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泅宗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随散飘风 书名:炼印
    幽暗的森林中,月光被茂盛的树木遮挡,只洒下点点光芒,一道人影如鬼魅般移动,原地不时留下残影随后消失,如果有别人看见这一幕定会惊骇此人的速度。

    秦逸的形缓缓停下,随后,一阵强烈的晕眩感让他不得不半蹲在地,原本能被他看见的繁星图逐渐消散,“数十丈方圆,差不多是周百米,这就是游星步的距离吗?还有时间的限制,自己最多能坚持几个呼吸而已,强行硬撑只会增加晕眩感”秦逸喃喃自语,“果然,越强的功法越难以掌控,不过,有了游星步,自己的实力提升了一大截,即使碰到东方乐驹也不会忌惮了”秦逸兴奋的弯起嘴角,抬头看去,漫天繁星闪烁着动人的光芒,让秦逸一时迷失了。

    第二天一早,秦逸睁开双眼,脑海中,繁星图显现而出烙印在脚下,但此刻,秦逸只能看见周几米之内的繁星,超过几米的距离就看不到了,“不出所料,白天游星步距离极短,只有在夜晚,游星步才能达到最强效果”,证实了自己的猜测,秦逸不再多想,按照罗盘的指示继续冲向森林深处,刚才他感觉到了又有人越过他进入远方了。

    砰~~,远处,一大片树木倒下,元气冲入云霄化为点点气流,一股压抑的气息传来,秦逸眼神肃穆,刚才那一瞬间他有种转就逃的冲动,就像当初太子出手一样,不,比太子出手更让他忌惮,秦逸眼中挣扎了片刻,快速冲向事发地点。

    越过树木看去,前方十几人躺在地上,气息全无,一个长相普通,看起来很忧郁的年轻人正坐在地上摆弄着手中的树枝,不时在地上划出奇怪的痕迹,眼神时而迷茫,时而兴奋。秦逸皱紧眉头,谨慎的没有出现,死掉的那些人元气并没有消散完全,让秦逸感知到其中有两个半步气海境强者,看其样子,生前没有遭受多大的苦楚,似乎死于一瞬间,这些人,是他杀的吗?

    “诶~~,又不对,到底应该怎么样呢?或许那里有人知道”迷茫的年轻人拍了拍股上的灰尘,看也不看周围一眼,缓缓走向三宗学院的方向。

    在年轻人走后,秦逸才出现,千米方圆完全毁于一旦,地面没有一丝血迹,所有人都被一击毙命,秦逸脸sè郑重,刚才那个人,极强。

    走到刚才那人坐的地方,秦逸发现地面刻画的痕迹跟他得到的符文很像,又有些细微的差别,扫视了一眼四周,秦逸没有久留,快速朝着三宗学院的方向冲去,不过事先绕了一个弯,避免与刚才那个人遇上。

    一连好几天,秦逸都在赶路中渡过,也没有再看到有人死去,树木不似开始那般稠密,他知道,三宗学院就快到了。

    呼~~,破空声传入秦逸耳中,是暗器,秦逸眉毛微挑,体不可思议的横移了半步躲过了暗器一击,暗处,一道惊疑声传出,随后好几道元气袭来,离火玄罩释放,砰的一声与其中一人对轰一掌,秦逸倒退好几步,震撼的看着对方,半步气海境强者,“好小子,仅仅脱胎境小成就能挡住我一击,上,不能让他活着”,周围几人同时出手,将秦逸需要逃跑的路线完全封闭,秦逸大怒,连对方是什么人都不知道就被攻击了,如果不是动之印,刚才那一下暗器肯定击中他了。

    “你们是什么人?”秦逸凭着离火玄罩勉强挡住了他们的攻势,大声问道,“哼,告诉你也无妨,北疆天狼教,小子,死了可要记住,天狼裂风爪”,说着,好几道强烈的元气形成爪印轰然爆发,气流席卷四周,大地仿佛纸片般被轻易洞穿,秦逸瞳孔睁大,繁星图出现在他脚下,咻的一声体消失,原地,残影被几人的元气轰成了碎片,“参天指”,包裹着石壁的手指毫无阻碍的刺入为首的半步气海境强者口,顿时,气血倒流,秦逸体一阵舒畅,“五师兄”几人惊呼,骇然看着秦逸,一个脱胎境小成居然杀了半步气海境强者,说出去也没人会信,可如今在他们眼前真实发生了,仅仅刹那的时间。

    “你们也记住,杀你们的是东元域秦逸”说完,秦逸体再度消失,踏上另一个星点,参天指点出,随着每一指的攻伐都有一人倒下,几个呼吸间,袭击秦逸的五人全部死亡,气血全部流入秦逸体内,将他的状态调整到巅峰。

    滴,滴,滴~~,一滴滴鲜血流淌,秦逸眯起双眼看着五人,天狼教,秦逸没怎么听说这个宗门,但他知道,只有大型宗门或者超级宗门才能以教为名,比如东元域的一元教,而这个天狼教,应该是跟大禹王朝同一个等级的大型宗门实力,惹麻烦了。

    秦逸叹口气,挥手将五具尸体埋入土中,如果没人检查尸体,就没人知道是他杀的人,而且,就算天狼教知道是他杀的又怎么样,秦逸并不是怕麻烦的人,不然也不会才到达换血层次就当着万蝎的面废了万毒谷弟子。

    秦逸只是停留了一会就离去了,他没有发现,一双发亮的瞳孔在暗处静静注视着他,在他离开后,一个明丽温婉的女子静静走出,看着秦逸离去的方向眼神复杂,不知道在想什么,光线照shè下使女子看上去如清泉般细腻温柔。

    呼啸的风声吹过耳边,秦逸jīng准的越过一棵又一棵树木,罗盘指针开始轻微调整,这是距离在缩短的缘故,秦逸感觉自己离三宗学院很近了。

    “刚才你施展的是形功法吗?”突然,耳边传来一道声音,秦逸瞳孔收缩如针尖般大小,想也不想施展游星步出现在另一处地方,骇然看去,是他,那个迷茫的年轻人。

    “就是这个,好奇特的法,能再施展一遍我看看吗?”年轻人目光发亮的盯着秦逸脚下,感兴趣道。

    秦逸见他没有恶意,呼出口气,问道“你是什么人?”。

    “泅宗元”

    “我是问你的份”秦逸追问道。

    “你有份吗?”

    泅宗元的问题让秦逸一愣,随后笑道“也对,自己是自己,我叫秦逸”。

    “你的名字我没兴趣知道,能把刚刚的法再施展一遍吗?”泅宗元盯着秦逸说道。

    “为什么?”

    “感兴趣”

    “不行,消耗太大,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施展”秦逸断然拒绝,这种功法是怎么出现的他也不知道,如果被别人寻到出处,说不定会知道他脑中的动之印,他不敢随意施展。

    “万不得已吗?”泅宗元喃喃一声,随后眼前一亮,抬手对着秦逸就是一掌,这一掌看似极慢,但秦逸体像被定住了一般无法行动,仿佛四周有无数水流缠绕,眼看一掌临近,秦逸脑中的动之印一颤,体毫无预兆的横移了几步,顺利脱困,而泅宗元的一掌将秦逸后无数树木击穿,发出震耳的炸响,“咦,不是刚才那种法,又是另一种法,不,不对,也不像法,好奇特,我对你感兴趣了,你叫什么名字?”泅宗元无害的问道。

重要声明:小说《炼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