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幽澜学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随散飘风 书名:炼印
    三宗学院正门,一辆足有数十平方的豪华兽车逗留着,拉车的是一只头生双角的恐怖元兽,吞吐着元气不时发出嘶鸣之音,一阵阵强悍波动传出让学院门前不少学生惊颤。

    没一会,以孟皓为首的学院导师一个个出现,昂首,丝毫看不出之前的焦躁与不安,尽显大陆第一学府风范。

    “呵呵,老东西都不见了让小辈来主持大局,这就是大陆第一学府的作风吗?”沧桑的声音从马车内传出,随后,哑婆婆走出兽车,登高俯视着三宗学院,眼中不屑之sè毫不掩饰,让三宗学院不少人为之愤怒。

    孟皓上前一步恭敬行了一礼,淡笑道“三宗学院欢迎哑婆婆大驾光临,对于幽澜学府,我三宗学院没有丝毫轻视之心,但奈何两位副院长有事在,其他前辈也都处理要事,只能由晚辈接待了,还望哑婆婆勿怪”。

    孟皓的话让哑婆婆脸sè冷了下来,活了一大把年纪,什么话恭维,什么话讽刺她怎么会听不出来,孟皓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三宗学院压根没把幽澜学府当一回事,是以让低哑婆婆好几辈的晚辈接待,虽然知道三宗学院的高手因为什么不出来,但哑婆婆也不好明言,不然丢人的是她。

    “好好好,好个牙尖嘴利的小辈,老记住了”哑婆婆冷冷瞪了眼孟皓,转头低喝道“还不出来,老请你们来不是看戏的”。

    哑婆婆话音刚落,一个眉心处有着雪白印记的少女冷冷走出,白衣白发加上额头的雪白印记,还有那美丽的容颜,就像雪女再生,让三宗学院学生一阵惊叹,一个个双目放光。

    “白莲雪见过三宗学院各位导师,见过各位学长”白发女子优雅行礼,没有丝毫做作之态,脸sè肃穆,看不出绪,但偏偏给人一种柔和之感,让孟皓等人都惊奇不已。

    随后下来的是一个面貌粗狂,神sè傲然的年轻男子,“陆战,记住这个名字,我要让它成为你们三宗学院所有人的噩梦”。

    听到此话,不少三宗学院学生都叫嚣了起来,孟皓后,齐雨低声道“好嚣张的年轻人,看来是哑婆婆故意想给我们一个下马威”,孟皓点了点头没有回话。

    陆战之后是一个长相平凡的年轻男子,只是对孟皓等人行了一礼,说了‘洪峰’两个字后缓缓走到白莲雪旁,虽然这个男子显得很正常,但孟皓等人还是从他上嗅到了一股血腥之气,极为浓郁的血腥之气。

    “在下甄釜山,见过三宗学院各位导师”又一名年轻男子走了出来嬉皮笑脸道,说完压低了声音对孟皓等人无奈道“世事无常,原本想加入三宗学院的,奈何没赶上报名,只能进入幽澜学府了,没想到最后还要跟心目中的母校为敌,失败啊”。

    “甄釜山,加入我幽澜学院让你很委屈吗?”哑婆婆怒瞪着甄釜山咆哮道。

    甄釜山急忙解释,却被人打断了,“釜山哥哥让一让,人家还没下来”,甄釜山听到此话连忙让到一边,后走出个着绿衣的少女,清秀可,看起来只有十五岁左右,梳着两根马尾辫,一脸的纯真,让原本处于爆发边缘的哑婆婆硬生生忍住了出手的冲动,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对少女轻声道“雅儿快自我介绍一下,让这群一辈子没见过多少女人的导师长长见识”,哑婆婆的话让孟皓等人脸sè一红,说他们没见过多少女人实在是无稽之谈,要知道,水霓裳这时还站在孟皓后不远处呢,不过他们也不能因为这个跟哑婆婆辩解,太丢脸了。

    “我叫卓雅儿,各位导师学长们好”可少女微微鞠躬,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说道,让人心一阵舒畅。

    “你好,你好”孟皓等人急忙客气了几句,脸sè稍微有些尴尬。

    此时甄釜山还站在卓雅儿侧,被哑婆婆一拐杖砸到后面,这才觉得解气,看得众人颇为无语。

    “吴江山”卓雅儿后面走出一个面sè沉静的年轻人,消瘦的材很是单薄,看起来跟卓雅儿差不多高,一双眼睛扫视了四周一圈就停留在裂穹上,让裂穹一愣,友好的点点头,吴江山也没有特别的表现,默默走到哑婆婆后。

    吴江山之后又走出两人,其中一人浑,皮肤诡异的发红,像个火球,名字更贴切,叫火儿,另一个正常多了,只是那双眼睛颇为奇特,有点点星芒,让人无法直视。

    “这些就是我幽澜学院的学生,小辈,觉得怎么样?”哑婆婆自得道。

    孟皓赞叹道“不愧是幽澜学院,能教导出如此多优秀弟子,确实有一,跟我们甲区学生也相差无几”。

    哑婆婆眉毛一挑,淡淡道“你的意思是我的这些学生还不如你们甲区的学生?”。

    “晚辈没那个意思”孟皓淡淡说道,两人绝口不提内院,刻意在避讳着什么。

    这时,原本以为空了的兽车再次出来一个年轻人,样貌普通,着白sè长袍,绣金底靴,手持银白sè长扇,很是悠然的走出兽车,伸了伸懒腰对哑婆婆不满道“不是说好第一个介绍我的吗?哑婆婆,你不厚道”。

    哑婆婆轻笑道“不用这个理由怎么把你骗来,慕容敌,你这个出风头的毛病怎么还没改掉?你师傅太心疼你了,要不要哑婆婆帮你一把?”。

    “不用了”年轻人急忙回绝道,脸sè突然变得有些苍白,显然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尴尬站在哑婆婆旁不远处,目光切的扫向三宗学院,让孟皓等人很是疑惑。

    “哑婆婆,不知这位是?”

    “慕容敌,天元宗弟子,也是本次比斗的见证人之一”哑婆婆淡淡回道。

    孟皓等人一听男子是天元宗弟子顿时肃然起敬,看向男子的目光也郑重了许多,要知道,三宗学院成立的目的就是为三大超级宗门收取弟子,每年能进入三大超级宗门的学生不出五指之数,凡是能进入的无不是奇才中的奇才,而面前那个出风头的年轻人正是这类奇才之一,怎么能不让人刮目相看。

    “寿宫长老,你也下来吧”哑婆婆转头对着兽车喊了一句,没一会,一阵咳嗽传出,一名老者缓缓走出兽车,苍老的面容布满了老人斑,看起来病的很重,随时都会倒下一般,但在场无人敢小看这名老者,因为老者刚刚下车的一瞬间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寒意,不是冰之寒,而是死人之寒,要杀多少人才能形成这种寒气,即便是哑婆婆都慎重以待,而其他人看着这位老者眼神渐渐变得有些惊惧。

重要声明:小说《炼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