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小元教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随散飘风 书名:炼印
    “啊~~”一声低吼,双月阁庭院中,秦逸满头大汗,半伏在地,整个体出现异样的火红,阵阵颤抖,瞳孔时而收缩时而扩大,双手将地面抓住深深的五指印,砰的一声,一拳击出,大地开裂,直至好几米之外。

    没一会,秦逸吐出口气,灼的气流居然将离此不远的花草焚烧殆尽,发出阵阵焦糊味。

    这时,擎老缓缓上前,目光极为平淡,“修炼《天蚀三绝》的苦楚你尝到了吧,比你之前的修炼痛苦十倍不止,怎么样秦小子,还要继续吗?要知道,这种痛苦将伴随你很久很久,直至大成”。

    秦逸额头的汗水滴滴洒落,很快地面出现cháo湿,“继,继续,我秦逸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

    擎老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好,秦小子,老夫再告诉你一个捷径,趁此机会将元气凝于五指,会大大加快修炼速度,距离一个月还有不到七天的时间,这七天内你要想凭元气捏碎那块石子,只能忍受非常人的痛苦”。

    听了擎老的话,秦逸目光坚定,不知哪来的力气,元气丝丝流转,逐渐凝聚于五指之上。

    呲~~,一阵白烟冒出,秦逸再次低吼一声,后背被撒上了钢岩粉末还有天蚀散,烈火焚烧的痛苦让他几乎晕阙,抖大的汗珠滴滴落下,还没到达地面就被气化,灼的气流充斥着双月阁,连另一处阁楼都隐约感受到了。

    陶姑目光奇异的望向秦逸的阁楼,奇怪道“怎么会一点都看不到里面的场景呢?难道有高手封住了秦逸的阁楼?”。

    “陶姑,在看什么?”燃琼淡淡问道。

    “小姐,你没感觉到气温在逐渐上升吗?如果我没猜错,这是秦逸在修炼《天蚀三绝》,但不知道为什么我看不到他那里的场景”。

    燃琼惊疑了一声,举目望去,目光一闪,随后淡淡道“或许真有高手暗中保护秦逸吧,不必多管”。

    “小姐”陶姑轻声唤了一声,yù言又止,燃琼奇怪道“什么事?”,没一会,陶姑仿佛下定了决心,道“小姐,我觉得你太苦了,即使逃到三宗学院依然摆脱不了家族的牵绊,还有两个月就是比试之期,与其跟那种人合作,不如找这个秦逸如何?至少他的人品很好”。

    听了陶姑的话,燃琼目光闪烁了几分,但想了一会还是黯淡了下去,“他实力太差,带着他只会是累赘,算了”说完,燃琼转离去,背影显得极为萧瑟,陶姑看着燃琼的背影,眼角有些湿润,喃喃道“小姐,你是夫人唯一的骨血,陶姑不会让你这么辛苦的,放心吧,还有两个月,应该够了,秦逸,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说着,陶姑转头看向秦逸的阁楼,目光坚定还隐含着期盼。

    嘣~~嘣~~嘣~~,几声炸响,庭院被破坏的乱七八糟,忍受了非人痛苦的秦逸终于承受不住晕了过去,浑赤红的躺在庭院中。

    “诶~~,何苦呢,秦小子,看在你陪我老人家钓鱼的份上帮你一次”说着,擎老掌中突然出现一粒丹药,晶莹圆润,几乎透明,发出黯淡的绿光,居然是绿sè丹药,“药xìng太重,只能一点一点给你服用了”说完,擎老捏碎了绿sè丹药,随手将它一小半挥洒在秦逸体之上,晕阙中的秦逸闷哼一声,体之上的绿sè粉末逐渐消失,而奇迹般的,秦逸的体恢复了正常sè泽,如果仔细看会发现他的**更加强韧,隐含光泽。

    不知道过了多久,揉了揉脑袋,秦逸起四周看了一圈,没有擎老的踪迹,站起来,奇怪道“体怎么一点问题都没有?难道是天蚀散的功效?”想到这里,秦逸惊喜万分,“不愧是天蚀散,果然有用”说完,秦逸看了看天sè,已经傍晚,是时候去燃琼那了。

    …

    “秦小子,你的元气已经能够凝聚五指一天的时间了,下面老夫就教你如何将元气控制入微,在掌中粉碎石子”说着,擎老伸出手,一团元气化为旋风在掌中旋转,刹那间,秦逸目光亮了几分,他隐隐看明白了,同样伸出手,丝丝元气凝聚,不过这次不是凝聚于五指,而是凝聚于掌心,“五指是人体最灵活的关节,老夫让你凝聚五指一天的时间就是让你cāo控元气仿佛cāo控自五指一般,现在你差不多可以达到老夫的效果了”,秦逸嗯了一声,将一块普通石子仿佛掌心,没一会,元气包裹着石块缓缓旋转,砰的一声,石块化为飞灰,消失于天地间。

    擎老赞赏地点点头。

    秦逸惊喜道“终于可以了”说完将水霓裳交给自己的石块放入掌心,用同样的方法,但石块只是晃动了几下,偶尔裂出几天缝隙,并没有化为飞灰。

    “这块石子的硬度堪比钢岩,哪是那么容易捏碎的,你自己慢慢探索吧,呵呵”说完,擎老心大好地走了出去,想来应该是钓鱼了。

    秦逸花了三天时间才加强元气的威力,震碎石子,同时,秦逸感觉到自己对于元气的cāo控力达到了半步气海境,不,甚至是一般气海境都望尘莫及的阶段,估计甲区之中cāo控元气少有人可以比自己强,这些都是擎老的教导之功。

    第二天一早,釜山下,秦逸举目望向上空,硕大的釜山接天连地,铁链横穿云层,发出啪啪声响。

    体一跃进入铁链上的暗红阁楼内,目光恢复了平静。

    没一会,阁楼开始缓慢上升,这时,一道人影快速冲入阁楼之中,略显狼狈,有些惧意的看向后方,那里,几道人影冷笑地看向阁楼,同时出手企图将阁楼停止,就在攻击临近阁楼的时候,更加凶猛的攻击从阁楼内传出将几人的攻势完全击散。

    “好大的胆子,就算是丹盟和器盟的强者都不敢攻击釜山连天锁,你们是什么人?”阁楼内不少人愤怒的望向外面。

    那几人此时也觉得不太对劲了,其中一人连忙上前歉意道“对不起了诸位学长,在下小元教高升,得罪之处万望见谅”。

    “小元教?没听说过”

    “新晋势力吧,你们老大是谁?”

    …

    高升抬起头,恭敬道“我们老大是东元域一元教教主之子高沐,现居甲区第四十三位”。

    阁楼内,秦逸听说小元教时就有所感,没想到真是高沐的势力,而且高沐还排到了四十三位,好快的速度。

    “四十三位?高沐,怎么没听说过?”

    “是新生,入院不足一年,跟那个秦逸是一届的”

    “秦逸我倒是听过,以杂役学员的份挑战成务本打了个平手,听说现在是甲区第十三,现在的新生越来越嚣张了”

重要声明:小说《炼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