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最后一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随散飘风 书名:炼印
    离天守阁不远处,巨大的乌芒像倒扣的巨碗将内院牢牢捆缚住,不时闪烁着乌芒,无人能走出,乌芒外,数名老者加上两位副院长盘膝而坐,元气凝成一线企图破开乌芒,令内院之人脱困。

    听见灰老的宣布,黎慕容副院长睁开双眼,淡笑道“不错,竟然能打到最后一场,出乎意料,看来我们学院有潜力的学员还是不少的”。

    中正天副院长回道“确实出乎意料,幽澜学院来的那些学生都不弱,特别是那名白发女子,还好裂穹挡住了,不过这最后一场有些危险,秦逸?不就是器云四老保护的那小子吗?记得当初老夫还想收他为徒,这么快就为学院而战了,呵呵”。

    “可惜他只是半步气海境,否则,甲区除了裂穹无人是其对手,或许连裂穹都不是对手”黎慕容副院长淡淡道。

    他的话让一旁的老者睁开双眼,惊讶道“半步气海境?”。

    “没错”。

    “太危险了,幽澜学院来的学生没一个是弱者,凭他半步气海境未必挡得住,加快速度,争取在这场比斗结束前打破乌芒”。

    “只要内院学生出来,即便本场比斗输了,三大超级宗门也不会解散三宗学院的,毕竟内院学生他们也很在意,每年只要是内院出去的学生都很抢手”。

    “好,加快进度”

    说完,几人同时加快了进度,乌芒以眼可见的速度变淡,甚至能看见里面的人影走动。

    “秦逸,请指教”钢岩平台上,秦逸淡淡说道。

    洪峰抬头看了眼秦逸,双眼眯起,在所有人不解的目光中取出一片青叶含入嘴中。

    秦逸奇怪的看着洪峰,比斗有规定,不许使用通灵之宝,更不许吃丹药等助长实力的外物,所以秦逸也不担心洪峰吃的那片青叶,他奇怪的是面前的洪峰太冷静了,哪怕是白莲雪在场中都有绪波动,而洪峰,上场到现在没有丝毫绪波动,就像一个死人。

    下方,卓雅尔惊呼道“洪大哥吃生竹叶了,那个秦逸给他很大压力吗?”。

    无江山目光沉思,淡淡道“只有在面临绝对压力而又不能放弃的况下洪峰才会吃生竹叶,看来这场不好打”。

    生竹叶,天元大陆一种名为生竹植物的叶子,和普通竹子不同,生竹意味着生生不息,理论上如果没有人砍伐,生竹可以永久长高,永不停息,所以天元大陆不少人将生竹佩戴在上,想要吸收生竹内的生气,让自己无病无灾,当然,这只是迷信,就跟洪峰含下生竹叶一样,希望生竹为自己分担压力。

    “洪峰,请指教”

    砰~~,话刚说完,两人同时出手,一声气爆响起,眼可见的气流顺着两人撞击的地方四散,碎石乱飞,烟尘四起。一手挡住洪峰右拳,秦逸目光惊讶,由于修炼成了《天蚀三绝》第一层钢岩之体,秦逸力量出奇的大,寻常气海境根本挡不住,而这个洪峰却能跟自己拼个势均力敌,实在令他惊讶。

    轰,一阵惊爆,两人同时罢手,转瞬间又战到了一起,洪峰作为气海境强者,一元气稳稳压住秦逸,尽管因为动之印的缘故秦逸元气不比气海境差,但在质量上依然胜不了洪峰,边打边退。

    “参天指”一声低喝,,为了打破僵局,秦逸率先使出功法,暗红sè光芒shè向洪峰,洪峰头一偏,轻易躲避了秦逸一击,欺上前,被秦逸挡住一拳后以手肘攻击,秦逸闷哼一声,口处剧痛,来不及多想,一阵水纹出现震退了洪峰。

    “乱海印”几道惊呼声传来,高台上,哑婆婆等人惊讶的看着秦逸,没想到他能将乱海印使用到这种程度,连气海境的洪峰都被退了。

    下方,白莲雪目光发亮的看着秦逸,“这就是真正的乱海印波动吗?难怪之前引发乱海印波动的时候威力这么大”。

    嘣的一声,秦逸一把拉住洪峰左臂,重击刹那间发动,引起了空气扭曲,洪峰目光一闪,右拳上举,一股无与伦比的强悍之气与重击轰在了一起,让两人所处钢岩平台剧烈晃动,裂缝扩大,乓~~,洪峰体翻转,双脚扫去,让秦逸一退再退,乱海印水纹击出与洪峰正面轰击,同时后退。

    短短数个呼吸,两人已经交手好几招了,各有胜负。

    “棘手,那个洪峰近战能力极强,力量也很大,秦逸占不到任何优势”火灵子担忧道。

    化云瞥了眼幽澜学院那边的陆战,yīn阳怪气到“无量善缘,我现在严重怀疑那个人近战无敌的名号是怎么得来的,自封的吗?”。

    “应该是,哈哈”铁生大笑道。

    …

    另一边,南问天脸sè极度难看,一双眼睛死盯着秦逸,不知道在想什么。

    “哥,那个秦逸实力未免提升太快了吧,居然能代表三宗学院出战”南蓝儿惊讶道。

    他们后,黎洪卓,东方乐拘几人面如死灰,如果说在进入三宗学院前他们还能跟秦逸拼一拼的话,现在他们连这个想法都没有了,哪怕突破进入气海境也没有这种想法,差距太大。

    “问天兄,我看那个秦逸只有这两下子,时间一长肯定输”高沐不知何时来到南问天几人旁笑眯眯说道,当说道秦逸这个名字时眼中闪烁的寒芒瞎子也能看到。

    南问天还没有说话,南蓝儿率先开口道“高沐,你怎么知道秦逸输定了?你们交过手了?”。

    高沐冷笑一声没有回答,南问天淡淡道“听说前一段时间在釜山高兄可是跟秦逸交手了的,怎么样?他的实力如何?”。

    提到这个高沐脸sè都变了,冷淡道“只是小小的切磋一下”,说完,高沐嘴角上扬,幸灾乐祸道“听说秦逸是你大禹王朝的人,我倒是要恭喜南兄了,得一臂助,想来以后在三宗学院无人敢惹大禹王朝的人了”。

    高沐的话让南问天脸sè再次难看了不少,说实话,他确实后悔当初放弃了秦逸,不然真如高沐所说,三宗学院无人敢惹自己。

    就在下面争论不休的时候,平台上的战斗继续。

    洪峰攻击大开大合,威力奇大,力量也不小,秦逸疲于应对,体外水纹都无法完全防护住,只能使出钢岩之体,同样的,秦逸的攻击洪峰也不敢大意,参天指,重击还有不逊sè与他的力量都让洪峰忌惮,还有那诡异的形功法,根本看不清。

    两人战斗虽然没有前面一场jīng彩,但也让人心惊胆战,最后一场,谁胜谁生,如果秦逸败了,三宗学院就此解散,以后天元大陆再无三宗学院。

    这场比斗代表着天元大陆除遗弃之地外最大的一场赌注,而能决定这场赌注胜负的仅仅是十几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

重要声明:小说《炼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