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寿字辈长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随散飘风 书名:炼印
    “寿?莫非您是长生教寿字辈长老?”水霓裳突然惊叫道,看着这名老者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

    老者诧异的看了眼水霓裳,笑道“能知道寿字辈长老,可见小丫头你见识不凡,可是师出名门?”。

    水霓裳刚要回答,哑婆婆的声音就传出来了,“这丫头是我幽澜府的弟子,知道你名号有什么奇怪的”。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寿宫长老点点头表示知道。

    看着这名老者,听着他们的对话,孟皓心中涌出滔天巨浪,寿字辈长老,在场估计除了有限的几人,其他人都没听过什么寿字辈长老,而孟皓恰巧听副院长中正天提过一次,长生教创建之初有天地齐寿四字长老,其中天字长老地位最为遵从,超然天地,一般都隐世不出;地字辈长老决断教内一切,可谓大权在握;齐字被长老掌管教内资源以及弟子教务,防御外敌;寿字辈长老对外攻伐,铲除一切与长生教作对的人,这四级长老可以说就代表了长生教,话语权极大,没想到眼前站着的老者就是传说中寿字辈长老之一,怪不得具如此寒意,让人惊惧。

    “小辈,今天老来的目的想必你们都知道了,为了显示公正,老特意请寿宫长老做个见证,你可有话要说?”哑婆婆盯着孟皓冷冷说道。

    孟皓上前几步对寿宫长老行了一礼,恭敬道“既然寿宫长老愿意做个见证自然再好不过,不过”。

    “不过什么?”哑婆婆不满道。

    孟皓一咬牙,看了眼哑婆婆,无奈道“实不相瞒,昨天学院经历过一场大战,导致不少地方报废,甚至有的地方产生裂缝,走在学院中都很是危险,一不小心就会掉下去,更不用说比斗了,不知能否将比斗期限稍微缓缓,让我们有时间修好三宗学院”。

    “不可能”哑婆婆立刻拒绝了孟皓的提议,道“都是修炼之人,还怕什么裂缝不成?如果你修一年难道还让我们等上一年吗?”

    “当然不是,最多十天”孟皓急忙说道。

    “十天?不可能”哑婆婆再次回绝。

    “哑婆婆,三宗学院毕竟是大陆第一学院,诸位又是远道而来的客人,难道想让我们三宗学院就以这种姿态迎接贵客吗?传出去我三宗学院脸面都会丢光的”水霓裳笑眯眯说道。

    听了水霓裳的话,哑婆婆狠狠瞪了她一眼,却又拿她没辙。

    “呵呵,修个学院十天确实有些长了,这样吧,两天,两天可以了吗?”寿宫长老拘搂着腰背淡淡说道,语气虽轻,却充满了无法抗拒的威严。

    孟皓等人对视一眼,无奈道“可以,既然如此,还请各位入院休息两天,后天我们会安排好比斗之地的”。

    “好,希望你们不要失信”哑婆婆冷冷说道。

    一行人跟随孟皓进入三宗学院,直至背影消失其他人才缓过气来。

    “涨见识了,刚刚那些都是什么人呐?一个个连学院导师都不敢得罪”

    “没听见吗?幽澜学院,仅次于我们三宗学院的存在,那个老妪就是幽澜学院院长哑婆婆,绝顶强者,昨天出现在学院上空的就是她”

    “好强的阵容,你们发现没?那个白发女子太美了”

    “我更喜欢那个女孩”

    “变态”

    “滚,这是个人好”

    …

    学院门前,裂穹一行人并没有随着进去,而是默默注视着那群人消失。

    “裂穹学长,感觉怎么样?”紫梦蝶感兴趣地问道,一双美目盯着裂穹,仿佛要将他看透。

    裂穹憨厚一笑,大手揉了揉肩膀,“不错的对手”。

    “哪一个?”紫梦蝶不依不饶道,不止紫梦蝶,其他人也看向裂穹,想听听他要说什么。

    裂穹可是甲区第一,很久无人撼动过了,他的话几乎代表了学院最强学员,尤其是内院被封的况下,裂穹可以说是学院最大的保障。

    “每一个都是”

    众人诧异的看着裂穹,这不像他说的话。

    “我看那个叫陆战的很欠揍”武邵阳说道,虽然面带微笑,但却给人很yīn森的感觉。

    “我反而觉得那个白发女子很厉害,你们没感觉到她散发的寒气吗?几乎冻结了空气”紫梦蝶羡慕道。

    “哼,什么玩意,到时候全部宰了”雷万千冷冷说了一句转就走,谁也不知道他说的全部有没有包括本学院的人。

    武邵阳不悦的看了眼雷万千,眼中寒芒一闪,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们也不要再讨论了,到时候再说吧,拿出全力就行了”裂穹大声说道。

    其他人顿时响应裂穹的话,心中因为刚刚那些人产生的yīn鹜减少了不少。

    行走在学院中,在想事的秦逸突然感觉脑中动之印一颤,随后一股奇特的气息散发而出,还没等他想通,一只大手按在秦逸头顶封住了那股奇特波动,“小子别动,按我说的做,否则你小命难保”,秦逸心中惊骇,究竟是什么人可以轻易制住自己?还说要自己的命?这种强者秦逸不记得自己有得罪过。

    “不知是哪位前辈?”秦逸强自镇定道。

    大手的主人没有说话,秦逸只觉得后背一紧,体脱离地面,四周景物快速倒退,这种场景秦逸不是第一次遇到,当初副院长黎慕容带自己去甲区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按理说现在是白天,又在三宗学院,什么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抓自己?不怕三宗学院吗?

    另一边,跟随孟皓进入三宗学院的慕容敌眉头微蹙,取出一枚罗盘,奇怪道“刚刚明明感觉到的,怎么没了?难道这玩意坏了?”,慕容敌收好罗盘,想起师父交代的事苦笑,大半年前奉师父之命要到三宗学院探查何人引发天元碑异常,却因途中享受,耽搁了,如果不是哑婆婆偶然间遇到自己,自己说不定还在温柔乡中呢,如果这件事被师傅自己,痛打一顿是轻的,严重的可能关到万载寒潭中去,想到寒潭的冰冷,慕容敌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目光坚定道“一定要完成师傅的命令好赎罪”。

重要声明:小说《炼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