在的洪峰跟正常人全无两样,刚才的战斗似乎令他领悟了什么,明冲拳不再需要巅峰之境才能施展。

    秦逸目光一变,险而又险的躲开,体转瞬间出现在另一处,游星步即便是洪峰都无法预测,只能无差别轰击平台,出秦逸。

    轰隆~~,钢岩平台离地只有不到十米了,七根紫铜柱随时有可能倒下,已经有通灵强者守护在下面,不用担心学生的安危。

    “为了答谢你让我能正常施展明冲拳,这一拳就当是送你的”洪峰的声音跟他的名字一般洪亮,充满了磁xìng,一记明冲拳使周围陷入空明状态,清醒之下的洪峰施展明冲拳威力上升了何止一个档次,连秦逸的躲避路线都封住了,只能硬抗。

    此刻,所有人心提到嗓子眼,明冲拳的威力大家都看到了,秦逸如果挨上一记不死也重伤。

    就在孟皓迫不及待要出手的时候,钢岩平台上,秦逸前出现一枚印记虚影,蔚蓝sè,美轮美奂,由于只是虚影,看不清上面的图纹,但隐隐听到海浪的咆哮。

    “乱海印”几道惊呼声传出,高台上,慕容镇南双眼放光的盯着秦逸,对于印记,天地间无人敢小视,即便是超级宗门也不敢,虽然这枚印记只是伪印,但却有着真正印记的几分威力,任何人得到都将鱼跃龙门,成为所有人眼中的香饽饽,天元宗也不例外。

    “原来是这枚印记,这孩子是器宗的人吗?”灰老转头看向器云霄问道,器云霄理所当然地点点头,“唯有器宗之人才能得到这枚印记”,话刚说完,器云霄瞥了眼慕容镇南,眼中寒芒闪烁,对于天元宗,他可是恨之入骨,如果不是十一年前那件事,他们四人何必隐居学院,过着寄人篱下的rì子,连器宗威名都无法保住,这一切都是天元宗造成的。

    就在慕容镇南感觉到器云霄敌意的时候,明冲拳与乱海印虚影撞击到了一起,没有惊天动地的轰鸣,没有排山倒海的气浪,只有淡淡的涟漪,漾了几下消失不见,同时消失的还有洪峰的明冲拳。

    对面,洪峰睁大了双眼,惊叹道“没想到你手段倒不少,有能耐继续挡挡看,看你能挡我几下”说完,明冲拳再次轰出,不过这次威力减小了不少,并且每轰出一拳,洪峰脸sè就苍白一分,明冲拳并不受那么容易击出的,他也要付出代价。

    砰砰砰…,轰鸣声响彻天守阁,钢岩平台彻底废了,被洪峰几下明冲拳打穿了出去,余波差点击杀了一名学生,还好通灵导师赶到挡住了。

    噗~~,秦逸被明冲拳击中整个人倒在了平台一角,对面,洪峰也不好受,摇摇晃晃几乎倒下,但还是撑住了。

    双手颤抖,秦逸抬起眼皮,血sè弥漫,整个人仿佛背负千斤,无法站起,前所未有的劳累充斥心间,让他很想就此睡去,“到极限了,真的到极限了,即便是倒下也没人会说你什么的”,惑的声音在秦逸耳边不停响起,让他原本坚定地心房崩裂了,昏昏yù睡。

    鹅毛大雪飘落在天地间,雪白的山脉一望无际,看不到边,也看不到希望,唯有一抹黯淡的灯光支撑着秦逸,“挑完这担柴就可以安稳渡过这个冬天了,也不知道妹妹喜不喜欢我送给她的礼物”秦逸嘴角含笑,看了看被他藏在柴堆中的小兔子,脑中出现妹妹可的笑容,想起这些,脚步不加快了不少。

重要声明:小说《炼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