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无奈的傅万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随散飘风 书名:炼印
    厚厚的云层遮盖了天空,东元域,连绵不绝的山脉之上,一架造型奇特的古朴兽车由两只背生双翼的奇怪元兽拉起,脚踏云层缓步奔跑向东方,没一会消失于天际,留下长长的元气匹练,逐渐消失。

    不知道过了多久,兽车穿过云层停留在半空,元兽发出一声响鼻,原地踏着双蹄,默默地看向下方,那里,赫然就是齐云山。

    一阵狂风吹过,车帘掀起,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缓步走出,满意地拍了拍前方元兽的后背,“这里就是齐云山吗?果然是偏僻之地,元气之稀薄是我们无法想象的,在这种地方能修到渡劫境简直令人惊讶”。

    “呵呵,东元域地处天元大陆最东方,元气本来就稀薄,再加上这里是东元域极东,能有如此元气已经很不错了”旁边,那个中年妇女淡淡说道。

    就在两人说话的功夫,一**骇人的元气自男子体内发出当头压下,原本闹的齐云山立刻安静了下来,没有一丝声音,这股元气几乎压制了整座齐云山,令人无法想象是何等高手所为。

    “不知哪位朋友降临齐云山,雷一鸣有失远迎,万望恕罪”一股不比之前弱多少的元气轰然爆发,将之前那股元气击散,无极境宗主雷一鸣出手了,凌厉而果决,不露丝毫怯意。

    “雷一鸣?没听说过”中年男子不屑的冷哼一声,单手高举,一团透明的元气发出阵阵凤鸣之音,引得空气扭曲,四周气候突然改变,连高空的云层都被刺穿,光芒顷刻间洒遍齐云山。远处,雷一鸣脸sè大变,从男子掌中他感觉到强烈的危险。

    这时,又一道人影出现在雷一鸣侧,是个浑绿袍的yīn鹜老人,淡绿sè雾气围绕在老者体外,形成一层眼可见的防护罩,眼见中年男子一击就要砸下,老者脸sè一变,四周发出腐蚀之音,“雷宗主,过往的恩怨先放一边,过了眼前这关再说,此人修为比你我高了不知道多少,不好对付”。

    “我知道”雷一鸣脸sè前所未有的郑重,无数玄奥符文围绕起发出奇特的声响,令四周出现扭曲,颇为诡异。

    “横叔叔,住手吧,我们不是来找麻烦的”悦耳的童音从兽车内传出,听起来年纪也就在十二三岁左右,语气虽然柔和,但却有一股不容置疑的上位者气势。

    中年男子听了此话果然住手了,恭敬地站在一边,旁边的女子也一样。

    这一幕让雷一鸣和那名老者惊骇yù绝,要知道那名男子可是渡劫境强者,在任何地方都是绝顶的人物,放在东元域就是一方霸主,这样的人物居然听从一个小女孩的话,让他们大脑有些跟不上节奏。

    车帘再次掀起,走出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jīng致的面庞仿佛上天的艺术品,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期盼的看向下方,那座连绵不知道多远的齐云山,随后抬头看向雷一鸣,行了一礼,忐忑问道“请问哪位是灵虚谷谷主?”。

    雷一鸣和绿袍老者对视一眼,开口道“在下无极境宗主雷一鸣”“在下万毒谷谷主万丛生”。

    “没有灵虚谷谷主吗?”小女孩眼神黯淡,失落道。

    “小姐,还有一人躲藏在不远处看向这边,也是渡劫境强者,想来就是灵虚谷谷主傅万声了,整个齐云山除了这两人就只有傅万声是渡劫境强者,他的气海本源之物还是宗门时大师帮助融合的”那个被称为横叔叔的中年男子恭敬说道,说完凌厉的目光扫向下方一角。

    “原来是幽澜府高手驾临,恕傅万声有失远迎,赎罪赎罪”男子话音刚落,一道人影缓缓腾空,正是灵虚谷谷主傅万声。

    “你就是灵虚谷谷主吗?”女孩惊喜说道,小眼睛盯着傅万声略显忐忑,生怕他说出自己不想要的答案。

    傅万声虽然奇怪为什么一个小女孩会知道自己,但却不敢得罪,回答道“在下正是傅万声,不知小姐是?”。

    “你们灵虚谷有没有一个叫秦逸的人?”没等傅万声说完,女孩急忙问道,眼中隐隐有泪花闪烁。

    傅万声眉头一皱,想了想,突然记起一年多前那个无法修炼的年轻人,因为黄老才能踏上修行之路,探谷大会后走出齐云山,如今在哪他确实不知。

    将自己说知道的事说了出来,女孩体一颤,心中一痛,抿着嘴默默流泪,“哥哥,你在哪?小雨好想你”。

    “这位小姐,不知你是?”傅万声好奇问道。

    横姓男子冷哼一声,“不该知道的别打听,连个人都看不了还做什么宗主?小姐,让我灭了这灵虚谷吧”。

    傅万声脸sè大变,jǐng惕的盯着男子。

    女孩摇了摇头,苦涩道“不怪她,哥哥的为人我清楚,不会只停留在这里安心享福一辈子的,算了,走吧,我还想回家一趟,看一看以前生活过的地方,之后就随你们去安神塔,不到十六岁绝不出来”。

    横姓男子顿了一下,点了点头,和中年妇女无奈的对视一眼,随即转头对傅万声狠狠道“人都没了还想我幽澜府欠你们人吗?你与我们幽澜府的交易就此作废,以后别打着幽澜府的名号出去”说完,护着女孩走入兽车内,元兽咆哮一声发出连傅万声都为之惊骇地元气波动,消失于天地间。

    在兽车消失后,雷一鸣和万丛生幸灾乐祸的看了眼傅万声,转没入齐云山中,傅万声则脸sè涨红,被人威胁的滋味绝不好受,此刻他只想将气撒在私自放走秦逸的沈永义上。

    三宗学院,双月阁中,秦逸抬头看向高空的圆月,脑中再度想起了妹妹秦雨梨花带雨的脸庞,嘴里不停地嘟囔着哥哥,一脸的无助,想到这些,秦逸就有揪心的疼痛,取出通玄丹,眼神坚定,一口吞下,随后,一股剧烈的疼痛传出几乎将他喊出声来,《天蚀三绝》不管是修炼还是使用丹药促进它的进度都不是常人可以忍受的,其刻骨的疼痛会让人毛骨悚然,铭记一辈子。

重要声明:小说《炼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